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早安,顾先生-第4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鸵厝ァ
  
                      
作者有话要说:木有乃么互动,我也不知道写得怎么样,自己赶脚很不好哇【哭,估计这文还有几万字就完结了
今晚还有一更,不过得要很晚,亲们可以明天早上看,谢谢乃么,么么哒
我爱乃么~
为惨淡的新文再次表要脸的做个广告,初步打算这个月28号开《宠昏》




☆、意外

  经过昨晚的谈话后;景妤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本来今天是想到再到原来的家看看的;现在她却只能离开;这个地方就这么大;不管在哪里;他都会找到她的。
  
  动车外的天空渐渐明亮起来;她混沌的思维也在渐渐清晰起来,忽然想起昨晚的那个梦;奶奶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她幸福,可她这些年她都不是很幸福啊;她用手圈起一个笑脸,心里默默地念叨,奶奶,为了你我要做的很幸福。
  
  再次回到这里,她不得不感叹一番,两天的行程就这样的结束了,蒋檬这个丫头除了一开始打个电话给她她没有接之外,居然连一个电话也没有?!就不担心也许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这样想的时候,她也拨通了她的电话,“檬檬,在上班?”
  
  蒋檬手上应该在做什么东西,说句,亲爱的,你等下,一阵细碎的声音后,她才又重新说话,“亲爱的,你从老家回来啦?”
  
  “你怎么知道我去老家的?”
  
  “当然是顾今晨告诉我的,我打你电话你不接,就打电话给他,他说你去老家了让我别担心。”
  
  对了,她还没有想到这个问题,顾今晨是怎么知道她去老家的?
  
  蒋檬继续问,“收获的怎么样啊?”
  
  “我到了奶奶的我父母的墓地看了,他们现在算都不错吧。”呆的地方很安详,可以安息了。
  
  “他们很好,你好不好啊?”
  
  “心情是好了点,以前是一直不敢面对,现在面对过了,心里的罪恶感居然减轻了很多。”人就是这么的奇怪,原来以为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的事情,在勇敢面对后也变得理智起来。
  
  奶奶说她最大的心愿是她活得好,那么她就得要好好的活着。
  
  “真让人欣慰啊,你竟然这么快就开窍了,我要去送个文件,先不聊了,等我有时间去看你。”
  
  “恩,好的。”挂了电话,景妤总觉得那里有些不一样,这样的蒋檬很奇怪。
  
  她也没有多想,将昨晚没有补完整的觉补好,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她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未接电话,有顾今晨和蒋若风的,还不少个,却没有蒋檬的,檬檬怎么没有给她打电话呢?
  
  她自动忽略掉顾今晨的未接来电,回拨给蒋若风,他忽然打这么多个电话给她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
  
  果然,他一接通就着急地问,“景妤,檬檬有没有找过你?”
  
  “我们下午打过电话,檬檬怎么了?”她心里染上一种不好预感,焦急地问。
  
  “说来话长,要是她和你联系,你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我。”
  
  等景妤再想问什么的时候,蒋若风已匆匆地挂掉。
  
  她穿好衣服立即的去找蒋若风,这样吊着她的胃口让她怎么安心得起来,路上,她拨了蒋檬的电话居然是无人接听,不好的感觉又加深一层,只能请司机大叔加快点到她家看看。
  
  急忙赶到小区楼下时,景妤发现他们两家的房子都是黑的,看来都没有人在家,她又打电话给蒋若风。
  
  “景妤,是不是檬檬联系你了?”
  
  “没有,蒋若风你必须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我不会安心的,你别忘了我是檬檬的好姐妹,我有权利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说到最后,她几乎是用吼出来的。
  
  蒋若风见她真的是生气了,叹口气,“檬檬的爸爸的病复发了,他让檬檬嫁给他帮她指定的人,檬檬不答应就逃走了。”
  
  “这些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很长时间了,你最近的事情也多,檬檬就没有告诉过你,前两天她又和她爸爸抗议过了,她爸爸还是不答应,她就跑不见了,你要是见到她一定要让她回来,她爸爸很有可能熬不过这一次了?”
  
  “她爸爸,什么病啊?”
  
  “癌症复发,记住啊,她要是找你你一定让她回家,她爸爸很想她。”
  
  听到那两个字,景妤心脏狠狠的直线下垂,机械的说声好的就挂了电话。
  
  檬檬的父亲得了这样的病她居然还不知道,她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私的人一点也没有错,檬檬对她这么好,她却从来没有关心过她。
  
  她又继续的打着她电话,还是处在无人接听状态,她找遍了她喜欢去的地方却依然看不到她的身影。
  
  就在她毫无头绪到想哭时,一个人影浮现在她的脑海中,檬檬一定是去找曲天格了!她马上打给曲天格,竟然也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要是这几年曲天格没有搬家的话,她知道曲天格的家在哪里。
  
  她又重新燃起希望的火苗,快速打车到他家,阿弥托福,他家的灯在亮着,尽管微弱,但说明里面是有人住的。
  
  她站在门口一遍遍的案门铃却没有人开门,最后,她没有办法威胁地说,曲天格要是你再不开门我就报警了。
  
  这话说了好几遍,门终被打开,曲天格出现在她的面前,没有说话,脸上很平静。
  
  倒是她着急的扯着他问,“檬檬呢?你看到她没有?”
  
  他朝她看了两眼,还是沉默,景妤不管他,自己主动跑进去,屋子乱糟糟的,地板上散满了各种东西,很明显的就可以看出来,这里刚刚经历过一阵打斗,而她的檬檬,蜷缩在沙发的一角,紧紧地抱着自己,上身j□j着,像一只受伤的小动物。
  
  景妤见到这样的她,直觉血液往上冲,她转过身,揪住还在沉默的曲天格,吼道,“你这个禽兽,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曲天格任她发泄,似乎她用再大的力气打他也不知道疼痛,看到景妤误会曲天格,蒋檬才有反应,她顾不上自己还没有穿衣服,跑到曲天格的面前替他挡住,哭着说,“亲爱的,你不要打他,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是我贱,即使贴给人家人家也不要。”
  
  景妤停下手中的动作,抱住她,“檬檬,你在说什么傻话?!”她一直以为檬檬就像当年的她,活得很漂亮,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她的眼泪,哭的这么厉害。
  
  “亲爱的,我们回家吧,我想回家。”此刻的她真的像一个迷路的孩子,站在她身边的景妤是她唯一可以抓住的稻草,她只能依靠着她。
  
  “好,回家,我们一起回家。”景妤不再理曲天格,拿过她地上的衣服帮她穿上,她任她动着没有动作也不说话,一边的曲天格还在依然沉默。
  
  景妤快速帮她穿好衣服,领着她开门出去,临到门口的时候,她又朝曲天格看了一眼,她清楚的看到他的手紧紧的握住手心里,在拼命的压抑着自己。最终,她们走到了楼下,他也没有任何的表示。
  
  外面星空点点,景妤抱着蒋檬瘦弱的肩膀,心疼地说,“檬檬,你真傻。”
  
  她的确很傻,她从小就聪明,为什么会变得这样傻,她真想问问自己。
  
  她们走出那个小区,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冷风吹得人发抖,她感觉到蒋檬浑身都在颤抖,她停下来,再次对她说,“檬檬,想哭就哭出来吧,任何事情哭出来就好了。”
  
  她真的哭出来了,撕心裂肺地哭着,景妤从她的身上又看到那个傻傻的自己,她终是走上了自己的老路。
  
  哭了很久,眼泪都被风吹干了才停下来,扯扯景妤的衣服,“亲爱的,我舒坦了很多,我们回家吧。”
  
  “好,”她牵过她到路口打车,所谓的朋友就是在难过的时候,不说话,只默默地陪伴着你。
  
  她们打开出租车的门,蒋檬终究没有忍住,回头看了一眼,小区门口出了漆黑黑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她舒了一口气,坐了进去,刚刚干了的眼泪又止不住的唰唰落下。这一系列的动作景妤完全可以解读清楚,对于女人来说,这或许是一种破茧成蝶的过程,必须得要经历,并且谁也帮不了。
  
  在车转弯的那一瞬间,景妤透过前视镜清清楚楚地看到曲天格在后面追着,她下意识的叫了一声,檬檬。
  
  “啊?”蒋檬听到她的惊呼声,口齿不清地应一声。
  
  车已经转过弯,再望去已经看不到他,景妤看着还在哭的蒋檬,选择了隐瞒,作为旁边者,永远都是冷静的,她笑着说,“没事儿。”
  
  如果他们有缘,那么迟早有一天还是要纠缠下去,如果无缘,这已是最好的结局。
  
  车里的电台突然放了李宗盛和林忆莲唱的当爱已成往事,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
  
  是的,她们两个人都应该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下去。
  
  到家的时候,蒋若风早已经在等着,见到蒋檬很生气,“你跑到哪里去了?你父亲在医院里一直念叨着你,全家人都急疯了!”
  
  提到父亲,蒋檬很担心,赶紧地问,“我爸爸的情况怎么样了?”
  
  “不太好,檬檬,你不该这么任性的,姑父都已经这样了,有什么事情你不能满足他的?”蒋若风看她这样又不忍心,语气又软下来。
  
  “我知道。”她眼睛通红,有种认命的感觉。
  
  “檬檬,其实姑父没有错,我也觉得夏盛鑫不错,你跟着他会幸福的。”他劝慰着她。
  
  蒋檬点点头,有些恍惚地说,“哥,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以后都听我爸爸的。”
  
  今天时间很晚,蒋若风估计她爸爸已经睡着了,让她明天一早就跟着他一起去医院。
  
  景妤也主动要求跟着去,作为她的好闺蜜,这个时候她有义务与她一起面对这样的苦。
  
  蒋若风没有说什么,意思是答应下来,反正多一个人也没事。
  
  第二天一早,她们两人早早起床,蒋若风也是,等她们整理好后,他的车已经停在楼下。
  
  一路上,蒋若风不停地嘱咐着蒋檬,“等下见到你爸爸一定不要倔强,他这个病最不能承受生气,不管他让你做什么你都要答应知道吗?别忘了,这是你昨天答应我的?”
  
  他们的心里都很清楚,蒋檬爸爸让她做的是什么事情。
  
  一夜过后,蒋檬的气色好了很多,很不耐烦的回他,“知道了,知道了,话说我还真很少和我家老头子好好说话。”
  
  景妤知道她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很担心,那毕竟是他的爸爸。
  
  没过一会儿,车到达医院,是这里最好的医院,幸好不是曲天格呆的那家。
  
  他们进去后,蒋檬的爸爸还在睡觉,景妤悄悄地打量下,这座病房的设备很齐全,不像是病房,反而更像是宾馆,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