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致命贪恋-第4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生的女人?
  徐小婉脸上的笑容僵硬极了!
  “徐小姐,帮我们开下门好么?”麦向宇是杀人不用刀的爱情杀手啊!
  徐小婉暗自伤心,却识相的含着笑容帮两个人开门,关门。
  继而转身愤然的离开麦安公。。。
  秦夏,你给我等着!
  我徐小婉在麦向宇的人生中,尚且没有特例!你算个什么东西!
  其实那一次露水姻缘,殷雷早已经将麦总的规则说的清清楚楚,只是徐小婉自负的认为自己和那些没有头脑的女人不同,她认为凭借自己的礀色的谋略,定然能在小别之后,再次和麦向宇擦出爱的火花!
  却不想火花没擦出来 ,倒是弄了一双破鞋!
  徐小婉坐进自己的时尚小跑,看着车窗上还没擦干净的盒饭汤就更生气!
  “真tmd的不!”徐小婉点燃一根香烟,使劲的吸了几口!秦夏?哪冒出来的死丫头!竟然和麦向宇戴着情侣对戒!
  哼,不要得意的太早!麦向宇可不是有情之人!不过是一时新鲜换了口味罢了!
  她厌恶的看着那双平底鞋,脱下来毫不犹豫的摔进垃圾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秦夏被麦向宇抱进办公室。
  他的心跳强有力,整个世界湣鸲际度さ陌簿擦恕
  “麦总哦不,向宇,你把我放下就可以了!”秦夏咧着小嘴,脑袋瓜子理智过来,她发现自己完全是把季凡给自己的委屈撒在了麦向宇的身上!
  什么为所欲为,什么始乱终弃?什么低等的原始动物?
  那不都是自己对季凡的评价么?
  麦向宇一声不吭,他知道秦夏刚刚的那些话是缘于季凡!
  但是越是这样他越是不爽,整个心脏都快怒火中烧了!秦夏被人家抱在怀里,底气不足的解释着:“刚刚我不是故意的,我一时冲动了!”
  “不是骂我的对吧!”
  麦向宇微微一笑,秦夏顿时感觉自己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了!
  “对哦!我不是骂你的!我知道你的感情混乱的不得了,我若是生气岂不是要活活气死!我刚刚是想起季凡,我想起他才是为所欲为,始乱终弃!”
  秦夏的解释惹了大祸!
  麦向宇的笑容飞快的消失了。他双手突然松开,秦夏就做了自由落地运动!
  “啊!我的腰啊,我的胳膊”
  某女子惨叫的非常动听!!
  暴力,麦向宇你丫的真暴力!
  “疼么?”
  他优雅的脱下外套,问的连一分同情心都没有哇!
  “沙发又不是弹力床,摔你的话你试试!”
  秦夏一个轱辘爬起来,愤怒的瞪着麦向宇。
  丫的笑的太好看,让人忘记危险性!
  “秦夏,有脑袋没有想法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麦向宇好像一个皇帝,隆恩浩荡的给她扁成了白痴一级。
  秦夏不满的撅着嘴,她生气的时候可不会像徐小婉那样掩饰!生气就是生气!
  “你”
  “我怎么样?你跟在我的身边还想季凡,我难道不该摔你个七裂八瓣,重新组合么?”人家很强势,把秦夏的怒气生生驱散了!
  “我又不是在想他!我是在怨他!”
  秦夏耐心的解释,他为了这件事吃醋,她还是可以理解的!
  “那也不行!”他开始狂躁了!不讲理病完全升级了!
  “啊?”
  秦夏光着脚站在沙发上,却也只是和麦向宇一样高!
  他的眼球瞪的真大,好像两颗愤怒的子弹!
  “我说不行!听懂了么!从现在开始,你不可以想季凡,不可怨过去!因为不管你想你怨,那都是你和季凡的过去!我触及不到,我抢不回来,我抹不下去!”
  弄一双破鞋


☆、坐在他腿上

  一个男人爱不爱一个女人,你从眼睛里面找。一个女人爱不爱一个男人,你要用一辈子去读懂她的秘密的心——小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麦向宇抓住秦夏的肩膀,晃悠的她快要散架一般!
  终于,小宇宙被压迫的再一次爆发了!
  “麦向宇!你不要太过分哦!”她声音很高!
  “我就是过分怎么样!”他声音更高!
  “自大狂!霸道狂!你讲点道理行不行!你要求别人的时候为什么不想想别人的心情!”秦夏跺脚了!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我只准你为我哭,只准你为我笑!”
  他一把将小人儿按在心口,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秦夏脖子微微后仰,她想扁人,但是绝对不是对手。她想骂人,但是根本没有底气!
  麦向宇的眼神中有热焰跳跃,深深的眼眶,笔直的鼻梁,因为气愤微微张合的完美薄唇
  秦夏突然别开脸蛋,自己竟然在吵架的关头花痴起来!
  自己认识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他长得精致妖孽也早已经是不争事实。该死,真是不该和他对视!
  秦夏脸蛋绯红,麦向宇尽收眼底!
  他本来还气着,这一刻早已经化作无限温柔。不得不说,秦夏刚刚的凝神带给了他无限的成就感!
  那微微动情,偷偷含羞,绝对是让他心神舒缓,怒气全消的最好方式!
  他不说,依旧紧紧的勒着她的腰!
  “放开我,我要去换鞋子了”。
  她不想吵了,这样吵下去怕是又惹来围观了!
  “那你保证,忘掉过去!”
  麦向宇的要求还真是苛刻!
  秦夏转过小脸,看着他霸道的样子:“我做不到!我的脖子上长着的叫做脑袋瓜子!你当我不想忘记过去么?”
  “呵呵,你长脑袋了?”
  麦向宇这一刻的笑,他到底在鄙视什么啊!
  “秦夏,我一直认为有脑子没想法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麦向宇微微勾起嘴角,气的这个女人冒鼻涕泡多好玩啊!
  “麦向宇,可是我认为有脑子有想法会是更可怕的事情!”秦夏奋力的推开麦向宇,她突然觉的委屈!眼泪在眼睛里打转,眼珠子也有些微微泛红了!
  这样的秦夏让人心疼!
  麦向宇低下头,看她咬着拳头缩在沙发上一声不吭。
  “不吵了?”
  “如果你愿意让我走,我求之不得!我本来就不想和你吵,明摆着吃亏的事情,谁愿意去做!”秦夏的声音哽咽,让麦向宇说不出的别扭!
  他其实都不生气了。
  而且他也没意识到自己超强自制力,在秦夏的跟前竟然会那么容易失态!
  秦夏虽然一直和自己争执,一直以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吵到最后,但是她真的很难受!
  麦向宇不讲理!
  麦向宇欺负人!
  麦向宇要是能像给她重塑一张脸那样子,重新给她弄个脑袋瓜子换在脖子上,她一准愿意把以前的事情忘记的干干净净。
  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麦向宇的心唰的一下子就凉了,酸了。
  “是我想法太多了,我更可怕好不好?不要哭了,你哭的样子丑死了!”他绝对是第一次哄人,秦夏不但不领情,还光着脚丫子要走!
  麦向宇急了,抱起秦夏坐回沙发上。
  “你干嘛?放开我!”
  “我今天还有点事忙,你老老实实坐在我腿上!不要乱动啊,否则我没办法安心工作!”他好像在和一个不懂事的小孩说话一般。
  “不要!我要回我的办公室!”
  “”
  “麦向宇,你别勒着我的腰!”
  “”
  “麦向宇,你可不可以先把我放下来!”
  秦夏扭着身子挣扎半天,突然不动了!
  麦向宇的脸颊贴着她飘逸花香的柔软秀发,忍耐的声音带着性/感嘶哑:“你要是想在这里发生点什么,就继续折腾吧!我告诉你,别无知啊!”
  她也感觉到他的反应,那一块硬/物正抵着自己的臀,很明显呢!
  秦夏不敢乱动了!
  麦向宇那一块却一直生疼的抵着她的下面。
  这种滋味简直太难熬,她只能由着他抱着,是不是的嗅一下她香香的发丝。
  他真的在工作,修长的手指在纯白的笔记本键盘上飞快的跳跃!秦夏低下头,喘息不自觉的加快了!他身上香水的味道混合淡淡烟草香,让人心旷神怡
  一个多小时之后,麦向宇微微合上笔电。
  “你把我的腿坐麻了!”他话音一落,秦夏立刻站起来。
  终于解放了,这一个小时她可是正襟危坐,一点都不敢动!
  麦向宇微微一笑:她脸色红红的,真好看!
  坐在他腿上


☆、你有没有过别的男人

  麦向宇和秦夏回家的一路,都在超车。
  秦夏心想着家伙一定是钞票多的数不清,特别想为祖国的交通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吧!
  这红灯鸀灯,小黄灯全都不分,到底有什么急事。
  到家之后,秦夏的心情平缓许多。
  “你吃东西么?”
  她早上买的食物还放在冰箱里,够两个人吃两天的。
  “记得我不吃芥末很多的东西,做米饭要香香软软的,做汤水一定不要放醋,不管什么汤水都不要放”
  秦夏不语,不爱吃醋还那么挑剔做什么。
  她进了厨房,只一会的功夫就做了两个小菜。电饭煲里面的米饭也熟了,因为水量掌握的好,看上去米饭松松软软。
  麦向宇深深的感受到家的感觉。
  今天早上有温馨的早餐,晚上还有可口的晚餐。虽然没有外面酒店的菜系完整,食物丰盛,但是秦夏的手艺也算是不错的。
  “还可以,如果再好好研究一下厨艺,是可以留住我的胃的!”
  这算是赞美么?
  赞美别人都这么高礀态!
  秦夏一百个不乐意,她一不开心就能被人家一眼看出来!
  就像当初麦向宇在麦家别墅训练她成为‘夏儿’的那段日子,她就是这幅面瘫般的表情,偶尔活跃了,趁他不注意,就翻个大白眼儿!
  她去厨房洗碗,麦向宇跟过去,站在她的身后。
  “你现在一点都不像‘夏儿’了”
  秦夏一愣,他若是不说,自己还真的忘记了那段魔鬼训练。
  她继续洗碗,低声说:“反正现在季凡失忆了,你和季家也不再深仇大怨,我自然也不需要装什么夏儿”
  秦夏咬了一下舌头,自己真是不长记性,竟然又提起季凡了!
  麦向宇的手缓缓的将搂住她的腰,她一个激灵,连连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他的!哎呀,是我没有脑子好不好”
  “今天吃醋了么?”
  他并不理会秦夏的慌乱,轻轻的将脸埋在她的秀发中,轻轻的磨蹭着
  “啊?”秦夏眨巴眨巴眼睛,半天没反应过来!
  吃醋??
  麦向宇见秦夏这般木讷,顿时不高兴了。
  他使劲的勒住她的腰,沉沉说:“你真是个笨蛋,徐小婉都找到眼前了,你还不知道吃醋!”
  “我怎么知道,你当初和人家有多缠绵。”
  秦夏不安的解释,倒是带了些许醋味!
  麦向宇满意的勾起嘴角,只有这个女人能轻易让他怒,让他笑。
  他扳过秦夏的肩膀,让她面对自己。秦夏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弄弄爱意,那一刻她突然担心自己失去定力。于是慌乱的说:“我的碗还没洗干净呢!”
  “待会再洗!”
  麦向宇的声音好似从云中飘来,让人想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