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 

鲜网2012。05。13VIP完结

《狼爱》作者:竹外桃花开

属性分类:穿越/宫廷江湖/生子/轻松

关键字:石头 萧潜  生子,甜蜜 宠,

文案:

忠诚 不过就是滑了一下,眨眼间就穿越了时空。

想他原本是阳光美男,一下子缩水成娇小美少年。

先是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爹

再来一匹高大俊美的狼夫君

唉唉唉,就算你比我高

可我是货真价实的大丈夫哎

怎么就被你缠上了嗯?

01

  “石头,给,接著”石头跟在喝多了的,青梅竹马的身後,一起走出了酒吧。
  
  走在最前面的,摇摇晃晃,眼看著要摔倒的青竹,将一样东西用力的抛向身後,是他那辆悍马的车钥匙。
  
  “乌涯,你看著点青竹,我去开车。”石头喝的也不少,他是三人里酒量最好的一个,还是清醒的。
  
  青竹喝的歪七扭八,乌涯也喝的醉醺醺的,脚下好像踩了浮云,一路飘在青竹身边。
  
  “哦,好,啊嗝”乌涯打了个酒嗝,一边点头,一边对石头说道:“石头,你的桃花开了,嘻嘻,恭喜,恭喜。不过,嘿嘿”
  
  乌涯摇著修长的手指,给了石头一抹你自求多福的眼神:“你要小心,不要摔跤啊。”
  
  “你们两个会摔跤,我也不会摔跤。”石头不以为然的说著,越过两个喝醉了的家夥,谁知脚下一滑,他跌跌撞撞的单脚跳著,向後面仰倒下去。
  
  乌涯,你真是个乌鸦嘴,这是石头摔倒前,脑海里唯一的意识。
  
  石头觉得口干舌燥,浑身都痛,最痛苦的地方,莫过於喉咙那一处。仿佛有什麽勒住了他的脖子,将他吊在半空中,如同燃烧般的灼痛,从喉咙口直冲到头顶,整个头疼得就要炸掉了似地。
  
  青竹,乌涯,我口渴,给我水,还有给我解开绳子,好痛啊!
  
  石头以为自己用力的喊了出来,其实他根本只是蠕动了几下嘴唇,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勉强睁开了眼睛,石头一下子被惊呆了。他真的吊在半空,身体和双手双脚下垂,就那麽直挺挺的挂著,瞪著凸出来的眼睛里,装著下面的古典布景。破破烂烂,发霉的桌椅板凳,还有漏风的窗棱。
  
  一股子霉味冲鼻而来,石头皱起了眉头,我这是在哪里?
  
  “石头呢?”有谁在房门外,大声吼著。
  
  一个细细的,娇气的女音的响起:“他在里面。”
  
  房门猛的被撞开了,一群人蜂拥而入,冲在前面的是一个中年男人,锦衣华服,面目狰狞。跟在他身後的,是一个穿裙子的少女,容貌娇美,带著一股子小家子的尖刻之气。
  
  “在哪里?!”中年男人吼,石头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人是谁?他怎麽来了这里?
  
  “在上面。”少女答,用手指了指挂在半空的石头。
  
  又是一声怒吼,中年男人大喊大叫著,让人将石头解了下来。
  
  一阵忙乱里,石头人一落地,立即张大了嘴巴,拼命的呼吸著,冰凉的空气水泻灌入他的咽喉,呛得他连连咳嗽起来。
  
  “还活著吗?”中年男人好像一直在吼。
  
  “爹,他能张嘴呼吸,他还活著。”石头根本说不出话来,一旁的少女替他回答了。
  
  “混账!”中年男人看石头还活著,转身冲著少女吼道:“你个混账,我叫你好好看著他,你怎麽看著他上吊了,啊,如果他死了,明天你叫我拿什麽给萧家人交代!”
  
  “爹,是他自己吊上去的。”少女不服气的嚷嚷著:“他是个白痴,怎麽配得上萧大哥!”
  
  “糊涂,萧潜要的是他,你们有什麽心思,等他嫁过去了,再说。给我听好了,把他给我看好,不要让他再出事了。听到了没有?”中年男人还在吼著,少女呐呐点头,还是一脸的不服气。
  
  “你也给我听好了,我养了你们这麽多年,你就这麽回报我吗?啊,不许再胡闹了,如果你再胡闹,我就把你绑了扔上花轿去,我也会将你爹赶出去,让他讨饭去!”
  
  中年男人的吼叫,对石头没有什麽影响,倒是他那张狰狞的脸,让石头抵触。
  
  “真是的,我跟你说什麽说,你是个白痴,我说了,你也听不懂。”中年男人一脸的挫败,倒减了一分脸上的狰狞。
  
  石头一阵风中凌乱,这里是哪里?他怎麽会陷入这团混乱里?乌涯呀乌涯,你让我说你什麽好啊?好好的聚会,你干嘛突然来那麽一句,把我丢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浑浑噩噩中,门外有声音传来:“二老爷,大老爷来了。”
  
  “叫他进来!”中年男人粗暴的吼。
  
  吼声未落,一个长得胖乎乎,圆润的男人就冲了进来,扑到石头面前,就放声大哭:“石头,石头,你不要丢下爹,不要丢下爹啊,石头!”
  
  石头呆呆的看著,眼前哭的梨花带雨的男人,嘴巴大张成一个整圆,都能塞下一个鸵鸟蛋了。
  
  这是我爹?不,石头扑棱棱摇头,这怎麽会是我爹,我爹是阳光老俊男,怎麽会变成梨花带雨纤弱美中年?!

作家的话:
开新书了,求票票啊,求票票啊,O(∩_∩)O哈哈~




02

  “石头,石头,对不起,都是爹的错。如果爹当年不那麽固执,就不会让你在这个家里受苦受难了,石头,呜呜,我的石头哇”
  
  纤弱美中年看著弱不禁风,可是他哭起来却是中气十足,还连带著用力的摇晃著石头。让他原本就晕乎乎的脑袋,变得更加的混沌不明了。
  
  他很想说,你不要摇了,摇的我头晕。还有,我不是你儿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只是他有心无力,经了乌涯那一声乌鸦嘴之後,他好像也变弱了,连从男人怀里挣扎出来的力气都没有。
  
  “我说,大伯,你哭的再大声,你的傻儿子也听不懂。还是不要哭了,省省你的眼泪吧。”那红衣女子一脸骄纵,在旁边说著风凉话。
  
  “是你们,一定是你们,要害我的石头,是不是?!”大老爷将炮火对准了二老爷,和那个骄纵的红衣少女:“石榴,石头被你从小欺负到大,还不够吗?现在,你又为了小潜,要害石头,你真狠心!”
  
  “大伯,你胡说什麽,我可没有害这个傻子,是他自己吊上去的。”红衣少女跺脚,她平生有两样事最讨厌。
  
  一是俗气的名字石榴,二是傻子石头。你说一个傻子,干嘛要长那麽好看,比她还要好看。欺负石头,看他受伤,看他痛的流眼泪,就成了她寻找心理平衡的乐趣。
  
  “你才胡说,石头怎麽会自己吊上去?”大老爷呛声,又搂紧了石头,哀哀哭道:“石头,对不起,是爹没用,不能保护你,才让你被人欺负。”
  
  “好了,都给我闭嘴。”二老爷狠狠瞪了石榴,还有大老爷一眼:“你们都给我消停点,石头又没有死,你带石头回去。石榴,你也给我回去。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出房门一步。”
  
  石榴满心怨恨,又不敢违逆二老爷,就将满心的怨恨冲著石头发泄。她故意磨磨蹭蹭的向外走,嘴里嘟嘟哝哝著:
  
  “傻子,我可告诉你,萧大哥才不是你个傻子能配得上的。你又不能为萧大哥开枝散叶,等你嫁过去後,也只能做他的男妾。你知道男妾是什麽吗?就是大户人家,用来招待客人的男妓,等萧大哥腻了,一准将你卖到小倌馆去。”
  
  “石头,不要听她胡说,小潜才不是这种人。”大老爷慌忙捂住石头的耳朵,不让他听石榴的胡言乱语。
  
  “大哥,石榴说的也没有错。石头他是个傻子,又不能生养。萧潜那种男人,一看就会是妻妾成群的男人。为了石头好,等他嫁过去之後,你可要提醒他,将来给萧潜纳妾的时候,记得把咱们家没有出嫁的女儿纳过去。如果生下一儿半女,石头也能跟著享福,也不会受委屈。”
  
  二老爷是打著将石头嫁过去的幌子,好方便将来将自己女儿送过去做妾。萧潜可是北方巨富,石家不过略有余财,他的女儿不要说做小妾,就是做个通房丫头都不委屈。

  将来生下个一儿半女,也能分的萧家一份家业。萧家有的是金山银山,二老爷看著眼馋的很。

  可是,大老爷根本不听二老爷的话,只管对石头说著:“小潜是好人,不会让石头受委屈。石头,不要听他们的话,他们都是坏人,只会欺负石头,让石头受委屈。”
  
  红衣少女给了二老爷,一抹你瞧,大伯就是吃里扒外的人的眼神,让二老爷沈下了脸,来来回回扫了大老爷和石头几眼,暗暗下定了决心。

  要趁热打铁,明天石头嫁过去,後天就将他的女儿送过去做妾,再将吃里扒外的大老爷赶出石家,让他自生自灭去。




03

  城南萧家的精舍中,坐著两个男人。
  
  为首的男人二十五六岁,飞扬的剑眉,清冷深邃的双目,挺直的鼻下,是弧形优美的薄唇。他气势惊人,犹如北方草原上的狼王,刚强不可屈,又冷漠不容人随意亲近。
  
  “他们又欺负伯父,还有小石头了吗?”这男人就是将要迎娶石头的萧潜。
  
  “大哥,小石头,明天就要嫁给你了,你还是先忍耐一下,等小石头嫁过来,咱们再好好教训教训石家老头和那丫头。”
  
  另一个男人,也是萧潜义弟的萧安开口。他的外貌较阴柔,尤其是一双桃花眼,更是令他添了几许风流之态。
  
  不过,他一开口,那份阴柔和风流之态就消减不少。他声音清爽,温和,听著很是悦耳。
  
  “明天一并将伯父接出来,还有叫下人们收拾好,明天接了小石头和伯父,咱们就立即启程。”萧潜按捺下心头的不快,先将他最牵挂的两个人带离狼窝,再来收拾惹他不快的家夥。
  
  “也好,那老家夥没有安著好心。他可是想小石头嫁过来,就把女儿送过来给你做妾。”萧安点头,石家根本不能跟萧家相比,石家那老头才会打著照顾小石头的名义,要将他的女儿硬塞过来,好从萧家这里分一杯羹。
  
  “北方又不是咱们一个萧家,他既有这样的打算,咱们就成全了他。”一丝阴狠从萧潜目中闪过,敢算计那两个人的家夥,他都不会放过,哪怕那是他们的家人也一样。
  
  “对啊。”萧安拍手笑道,石家老头想让他的女人给萧家做妾,那很容易呀:“大哥,明天接小石头,也将那丫头也接来吧。”
  
  彼萧家非此萧家,等那丫头成了彼萧家的小妾,就有她哭的时候了。
  
  
  入夜,星子在夜空里闪烁。石头站在窗前,望著如天鹅绒一般的夜空,再度叹了一口气。
  
  当他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之後,可是大大受了一番惊吓。只以为自己在睡梦里,光可鉴人的大铜镜里,不再是他所熟悉的阳光美男子,缩水成纤弱美少年。
  
  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两把,感觉到了痛,也知道了自己不是在梦里。心中惊诧万分,脸上更是表情多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