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1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就像他,当年萧家堡出事後,有多半年他的梦里都是血红血红的,那是染红了萧家堡半边天空的熊熊火焰,那是萧家堡众人流淌的鲜血。
  
  梦中的他站在一片血红里,纵使恨意满胸膛也要压抑著,因为他知道除非他有了相当的实力,是不可能为萧家堡报仇雪恨的。
  
  那时他跟萧安都发誓,萧家堡的血债要血偿,他们做到了。
  
  报仇雪恨之後,他梦的颜色褪变了,从血红变成了黑白两色,他没有问过其他人的梦。但他想,如果是石头,一直就这麽昏睡著,被困在梦里,还会看到其他鲜豔的颜色吗?
  
  他想象不能,心中才会越发的疼痛,为了石头的孤单和寂寞。
  
  “萧大哥,谢谢你。”石头抬手,回抱住萧潜,也用力的抱了一抱。
  
  萧潜在心疼他吗?萧潜以为他十六年的岁月是寂寞的,孤单的吧。
  
  虽然不是这样的,他们三人有过困扰,那是被围观的困扰。但他们的生活不是只有黑白两色,他们的生活是多彩多姿的。
  
  可是这些不能对萧潜说,因为这不是事关他一人,是事关他们三人的事,他们从哪里来,他们知道。但,为什麽来到这里?
  
  他们是不明白的,虽然他说是乌涯的那一句话,将他们送到了这里来。但他们是不相信的,如果冥冥中自有注定,也不可能因为一句话,就从熟悉的地方来到陌生的地方吧?!
  
  那就太不可思议了,那样一来,乌涯岂不是成了预言家!所以,不能说。
  
  萧大哥,抱歉,有些事我不能对你说,对不起了。在心里默默说道,石头抬头笑看向萧潜饱含心疼的眼神:“那些都是过去了。”
  
  萧潜的眼光微不可查的暗了一下,才放开了石头:“不用对我说谢谢。还有,萧安会全力以赴查找青竹的下落,你不要担心。”
  
  “有萧大哥在,我不担心。”石头对萧潜很有信心,怎麽说他都是北方最大的狼王,而且他的触角应该也延伸到南方去了,只是为了不让皇家有所疑心,才会没有摆放在明面上吧。
  
  萧潜曾经说过,他跟南方的巨商陆家的关系不错,不只是一般的合作关系。那麽要找一个青竹,就不算是大海里捞针那麽难吧。
  
  “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石头。”萧潜说,摸了摸石头的脑袋,小心翼翼的将自己温柔的,不是看弟弟的眼光藏起来,害怕石头抵触,也害怕惊到石头,让他逃走。
  
  石头一怔,还是觉得有点不适应,为了不能正大光明的对萧潜说,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是成年人了,而微微的有些郁闷。
  
  “小石头”一颗脑袋从外面探进来,是石静,他看到厅中除了石头还有萧潜,就向他们招手道:“萧潜也在啊。”
  
  “爹,有事吗?”石静的脸色不错,没有了之前的那一抹晦暗,石头在心里暗自告诫,爹的过去是不能触及的,那麽自己就不能再提起了。
  
  而且,他有一个疼爱他的爹,就够了,不需要再知道其他的。
  
  “我刚从小崎那里过来,你朋友乌涯说,要为他治脚伤。”石静等萧潜和石头都走过来,才对他们说道。
  
  “乌涯会医术吗?”萧潜扭头问道,石头摇摇头:“他没有说过。”
  
  在现代乌涯是不会医术的,但石头也知道他不会无的放矢,那就有可能是他穿越过来的这个‘乌涯’会医术?
  
  石头很羡慕乌涯,一穿过来就是高手一名,并且还会医术。而他一穿过来,不但缩水了,并且还嫁人了。没有任何的本事,也不是资质特别高的天才,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
  
  改天,问问乌涯,能不能教教他学武,哪怕不能成为像乌涯那样的高手,能强身健体也好,总好过他无所事事吧。




32

  “我们过去看看吧。”石头很好奇,更多的是开心。如果乌涯能治好萧崎的坡脚,那麽萧崎就不会再自卑,也不会笼罩在其他人同情怜悯的眼光里了。
  
  至於医术吗,石头没打算要学,因为他没有那个天赋,还是老老实实做个普通人吧。
  
  如果青竹穿成他,再遇到乌涯的话,那青竹一定会跟著他学武,学医,顺便从萧潜手里要到一笔不菲的银两,够他跟乌涯去游山玩水的银两。
  
  不是没有想过游山玩水,但在来北方的路上石头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论他有没有银子傍身,单说他这个单薄的小身板,连一个匪徒都打不倒。
  
  那一夜来的再多一个人,他就有可能已经被抓住,或者被砍伤,甚至送了性命。而石静,也难逃此劫。
  
  低头,瞧了瞧自己的小胳膊,小腿,石头沮丧的摇摇头。看他这个小身板,即使他认真锻炼了,也不一定能达到乌涯那样厉害的程度。
  
  其实,石头撇过眼光,瞄了一眼走在身边的萧潜,其实萧潜和萧安都有著高深的武功吧。单凭那一夜,萧潜和萧安在眨眼间就制服了作乱的匪徒,就能说明他们是传说里的高人啊。
  
  敏锐的捕捉到石头瞥过来的眼光,萧潜正要侧头,石头已经收回了落在他身上的眼光。他疑惑的看看自己,不知道石头为什麽会露出那样羡慕,还夹著嫉妒的眼神。
  
  他在羡慕,嫉妒什麽呢?萧潜不解,心头笼罩上一层阴影,他可不想让石头跟他之间产生隔阂。他认清了自己的心意,就绝不会更改。他只要石头一个,不会有第二个!
  
  收回了眼光,石头将视线牢牢的锁在方圆三步之内,尤其是坚决不去看萧潜。
  
  他羡慕,嫉妒於萧潜的好身材,早在第一眼见到的时候,就已经很是羡慕和嫉妒了。可是,他就是再努力,也长不了萧潜这样高大的身材。
  
  他是石静的儿子,样貌遗传了石静七八成,身高什麽的,应该也差不多。他不再想知道他的娘是谁,但不免好奇他的娘是比石静高,还是比石静低呢?因为石静的身高,并不算是很高。
  
  哎,石头沮丧的小脑袋就快要扎到地下了。穿越了,适应了,却为自己的个头而郁闷。
  
  他也想纵马高歌,他也想做个游侠,在找到回家的路之前,快快乐乐的游遍三山五岳,过一段潇洒快意的江湖生活。
  
  “小石头,你怎麽了?”石静紧张的声音响起,石头抬起头,就迎上了两道担忧的眼光。
  
  一道是萧潜,一道是石静。他们都望著他,眼睛一眨也不眨。而石头在他们的眼里,看到了自己郁闷的小眼神。
  
  “没什麽,就是有点郁闷。”石头的声音有点闷,引得两人更加紧张了,但他接下来的话,却让这两人忍俊不禁,萧潜心头的那一缕阴影也消散了。
  
  “我在想,为什麽我不像萧大哥,那样高大,英武。爹,你瞧我这小身板,可是让人看到就很郁闷啊。”石头拽著自己的小胳膊,伸到石静的面前:“来到北方,来到萧家堡,我才知道,原来我就是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书呆。”
  
  “因为你像爹,如果你像”石静紧急刹车,吞下了後面的话,心里就是一阵恍惚,那个人的身影明明已经忘记了,却还是固执的钻到他的脑海里来,让他想忘却忘不了。
  
  偷偷看了一眼石头,发现他没有发觉自己的异样,石静才放下心来,也在想著坚决不能让石头见到那个人!
  
  “你是为了这个而郁闷吗?没有必要。”萧潜心情好了,脸上就有了淡淡笑意,让石头有一瞬看直了眼,不由在心里暗叹,上苍果真是对萧潜厚爱有加啊,给了他抢眼的外貌。
  
  “萧大哥,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有多嫉妒你。”因为我讨厌一穿过来就缩水啊,石头在心里泪流满面。
  
  “这世上人生百态,什麽样的人都有,高矮胖瘦,都不是自己能决定的,是生来就注定了的。”萧潜跟石头不能同步思维,他怎麽也不会想到,石头想的是穿到他身上就好了。
  
  这句话,石头是不会说出来的,只能想想而已。因为他穿成萧潜的话,是无法承担萧家堡的一切的。他不是萧潜,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做萧潜,就能抗下萧潜身上的重担。
  
  而且,不知为什麽,石头私心里可不希望有人‘抢了’萧潜的身体,成为‘萧潜’。那样对萧潜来说就是不公平的,那是对萧潜所有努力的抹杀。他拒绝去想脑海里那一幅,‘萧潜’取代了萧潜,跟萧安和萧崎站一起的画面。
  
  那麽我们算不算抢了‘石头’‘乌涯’‘青竹’呢?石头不郁闷了,他现在改心虚了。
  
  苦恼啊苦恼,穿成了现在这个纤弱美少年的石头,觉得平生最大的苦恼包围了他,而又无法排解。
  
  不可以对萧潜说,不可以对萧安说,不可以对萧崎说,更不可以对石静说。因为他这样做,算不算夺了石静对‘石头’的父爱和亲情呢?!
  
  所以,石头的眼神变来变去,他觉得若是尽可能的找到青竹,然後找到回家的路,是不是他就不会这麽心虚了呢?
  
  可是,心底的那一丝不舍从何而来?石头继续苦恼著,还有,他好像忘了一件事,是什麽事呢?




33

  “你要住在涛院吗?”
  
  涛院里,萧崎望著不请自来的乌涯,精致的小脸上露出意外之色。他以为乌涯跟石头是好朋友,他应该会住到松院附件的庭院里,不曾想过乌涯会主动要求住到他这里来。
  
  “是啊,如果你同意的话。”现在的乌涯跟初见时的乌涯,简直就是两个人,一个浑身冷冰冰的,好像是千万年不化的冰雪铸就,一个却是带著点凉意的柔和之风所造。
  
  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乌涯呢?萧崎的小脑袋里冒出一连串的问号,也将疑问清清楚楚的写在了他的仿佛宝石的眼睛里。
  
  “在熟悉的亲近的人面前就是这个样子的我,是真正的我。在不熟悉的不愿意亲近的人面前就是另外一个我,一个不容亲近的我,那是我的假面。”
  
  乌涯很自来熟的,将自己的两面告诉给萧崎听。这里是萧家堡,他面对的又不是那些或者露出倾慕,或者露出鄙夷,或者露出如见鬼怪一般的人们,所以他不会戴上面具。
  
  以现在的身体来说,他跟萧崎的年纪相差不多,但以身体里的灵魂来说,他比萧崎大了几岁,在他面前不自觉的就将他当做了自己的弟弟来对待。
   
  “要是你不欢迎我过来,我会搬到其他地方去住。”虽然他要做些什麽来作为补偿,但萧崎不愿意他住到涛院,他也不会勉强。最多,就是每天辛苦点,多跑一点路。
  
  “欢迎,当然欢迎。”萧崎说得有些急切,差一点就要伸出手拽住乌涯了。乌涯可是第一个肯主动入住涛院的朋友,也是不带有色眼镜的朋友。
  
  他不想因为误会,而让乌涯离开。大哥和二哥对他很好,就是有点过於小心翼翼,总是将他当做长不大的孩子,唯恐一点点委屈就让他伤心难过。
  
  而涛院伺候的婢仆,虽然都是萧潜和萧安精心挑选的,服侍他也周到仔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