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致命贪恋-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买假皮草,所以要被轰走了?
  秦夏一直在想,想的有些荒谬!如果现在麦向宇突然轰走了她,她反而真的不知道做什么去。离开那个人,她本以为自己活不成了,但是撞到麦向宇,自己也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活了过来。生活甚至还变得蛮有难度的,生活甚至还需要努力。
  她试探的抬起眼睛看看麦向宇,他从抽屉里找出一张纸,在上面写
  “休书!”秦夏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天啊,自己真的很失败吗?恋爱没天分,假的也要被清理门户了!她叹息一声,麦向宇抬起头,将手里写好的东西推到秦夏眼前:“看看这个待遇,你满意么?”
  “还有善后费啊?不用的.”秦夏没看,又将那张纸推到麦向宇的手边。
  “其实你不需要给我钱,我们算是陌路人吧!你重塑一张脸给我,我帮你点什么也是应该的了!这些天我真的蛮辛苦,学的礼仪啊,本事啊,比上高中的时候都累!但是,我也真的享受你好多钱!我是金丝雀,您就是金主。现在您要放我飞,打开笼子就行了!”
  她说完这些的时候,麦向宇勾起了嘴角。但是那一抹笑容转瞬而逝,接着他用手指用力的敲了敲那张纸:“看清楚再说话。”
  “哦!”
  秦夏拿起那张纸,上面写的很复杂,说真话,麦向宇的字她不敢恭维,乱七八糟的就和狂草书一样。但是阿拉伯数字却写的很清楚——每个月五万块。这是月薪,绝对高于一般的白领。
  还有那个红色实现盖好的公章,是具有法律效应——麦安集团执行董事,麦向宇。
  “秦夏,这是你的待遇。只要你在我身边一天,我们就是雇佣关系,我希望你不要有别的想法,单纯的做你应该做的事情。你要完全听我的,不要给我添乱。明天我们就要回我祖父家里,你也开始你的有薪生涯!我会给你在智利银行开一张卡,你的月薪会全部打进去。"
  他的意思,是撇清关系,警告自己不要爱上他么??秦夏轻笑着收起那张收据,这上面有麦向宇的香水味道,很独特。
  她很喜欢香水,大学的时候她只要闻一闻,就知道同学换的是什么牌子!
  但是麦向宇用的香水闻所未闻,她觉的这种香水和这个男人一样的少见。


☆、第十七章【季家】

  麦向宇的担心太多余了,秦夏再不会爱上任何人。
  她只谈过那一次恋爱,是从台北来A市的第二年!
  那时候油桐花落了一地,很美很凄凉!她不喜欢过秋天,因为爸爸妈妈就是在秋天离开的!妹妹还在老家,年纪小但是很坚强。在爸爸妈妈出殡的那个早上,她哭的死去活来!是妹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握的两个人手心都热出细汗来:“姐,你别哭了,还有我呢!”。
  是啊,人死了,活着的人还的继续活着!变卖了父母留下来的房子,她给妹妹找了一所寄宿式的学校,又给邻居买了不少礼物,拜托他们好好的照顾她,自己握着A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开始陌生孤独的大学生活。
  后来,她遇见了那个人。
  起初她觉的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开着一辆银灰色的法拉利跑车,穿一身名贵的贵人鸟男装。他来学校看他的妹妹,然后看到了怯懦的她。
  “那个英语讲座,是你主持的吧?”她英语特别好,学校的电视直播英语讲座是她做的没错。
  “你智力真好,人长得也漂亮,我可以认识你吗?”得到这样绅士的赞美,她像小孩子一般的给人家鞠了一躬。同学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她,她后来才知道这个男人就是著名的娱乐界资深CEO——季凡。
  本来觉的自己和人家八竿子打不到一下,自己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大学生,人家是经常在电视上晃来晃去的时尚人物。可从见到季凡的第一眼开始,她的心就砰砰砰的跳的快死掉!她开始省着早饭的两块钱订阅那些八卦小报纸,然后一张一张的翻找他的影子!间或看到他和那个女星的绯闻,就独自凄凉好一阵子!暗恋仅仅是一周左右,他的妹妹突然来找自己,告诉她,哥哥季凡想和她交往。
  她觉的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灰姑娘,那一整个晚上她都抱着电话在宿舍的地上走来走去!等寝室关灯了,她又偷偷的将自己捂在被窝里傻笑
  想想这些,眼中就泛起一片血红。
  “我的心里住着一条蛇,只要对谁心动,那条蛇就会咬死我!”这种赌上自己的保证,胜过太平洋保险的安全系数了吧?
  “最好如此!”
  他狂妄自恋。。。这些年他见过的女人太多了。在麦向宇的跟前,一个一个都装的比猫更乖,比狐狸还骚,比凤凰还美。
  “一定如此。”
  ————————————————————————————————————————————   
  麦向宇不喜欢被人打扰,即便他什么都不忙,也不喜欢将自己和周围的事物混为一谈。坐私人飞机这一点,秦夏已经预料到了,只是她没想到麦向宇的私人飞机上,所有奢侈用品一应俱全。甚至,还有空姐这么赏心悦目的服务。
  “麦先生,秦小姐。请问你们需要喝点什么?” 
  “谢谢,我想喝一杯黑咖啡,不加糖的那种哦!”秦夏对生活中的细节拿捏的很好,除了担心自己长期这样子会得精神分裂,她就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考北京影视学院。
  她看看麦向宇,这个男人就仿佛一尊完美的雕塑,一直侧目望着云层。
  轻抿了一口黑咖啡,她问:“向宇,还有多久才能到麦家?”
  他转过头,阴郁的眼神吓了秦夏一跳。。
  “不是麦家,是季家。”


☆、第十八章【瘟疫】

  麦向宇是季家的孙子,他的身份,在季家一直都是个不光彩的话题。
  背地儿里,有人说他是季家的养子,也有人说,他的确也是季家人,但是是当年,季家少夫人被人强/暴,生出的孽种
  总之这件事就是季家的一个死寂,谁提起,谁就惹了天大的祸端。
  秦夏第一次见到季老爷子的时候,就感觉到一种震慑人心的胆寒。他对秦夏的态度还可以,但是对孙子麦向宇,就恨不得吃了不吐骨头一般。 季老夫人还算客气,晚饭时候她试探的说:“向宇,你和秦夏还是搬出去住吧,如果你们想在A市,我可以给你们立刻在优美地产,买上一套房子。”
  “就住在这!”  麦向宇只管吃饭,他的语气冷漠阴厉,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他用余光看了一眼秦夏,她的脸色很难看,看来季家压抑的气愤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
  季老夫人不敢再说房子的事儿,急忙扯开话题:“夏儿,多吃点东西啊!你太瘦了,多吃点带荤儿腥的。女人太瘦就不容易怀孕呢?”
  “吃饭就吃饭,少说那些无关紧要的!阿福,今晚我没有胃口!你去让厨房给我做一份梨子汤水,我要去去火!”  季老先生摔了筷子,推了饭碗
  秦夏看看老夫人夹给自己的鸡翅,无辜的‘躺在’碗里。这饭是吃还是不吃?
  她偷看一眼麦向宇,他竟对这尴尬的场面视若无睹,相反,眼底还划过一抹难的一见的欢愉!秦夏低下头,她感觉麦向宇在这个家里就如同瘟疫一般,挡不住,赶不走
  麦向宇和秦夏的房间是季老夫人吩咐阿福安排的,在三楼。房间很大,布置典雅尊贵。床单和窗帘都是尚好的牌子,看一眼就知道是新换的。大概是担心房间久久无人住,所以还特意喷洒了淡淡的桂花香水。不浓不烈,正好清馨。阿福胆怯的跟在麦向宇的身后,紧紧的盯着他的表情讨好的说:
  “二少爷,这是超级奢侈的三万美金电视床,只需按一下遥控器按钮,床的一端会打开,悄无声息地滑出一台22寸平板电视机。还有这个,二少爷这是纯正的岫玉鱼缸。您知道岫玉堪称国玉”
  秦夏四下看看,这房间的采光也好,透过超大的落地窗,就能看到季家整个院落,还有那扇紧紧关闭的黑色俄罗斯风格的大长门。
  奇怪,季家人对麦向宇那般视若瘟疫,又如此惧怕讨好。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呢?


☆、第十九章【晕倒】

  麦向宇出去了,他没有跟秦夏半字交代,也没有给她半句嘱咐。
  秦夏起初只觉的麦向宇是一个穿着西装的魔鬼,回到季家才知道,他是一场无所不及的瘟疫。
  目前,秦夏已经见过几位季家的长辈:季老爷子和季老夫人,还有季老先生的长子,长媳。 他们无一不对麦向宇惧怕仇视,敢怒而不敢言。甚至在吃晚饭的时候,季老先生的长子和长媳就借故躲开
  听说麦向宇是季家次子的儿子,对外户口上,是这样的。
  秦夏早早的冲过澡,吹干头发就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看。
  她从未这么闲散过,高中时候自己一边打工一边读书,有时候一天仅仅就睡两个小时觉。大学时候她的心里无时无刻不住着季凡,因为两人地位相差悬殊,她为了昂首挺胸的和他在一起,除了攻下变态的英语资格证书之外,还坚持自学音乐,苦练钢琴唯独现在,她似乎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不用想!就仿佛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漫无目的的飘啊飘啊 
  秦夏自嘲的笑了笑,推开窗却想闭上眼睛。不过,当睫毛下的伤城就要关闭的那一刻,秦夏突然如晴天霹雳般的僵直了!
  在季家的庭院门口,一辆银白色的跑车那么眼熟。车边站着一个人,虽然已是夜色朦胧,但是那谈笑风生的摸样,那华贵帅气的轮廓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的。
  季凡!分手第六十五天,秦夏为他生死一回,他的生活却似乎一点也没有因她改变。
  他正在和季老爷子说话,说的是什么听不清楚,但是看得出两人都开心!季老爷子拄着文明棍,上前慈爱的拍拍季凡的肩膀。季凡亦是滔滔不决和季老爷子讲的兴致大好。他好像要出门的样子,季老爷子还回头喊了阿福,赶紧给他开了那扇大黑门。
  秦夏突然觉的心口很疼,疼到她整个人都要站不住。脑海中,有一种意识涣散了,好像是仅存的留恋。心中,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了,一定是爱过的自尊。眼前忽然一黑,秦夏身子失去了重心


☆、第二十章【误会】

  “怎么?你又想死吗?想跳楼吗?”
  麦向宇突然出现在秦夏的身后,有力的手臂好似钢绳一般,紧紧的将她禁锢起来。秦夏挣扎一下,他就将她勒的更紧,一直到两个人都感到呼吸艰难。
  “不要挑战我的极限,秦夏!” 他扯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向后用力的拽!这个女人真烦死了,他费劲心思的给她生的机遇,她却在不可以出错的时候,给他难堪。
  “秦夏,你想死,我偏偏不让你死!不过你不要高估了你在我世界的分量,我也可以随便弄死你,然后再制造一个意外”
  秦夏的头皮都渗出血来,她艰难的抓住麦向宇的手臂,有气无力的说:“麦向宇我没有要跳楼,我只是头晕我难受。”
  如风筝坠落一般,秦夏倒在了麦向宇的怀里。他一愣,继而将她打横抱起,向那张奢华的电视床走去
  她果真不是要死的!
  她的头发刚吹干,发根还带着湿气;她的身上有薰衣草沐浴露的香味,有谁会在死前还会这么精心在意;她好像还吃了一点水果,橘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