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致命贪恋-第1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季青云瞪了她一眼,低声说:“有什么吃不下?“
  张丽竟然抽泣起来,季老夫人抬头看看她:“儿媳妇,你有什么哭的?难道季凡和向宇这对兄弟和好如初,你不愿意么?“
  张丽忙说:“妈,我怎么会不愿意的!只是,只是我心疼我儿子,这还有错吗?“
  老夫人咳了两下,张丽忙起身去给老夫人捶背。老夫人摆手说:“不用你捶,你少些事情就算你孝顺了。“
  张丽尴尬的点点头,扭动着圆润的腰身又回到椅子上。季青云忙给张丽递眼色,陪着笑脸给老夫人夹了一块南瓜饼:“妈,这个味道不错,皮儿还是酥的呢?“
  “嗯。” 老夫人点点头。
  季青云看着老夫人的脸色又说:“妈,其实张丽的心情您也应该理解。您知道的,季凡和夏儿从小就有感情。现在季凡做了哥哥的样子,挽回一段手足情,我只怕,向宇心中并不领情啊!“
  “你怎么知道他不领情!”老夫人话一出口,张丽可就不依着了。。又哭起来:“妈,您没看见!昨晚,麦向宇抱着秦夏去医院,那可是当着我季凡的面!他有考虑一点我们季凡的感受吗?”
  “你们都不要说了,我自己的后人我心里有数。青云,不是妈说你,你大哥的为人你应该记得清楚。向宇是他的亲生骨肉,我不相信我的孙子是无情之人。这些年,他承受的真的太多了。过去的事情我们都无能为力,我希望今后,一家人都能好好相处。”
  老夫人走后,张丽又是踹桌子又是摔杯子!!!
  “季青云,这日子没法过了!你听见你妈现在说什么了吧!她一口叫麦向宇一个孙子!那我们季凡呢?我们季凡今后岂不是难活了!”
  季青云突然拍案而起,  吓的张丽一个哆嗦:“张丽,你给我闭嘴!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最清楚!“
  “我”  张丽哑然,随即又捂着嘴哭道:“我去死好了!我去死好了!我这不也是心疼儿子吗?季凡昨晚到现在都没回家,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这个当爹的还怎么活!”


☆、第七十七章【勾引】

  欧洲风情奢华会所中,散发着一阵阵甜腻腻的幽香。
  龙君逸身穿一件浅灰色的欧洲风情男款睡衣,悠闲的看着一本《流行色》时尚杂志。。季凡则是握着一杯加糖拿铁,在会所中不安的走来走去。龙君逸摆手说:“季凡,不要走下去了。我都快被你走晕了!”
  季凡抿了一口咖啡:“我心烦啊!你让我稳住麦向宇,我就退了一步。可现在夏儿病了,我又不能守在她的身边。”
  “夏儿!夏儿!你满心思的都是夏儿!季凡,你相信我,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一定和麦向宇好好玩玩!不过今天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闷了,带你来这边就是要你放松一下!”
  这是A市最高级的会所,老板马云为了恭候君少这次到来,特意准备了两份国色大餐。
  。。。。。。。。。。。。。。。。。。。。。。。。。。。。。。。
  两个洗的粉白的女人裹着浴巾站在眼前。
  她们都是老板马云的干闺女。一个叫马子媚,一个叫马天娇。
  两个人曾经都是空姐,因为长相出众,被老板马云认做干闺女,经常陪同马云出席一些酒会,参加名流宴请。由此人气大增,外界都知道马云有两个国色天香的干女儿,而马云却非常严格的限制两个姑娘的私生活,两人到现在都还是处~~~。。
  马云藏娇的意图,就是希望有一日能派的上大用场。
  今日君少和季凡光临会所,马云就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两块宝贝奉献出来。
  两个姑娘都洗的香喷喷的,高挑的个子,莹润的香肩,粉妆玉砌的脸蛋看上去如出水芙蓉,真是人间难得一见。
  君少扬手说:“季凡,两个随你挑?“
  “我不要!”
  季凡转身欲走,龙君逸使唤个眼色。。马天娇立刻迎上去,娇滴滴的说:“季先生,我叫马天娇。小女子仰慕您好久了,今日,能不能有个机会伺候您一个晚上。”


☆、第七十八章【发泄】

  “我心里有人,很难爱上别的姑娘了!”季凡说罢,坚定的又要走。
  这时候,马子媚突然冲季凡的身后,将他环抱住:“季先生,这是一个晚上嘛!呵呵,你不要这么闷啦,猜猜我是谁??”
  女人的清香让季凡本能的有了反应,他都好久没碰过女人了。
  马子媚更是不依不饶,如水蛇般的贴在季凡的身上,胸前那两团充满弹性的肉,挤压到了变形。一张香香软软的嘴唇,更是在季凡的耳边吐气如兰,妖媚的对犹豫不决的男人发出邀请:“我要人家要啦!”
  龙君逸玩世不恭的一笑,他还真不信一个男人的心里只装着一个女人!一手揽过马天娇,龙君逸玩味的挑起那尖细的小下巴!
  马天娇比姐姐马子媚害羞一些,她心有幻想的问龙君逸:“君少,你相信爱情吗?”
  “一直在听说,始终没见过。妹子,在哥的眼前谈论爱情,哥会觉的你涉世不深!”龙君逸玩味的一笑,将马天娇粗*暴的丢在床上。
  再说季凡已经被马子媚撩**拨的浑身火热。
  再加之床上的君少和马天娇那是水深火热,此起彼伏,是男人也忍不住这样的诱惑啊!
  马子媚香软的小手一边解开季凡的扣子,一边抱怨的在他的胸口捶打几下:“人家要啦!人家哪里不好,让季先生嫌弃”
  “我只是不想”季凡做着最后的挣扎。
  那马子媚莞尔一笑,小手香软的冲着季凡的西裤下面一抓:“都大了,还说不想!”
  季凡浑身如触电一般,按住马子媚的身子撞在茶几上。马子媚吃痛的咬住嘴唇,浴巾落地,一副姣好的身子如大白羊一般的让人眼馋。
  季凡抓住马子媚的脚踝,将她的身子往茶几上一顶,随即解开睡衣,狠狠的将自己硕*大的需求,刺进女人紧窄的花园。那马子媚直呼好痛,毕竟是处,即便千般风情,却还是在这一刻落下令人心悸的处*女**红。


☆、第七十九章【紫罗】

  完事之后,季凡的脸色很差。  龙君逸打趣说:“生气了?”
  “不是生气,那女的是第一次,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季凡想起了辛紫罗,那个把第一次交给自己之后,紧张到哭起来的女大学生。总之,今天当他看到马子媚的下面流出那些红色液体之后,心里就莫名的别扭。
  龙君逸摊手说:“第一次怎么了?第一次就代表女人有多纯洁啊!我不觉的,本少玩的凶,不过真正的好女孩呢,我还没见过!”
  “好女孩?”
  季凡蹙眉:“那你觉的什么样子的女孩算是好女孩?”
  龙君逸想了想:“季凡,那种为了巴结权贵,守着那一层膜的女人我见多了。她们千般扭捏,最后还不是迫不及待的敞开双腿,等着你”
  “行了,你别说了。我想起了一个女人。”季凡点了一根香烟,心中不是一般的烦乱。辛紫罗。那个女人够傻够纯洁了吧!
  君少一笑:“谁啊?你的夏儿?”
  “不是。”季凡否定。
  “你和夏儿没发生过什么?”龙君逸好奇心最强了。这种事情当然要刨根问底。反正有司机开车,他和季凡都喝的微醺,坐在后面的车内软椅上,说说男人的私事儿!
  “夏儿是我的,当然发生过。”季凡笑了一下:“不管我和别人的发生什么,经历什么。夏儿永远是我生命中,最深刻的女人!”
  “哦?那那个把自己第一次奉献给我们季大导演的女人,又是谁呢?”
  “臭小子我不想告诉你!”季凡给了他一拳,龙君逸躲开,掏出数码相机说:“季凡,我刚刚可是拍下一些精彩的画面,你看这张,你屁*股的形状好正啊!”
  “你想死啊你!这么多年你还有随手拍照的癖好?”
  “嗯呢!”龙君逸收起相机:“我就是来游戏人生的,看到什么好玩的,就玩玩了!季凡,说啦,那个女人是谁啊?”
  “辛紫罗。”


☆、第八十章【找茬】

  秦夏从医院回来就忧心忡忡的上楼去了。
  原来真正的秦夏已经死了,现在季老爷子去世,季凡做出让步,麦向宇和季凡的恩怨好似平复了。那么,自己还能在季家存在多久?
  “秦夏!”
  张丽从身后慢悠悠的喊出秦夏的名字。秦夏还未站定,张丽就给身边的两个佣人使唤了眼色。那两个佣人转身就把窗台上浇花的水壶搬下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秦夏泼了过去!
  她倒吸一口凉气,随即愤怒的看着张丽:“你这是干什么?凭什么用水泼我?”
  张丽压低声音说:“为了让老老实实的做人!今儿是给你个教训,日后你若是再整日使唤那些病病殃殃的小把戏,就别怪我这个做长辈的,不给你留余地!”
  “你们母子什么时候给别人留过余地!”
  秦夏往前走了一步,虎视眈眈的盯着张丽。张丽吓了一跳,这秦夏的眼神刚烈冰冷,简直和从小怯懦隐忍的性格大相径庭啊!
  “妈!你这是做什么!”
  季凡突然从楼梯跑上来,秦夏才慢慢的松开了拳头。张丽一见季凡,忙支支吾吾的说:“我做什么都是为你好!她和麦向宇都要结婚了,我警告一下她,你才能避嫌嘛!”
  “你太过分了!”
  季凡怒斥张丽,心疼的握住秦夏冰凉的手:“走,我带你离开这里!”他是那么坚决,拉着秦夏不由分说的走出了季家别墅。
  他牵着秦夏回到了自己的传媒工作室,急急忙忙的把空调开到最高温,然后给她倒了一杯开水暖手。还出去找秘书临时借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要秦夏赶紧换上。
  “不用了,我的衣服一会就干了。”
  秦夏把那套衣服推在一边,季凡叹了口气说:“夏儿,我替我妈向你道歉。”


☆、第八十一章【阴谋】

  秦夏冷然一笑,将手中的水杯狠狠的摔在地板上。
  “水洒了,杯子碎了,如果我道歉,你觉的这一地的玻璃渣子还能原谅我么?”
  季凡看着秦夏:“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是你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
  她推开季凡就要走。季凡却拉住她,从身后紧紧的将她抱住。
  他的温度依旧,香水味道也还是巴宝莉男士精品,当看着那熟悉的双臂再次环绕在自己的眼前,秦夏倔强的扬起了头:“我要回去了。”
  “夏儿,你说的对,是我把你变成这个样子!但是这种日子不会久了。我们很快就可以在一起了”
  “为什么?”
  秦夏推开季凡的手臂,她讨厌这种安慰,物是人非,糟糕透了。
  季凡说让秦夏先等一下,自己抽身去了公司的保险柜。
  “夏儿,我本想找机会把这个给你。这是一张仿真合同。麦安集团最近做的一笔大生意。麦向宇手中有一份真的合同,还没有签署。夏儿,你只要在一个月之内把麦向宇的合同调包一下,麦安集团就会亏损上百个亿。”
  秦夏鄙夷的看了一眼季凡,想不到他不但对女人卑鄙,对兄弟手足也一样卑鄙。表面上玩着和好宽容的把戏,背地里却把自己的亲人往死里整。
  季凡却误解了秦夏眼神的不悦,面露惊喜的问:“夏儿,难道你们结婚之后,没有做夫妻的事儿?所以你觉的为难,换不了合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