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早安,顾先生-第4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景妤瞪大着眼睛看他,不明白他问的这句话到底有什么含义,但是,她从来都不觉得她是了解他的。
  
  “我们认识很多年了,那时我们还没有到英国留学,他一直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不是因为他的才气而是他的冷漠,他一直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得像个世外高人。”
  
  “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他的事情我没有兴趣听。”她打断他的话,心里总有种不安,好像下面要说的话会对她影响很大。
  
  “景妤,我知道你不想听这些也不清楚你们到底发生过什么,我听檬檬说这些年你过得也不好,为什么不试着再给彼此一个机会呢?”
  
  “因为你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我过不了我心里的那一关。”这已经成为她的一种本能,她忘不了。
  
  “没有什么会过不去的,只要你试着去做。”蒋若风要起身离开,他话已经说到这里了,下面的就要看她自己的领悟了。
  
  “你说,他在结婚之前就知道他妈妈生病了吗?”他走到门口时,景妤还是忍不住地去问。
  
  “是的,这件事只有三个人知道,他,诗幕和我,还有,他们结婚也是假的,他真的很爱你,你自己再考虑清楚吧。”
  
  蒋若风走后,景妤的脑子里一直都是他的那句话,他真的很爱你,她一直以为他爱他的事业比爱她要爱得多得多。
  
  当一个人一直坚守的信念被打破是种什么的感觉?景妤觉得她像要窒息一般,以前心里靠着对他的恨还可以支撑下去,现在突然有一个告诉她她恨的那一部分是假的,她又不能让这样的恨慢慢化淡,因为她奶奶的去世是真的,这是什么都没有办法掩盖掉的。
  
  蒋檬早早地翘班想回来审问她,回来后就看到她站在阳台上,神情空洞,她急切的心情立即转化成了担心。
  
  “亲爱的,你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她跑到她身边关切地问。
  
  “檬檬,”景妤看到她担心的样子,鼻子抽了抽,“我今天下午知道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怎么办?”
  
  “是不是顾今晨又怎么你了?我去找他算账!”
  
  “不是不是,”景妤拉住她,突然问道,“檬檬,你和他熟悉吗?你感觉他是一个人什么人?”
  
  这个时候,得要有个人告诉她顾今晨是个坏人,做过很多对不起别人的事情才能让她一如既往地恨他。
  
  蒋檬将她带到客厅沙发上坐下,认真地回答她,“亲爱的,不瞒你说顾今晨是我喜欢过的第一个男生,即使现在我不爱他了,但我还是觉得没有几个人可以比得上他。”
  
  “你曾经喜欢过他?”景妤被她的话雷到,幸好是曾经,不然真太狗血了,她们居然会喜欢上同一个男人,不对!她现在已经不爱他了。
  
  “那时他不要太迷人,我当然迷恋他,有一次我偷偷去找他,正好遇见他妈妈在打他,他居然就任他妈发泄,这样的好男人在现在来说实在是难得啊。”
  
  “檬檬,原来你也会这么夸一个人啊?”景妤来了点精神。
  
  “你总算是笑了!现在快告诉我你和顾今晨的故事了吧?”蒋檬恢复八卦精神,神采奕奕地问。
  
  憋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一个人可以肆无忌惮地讲这些事情了。从路萌说起,景妤一点一滴地告诉蒋檬他们之间的每件事,原来都过了四年,就算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事,它们还是如此深刻地印在她脑海中。
  
  讲到那个晚上时,她忍不住的颤抖,将自己的伤口血淋淋地撕下很疼,但是将伤口装在心里,假装表面愈合里面却在腐烂更加的疼。
  
  蒋檬悄悄地落下泪,轻轻将她抱住,“对不起,亲爱的,我进入你生命里太迟了。”
  
  她才知道自己早已经泣不成声,搂着蒋檬问,“檬檬,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的贱特别的坏?”
  
  “不!亲爱的,我完全理解你的感受,理解你内心的纠结,你们本身没有什么错,你们只是相爱啊。”
  
  “可是奶奶离开我了,我再也不会原谅他了。”短短的一天,她重复这句话的心态完全不同,一旦掺杂更多的感情,心里就会更加难受。
  
  “亲爱的,不能总是这么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我相信你奶奶也不会怪的,逝去的已经逝去,可是活下去的还是要坚强的活下啊。”
  
  “不是的!是我亲手害死她的,她把我养大我却将她气死。”
  
  蒋檬见她这么固执,不知道怎么安慰,看得出来,她并没有忘记顾今晨,只是因为奶奶的原因不能原谅自己,她真傻,何苦要这么折磨自己。
  
  不过,另一个会比她更受折磨吧,她乱操心地替顾今晨担心起来,融化她的心可是要费很大的心思!
  
  安慰景妤睡下后,蒋檬就跟蒋若风要了顾今晨的号码,作为景妤的好闺蜜,她还是希望她早点幸福比较好。
  
  “是我。”电话接通后,蒋檬很拽地说,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
  
  “你是谁?”顾今晨冷冷地问,根本就不吃她这套嘛。
  
  “蒋檬,我们前两天还见过的,你不会是忘了吧?”她故意将前两天加重地说。
  
  顾今晨沉默几秒,开始问,“她怎么样?”
  
  




☆、搬家

  “她怎么样了?”顾今晨问。
  
  “不怎么样?”蒋檬故意慢悠悠回答他;这个时候就该让他备受煎熬着。
  
  顾今晨听出她语气里的不善;看来是没有办法好好交流了;也不打算继续跟她废话;“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你是不是真心的很爱小妤?”她收起不恭地态度;认真地问。
  
  “那你觉得我等这么多年是为的什么?”这些年;向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不在少数;其中也不乏优秀的,但他从来正眼都没有瞧过她们一眼;因为他心里的女人就只有一个,他得要为她守住一切。
  
  “你明天来收拾她的东西吧;这几年她活得太痛苦了,我只希望未来你可以好好的保护她。“蒋檬明白,是顾今晨让景妤陷在这种水深火热中,能将她从里面解救出来的,也只有顾今晨。
  
  “蒋檬谢谢你,这是我替小妤说的,有你这样的朋友是她的幸运。”
  
  这个男人也太拽了吧,说声谢谢,还是替别人说的!蒋檬不高兴地挂了电话,心中某个角落却不自觉地溢满满满地感动。
  
  第二天早晨,景妤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迷糊地接起,还未彻底清醒的声音带着一丝感性地问,“谁啊?”
  
  “你是不是真的想让你的同事全被辞退?”顾今晨危险的声音传来。
  
  景妤立马跳起来,外面的阳光透过薄薄地帘子照射过来,刺亮她的眼睛。
  
  “顾今晨,你太卑鄙了!”她生气地反抗着,就知道拿这些来威胁她。
  
  “你不会是在家还没有起来吧?”明明就是肯定的答案,顾今晨非要用疑问句说出来。
  
  “当然没有!我早就起床了,只是不想上班而已。”她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还很理直气壮。
  
  “真的吗?那你现在开门,让我检查看看。”
  
  “你。。。我。。。”她语无伦次地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直觉他在开玩笑,然而,她真的下床穿起拖鞋,通过猫耳看看。
  
  他真的在门外!电话还放在耳边,景妤紧张地说不出话,想起他们唯一甜蜜的那段时间里他也是经常这样闯进她的视线。
  
  不同的是,那时候是爱,现在却是爱恨交加。
  
  “快点开门,不会现在在匆忙地洗漱吧?!”顾今晨见她久久不说话,故意地问。
  
  景妤将门打开,顾今晨正在笑着,看她穿着睡衣,为自己猜测对了而高兴,“我就说你是懒没有起床。”
  
  似乎很久没有看到他这样的笑容,和记忆里很像,景妤心里各种滋味蔓延,她为自己还在抵抗不住这样的笑容而气恼,口气也自然淡下去,问他,“你怎么会来这里?”
  
  顾今晨自己走进去,一边走一边说,“你忘了和我约定好什么的?不能住在蒋檬家里,今天我是来帮你搬家的。”
  
  “我什么时候和你约好的,那都是你自己说的!”
  
  “难道你想蒋檬因为你受到牵连?”他假装很严重地说,“正好她爸爸和我们有份合同要签,现在看来是签不成了。”
  
  “等等,”景妤喊住要离开的他,“我搬出去,你放过蒋檬吧。”
  
  “那好,我们现在就来收拾东西。”顾今晨又马上返回,刚刚还真捏了一把汗,她太不了解他了,他怎么可能去伤害帮助过她的人呢。
  
  景妤的东西不是很多,一会儿就收拾好了,要走的时候,她有些不舍,“我打个电话告别下檬檬吧。”
  
  “她早就知道了,不然你以为我怎么知道她家,又不是不见面了,今晚你就可以邀请她到我们家玩。”
  
  他真的是说得好听,要不是他的逼迫他她需要离开吗?不对!他说“我们家”是什么意思?
  
  “你说我要住你家?”
  
  “暂时没有找到房子,只好先住我家了。”他无辜地说着。
  
  “你家离公司这么远,我怎么去上班?!”
  
  “不是上次带你去的那个,我的另一套房子,离你公司不远。”他依旧很冷静,好像所有的问题都被考虑到。
  
  “那你住哪个?”景妤的问。
  
  顾今晨看她害怕的样子,真的是又想笑又心酸,“你放心吧,那里离我公司远,我不住那里。”
  
  听她这么说,景妤才松口气,她真想象不出来要是和他住在一起会怎样。
  
  将她两个厚重的行李箱提下去,顾今晨累得气喘吁吁,景妤跟在他后面下来,听到他不好意思地说,“真的老了,这点东西我都提不动了。”
  
  她一颤,不管心里对他的怨言有多深,景妤从来没有想过他也会老,很想回他一句,你怎么会老呢?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坐到他的后座。
  
  一路上,两人都在沉默着,车里狭小的空间让人透不过气,景妤没有忍住地问,“听说你母亲去世了?”
  
  这样的问有些失礼,但这个事情在她脑中一直浮现着,她觉得她要是再不问自己会先崩溃。
  
  “恩,两年前就去世了。”他回答的很平静,像是在说回答“吃过了”一样。
  
  景妤不知道他这算真的不在乎还是假装难过,很多话像是堵在嗓子里发不出来。
  
  就这样又沉默了一路,到小区楼下时,他突然开口,“小妤,每个人都会经历过这样的痛苦,我们不能因为这样就背负一辈子。”
  
  不一样的,她的奶奶是因为她才去世的,是人为原因,并不是生病什么的。
  
  见她沉默,顾今晨从后面提起她的行李继续为她带路,知道她的思想不会在一朝一夕变化,他早就做好准备。
  
  房子很大,里面什么都有,看得出是他精心准备过的。顾今晨看到她好像并没有生气,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