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早安,顾先生-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另外一个人继续补充,“是啊,我们局长面子可真大,省长一家都赶来替他贺寿。”
  
  景妤刚坐直的身子立马的僵硬起来,省长一家子都来了?不过,顾今晨应该还不算他的家人吧。
  
  门口的人渐渐散开,景妤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间的他,不管在什么环境下,依旧光彩照人。
  
  她的伪装终是被卸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觉得命运就是在和她开一场玩笑,既然让他们有缘无分,就不该每次在她真正想忘记他时又遇见他。
  
  杨译发现了她的异常,一碰到她的手,竟发现是冰的,关切地问,
  
  “你怎么了?是不是有点冷?要不要我将衣服拿给你?”
  
  她明白,这么多人面前是不应该失礼的,于是反握住他的手,笑笑说没事。
  
  这么的多人,只要她隐蔽点,应该不会和他碰面的。
  
  可是,景妤忘了,他坐的那桌是主桌,寿星也坐在那桌,每个人都得要去敬酒。
  
  所以,吃到一半,当杨译拉着她到那桌敬酒她却不好推脱时,她也想明白了,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的。
  
  他们那桌有很多人来敬酒,景妤看到顾今晨不知道在和说喝着没有注意到她,杨译端起酒杯对着局长,“局长,谢谢你这些年对我的照顾,我和景妤在这里祝您寿比南山。”
  
  景妤一边喝着酒一边观察着顾今晨,果然,当听到她名字的时候,她清楚的看到他瞬变的神色,心里突然有点爽。
  
  “是景妤姐姐啊。”江诗幕惊呼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景妤这才将目光落到顾今晨旁边的江诗幕身边,她另一边是一个看起来相当有气质的女人,问她,“幕幕认识她?”
  
  江诗幕点头,“景妤姐姐是我在B市的好朋友,我还让她做我和今晨的伴娘呢,可是,等我再找她时她却不见了,原来是在这里啊。”
  
  她们才吃过一顿饭,什么时候变成好朋友了?
  
  不过,这个时候她也只能跟着笑,“江小姐,是好久不见了,我的男朋友在B市,我是来找他的。”
  
  局长看她们认识,大笑着说凑巧,杨译也很惊讶,他没有想到景妤居然认识这样的人物。
  
  这么好的关系他当然要利用,连忙的上前做自我介绍。
  
  江诗幕又问她,“景妤姐姐,我和今晨在年后结婚,你来做我伴娘好不好?当初我们可是说好的。”
  
  “江小姐,这次恐怕不行了,”谁都没有想到她会拒绝,正当气氛要冷下来时,她又解释,“我可能要比你先一步结婚了。”
  
  江诗幕连表示有点可惜,不过还是微笑着祝她幸福。
  
  “谢谢,”她得体又生疏的回道,又随便寒暄几句,便说先过去,等下次有时间再聊。
  
  她和杨译刚要转身离开,一直沉默的顾今晨终于开始说话,“景小姐,我们也算是旧识吧,怎么一个招呼也不打就走。”
  
  这是几个月一来,他与她说的第一句话,景妤竟可耻的发现,她是这样的怀念他的声音。
  
  她的意识在渐渐不清楚,转过身,真的又再和他说着话,“我以为我们只是萍水相逢,顾先生应该不会记得我了。”
  
  她与他对视,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她不敢用另一种神情看他,眼睛里只有冷漠,好像他们真的不熟悉。
  
  他也意识到就这样叫住她是冲到的,将脸转向别处不在看她,“萍水相逢也应该招呼下吧。”
  
  她想起那个寂静到让人心死的夜里,他哀求她说,就算不在一起了,以后见面也不要当做不认识好不好?我受不了。
  
  心里一下子就软下来,语气中也没有刚刚那种强硬,“顾先生,我祝你和江小姐白头偕老。”
  
  便微微鞠下躬,和杨译一起离开。
  
  他们那桌子都看到了景妤和省长闺女很熟悉,个个都笑着让她在她面前美言几句。
  
  这个社会里权利比什么都重要,想到顾今晨和江诗幕结婚也是贪图她的这种权贵的,她突然反感起来,脸色就跟着不由的冷淡下来。
  
  见她不说话,桌上的人也识相的不开玩笑了。
  
  一直到深夜,酒席才结束。之后的时间里,她也没有与他们碰到面。
  
  杨译喝了很多酒,根本不能自己开车,于是他们就打车回家的,想到童童一个人在家应该睡了,景妤只有让杨译先跟着她回家。
  
  她好不容易将他扶到家,杨译还在胡言乱语,“景妤,我今天真的好高兴。”
  
  景妤心里烦躁,她猜到他高兴的原因也无意于她居然和省长的女儿,不过,他却不知道她有多讨厌有这样的认识。
  
  没有想到杨译跌跌撞撞的跑到她身边抱住她,“当我听见你说我可能会比你先结婚的时候,那一刻真的觉得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她反应一下,才想起她和江诗幕说过比她先结婚那话,不过,当时她是说给顾今晨听的,根本就没有当回事。
  
  她反手抱住杨译,心里非常的感动,她想,第一次想要是真的和他结婚也应该不差吧。
  
  是谁先吻的谁她想不起来了,只是,当她有意识的时候,她就已经躺在床上,杨译在她的身上尽力撩拨她。
  
  他从她的嘴唇吻到他的脖子,一只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当他的手将她衣服解开碰到她的胸时,她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一下子制止他。
  
  “不要,杨译,我们还没有结婚,不要这个样子。”
  
  “景妤,你给我好不好?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我一定会娶你的,我们明天就结婚。”他还醉态中,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不过,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来。
  
  景妤听见他的话,手一点点的松开,是啊,如果要结婚,反正这一步迟早要经历的,她应该庆幸他不嫌她这副被顾今晨玩过的身子脏。
  
  不过,一想到顾今晨这三个字就好像一种神奇的魔咒注入她的身体里,她的眼泪也跟着不听话的落下,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要想起他,他早就不在是她生活中的人了,为什么还要想起他。
  
  可是,脑子根本不听她的话,她又想起顾今晨在她身上驰骋的情景,像是他们要把一生给耗尽,对于杨译现在做的事情,她居然发现她还在爱着他。
  
  因为没有爱就没有真正欢愉的性,她现在的感觉是只想早点结束。
  
  杨译的手继续摸,景妤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心里却越来越害怕,越是害怕中他的样子就越发的清楚。
  
  他带她去他从来没有带过别人去的餐厅吃饭。
  
  下雨天,他在她家楼下等了一夜。
  
  他到苏州去找她看到她时的紧张和喜悦。
  
  他对她说他很孤单,不过幸好遇到了她。
  
  他说不要累了好不好,他已经坚持不下去了,要是她宰累了他们就真的结束了。
  
  他说,景妤,遇到你我才知道什么叫爱情。
  
  。。。。。。。。。。
  
  那些她已经好久不敢回忆的画面又一点点浮现出来。
  
  她也明白,她这一生遇到他就再也不会爱别人,她不知道这是一种幸运还是不幸。
  
  只是,她不能让她的身体里再住进另一个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已经太颓废了,明天同学来找玩,我尽量的更吧,谢谢大家的支持,我爱乃么么么哒~




☆、孤独

  想到这句话时;她身体猛的打了一个颤。
  
  身上的杨译借着酒劲还在继续着;胡乱的脱下她裙子;手将胸衣往上推;她的整个私密部位就这样完全的展露在他的面前。
  
  他一边轻轻的捻捏着;一边温柔地吻着她;景妤;你可真美。
  
  见他这些动作,她的眼泪控制不住的下落;两种思想复杂的在她心里交错着,让她觉得这不是一场欢爱;反而是一场折磨。
  
  房间里没有开灯,但是,窗外皎洁的月光将杨译在她上方的脸庞照的很清楚,不是她理想中的那样,她突然醒悟过来,开始将他往下推,身体死命的反抗。
  
  可是,杨译的身体早已经被释放,欲望已经占领理智,这个时候怎么会停下来,所以根本就不顾她的不愿意,依旧将她紧紧地压在身下又亲又摸。
  
  他一只手在轻揉着她挺立的胸部,另一只手开始慢慢向下,挣扎不了他,反而有越来越激烈的趋势,景妤甚至苦苦哀求着,“杨译,不要,放开我,不要让我恨你。”
  
  终于摸到她的内裤,他还是没有停下来,继续的探索着,景妤一阵激灵,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知道进行到这一步,底下必会万劫不复。
  
  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有种认命的感觉。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他的裤子拉链已经被解开,弹出来的那个硕大东西高昂起来,让她感到恶心,非常的恶心。
  
  她想象不出来那样的东西要是进入到她的身体该有多脏。
  
  不管杨译怎么挑逗,她的身体还是非常的干涩,最后,他放弃将她弄湿润,想要直接的进入。
  
  看着他一寸一寸的靠近,景妤全身都在颤抖,从来没有过的害怕融入她的身体,意识也在渐渐模糊,全身的细胞都在咆哮着,景妤,你不能这样,你的心背叛不了那个男人,身体更不可以。
  
  就在他刚想插/入她的时候,她潜意识的拿起旁边的台灯就往他的头砸下去。
  
  杨译的下半身动作突然停止,啊的一声,抱住头痛苦地叫了出来。
  
  她趁机从他的身下逃出来,明明是冬天的夜晚,她的手心里却都是冷汗。
  
  她打开旁边的开关,一瞬间,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她这才发现她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她惊恐的往床上看去,他的头还在继续冒着血。
  
  可是,她却不敢再走近他,刚刚他强迫她的那一幕怎么也消失不了。
  
  她慌忙的跑到阳台上,凌冽的寒风嗖嗖的穿过她的身体,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冷,她无力的蜷缩在一角抬起头,发现整个天空一个星星都没有。
  
  未干的眼泪已经结成了冰,她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知道她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想念那个温暖的怀抱,想念那个人。
  
  她想就算不说话,听听他的声音也是好的。
  
  于是,她鼓起勇气按下那几个数字,手机上冰凉的金属感让她稍微的清醒点,她现在到底是在做什么?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有几秒,那头就被接起,很明显现在的他还没有睡,声音很清楚,“谁啊?”
  
  她立刻慌张起来,不敢说话,却也舍不得挂断,只是静静的感受着他的呼吸,眼泪又不争气的下来。
  
  她多想告诉他刚刚她真的很害怕,要是今晚真的干了那样的事情,她不知道以后要怎么面对。
  
  顾今晨也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气息,不确定地问,“是不是景妤?”
  
  听到他这么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