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1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啊,是,乌涯,你怎麽知道的?!”石头下意识的点头,旋即又惊讶的问道。
  
  “你脸上写著我在为萧潜而苦恼。”乌涯指了指他的小脸,石头反应迅捷的抬手抹了一把脸颊,又在发热了。
  
  “乌涯,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我在面对萧潜时,会脸热心跳,这是不应该的吧。”石头的声音不自觉的压低了,带著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迷茫。
  
  “什麽时候的事?”果然有动心吗?乌涯皱起眉,他要做棒打鸳鸳的大棒,还是做成人之美的月老呢?
  
  於他来说,他倾向於做会惹人不快的大棒,一时短痛比长痛要好吧。
  
  “最近的事,不是很多,有两次。”脸上的热是散去了,但石头不知道他的耳根却红透了。
  
  “不奇怪。”虽然打算做大棒,但乌涯没有故意说,你这是奇怪的,这是不正常的。
  
  “真的不奇怪吗?”石头紧张的问:“萧潜可是男人啊!乌涯,他不是女人,他是男人!”
  
  “一点也不奇怪,世上有的人喜欢女人,有的喜欢男人,还有的男人女人都喜欢。”乌涯冷静的给他分析著,没有丝毫因为石头的话而惊讶,仿佛石头方才所说的是再寻常不过的话。
  
  “乌涯,你是说我喜欢他,我喜欢男人吗?”石头睁圆了双眸,一眨不眨的望著乌涯。看了他一会,又摇了摇头:“如果按你说的,我喜欢的是男人。可是我记得,我们从小到大,不只是我,你和青竹也都没有跟女孩子交往过吧。”
  
  面对任何一个女孩子,他都没有面对萧潜时的那种感觉,如果要说是什麽感觉,他也说不清楚。
  
  “我觉得我都要迷糊了,乌涯,你和青竹难道也不喜欢女孩子,也喜欢男人吗?不对。”石头的头要的快成拨浪鼓了:“你们好像也不喜欢男人,因为你们也没有跟男人交往过。”
  
  乌涯怔怔的望著石头,他要被石头绕迷糊了。石头不但开窍了,知道他对萧潜有了一丝的好感,甚至还延伸到他跟青竹的身上,结论是他们也倾向於喜欢男人。
  
  “乌涯,你怎麽了?”石头抬手在乌涯的眼前晃了晃:“你在发呆吗?真稀奇,你很少发呆呢?”
  
  “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了。总之不管你是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我们都不会反对,也不会认为你就是不正常的。前提是”不能让石头带著走了,再让他带著走,他自己也会承认自己喜欢的是男人。有可能在回去之前,就顺了他爹的意思,娶一个男人回天狼教。
  
  “前提是,石头你要留下来吗?你不回去了吗?”这才是他要提醒石头的话,而不是让他开窍,不是让他去更多的喜欢萧潜,为了他们两个好,也只能如此。
  
  “我当然要回去,我们不属於这里,我们只是误闯进来的吧。”石头回答的很快,毕竟他们是因为意外来到这里,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他们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吧。
  
  只是,在话说出口後,心头的怅然从何而来,又因何而来呢?石头苦恼的,用力的揪著自己的头发。
  
  “你也说,我们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因为我们不属於这里。那麽,石头,不管你对萧潜有什麽感觉,都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乌涯捉住了石头的手,不让他再自虐。
  
  “我知道了,我不能喜欢萧潜,要跟他拉开距离,是不是?”石头不知道,他看向乌涯的视线里,有著一点的期盼,期盼乌涯说不的期盼。
  
  “是,你不能喜欢他,要跟他拉开距离,对你,对他都好。你忍心,让他到最後失望吗?”虽然知道自己的话有点残忍,但乌涯不得不说。
  
  萧潜是石头喜欢上的第一个人,虽然这喜欢不是很多,但却是喜欢了。却碍於不可抗拒的原因,他必须放下这份喜欢,而乌涯就是斩断这份喜欢的刽子手,想起来,就觉得很不舒服。
  
  既然让他们遇到,既然让他们喜欢,又为什麽不让他们生在同一时代,为什麽偏偏要让他们面对分别的残忍呢?!
  
  “我会注意的。”石头的情绪很低落,心头掠过一抹疼痛,很疼,疼得让他几乎不能呼吸。
  
  可是乌涯说的对,他不能喜欢萧潜,绝对不能!
  
  望著失落的石头,乌涯心头燃起无名之火,为什麽一定要经历过伤痛,才让人去寻找下一份爱情,为什麽不在一开始就成全!
  
  可恶啊!




39

  “石头!”萧潜一声呼唤,让石头惊得蹦了起来:“萧大哥”
  
  乌涯也默默站了起来,萧潜还是忍不住找过来了。他跟萧潜都在看著石头,要看他怎麽做。
  
  向前跑了两步,石头猛的停下脚步,又向後挪了几步。随著他向後退却,萧潜的脸色一点点变阴暗,凌厉的视线猛然扫向乌涯。
  
  “啊哈哈,那个,萧大哥,我去看看我爹。”石头心里一直在回荡著一个声音,不能距离萧潜太近,不能距离萧潜太近,你和他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你总有一天会离开,会回到你的世界里去。
  
  所以,你不能招惹他,不能喜欢他,只能做他的好兄弟。
  
  心里说不清楚是什麽滋味,但是他的眼角酸涩无比,强迫自己不去看萧潜,石头拔腿跑远了。
  
  快点找到青竹,快点离开萧家堡,是不是一切就会回到原点?会吧!会吗?
  
  “你对石头说了什麽?”当乌涯从萧潜身边擦身而过之时,萧潜冷声问道。
  
  乌涯不是他的情敌,因为乌涯对石头是兄弟之情,这个萧潜看的很清楚。但,为什麽乌涯要阻止他跟石头,要在他跟石头之间制造隔阂和疏远呢?
  
  难道就因为他跟石头都是男人,乌涯认为石头应该喜欢女人吗?
  
  “我只是提醒了他某一件事而已。”乌涯不会说,我这麽做是为了你们两个人好,是为了不让你们今後痛苦。
  
  因为现在他们两个已经在痛苦了,并且乌涯不认为,他提醒了石头,就是为他们两个好。他这麽做了,得到的不是放松,而是对他们两个人的歉疚。
  
  “我不会放手,即使我是男人,我也不会将石头交到一个女人手里!”萧潜迈开大步,走向跟石头相反的方向。
  
  “不是因为你是男人,而是因为我们不属於这里。”乌涯的话很低,语速也快,很快的就模糊在风中,没有一个人听到。
  
  石头从那一天开始,就有意的躲开萧潜。他从松院萧潜的主卧里,搬到了隔壁的卧房里,说是自己晚上睡相不好。
  
  然後每天他故意起得晚,一日三餐都跟萧潜错过,白天不是泡在萧崎那里,就是泡在石静那里。晚上回了松院,又早早的入睡,一连十几天,愣是没有跟萧潜打过一个照面。
  
  萧潜每日被石头躲避著,心里很是郁闷,但又找不到机会跟石头说话。每一次,他主动去见石头,还没有走到他面前,就被他给迅速的溜走了,只能望著他的背影兴叹。
  
  他们二人的异样,被其他人看在眼里,除了乌涯,石静他们都不知道原因。他们只看到,石头忽然一下子就不黏萧潜了,还刻意躲避的远远的。
  
  而萧潜也日复一日的沈默下来,曾经消融的他,再度裹上一层有一层的寒冰,将自己牢牢的包裹起来。
  
  “大哥!”这一天,萧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将萧潜堵在了书房里。
  
  萧崎的脚伤就要痊愈了,这本来是萧家堡最开心的事。但,这件事带来的欢乐,却敌不过萧潜和石头不合的阴云。
  
  “如果是石头的事,就什麽也不要说。”萧潜的眼里有疲惫,有黯然。他努力了,但石头不接受他。
  
  “大哥,你会放弃吗?”萧安认真的看了萧潜好一会,才问道。
  
  “不会。”萧潜坚决的回答,石头是他的伴侣,是萧家堡的堡主夫人,他是坚决不会放弃的。
  
  “大哥,我觉得你不是没有机会。石头不像是不喜欢你,我看他好像是被什麽困扰著。”萧安笑了,他就知道大哥不会放弃的,如果大哥就这麽轻易放弃了,他就不是北方的狼王了。
  
  他怎麽可能将自己爱著的狼後,让给其他人呢!
  
  “乌涯跟他说过什麽,从那以後石头就开始躲著我了。”萧潜揉了揉额角,他也想好好跟石头谈一谈,但是石头不给他这个机会。
  
  “那,大哥,是否你已经有办法让石头主动走过来了呢?”他,小崎,都不方便出面,而石头又刻意躲著大哥。不过,他相信,大哥不会什麽也不做的。
  
  “现在我不能将石头逼得太紧,就只有让他不再紧绷。”不管乌涯跟石头说了什麽,他都不能再往石头紧绷的神经上加压,只有给他减压,让他相信自己没有步步紧逼,才能让石头像以前那样依赖他。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了,大哥。”萧安笑的快活,他跟萧崎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萧潜得到幸福。
  
  为了萧家堡,他太辛苦了,而能让他幸福的人是石头,所以他跟萧崎也唯有自私一回。
  
  “乌涯,你在想什麽?”
  
  从乌涯给萧崎治脚那一天算起,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明天萧崎就能下床行走。而每天,乌涯都会过来给萧崎换药。
  
  这半个月来,不仅是萧潜和石头之间有了变化,就连乌涯也有所转变,像现在,他看似熟练为萧潜换药,就是有点走神。
  
  “我在想,是不是我做错了。”乌涯换好药,慢吞吞的站起身,慢吞吞的擦干净手指上的药渍。
  
  他提醒了石头,也让石头主动疏远了萧潜,但却让石头失去了那份纯粹的快乐。或许,他真的做错了,他不该横加干涉吗
  
  萧崎静静的看著又明显走神的乌涯,脸上掠过一抹一闪而逝的欣喜,又在心里默默加上一句:抱歉。
  
  石头开始躲避萧潜,是缘於乌涯跟他谈话後。也是从那以後,萧潜脸上因石头而起的笑意不见了。
  
  萧崎很著急,却不能去追问石头为什麽。於是,只能在乌涯过来为他换药时,他报以沈默相对,他的心情是复杂的,对给他治脚却又让他的大哥失去笑容的乌涯,他既感激又有不赞同。
  
  刚才,乍一听到乌涯那一句,我是不是做错了。让萧崎简直要欢呼出来,又生生的将欢呼声压在喉咙里。
  
  不管乌涯出於什麽目的,跟石头说了什麽,都缘於他关心石头,而他们也一样,希望大哥幸福快乐。
  
  乌涯会说出是不是错了,其中也有他沈默相逼的原因吧,可是为了大哥能重新露出快乐的笑容,他只能跟乌涯说抱歉。




40

  照旧晚起来一刻锺,石头听到敲门声,才慢悠悠从床上起来,打开门,一下子就愣在了门口。
  
  “萧大哥,怎麽是你?!”好一会,他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人也向後一步,就要关上房门。
  
  “石头,大哥,有礼物要送给咱们。”萧崎从萧潜身後探出脑袋,笑眯眯的向他挥了挥手。萧安,石静也在,乌涯却没有出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