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致命贪恋-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咀埽邓獗沧幼詈ε碌氖拢褪强次业粞劾幔『呛牵揖醯暮芾寺冶淮蚨恕
  季凡紧握方向盘,深呼吸两次,却还是感觉心中憋闷。这句话他也曾经对一个天真的女孩说过,但是,那是他的谎言。
  命运!如果不是命运将他推到如此不堪的境地,他也不愿意伤害那个深爱他的女大学生。手机突兀的响起,是母亲张丽。
  “季凡啊,你到机场了么?哎呀,快点啊!你爷爷病的很重都是被那个麦向宇气的,他要撑不下去了!”
  “我知道了,我在路上啊!! !”
  “儿子儿子怎么了!儿子”
  张丽听见巨大的金属碰撞声音,她吓得抱着电话,不断的喊:“季凡,我的儿子!你怎么了啊??你说话啊”
  “车祸。”季凡痛苦的说出这两个字,人就晕了过去。
  昏沉中,他仿佛看到了秦夏,看到了小天,还看到一条万劫不复的深渊。他的身子好重,不断的往下沉,往下沉
  。。。。。。。。。。。。。。。。。。。。。。。。。。。。。。。。。。。。。。。。。。。。
  一场车祸有惊无险。在贝勒大学医学中心,季凡除了左臂骨折之外,倒是没有大碍。
  他和母亲张丽报个平安,结果张丽一直说:“你爷爷要不行了,你这车祸出的不早不晚,你再不回来,遗产就没得争”  “你是担心遗产担心我这个儿子!”季凡砰地一声将电话摔在门板上!
  “ Last night who sent me to the hospital?”【昨晚谁送我来医院的?】
  “君少。”
  
  病房的门外,走进来一个妖孽的美男。季凡险些认不出来,愣了半响惊喜的喊出一个名字——龙君逸!
  君少,全名龙君逸。他的父亲龙帝曾独霸亚洲黑势力多年。哥哥是军火走私大亨龙潭。龙君逸年少时候,曾隐性埋名和季凡关系甚好。后来他神秘失踪,两人才算是断了联系
  如今的龙君逸身高一米九,美到妖孽的标准混血儿脸孔,像极了好莱坞当红男星  裘得。洛。他还是如当年般的熟悉亲近,斜倚着季凡的床边笑着说:“季凡你小子真能行,十年不见,还是被我抬到医院的。”
  季凡苦笑一声:“是啊,这十年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君少眉毛一挑,漫不经心的问:“我记得你爷爷很有钱啊,你不是你爷爷的掌上名珠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季凡沉重的叹息一身,拍了拍君少的肩膀:“别提了,还记得我那个弟弟麦向宇么?”
  龙君逸点头:“知道。”
  


☆、第四十五章【临终】

  深夜的医院,即将离去的灵魂也休想得到安详。
  麦向宇踩准亡灵离去的节奏,恰在所有人担心他出现的时候,冷寂的站在季老爷子的病房中。
  殷雷如影随形,秦夏恍若风筝,也由他牵着来了。
  不过她真的为麦向宇今晚的举动感到悲凉!这个世界,上帝赋予你永远不会增加的财富就是亲人。季老爷子毕竟是他麦向宇的爷爷,以前爷孙之间有什么矛盾,难道如今的生离死别还化解不了么?
  月没参横 ,满室凉白。
  病房中瞬间被阴沉威胁,季青云和张丽已是面如土色,若不是为了巨大的遗产,早已经掉头就跑!
  阿福躲在床脚,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叠在季老爷子头顶的黑色寿衣。他不敢看二少爷,他素来怕麦向宇怕到尿裤子。他觉的季老爷子应该也是怕二少爷的,不然自麦向宇进来,季老爷子就大口的喘息,气流急促的吹到寿衣的带子都在忽闪
  唯有季老夫人没有动,她坐在季老先生的床边,手里握着一串佛珠。她在求佛宽恕?还是求佛普渡?
  季青云硬着脑门走到麦向宇的跟前,结结巴巴的说:“向宇啊,你爷爷快不行了。是这样的,季凡,最快得明天才能回来!我觉的吧,有些事咱么还是私下说!”
  “还是现在说吧,不然他死了,我难不成追下十八层地狱去说?”买向宇的话很讽刺,敢情季老爷子百分之百下地狱,绝对不会上天堂。
  躺在床上的季老爷子气的喉咙中发出几声艰难的闷哼。
  张丽掩面哭道:“麦向宇,你就放过大家吧!咱们怎么说,也是一家人,爸他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也是你的亲爷爷啊!” 
  “大伯母,你没有说话的份儿,闭嘴!”
  麦向宇冷冷的抛出这句话,张丽吓得立刻缩着脑袋。麦向宇走到季老爷子的床边,俯下身子。秦夏觉的麦向宇像极了一只野兽,现在他在秦夏的心中完全没有人性了。
  “爷爷,你听的到我在说话吧?我是你恨不得藏起来的耻辱——麦向宇。”


☆、第四十六章【够了】

  秦夏看不下去了,她最受不了生离死别,多年前父母离去的一幕犹在眼前。殷雷很容易就看出秦夏的激动,他想拽住她,但是她已经走过去,挽住麦向宇的胳膊。
  “向宇,我们先回去吧!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嘛。”秦夏试探的安慰麦向宇,殷雷出了一头冷汗。
  “夏儿,我怎么能走呢!我爷爷为我做了那么多今生不忘的事,我当然要送他最后一程。“
  麦向宇笑了笑,笑冷伊人身。
  他又俯下身子,在季老爷子的耳边不依不饶的说:“爷爷,我说的对吧!您现在心里全是我,您后悔当初为什么没用绳子勒死我!”
  季老爷子紧紧的闭着眼睛,微弱的晃头。看来他能听到麦向宇说的话,但是自己却难说半句。
  “麦向宇,不要再说了,够了!“ 秦夏看不下去。
  “不够!这和我爷爷做的丰功伟绩比起来,相差的远了!”麦向宇伸手摸摸秦夏的脸,她缩了一下脖子,但是却没有后退。
  “人都已经到了这步田地,有什么过去还要追究到死?”
  “滔天大罪。”麦向宇怔怔的说出这四个字,季老夫人的手猛的握住佛珠。
  张丽和季青云躲在门口,连大气都不敢喘。病房里单单剩下季老爷子喉咙中一声连不上一声的粘滞哽咽。
  麦向宇危险的环视一周,嘴角噙着冰冷的笑意,再次凑到老人的耳边:“爷爷,我特别好奇!您到了那边,见到我爸,说点什么好呢?“
  “向宇看在奶奶的面儿上,不要再说了。”
  季老夫人缓缓的起身,阿福过来扶她,她说:“算了,不用扶着我,我和先生夫妻一场,我看得出他现在有话说唉,上天有眼,我佛慈悲啊!。”
  季老先生的确像是要说话的样子。麦向宇冷冷的看着他青紫的嘴唇努力的张合:“奶奶,爷爷想把当年的话重复一遍。”


☆、第四十七章【道歉】

  看来,麦向宇并不打算作罢。
  季老夫人没有再说什么,只静静的给丈夫的枕头抬高一些,拿一张湿手帕给他擦嘴角,眼睛,额头
  “麦向宇,你就让你爷爷安静的走吧!你怎么这么残忍,你还是不是人啊!”秦夏不顾一切后果了,与其和这个禽兽朝夕相处,她还真不如一吐为快。
  麦向宇突然一只手将秦夏揽在怀里,拽着她娇小的身子一并来到季老爷子近前。
  “爷爷,您当时说的一切,我一字不落的记到今天。您说:‘看到的事情如果说出去,我一定弄死你这个小兔崽子!’哈哈哈,您没想到吧,老天爷就要弄死您,而我,只要动动手指,我就能弄死你们季家的每一个人!我抢了秦夏,季凡痛了。今日我争到家产,大伯和大伯母也痛死了”
  张丽吓得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住季青云巨抖的大腿,好久都起不来
  “你不是人。你是魔鬼!”
  秦夏气愤之极,在麦向宇的怀中拼命的挣扎着。他紧按她的肩膀,自己满目凄凉。
  “我是魔鬼,也是拜他所赐!二十年前,他当着我的面对我妈妈施暴!我爸才去世五天!我恨”
  一瞬间,秦夏呆呆的望着麦向宇。她误会他了,她以为这是一场无聊的豪门纷争,却不想这是一桩凄惨的亲情凌、辱。这是麦向宇心中的一道疤,被自己挖了出来
  季老爷子的手略略动了动。他的脖子向后仰,双腿用力猛蹬,紧闭的眼睛陡然睁开,痛苦的神情让人触目惊心。
  麦向宇闭眼转身,他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报复的勇气
  “小宇”
  季老爷子揪着心口,竟然艰难的喊出麦向宇的名字。
  原来他几日一直比划着心口,不是要见季凡,却是此生纠结的这桩愧事。
  张丽和季青云惊慌失色,忙跪着爬来:“爸爸,季凡很快就回来了!他不是有心不给您送终,您千万不要将遗产随便给人啊!”
  “你们都让开!小宇,你过来一下吧。”季老夫人说完,季青云和张丽也没办法,只能焦急的站在一边。心想老爷子若是就这样咽气最好,什么都别说
  麦向宇艰难的走到病床边,心中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那是他这些年用冷漠狠毒铸成的堡垒吗?
  “你有事吗?”他俯下身子,将耳贴在季老先生的唇边。季老先生使出最后的力量,嘴唇颤抖好几下:“小宇对不起。”


☆、第四十八章【陪我】

  这一个深秋,带走了阴霾。麦向宇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广场奋力的奔跑,他仿佛不知疲倦。然而老天看透男人的心事,竟然沉沉的哭了
  秦夏看殷雷撑着黑色的雨伞,如雕塑般静静的站在广场边。
  她突然第一次觉的麦向宇不那么可怕,殷雷也不那么讨厌。这两个男子,一主一仆,如影随形。多年来用他们的方式承受着生活给的考验,一直在今天。而现在,季老爷子走了,也带走了麦向宇复仇的决心
  殷雷看着一抹娇小的身影如蝴蝶般追向了麦向宇。他微微抿唇,眼神紧紧的盯着那背影到了BOSS的身旁。
  雨水淋湿秦夏的刘海,湿乎乎的黏在额头,荡在眉心
  “麦向宇,回家吧!”她拦在他的眼前,大胆的伸开手臂拦住他的去路。他瞪了她一眼,伸出大手将她来个‘平移’,直接拎着放到跑道外面。哎呀,这人真倔!
  秦夏飞快的跟着他跑,一会又追了上来,咽着雨水说:“麦向宇,是我误会你了啦!我向你道歉。”
  “啊!”
  尖叫声代表,她又悲惨的被‘平移’了。
  殷雷站的远远的,一贯平静的心却跟着她的小狼狈开心了一下。
  他看秦夏懊恼的咬着嘴唇,不服输的又去拽麦向宇:“不要跑了!你如果想哭就哭出来嘛!你说的对,身体内的水分有限,不过难过的时候,哭出来会比较舒服的”
  雨水顺着麦向宇俊美的脸孔往下淌,划过薄薄的嘴唇,落在宽厚的胸口。他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女人,想透过这张相同的脸蛋儿,看看她不一样的真实。
  在医院,她的愤怒倒是让自己刮目相看。到现在,她淋成落汤鸡的陪在自己身边
  她被这眼神吓到了,傻傻的说:“如果你还为了医院的事情生气,那,那你打我好了!”
  殷雷心中一紧张,看BOSS慢慢的牵起秦夏的小手:“陪我!”
  “啊?”
  秦夏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拽着她在雨中继续奔跑
  他将秦夏的手握的很紧,仿佛那是线,而他捡起了这只同样迷路的小风筝。她跟在他的身边,任由雨水将自己灌透。这种感觉是极好的,她竟然喜欢


☆、第四十九章【泡澡】

  秦夏和麦向宇跑了足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