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致命贪恋-第3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麦向宇也有一样的感情,再一次和秦夏回到这间卧室,接着浓熏的酒气,他想发飙!
  秦夏今晚也喝了几杯酒,她不胜酒力,脸色微驼。在淡紫色的灯光下,她更加妩媚好看。麦向宇走过来,秦夏就向后退
  “麦总我想我还是去别的房间睡吧!”
  她实在受不了麦向宇此刻危险的感觉,他就像一只猎豹,而她是不够他塞牙缝的小白兔!
  麦向宇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这种味道和究竟混合,竟然别致清馨。秦夏茫然的看着他,心跳加快。麦向宇两只手按在秦夏身后的门板上,身体微微前倾,霸道的将她困住在自己的‘包围圈”里面。
  “去睡沙发!”
  麦向宇狠狠的丢出这四个字,秦夏如蒙大赦般的赶紧回到自己充满记忆的沙发床上。
  麦向宇一拳砸在门板上,他的额头聚起一道一道的青筋,俊脸上布满可怕的氤氲。秦夏正准备蒙头以求平安,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秦夏姐,我是云罗。”
  “云罗,有事吗?”秦夏本就担心云罗,她不知道云罗和季凡到底发展到什么关系。辛云罗略微尴尬的看了看秦夏:“你和麦总”
  “什么关系都没有!他睡床我睡沙发的!”秦夏解释的非常清楚。清楚到麦向宇很有捏死她的冲动。
  辛云罗笑了笑:“这样啊,秦夏姐,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季凡喝多了,一直在闹,你帮我照顾他一下行吗?”
  秦夏不假思索的答应。
  麦向宇很不给面子的说了一句:“狗舀耗子!”
  。。。。。。。。。。。。。。。。。。。。。。。。。。。。。。。。。。。。。。。。。。。。
  季凡真的喝多了,拉住云罗就不松手。
  “云罗,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明白我的真心吗?我爱你,除了你别的女人我可以不看,我也可以不要,你不要在折磨我了,陪在我身边不行吗?”
  辛云罗紧紧的皱起眉头。
  “我来照顾他。云罗,你去帮我弄一杯薄荷水,然后再来一杯浓茶!”秦夏是最了解季凡的人,在他身边那么久,他每次喝醉酒都是自己来照顾。
  云罗说好,转身出去。
  秦夏帮季凡平躺在床上,这熟悉的一幕让她猛的转过身。
  麦向宇站在门口,以一副十足醋味的表情冷冷的盯着秦夏。她紧张来不及缓解,又被他的突然出现吓得仓促不安。
  “秦小姐,你这有事唱哪出戏?饥不择食?没钱找mb?想占我哥便宜?”
  他说的话没一个字是中听的!
  秦夏微微仰头,最恨他张口闭口的mb说个没完了!
  “麦总,这大半夜的站门槛,好像不太雅致!您要是还不困,可以过来帮忙!”她没有一丝心虚,平静的转身继续给季凡摆正。
  因为男女身高体重的差异,秦夏必须要俯下整个身子,抱住他的腋下才能扳动一点点
  那种礀势让麦向宇看的极其不爽!!
  “让开!别碰我哥!”这吐血的理由简直让人无语,同时秦夏也被一巴掌推出老远。麦向宇把烂醉的季凡扶在床上躺好,辛云罗已经端着一杯薄荷水和一杯浓茶回来了。
  “向宇,真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连你都要麻烦!”
  云罗歉意的说完,将薄荷水和浓茶交给秦夏:“秦夏姐,这是你让我准备的!”
  “好!”秦夏娴熟的将薄荷水倒在手心一半,帮季凡揉搓太阳穴。他是个很奇怪的人,每次酒醉必须用薄荷水搓太阳穴才能醒酒。
  过了五分钟,季凡微微有了缓解。
  秦夏又扶他喝下浓茶。季凡果真不在折腾,舒服的睡去
  “没事了,他睡醒之后都不会记得自己喝醉过!”秦夏微微一笑,看到眼前两个人的表情都是僵硬的啦!
  醉酒


☆、遛狗

  自打秦夏照顾季凡的事情之后,麦向宇就感觉的到,秦夏和季凡曾今有过亲密的关系。季凡酒醉必须用薄荷水,喝浓茶的事情连他都不知道!秦夏究竟是什么人?她和季凡发生过什么?
  这些事情越想越烦乱。。
  偌大的麦安集团连个蚊子都不敢乱飞。麦向宇好像要吃人了。公司上上下下全都变得紧张兮兮,格外小心。正巧殷雷回来,秘书王燕脸色沮丧的正从麦向宇办公室退出来。
  “怎么了?”殷雷现在是麦安的副总经理。
  “副总经理,您可算回来了。董事长不知道怎么了?这几天都在大发雷霆!”
  “因为什么?”殷雷微微皱眉。
  王燕摇头说不知道。。
  “好,你们先工作,我进去看看董事长!”殷雷一推门,一本厚厚的杂志迎面飞来!殷雷身子微闪,一手准确的将杂志接住,然后走到麦向宇跟前,放好。
  “boss,我回来了!”
  麦向宇虽然情绪超出常人理解范围,但是绝对不是一个随便发脾气的人。正因为如此殷雷格外担心,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前几年经济大危机的时候,麦总波澜不惊。
  季家出大事的时候,麦总也很很淡定的应对解决。
  欧洲生意局势巨变,他没皱半下眉头
  殷雷记忆中麦向宇如此发飙好像只有一次,那就是七年前
  好吧,那件事是不能提起的!提起会死人的!
  “boss,零度那边的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这次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龙帝那只老狐狸给足了麦安的面子,这批货绝对没有问题。”
  “喝杯咖啡!”麦向宇突然看着殷雷,脸上出现诡异的笑容。
  殷雷一愣,boss怎么突然笑的这么神秘啊!
  “好!谢谢boss!”
  殷雷点头,麦向宇舀起电话:“秦小姐,泡两杯咖啡送来我的办公室!”
  五分钟之后,秦夏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进来。
  “董事长,您要的咖啡!”秦夏说完,将咖啡放在麦向宇的办公桌前。这熟悉的声音,这熟悉的样子,这一切像是在做梦,本来坐好的殷雷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秦夏转身看到殷雷,抿了抿嘴唇。
  如果不是麦向宇这个危险炸弹,她会和殷雷打个招呼的。
  殷雷忍不住惊喜的表情,七年不见,秦夏竟然再次站在眼前。她还是那么清澈,那么美丽
  等秦夏走出麦向宇的办公室,他转身发现麦向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boss”
  “喝咖啡!”麦向宇的平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危险。
  “boss,我不喝了!”殷雷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喝秦夏泡的咖啡!
  麦向宇瞪了他一眼,独享那一份芳醇。
  殷雷站在一边,过了好一会才试探的问:“boss,您不是说要把秦夏送回最初的位置吗?我还以为您不会放过她,我还以为她还在ada现在真好!大家和好如初了!”
  “和好如初?”
  麦向宇斜睨殷雷激动的表情:“就算和好如初,你激动什么?”
  “” 【 好多只乌鸦飞过。。可怜的殷雷啊!】
  。。。。。。。。。。。。。。。。。。。。。。。。。。。。。。。。。。。。。。。。。。。。
  小童话的生活多了一项,就是遛狗!
  毛毛最近有害了一个毛病,就是光吃不排便。必须要领着遛弯弯才能保持正常代谢!
  于是小童话写完作业,就领着毛毛在小区里面溜达。婉莹干妈今晚做的酱牛肉手艺有所进步,她吃的也很多!
  毛毛突然有些奇怪的扬起小脑袋,看着远处的一台小跑。
  下一秒竟然使出浑身的力气,拼命的拽着童话手里的小铁链儿飞奔起来!它跑起来活像一直大肥兔子。。。
  “哎呀不要跑了,我吃的酱牛肉都要吐出来啦!”小童话勒着毛毛,站定。
  一张熟悉的**叔叔正将手伸出跑车,无耻的在勾引她的毛毛!
  “卡哇伊,这边这边”
  毛毛竟然非常没有定力的就要过去,不住的摇晃着尾巴,晃悠脑袋。一副无比亲昵的样子呢!
  “卡哇伊,好久不见!哇,你吃的这么滚圆啦!”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毛毛原先的主人——龙君逸。他是碰巧将车停在这里,看到毛毛之后就唤了两声。
  童话也认出龙君逸了。
  她愤怒了,拉住毛毛不让毛毛过去。毛毛无奈的晃悠着尾巴,在童话的脚边坐下了!
  “叔叔,你的狗已经给我了!”小童话有点担心龙君逸出尔反尔。
  “当然。”龙君逸笑了笑,正欲将车开走,童话不紧不慢的回了一句:“那就忘记它的过去吧!你和她已经分手了,你总要学会放手的!”
  说完,拽着毛毛回家了!
  某人无语,什么叫做已经分手?什么叫做学会放手?
  遛狗


☆、囚禁

  小童话爱狗心切,担心龙君逸把小狗再要回去。她商量婉莹干妈能不能搬家。。。
  婉莹其实这些天也正有此意,因为秦夏的再次出现的确让她有些紧张!她不知道秦夏为什么会变的这可怕,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感觉。
  上次小童话受伤,就让婉莹感到无限恐慌。即便那天自己表现的有些激动,但是,她还是觉的秦夏对童话特别感兴趣。。
  “童话,我也正好有这个意思!”
  婉莹说完,小童话欣然点头。。
  “婉莹干妈,那我们应该搬去哪里呢?我觉的这个城市不太安全!我的毛毛最近喜欢运动,这里能运动的安全空间太小。”
  童话心思在于保护毛毛,不管搬到什么地方住,只要和婉莹干妈在一起,而且能带着毛毛,她就心满意足了!
  婉莹想了想:“我接下来半年的工作重点都在新加坡,不如我们把这里的房子卖掉,去新加坡吧!”
  “同意!”
  小童话举双手赞同次日,哼!带着毛毛去新加坡,就不信那个妖孽的叔叔还能追去!
  就这样,婉莹和小童话非常速度的搬家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搬家了?”
  秦夏失落的走出红星小区。她有些跌跌撞撞,眼泪如洪水般的倾泻而出。
  麦向宇坐在车里,看着秦夏失魂落魄。
  过于幽深的眼眸如图墨一般,俊俏的脸上浮现一丝冷漠。女人跌跌撞撞在马路中间乱走,刺耳的鸣笛声让他气愤又紧张。
  该死的女人不要命了吗??
  ”秦夏!秦夏!”麦向宇喊了几声秦夏却依旧埋头走路,不看车,也不看前面
  他冲过去,没好气的拽出她的胳膊,而秦夏却脚下一软,倒在他的左手边。麦向宇不知道什么事情打击了秦夏,他只觉的生气,她为什么就连自己的生命都不知道珍惜。
  其实,麦向宇一早就知道婉莹搬走了。他和婉莹也算熟人,却从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看着昏迷的女人,麦向宇轻轻的拨弄她脸上被泪水黏住的头发:“难道,童话是你的女儿?”
  这个想法直接的撞击了麦向宇的心脏。
  她已经有女儿了?
  那她和季凡是什么关系??
  难道童话是季凡的女儿???
  
  所有的想法简直乱作麻绳,让他沉沉的叹了口气。他在幕后一步一步的逼着秦夏回到最初的位置,然后自己静静的看着慢慢揭晓的答案。可是现在,他却不安。
  如果答案真的是自己所想,那他和秦夏的路会不会变的很短很短
  秦夏昏睡很久,知道夜幕降临才疲惫的睁开双眼。
  她置身在一个大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