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致命贪恋-第6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夫妻??生活??”
  婉莹差点吐血,龙君逸,你倒是想的很美!你那种痞子最不适合有老婆,我才不要和你伤心断肠呢!虽然,我是有几分喜欢你,但是还犯不上为了你乱了我和童话的幸福小日子!
  婉莹一寻思,她应该去接童话,然后天涯海角找个地方躲一躲这个赖皮!
  唉,她还真是白痴!
  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不想昨晚那么草率的就失去了第一次!好吧,好吧,怪他帅的太**,可是,总要是要躲一躲的!
  “你的脸怎么红了?”
  龙君逸突然出现,吓了婉莹一大跳!
  “龙君逸,你干嘛穿的西装笔挺的!猴子穿上黄衣服就是环卫工?你别做梦了!你天生就没有那个清洁意识!”
  好家伙,婉莹骂人原来这么有一套!
  龙君逸今天确实一身笔挺的西装,因为从今天开始他将不再是浪子君少,却将要在a市开始新的生活!
  他将有一个新的身份——龙氏总裁!
  龙氏将涉足季氏和麦氏所进行的很多产业,这极大的方便了警局的调查工作!
  老头子真是给力,没有对手戏真的很难完成这次的任务啊!
  陈警官已经发来秘密msn,这次行动上级高度重视!警局非常神秘的一线人物“黑猫”也已经参与了这次案件,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谁。
  陈警官还说,这次扫黑行动中,必定揪出一个相当了得的黑色幕后人物!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季凡和麦向宇其中一人,代号“银鹰”
  陈警官说:“银鹰”的黑色势力简直庞大的惊人!
  龙君逸看了看还没明白过来的婉莹,微微一笑:“龙夫人,随为夫起程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众人凑到一起了。好戏就要开始了!
  随为夫启程吧


☆、童话病了

    清晨,有一个人和你吻别,他告诉你他又成功的爱了你二十四个 。他说,他坚信他能帮你遗忘过去,搞定现在,面对未来,等你毫无压力,毫无顾忌的为他穿上婚纱,他再和你洞房。
  清晨麦向宇去公司,临走的时候就给了秦夏如此浪漫的承诺。秦夏兴奋的从客厅跑到卧室,又从卧室跑到童话的卧室
  “童话,你个小懒猫!太阳都照屁股了,还睡的这么香!”
  秦夏美滋滋的摆弄着熟睡的童话,突然,她紧张的把孩子抱了起来!
  “糟糕,怎么这么烫?”
  童话小脸红红的,额头滚烫,睡的沉沉就是不肯起床
  “我困,要睡觉!”
  显然,童话病了!
  
  秦夏急忙给麦向宇打电话,接电话的却是殷雷。
  “秦小姐,麦总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他的手机是我暂接的!”
  按照麦向宇和殷雷的关系,由殷雷代接电话当然再正常不过。殷雷听秦夏声音慌乱,就问她有什么事情。
  秦夏说:“童话病了,我得送她去医院。”
  “那我回去接你们吧!秦小姐你稍等我五分钟,我很快到。”
  
  殷雷帮秦夏把昏昏沉沉的小童话抱上车,童话迷糊中直呼口渴。秦夏抱着孩子,心疼的落下眼泪。
  “只是发烧,小孩子感冒生病太正常了!”
  殷雷安慰秦夏,开车送她们去儿童医院。
  秦夏只觉的愧疚,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好好的照顾过孩子!她紧紧的把孩子的小脑袋贴在自己的脸颊,恨不得这场病能生在自己身上
  殷雷透过倒车镜看秦夏,心中相隔多年的温暖再一次浮现心间。
  幸而去了医院之后,医生说孩子只是感冒。挂上点滴退烧之后,小家伙就又小嘴叭叭的。
  “秦夏阿姨你别担心,我经常打针哦!而且我都不哭!”
  听到孩子的安慰,秦夏才算是舒展容颜。
  “那童话真是个勇敢的小孩!”
  童话咯咯的笑:“我是很勇敢,每次生病打针我都不会哭!但是婉莹干妈会哭,我一生病她就会很难过,所以我是尽量不生病的!”
  婉莹?
  秦夏默默的想起婉莹,这一个自己曾经认定一生的闺蜜。
  她曾经恨过她,怨过她,在她给自己挡住季青云一枪之后,发誓和她老死不相往来。
  然而,想起婉莹这些年辛苦的照顾着自己的女儿,秦夏又觉的心怀感激。她越加不懂婉莹当年为什么会摆自己一道,她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吃点东西吧!”
  殷雷买了两份便当,一份是牛肉汉堡,一份是鸡肉生菜卷饼。
  “谢谢。”秦夏忙活了一个上午,现在童话没事,自己才觉的饿了。医生刚刚给童话吃的香米粥饭,童话正躺在病房里,用一只手mp5游戏大发时间呢。
  “客气了。你要吃那一份,你先选,剩下一份我吃!”
  秦夏想孩子似地想了想:“我吃牛肉汉堡!”
  “哈哈!给你!”殷雷开心的笑了笑,这个女人一直都是这么真实,她的伤心,她的犹豫,她的一颦一笑都让自己刻骨铭心。或许是这些年复杂的环境,让殷累对这样一个女人别有一种情愫吧!
  秦夏吃的很香,她本来就很喜欢牛肉汉堡,现在饿了,吃着就更觉的香。
  殷雷连说:“别噎到了!”。。又把早就买好的一杯可乐递给她!
  “殷雷,你也吃啊!”秦夏指着殷雷手里的卷饼,自己嘴巴塞的鼓鼓的,还不忘劝他赶紧吃东西:“那个热着吃好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看你吃就好!”
  “你不饿?”
  “早晨陪boss吃的很饱,现在哪里还会饿!”殷雷坦然的说:“买两份是怕你没胃口,让你选一下啊!”
  秦夏一愣,随即小嘴塞的满满的。
  她觉的殷雷这话说的怪暧昧的,自己只觉的尴尬又不知道怎么接下话!殷雷湣鹨坏愣疾痪醯淖约核荡砹耸裁矗谇叵牡纳肀咛谷坏暮堋
  童话出院时麦叔叔来接她的。
  “爸爸,今天是殷雷叔叔送我来医院的!”童话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孩子!
  她现在叫麦向宇爸爸,叫的很顺口了!
  “嗯,他是爸爸的下属,跟爸爸在一起很多年了。就和,亲兄弟一样!”麦向宇也毫不含糊的收下这个闺女,谁要是敢跟他抢女人抢闺女,那就是抢去地狱的火车票!
  “朋友之妻不可欺!”
  秦夏小声的嘟囔一句,虽然今天殷雷没多余的表现,但是敏感的秦夏还是感觉的到他眼中的关心超出了对兄弟女人的好!
  “秦夏,你说什么?”麦向宇微微一愣,这女人用嗓子眼里面的一点声音说话,竟然听不清楚!
  “没什么啦!呵呵,我说:小孩子生病还真是让人担心!”她打了个马虎眼,毕竟这种事情可大可小!殷雷和麦向宇多年来关系深厚,自己多嘴或许能惹来不必要的事端!
  以后小心回避就是,秦夏偷偷的想。
  童话病了


☆、窒息

    秦夏以为殷雷是对自己动了邪念,但是碍于他和麦向宇之间的关系,又考虑到麦向宇的火爆性格,就决定把殷雷说过的话,埋在心里,不去理会。' ~'
  午后已过,晚风未来。
  秦夏只觉的舒服极了,想去外面散散步。
  “秦小姐!”
  秦夏皱眉,她听得出身后的声音是殷雷。
  他怎么在客厅,难道,心怀不轨?
  哼,人心叵测!
  这个殷雷和麦向宇在一起多年,麦向宇视他为亲兄弟,他吃得好,穿得好,现在还觉的boss的女人好了!
  秦夏没转身,心中很是不满。
  “你怎么在我家客厅啊?算是客人,还是刺客?这样突然喊我,吓的我一身冷汗哦!”
  殷雷一笑:“那真不好意思了,秦小姐。不过你今天的气势,倒是很像多年前在麦家别墅的时候——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在boss世界激起涟漪的女子!”
  “是吗?”
  秦夏漫不经心的反问。' ~'
  “是啊。想想快十年了,十年前在那个雨夜遇见你,在麦家别墅折磨你,在boss身边守护你后来你消失了,然后你又出现了!”
  “殷雷,你要是没别的话讲,我就要走了!这些事,向宇从来没背着你!他舀你当兄弟的,你不要做对不起兄弟的事!”
  秦夏正欲离开,心想殷雷你愿意坐着就自己坐着吧!
  不料殷雷一下子拉住她的手,一脚踹上门!秦夏眼睛瞪圆,怒斥一声:“殷雷!你这算什么?朋友之妻不可欺,麦向宇待你不薄!”
  殷雷的眼神让秦夏不解,他好像很痛苦,很焦急。
  末了,他无奈的笑了笑。
  “你爱boss了!”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最好放手,我我告诉你,你要是欺负我,我我一定会告诉麦向宇的!你不要你和他关系好,我就会顾虑什么的!”
  秦夏使劲的挣脱殷雷,又要走!
  殷雷突然用力的将她按在门板上,秦夏胸口撞的生疼,泪花在眼中翻滚!
  该死的殷雷,你个畜生!
  他在秦夏的耳后一字一句的说:“秦夏,我如果想欺负你,在麦向宇舀你只当游戏的时候,完全可以下手!你不要血口喷人,你不要不识好歹,你不要心中眼里只有麦向宇一个人,这场纠结太深了,不适合你这种没有脑子的女人!”
  “什么没有脑子?”
  秦夏只气的浑身颤抖,若不是殷雷强有力的把她压成‘板儿’,她定然会站在他眼前,昂首挺胸的告诉他,自己智商不差!
  “没有脑子!没有思维!没有立场!秦夏,所以你不能没有我!你给我听清楚,这些年我无数次的想过离开,因为你又出现了,所以我还在!”
  殷雷的肩膀有些发抖,秦夏却没有理解半句:“殷雷,你真是有趣!你和我井水不犯河水,你到底在说什么?”
  殷雷又一次用力,秦夏被狭窄的空间挤压的无法呼吸!
  “感觉到这种窒息的滋味了么?我爱你,所以我会为你有这种感觉!”殷雷话说完,推开秦夏摔门而去!
  秦夏一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看外面的阳光奇怪的闪耀着
  胸口,那种压抑真的好痛苦。' ~'
  像殷雷离去的背影,像自己不平静的心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秦夏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墙壁电视在眼前飞快的闪过画面!
  她心不在,自然不知道电视山演的是什么。但看那些画面在眼前一瞬一瞬,竟是一个下午
  凭着自己对殷雷的了解,他不是一个白痴。今天他显然是趁麦向宇不在,童话上学,趁机躲在了客厅?那他要做什么?表白?非/礼?
  这一切显然说不过去。这些年凭着自己对观察,殷雷为人谨慎,对麦向宇唯命是从。
  他就算对自己有什么花花心思,也不会选择这么没有智慧含量的方式。再说,他只是挤的自己心口疼痛,又没有
  秦夏突然用手捂着心口,那种窒息和爱有什么关系?
  奇怪了?
  秦夏越加烦乱,门铃一响,小童话快活的站在秦夏的跟前!
  “宝贝,对不起!我竟然忘记去接你!妈阿姨真该死!”秦夏这一个下午,思维纠结,竟然忘记了童话放学的时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