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盛世天下-第6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此凶险,现在起来,都是一身后怕。”

“爹爹,您毋须担心,只是我总是感觉,这件事还没有结束,”程管彤微微皱起眉头,有些低沉的说道:“现下连对方是谁,都还不明了。”

“是谁,想来很快便会浮出水面,但估计跟玉贵妃脱不开关系,”程前松顺了顺胡须,冷言说道:“这事是还没有结束,管彤,你现下更要打起十二万精神,断不能让人给寻了把柄。”

“明白,爹爹,我省得的。”程管彤认真的点了点头,心下稍一踌躇,咬了咬唇,便是张口问道:“爹爹,能给我讲讲那玉贵妃的事情吗?”

程管彤这话音一落,便见程前松身形一顿,而程管彤则是马上明白,这玉贵妃果然是个有问题的,但是为何死死咬住程府不放呢?

程前松虽是身形一顿,但是很快的便是反应了过来,颇有些低沉的说道:“这事还要从十几年前讲起。。。。”

待到程前松讲完整个故事,程管彤便是明白了,这也是一个狗血的爱情故事,年少的程前松本跟那玉贵妃订下了少年亲事,但是怎么奈老天捉弄,这程前松在别府宴请时,救了掉下荷花池的程氏,这程氏本也是大家闺秀,让人程前松救了起来,名节已损,便是想着再寻短见,程前松见状

,便是主动跟两府说明,愿意承担责任,而这样一来,便只能跟玉贵妃解决婚约,偏偏这玉贵妃对着程前松早已经情根深种,至此,便是由爱生恨了。

怪不得这同姓不通婚的古代,程前松跟程氏也真是比较奇怪的事情,这般想来,倒也是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在人命关天的前提下,同姓不同姓的规矩自然是要放一边了,这也是爹爹程前松的性格。

看着程管彤一脸沉思的模样,程前松倒是颇有些意动,于是主动说道:“本来这是一辈的事,哪成想。。。。”

“爹爹,这不怪您,”程管彤认真的说道:“只是想来那玉贵妃心胸有些小了。”

“齐家小姐,本不是这样,”程前松低叹一声,哑着嗓子说道:“只是后来。。。想来也是为父年少,不懂处理这些关系,以至于留下隐患。”

程管彤心里也是暗道,确实是这般,那玉贵妃虽是当上贵妃,人前风光无限,人后哪能事事如意?而这所有的不如意,怕都是会归到程府身上了,当年支持程前松的程老太爷,跟现下正是幸福的程氏,怕是她无一不恨,甚至于都授意那辛娘子想办法勾搭程前松,想来这恨,只能用滔天形容了。

“事以至此,爹爹,您毋须再介怀了,”程管彤看着一脸窘色的程前松,正色的说道:“而且这事,真不是爹爹的错,管彤倒是觉得爹爹是伟男子。”

这番话,说得程前松扯动了嘴角,苦笑了一下,便是说道:“今儿告诉你这前尘事,也是想你多加防范。”

“我明白,爹爹,管彤还有一事相求,”程管彤看了看程前松沉声说道:“我想知道在朝派系的情况!”

 第75章 求娶

程管彤呆坐在梳妆台前;青梅将她的发髻已然放下,拿着木梳仔细的梳顺着。

父亲程前松的话似乎还在耳边一般;这朝堂之上的事;比她想像中的还要复杂些,看来上世,她不光是一个不合格的程家嫡女;更是一个不合格的太子妃;这真是应了那句话,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姑娘,您别再皱眉了,不若早点歇息了?”青梅低叹一声;在程管彤耳边低语道:“今儿您可是一天早就起身了;这百花节也是折腾了一天了。”

“青梅;你说,”程管彤抬眸看向青梅,缓缓的问道:“若是有男子为图女子家族权势,将女子娶回家中,可会马上就再娶贵妾?”

青梅眨了眨眼,有些奇怪程管彤会问这个问题,不过眼见程管彤认真的神情,便也是严肃了起来,思素了片刻,才方回答道:“不会,按奴婢的想法,若是想靠姻亲结盟,获得支持,那肯定会考虑到方方面面的问题,如若马上再求娶她人,这不是两边不讨好的事情?”

可不就是这个理?程管彤低垂下眼眸,有些嘲讽的弯了一下嘴角,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何自己都没有想明白?还真以为上世的惨剧只因为自己嫁给了太子陆腾扬?今日跟父亲在书房一席话,方才明白,这古代的联姻,真不如表面上这么简单,权力的制衡才是最重要的,而感情反而是最不

值得一提的。

“青梅,你说的对,”程管彤看着青梅一脸担忧的模样,反而笑了起来,心下一片轻松,于是扬声说道:“你就放心吧,你家姑娘我的婚事,现下还不会定下来。”

“姑娘。。。”青梅看着程管彤忽然的笑意,先是一愣,再细细一看,果然是如素日那般高兴的神情,便是不依的低语道:“就是今年不定下来,想来明年后年也会定下来了。”

“明年后年的事儿,那到时候再说呗。”程管彤挥了挥手,大气的说道。

“行行行,不过姑娘,这事最好心里也有个计较,”青梅笑着说道:“想来老爷,太太也是愿意听您主意的。”

程管彤笑着点了点头,青梅便是快手快脚的伺候着程管彤净了身,再转身铺好了床榻,这倒是让程管彤惊奇的问道:“青梅,这不是房里来了三个小丫头吗?怎么还是你在忙碌?”

“姑娘,奴婢不是怕她们伺候不好吗?”青梅嘴上边是说着,手上边是不停,扶着程管彤上了床榻,将床幔也给放了下来,方才笑着说道:“再说了,那三个小丫头,一个跟着厨娘学做点心了,以后姑娘有什么好主意,就不用自己动手了,告诉她怎么做就成了,还有一个现下在奴婢那边绣着物件,至于抱琴嘛,再看看吧,日后放了心,也就敢让她进姑娘的房里了。”

程管彤笑着点了点头,赞道:“有了青梅,倒是让我省心了不少,只是担心你累坏了。”

“姑娘,这是奴婢的本份。”青梅笑着回道。

“行了,你也快去歇息吧。”程管彤躺在床榻之上,闭上了眼睛,轻声说道。

青梅点了点头,吹熄了烛火,便是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程管彤听着青梅关门的声音,倒是把眼睛睁开了,今儿真是睡不着了,所知道的事情真的太多了,有些超乎自个的想像,程管彤有些急切的想理理清楚,这玉贵妃竟是跟爹爹程前松有这么一段往事?那她明着暗着对付着程府,想来程老太太跟程前松都是知道的吧?按着程老太太的意思是不希望自己嫁给太子陆腾扬的,是知道自个嫁入皇家的日子不好过?还是知道更深层的东西?那皇后落嫣然又是为何讨厌自个的呢?按说一个为贵妃,一个为皇后,怎么可能相处甚欢?这敌人的敌人不是朋友吗?那为何不管是玉贵妃还是皇后落嫣然都看不上自己呢?这陆腾扬如果真是为了获得父亲的支持,那把自己娶回去,不应该是哄着的吗?那为何又迫不急待的娶了那辛洁,而且还让那辛洁管着太子府的事务?以皇后的道行,难道看不出那辛洁是玉贵妃的人?这就样让陆腾扬娶了回去?而一个堂堂太子妃被冠上偷人之嫌,这太子的脸上也没有光吧?

这越想问题越多,倒真是一笔糊涂帐了,想着,想着,程管彤便是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没有意外的落到了书房,程管彤倒是发现了一个问题,今儿百花节的时候,这身体竟是能发现潜在的危险,程管彤颇有些欣喜的拿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这皮肤也是越来越滑了,五官也是越发的顺眼了,想来这还真是一个美容空间呢。

美滋滋的想了片刻,程管彤便是直奔书架,寻了一本工商管理的书,便是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这一看便是一晚上,程管彤琢磨着时辰,便是闪身出了空间。

早上如素日一般,月嬷嬷跟青梅伺候着程管彤净身换了衣裳,可人便是小心翼翼的端来了早膳。

今儿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不用去给程老太太问安,程管彤便是让抱琴陪着自己下那五子棋,抱琴年岁虽小,脑子倒也灵活,很快便是明白了规则,下的也是有模有样了,而青梅则是在一边看着帐本,这养善堂的日常开销都是青梅负责的,再加上荒山已经开了荒,也有那农户租了那田

地,也算是有份薄薄的收入了,至于那山庄,却是放在那里空了起来。

才下了二盘五子棋,就见碟衣打起了帘子,对着屋内喊道:“青若姐姐来了。”

程管彤闻言将那棋子放下,青梅也将帐本一收,便是站了起来,迎了上去,嘴里笑道:“快去给青若姐姐倒杯热茶来。”

“是!”抱琴便是青脆脆的应道。

“别忙活了,奴婢也就是来传句话。”青若先是对着程管彤施一礼,笑着说道:“马上奴婢还要回去给老太太复命呢。”

“青若姑娘,老太太可是有事?”程管彤挥挥手,示意抱琴下去,笑着问道。

“老太太让姑娘去正院一趟,”青若笑着说道:“还特别吩咐奴婢提醒姑娘一句,穿的可以得体些。”

穿着得体些?程管彤一呆,便是反应了过来,于是小心的问道:“青若姑娘,这是为何?”

“老太太说,您过去就知道了。”青若挥了挥帕子,笑着说道:“奴婢话传到了,那奴婢就先过去复命了。”

“送送青若姑娘,”程管彤吩咐着青梅道。

青梅笑着点头,便是引着青若出了房间,一直送到清风苑的门口,方才转身回来。

“这?姑娘?可还要换衣裳吗?”青梅拿眼看了看程管彤今儿的穿着,只见她穿了一件双蝶戏花的浅杏色的外衫,绣着细碎菊花的淡黄锦缎交领,下半身穿着一件明黄的百折罗裙,趁的程管彤的肤色更是娇嫩,那盈盈一握的小腰,一举手一抬足,让程管彤如画中的仙女一般,让人移不开

眼睛。

“不必了,”程管彤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这不过是祖母提醒我,有外客到了,而且所图也是为了我,想我想好应对罢了。”

“那这是有人上门提亲了?”青梅稍微一愣,便是脱口而说。

“应该是,”程管彤点了点头,看向青梅笑着说道:“人家青若都不敢说的这般直白,反倒是你口无遮拦的这般说了出来。”

“是是是,奴婢错了,”青梅也是拿手捂住了嘴,正色的说道:“奴婢再不敢犯了。”

“行了,走吧,”程管彤笑着点了点头,扬声说道:“去前院正厅看看上门者是何人,”说罢,便是抬腿朝着前院走去。

程管彤心知是有人上门提亲,但是当她迈腿走进正厅时,看见眼前的人时,还是一阵的发晕,这人也太多了吧?

容不得程管彤细想,便是见程老太太一脸和蔼的朝着程管彤招手道:“管彤,过来。”

“是,祖母,”程管彤嘴里边是应道,边是给程老太太福了一礼:“给祖母请安。”

“好好好,”程老太太的脸上的笑如菊花一般,拿手示意着坐在下首右边的贵妇人介绍道:“这位是陈夫人。”

“给陈夫人请安!”程管彤对着陈夫人盈盈一拜,笑着说道。

“快快起身,这管彤果然是天姿国色,怪不得我那小儿一见倾心!”陈夫人笑着说道。

这话成功的让左边下首坐着的两位夫人脸上不太好看,而陈夫人则是得意的扬了扬眉头,程管彤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这不是陈世朗的娘吗?怎么的她会跑到这里来参一脚?程管彤有些不解的抬眸看向程老太太,而程老太太似乎没有听到陈夫人所言一般,脸上仍是笑的灿烂。

“这位是齐夫人。”程老太太笑着介绍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