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早安,顾先生-第4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房子很大,里面什么都有,看得出是他精心准备过的。顾今晨看到她好像并没有生气,小心地问,“喜欢吗?”
  
  “房子太大了,我还真怕我住不习惯,不过很漂亮。”
  
  “大没事,我经常来陪你就可以。”听到她没有什么抱怨,他放下心来。
  
  “我答应了你的事都已经做到了,这样你是不是就可以放过我了?”说到以后的事情,景妤趁机提出说。
  
  顾今晨刚高兴地脸上立马暗淡下来,语气中也带着沮丧,“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我们还有见面的必要吗?”
  
  “那你回答我,在经过四年,你回来的原因是什么?你要是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以后就不来打扰你。”这是假话,顾今晨从来就没有放过她的打算,不过这个问题他也想了很久,那个答案几乎都是呼之欲出,他却还是想听她亲口回答。
  
  “你真的多想了,绝对不是因为你!檬檬在这里,一心想让我来我才会回来的。”她信誓旦旦地说。
  
  “这个理由真蹩脚,我下午还有事先走了,等哪天你想好了再告诉我,或许那个时候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今天你就在这里好好收拾吧,明天不要忘了准时上班。”他拿起车钥匙便下去。
  
  他一走,景妤就打电话给蒋檬,“檬檬,我已经被迫从你家搬出来了!”
  
  蒋檬还在打着电脑,听她这么一说,马上大声起来,“这么快就搬了?”这个顾今晨动作还真迅速。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事情了?你家地址也是你告诉他的对不对?”真没有想到这个丫头居然会出卖她!
  
  蒋檬想一下,猜到她这话的意思,开始骂起她来,“亲爱的,我说你傻你还不信,我告诉她你住在我家的吗?他怎么会知道?凭他现在的地位,查出我家在哪里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你居然还上当地来质问我!至于我会知道这个事情也是顾今晨昨天通知我让我放你走的啊。”
  
  好像真的是这样的,这一定是顾今晨想破坏她和蒋檬的关系,她认识到错误主动道歉说对不起。
  
  显然,蒋檬更关心另一个问题,“亲爱的,顾今晨把你安排在哪里的?有没有金屋藏娇?”
  
  “你别乱说,只是离我公司不远的一个小区,我也会按月给他房租的。”
  
  “开什么玩笑?顾今晨会要你那点房租吗?”
  
  “那我也要给,我干嘛好好的住他的房子,不过真的很漂亮,你今晚要不要过来陪我睡。”这么空荡荡的屋子,她觉得有些阴森。
  
  “我今晚得要去约会呀,你还是找现成的人吧,估计有人巴不得想去陪你呢。”
  
  “檬檬!你到底是谁的朋友,怎么总是向着我仇人说话。”这才一天而已,蒋檬就不站在她这边了!
  
  最后,她还是让她去约会,也不知道她和曲天格进行到哪一步了。
  
  吃完晚饭,她就一个人呆着看电视,连下楼逛逛都不敢,从四年前开始,她的胆子就变得很小。
  
  看了一会儿电视,正当她想要去睡觉的时候,门铃却不合时宜地响起来,她屏住气想看看会是谁。
  
  顾今晨以为她是不想开门,开始威胁地说,“要是再不说话,我就自己闯进去了。”
  
  




☆、回家

  顾今晨说完这话就很淡定地拿出钥匙开门;门立刻被打开;景妤正好站在门旁边看着他;震惊地问;“你怎么有钥匙的?”
  
  “这是我家我当然有钥匙。”他说得理直气壮;自己换了鞋便往客厅里走过去。
  
  景妤跟在他的后面发飙;“现在这房子是我住了;你有钥匙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他猛然地转过头,眼神认真又带着玩弄;“这也不是第一次有你家的钥匙了,你早应该习惯了;怎么会没有安全感。”
  
  景妤被他说得脸涨红,都重复了多少遍了,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情况怎么可以同日而语。
  
  他见她又是沉默,没有兴趣地换了另一个话题,“我饿了,你这里有什么吃的?”
  
  “没有没有,你家有保姆不会让她帮你准备吗?”景妤却不想善罢甘休,伸出手,“把你的钥匙给我吧,不然我现在就走。”
  
  “干嘛这么认真,这实在太不像你了。”即使这样说着,他还是乖乖地把钥匙交了出来,她的认真在表明要是不给她的话,她真的会掉头就走。
  
  景妤收回钥匙,往卧室走去,想将它藏好,一边走着一边小声地说,“我早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我了,不要用以前的标准衡量我。”
  
  她还是那个样子,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让他心跳加速的女人,所以,她就还是她,鉴于她今天的表现,顾今晨知道她的内心已经在动摇,他望着她手中的钥匙,暗暗地想,再过一些日子还不是我的!
  
  景妤故意在房间里好一会儿才出来,出来后看到顾今晨大摇大摆地坐在沙发上,手上胡乱的暗着遥控器,眉头皱起来,不开心地问,“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在公司一直忙到现在,晚饭都没来得及吃,是真的饿了。”该弱的时候就要弱下来,顾今晨可怜地说,却也是实话,为了可以早点下班到她这边来,他真的是晚饭都没有吃。
  
  “那是不是吃完你就可以走了?”
  
  “要是你不介意我可以在这里过夜的。”
  
  “你做梦,”景妤恶狠狠地说,人往厨房走去,今天是第一天来,她储备了很多的食物,不过,为了早点打发他,她只下碗鸡蛋面。
  
  “好久没有吃到你煮的面了,这味道真的想死我了。”顾今晨端起热腾腾的面,一会儿就吃光光。
  
  看来是真的饿了,景妤暗自自责应该煮点好的给他的,“够了没?要不要我再去煮一碗?”
  
  顾今晨优雅的擦下嘴,笑笑说,“看到你这么主动我很高兴,不过我真的不是猪,为了感谢你将我从饥饿中解救出来,我决定满足你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景妤好奇地问,他让她做的她都遵守了,还有什么是他可以满足她的!
  
  “你可以不去公司上班。”
  
  “真的吗?”听到他的回答,她有些喜出望外,她也不想在那里干了,不在公司里就少与他多层关系了。
  
  “真的,我帮你联系好了一家心理介绍所,你可以到那里去上班。”
  
  “我不要!”她脸沉下来,本能地拒绝,心理医生是她永远都不想再接触的一块伤疤,一个自己心理都是病的人有什么资格帮别人咨询。
  
  “为什么不要?你好好地心理医生不干,去做什么会计?我知道,做一个好的医生才是你的理想。”
  
  “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在做心理医生吗?”她直勾勾地看着他,带着绝望,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在问他,“还是顾今晨,你觉得我还有实现梦想的权利?”
  
  现在的她只想一个人可以好好地活下去,死不掉的话活下去就可以了,她害怕了两年前在英国治疗那段生不如死地日子。
  
  顾今晨心里有千言万语要说,想要告诉她有他在她当然有梦想地权利,想要让她明白他已经完全有能力保护她了,但是,再多的话他也只能放在心里,嗓子里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他本来以为告诉她这个消息会让她感到高兴,没有想到没让她高兴到却让她反应这么激烈,本来好好的一个夜晚,最终以不欢而散结束。
  
  他走后,房子里又剩下她一个人,其实刚刚开门在看到他的那瞬间她内心里是有点高兴的,这么寂寞的晚上有个人说话是好的,不过,似乎他们的话题永远不能愉快的进行。
  
  她躺在床上,这个房子最让她满意的地方就是这张床正好正对着外面射过来的月光,她非常的喜欢月光,很纯洁的月光,可以洗掉她身上的罪恶感。
  
  她想起来回国以后她从来都没有去看过奶奶呢,不是第一次才想起来的,事实上,在英国想要回来的意识在萌芽时她就想过这个问题,她觉得她没脸再见奶奶所以真的回国后反而一直躲避着想这个事情,现在想想她是何等的自私,她将她气死,在死后连看都不去看她一眼,她不应该让她这么寂寞的。
  
  第二天清晨,景妤早早的起来,吃完早饭后,又将家里简单打扫干净,一切准备好后,她发了一条短信给顾今晨,短短的几个字,我要请几天的假,发完她就背上自己的包,下楼乘车去火车站。
  
  坐在出租车里,她思想的那根弦一直紧绷着,害怕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四年了,她还是不敢将那一幕幕全过程回忆起,都说触景生情,这一次,她不想想起也会想起吧。
  
  故乡对于一个人就是家,家没有了故乡也就跟着不见了,因此这些年,除了胆怯她对这座她从小生长的城市并没有太多的思念。
  
  到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她跟着汹涌的人群从火车站出来,手掌一直紧紧地搅在一起都是冷汗,包里的手机一阵阵的响着,响得她心烦,干脆关了机。
  
  奶奶的墓地和她父母的很相近,下午山上的人并不是很多,给人一种肃静的感觉,等她慢慢爬上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可是,她到了目的地才发现曾经的那些墓地都已经被大量的茶叶树给替代,她的心猛地往上一跌,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来,幸好不远处还住着几家村民,她急忙地跑过去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在几年前,山上的这片地就已经被承包下来,至于以前的那些墓地都已经被移到山的另一头统一管理,不过这需要家属交一笔钱来,没有交钱的直接被挖掉。
  
  景妤越听越胆战心惊,直到听到说没有交钱的直接刨掉她不得不全面崩溃,要是奶奶和父母连一个安息的地方都没有了该怎么办?她抱着侥幸的心情到现在的墓地去看看,心里默默地祈祷这里面有一座是她父母和奶奶的,她昏昏沉沉的寻了一遍,就在要放弃的时候,转身看到一座豪华的墓地,墓碑上写着她奶奶和父母的名字,眼泪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唰唰往下流,总算,她没有对不起他们。
  
  墓地周围很干净,一看就知道是有人经常打扫,可是谁会来打扫呢?她不记得她这里还有她的什么亲戚。
  
  墓园的大门处有门卫在看守,她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跑过去问门卫大叔知不知这处墓地是谁买的。
  
  门卫大叔回忆着说,“经常有一个看起来30多岁的男人到这块墓地来,每次都要呆好长的时间,虔诚地祷告着,其实每天来墓园的人很多,是因为那个男人特殊我才会牢牢记住的。”
  
  30多岁的男人?某个人立即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不可能是他的!她默默安慰自己,就算他知道她奶奶的坟墓是哪个?她父母的他一定不知道,所以一定不会是他!
  
  门卫大叔见她不说话,忽然想起什么说,“你可以到这里的管理中心去看看,那里有每块墓地家属的登记信息,离这不远,你现在就可以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