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盛世天下-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程怡十岁了,一直是程秀的应声虫。程秀一直在程府里各方面都是出挑的,现在模样已经长开了,也是妖娆倾国色,窈窕动人心了,不少的人家明着暗着求娶,程老太太也一直没有应下来,想再看看一二年再做打算。而程怡虽然比不上程秀那般姿色,但是才十岁就一手刺绣的功夫,让她收获了不少的好名声。

上一世,程秀倒是嫁的极好,名门望臣嫡子,只不过上一世程管彤一直都不清楚,为何程秀一直对自己有着极大的敌意,就算她嫁入太子府之后,程秀也是明着暗着在各种场合讥讽她。

程管彤也不接话,低垂头,只静静的听着,面上带着微笑,反倒让人挑不出理来。心下却冷笑,这意思不就是提醒着程老太太,自己不合礼教之举吗?也亏得自己是再重生一世,抢着先机,先来程老太太这里认错,不然这世肯定跟上世一般,父亲母亲护着自己,没有罚自己,反倒上自己做出更不合礼教的事,让父亲母亲跟程老太太离了心。

程怡拿眼挑衅的看着程管彤,也是不解,素日里,这程五姑娘跟炮仗一般,一点就燃,今个儿,竟倒是沉住气了,反倒让她在程老太太面前失了水准。

程管彤仍是静静的站在程氏身后,不发一言。

忽的听到三房林氏笑道:“这五姑娘今儿性子倒是沉稳,话也不多了。”

程氏正想开口回话,只听上座的程老太太说道:“已经七岁了,性子也应该沉稳了,再磨练磨练,也给程家的女子做个表率”。

于氏想开口再说点什么,动了动唇,终是看了看程老太太的脸色,没有再说。

反倒是程管彤上前一步,对着老太太躬身一福,朗声道:“是,管彤谨记祖母教诲。”

程老太太点头赞道:“如此甚好!”

屋里正热闹着,老太太跟前的大丫头青若打帘进来问道:“钱嬷嬷,早膳已经准备好了。”

钱嬷嬷抬眼看程老太太点了点头,才方回道:“现在摆饭吧”。

于是丫头们鱼贯而入,程老太太的早膳是燕窝粥一碗,下粥菜四色,水果二色,四喜点心,于是程氏捧饭,于氏安箸,林氏和李氏立于案前布菜,一众姑娘们站在桌边,而原本热闹的一众姑娘妇人的屋子里,现竟是咳嗽声音都不闻。

伺候着程老太太用了饭,又有丫头捧了漱盂来,程老太太净了口,丫头们无声的撤下早膳,马上又有丫头又捧了茶来,程老太太细细的喝了一小口,方才看着环绕在桌前的一众女眷,笑道:“大家都知道昨儿辛娘子已经入府了,辛娘子善琴,善画,府里的丫头们都去认真的学学”!

“是,孙女省得”程管彤点头应道,接跟着二房子的嫡女程秀,三房的嫡女程怡和程瑶跟四房的嫡女,程嘉,程瑜也都应身道是。

辛娘子没有进府前,各房都是收到了风声的,对于老太太重视的辛娘子,每个房的人都不敢吊以轻心,就是能得辛娘子一声赞许,也能在程老太太这里得点重视。

程老太太娘家姓薛,也是高门大户的女子,国公府嫡女,跟着几位公主都是手帕交,关系非同一般,在嫁给程老太爷不足二年,就由皇帝下旨,亲封她为程氏一品诰命夫人,所以府里各房人都也叫着程老太太,在程老爷辞世之后,程前松并没有丁忧三年,而是由皇帝夺情仍在当差,这里面的功劳,怕是也有程老太太的关系。

“母亲,那您说府里的庶女?可是跟着一块学习?”于氏看着程老太太心情不错,于是躬身上前多问了一句。

“已经这么些个人了,怕是辛娘子教不过来吧?庶女们有机会再学习吧”程老太太凌厉的目光打量了下于氏,倒是于氏有些不安了。

其实也不关于氏的事,她们二房庶女程芯现下也十岁了,虽是庶女,但是偏偏深得二老爷的欢心,这不问清楚老太太,回头二老爷又怪罪是她这个母亲没有当好。得,这老太太发话了,也不关她的事情了。

把有些人脸上的异色收入眼里,程老太太摆摆手:“都尽了孝了,都下去吧,以后丫头们上课,请早安就免了吧,好好儿学,学好有祖母有奖!”

程老太太只一句话,让屋子又欢乐了起来,大家都笑着回道“是”都再福了福身子,退了出去。

 第9章 避不开的人

随着程氏离开了贤德院,程氏神情显然是放松了下来,拿手拍了拍程管彤的手背,颇欣慰的说道:“你个小家伙,今日倒是会说话。”

程管彤拿眼抬头看着程氏,认真的开口回道:“娘亲,管彤说的是实话,并不是拿话哄祖母开心的,是真心的认识到错了!”

看着程管彤认真的小脸,程氏倒是哑然的失笑了:“是是是,娘倒是没有管彤通透了!”

程管彤也笑了,用手回抓住程氏的手:“本来管彤认罚即可,倒是连累娘亲您也得受罚了!”

说道受罚,程氏收了步子,转身看着程管彤,严肃的说道:“既是认了罚,就得认真的去做,不可敷衍了事,祖母既是罚了我们娘俩,那也是肯原谅我们娘俩,心里切不可有怨恨,明白吗?”

这道理程管彤自是懂的,也是她想要的效果,但是她现在不是只一个七岁的小女娃吗?总不能跟程氏说得太过深入。于是也严肃的点点头:“娘亲,您放心,管彤是真的明白错误,只是连累了娘亲跟着管彤一起受罚,心里总是不好受,但是对于祖母,那是万万不敢有怨恨之心的。”

程氏点了点头,又迈开了步子朝前走去,边走边说道:“你既然明白了这三错,不用娘亲提醒,你也知道怎么做了?”

程管彤跟在程氏身后,轻轻的回话道:“流言猛于虎!!”

程氏猛的一转身,眼光凌厉的盯向程管彤,:“谁说了什么?”

看到程氏的反应,程管彤心下也不急,反而又上前一步说道:“娘亲,管彤已经七岁了,不是小娃娃了,没有谁说些什么,只是受了这一伤,难免会多想一些事了!!”说完,也没有后退,静静的让娘亲上下打量着。

看着程管彤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程氏终是安了心,也于笑道:“你这孩子,小大人一般,倒是吓了娘一跳,得,这伤受得也算值得,祸福相依,能让管彤懂事,这真是值得!”

“娘亲,哪有您这样儿的啊。。”程管彤见程氏安了心,于是也放心的上前抓住娘亲的袖口不依道。

“才表扬了你懂事,这又。。。”程氏见程管彤又流露七岁小女娃的样子,忍不住手拿捏了捏程管彤的小脸。

“娘亲。。。疼啊”程管彤故意的呲牙裂嘴的叫道!

“哪有这么夸张,娘亲不过是轻轻的捏了下”程氏看着程管彤故意夸张的样子,忍不住再次捏了捏了。

程管彤正想回话,眼神忽的一下子定住了!

顺着程管彤的眼神看过去,程氏也站住了身形!

“见过夫人!”陆腾扬着一身暗紫色窄袖骑装,只用了镶了温玉的金冠束了黑发,十一岁的小身板已然昂然挺立,整个人气宇轩昂中又透露出与生俱来的高贵,双手抱在一起,向着程氏作了一个揖!

看着陆腾扬,程管彤忍住心里内心的激荡以及缓缓升起的滔天恨意,双拳紧紧的捏到了一起,已然想办法避开了,竟然还会遇上。

“见过太子殿下”程氏哪敢受了陆腾扬这揖,侧着身对着陆腾扬也福了一礼,转过身看着程管彤已然神游的样子,不由的拉了拉程管彤的袖子。

程管彤收了思绪,看着眼前的这位太子爷,害的她家破人亡的太子爷,忍不住扯出了一个冷冷的微笑,然后对着陆腾扬也福了一礼:“见过太子殿下!”

陆腾扬看着程管彤面色不对,也不以为意,摆摆手,反而看着程氏开口道:“可否借令爱借一步说话?”

不等程氏开口,程管彤冷冷的开口道:“太子殿下,有什么话在这里说一样的,事无不可对人言。”

程氏看着这个架势,脸色也冷了下来,于是淡淡的开口道:“太子殿下有何吩咐?”口气里虽然恭谨却是带着疏离。

许是没有想到程管彤会拒绝自己,陆腾扬俊白的一下子红通通的,陆腾扬从出生起,不说是万般宠爱于一身,那也是大家捧着的人物,哪知道今日程管彤竟然没有像以前那般刻意讨好自己,反而冰冷冷的说出事无不可对人言。

程管彤看着陆腾扬没有回程氏的话,却是脸涨红了,呆呆的站立在一旁,心却是冷笑了一番,如果不是经过上世的事,怕是自己做梦也想不到这人竟然是害得她家破人亡的原罪。

“娘,估计太子殿下没有事吩咐我们,我们退下吧”程管彤虽然心里冷笑,但是面上不显,上前扶住程氏,又躬身福了一福,飘飘然的绕开陆腾扬想着远去。

“站住”陆腾扬反应了过来,这竟然是他倒贴着脸皮上赶着了?这真是个笑话,本是眼前的这个女子想办法结识他,各种讨好他的,看在伴读程轩的面子上,也觉得她天真有趣,才对她和颜悦色的,现在竟然这般态度,陆腾扬感觉自己的怒气一点点升起了。

“太子殿下可有什么吩咐”程管彤回过身,微笑着曼声问道,虽是微笑着,但是笑意根本不达眼底。

“你吃错了药了吗?”陆腾扬也是吃一惊,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问出这样一句话。不由的面上更红了。

“回太子殿下,臣女并没有吃错药”程管彤不理会陆腾扬的不自在,仿佛没有看到陆腾扬的脸红一般,恭谨的回答道。

“你。。。。,好,有你的。。。”陆腾扬从小都没有受过如此气,于是也大袖一佛,冷声道:“算本太子吃饱了撑着了,为守信诺巴巴的跑来,你竟然这般,但是我还是信守承诺之人”说罢,直接把怀里的木剑直接拿了出来,扔到了地上,转身大踏步的走了。

盯着地上的木剑,程管彤的眼神里射出一股杀人的光芒,这就是上世自己一直当做珍藏的信物,现在再见木剑,竟然是陆腾扬扔到了地上,真真是可笑。

“管彤,怎么回事?”程氏走上前,看着地上的木剑,皱着眉头抬眼看着程管彤。

“娘,我也不知”程管彤忍住心里的不安,低头道。确实她不知,这程管彤之前的记忆她是没有的,现在看来,怕是陆腾扬是程管彤自己贴上去的,上世她受伤,陆腾扬来探视,一来二去,竟然把他当成了现代时的朋友那般相交,才导至于后面的嫁入太子府,倾心于陆腾扬,从头到尾,程管彤也没有仔细去想这前尘后事。

“你真不知?”程氏厉声道,同时眼神示意青汐上前拣起木剑,青汐上前拾了木剑,又拿出手帕细细的擦干净方才拿给程氏。

“娘,我真不知,许是太子殿下误会了?”程管彤有些心虚,这事怕是说不清楚了,陆腾扬发怒而去,就是程氏想去问清楚也不是容易的事,加上好了解陆腾扬,那是一个爱面子的主,这事只要自己咬死不认,程氏也只能心下疑惑,没有办法去追查,再加上程管彤本就打算老死不相往来,这更不怕查出来什么。

“罢了,你好自为之”程氏也拿出手帕,把木剑一包,眼神却细细的看着程管彤,看着程管彤的面色没有不舍,心里倒底是舒了一口气。

“娘,您放心,管彤不会再乱来,让人误会了”程管彤着着程氏的脸色是真的生气了,不由的赶紧上前表明心迹。

“如此最好”程氏点了点头,却转过身对着表汐说道:“去给青离传个话,让大少爷下学堂后先到正房一趟。”

一行人默默回到大房,却是再无多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