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两把,感觉到了痛,也知道了自己不是在梦里。心中惊诧万分,脸上更是表情多变。
  
  滑了一跤,他就滑到了陌生的地方,变成了陌生的人,还有了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爹,以及陌生的明显带著恶意的家人。
  
  只要想到大铜镜里映照出来的影响,石头就引不住一哆嗦。在脚下打滑之前,他是个不胖不瘦,健康爽朗的美男子。
  
  现在却是一个身子骨单薄,瘦小的纤弱美少年。这还不算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现在肌肤粉嫩,白里透红,好像吹弹可破,又好像一掐就会冒出一股水来那样嫩。
  
  他也就明白了,石榴又妒又恨的目光从何而来。石榴算是个小美人,他却比石榴还要美十分,巴掌大的小脸漂亮又精致,难怪会惹来石榴的刁难和折磨。
  
  说起来,他这张漂亮精致的脸,还是遗传自他现在的爹。石头感觉很纳闷,为什麽都是一家人,他爹石家大老爷,跟石家二老爷,还有石榴几乎没有想象的地方。
  
  想起他爹,石头不由的又想起,明天要嫁给的那个男人萧潜。这是让他叹气的另一个原因,他就算长得再漂亮,也还是个男人。萧潜怎麽就想要,千里迢迢娶一个男人回去过日子呢?
  
  他虽然没有交过一个女朋友,但是也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嫁给一个男人,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乌涯啊乌涯,你可是把我给坑苦了。沮丧的趴到窗棱上,石头暗暗叹气。也不知,青竹跟乌涯怎样了,也不知他的真身怎样了?




04

  “小石头,小潜绝对不会像石榴所说的那样欺负你。我见过小潜,他长得可好看了,一点也不凶。”
  
  从身後传来他爹,也就是石家大老爷石静的声音,害怕他听信石榴的话,对萧潜产生抵触,就不余遗力的说萧潜的好。
  
  “爹,你什麽时候见过萧潜?”石头回过头,不是他不相信石静,变成纤弱石头之後,对他最好,待他最亲的,就是石静。
  
  他跟石静之间有一种怎麽也无法割舍的血脉亲情,那是烙印在骨子里的感情。虽然觉得奇怪,但是石头毫不犹豫的相信了,他就是石静的儿子。
  
  “我啊”石静刚要说话,却呆住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小石头,你刚才说话了吗?”
  
  石头甫一出生,那个大夫兼神棍就说他天生缺两魂六魄。正常人都有三魂七魄,石头有缺失,这十几年来一直不会说话,从没有喊过他一声爹。
  
  但是石静没有因此而嫌弃他,反而将石家的一切都交给了他同父异母的兄弟石家二老爷,换的跟石头独居偏僻小院,照顾他的自由。
  
  刚才石头那一声爹,让石静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这一声爹他盼了十几年。
  
  “爹。”石头走过来,又叫了石静一声爹:“你不是我爹吗?”
  
  他不知道石头彼时不会说话,还以为石静是不是发现原先的石头不见了。他在担心,要怎麽跟石静说,不是他抢了石头的身体,他是一跤摔进来的。
  
  “不,我是你爹。”石静猛的抱住了石头,在他耳边呜呜的哭道:“小石头,小石头,你知道吗?我盼著你叫我爹,盼了十几年,我以为今生都听不到了呢。”
  
  那个神棍说,他的小石头是天残,除非有奇迹,否则是永远也不可能魂魄齐聚。奇迹是不是已经发生了,他的小石头变正常了,还能喊他爹了。
  
  “爹,你不要哭。我们不是在说,那个萧潜吗?”石头手忙脚乱的哄著石静,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男人这麽爱哭。
  
  不是说爱哭的石静就显得娘娘腔,或者娇滴滴的不像个男人。而是石静一哭,石头的心就疼一下,下意识的不希望他哭。
  
  “哦,哦。”石静胡乱的拿袖子擦了擦眼睛:“对,对,我们在说小潜。上回小潜来履行婚约,我见过他一面。二弟不让我跟小潜多说话,只让我看了他一眼,就把我赶回来了。”
  
  “爹,你看清他了吗?”是什麽样的男人,想要娶另一个男人为伴侣呢?难道萧潜天生只喜欢男人吗?还是萧潜另有目的?
  
  “看清了,看清了。”一提起小潜,石静的神情就变得欢快了一些,而石头也愿意看到这样的他。
  
  “小潜长高了,比我和你都高,也比二弟高。但是,他还像小时候一样好看,就是有点不爱说话了。”石静的脑海里,浮现出萧潜那一张有点冷的脸。接待萧潜的是二弟,如果是他还有小石头,小潜一定不会冷著一张好看的脸。
  
  “爹,萧潜,他怎麽会想著要跟一个男人成亲呢?”比他们还要高,他跟石静的个头不算很高,石家二老爷的个头不低,怎麽说也有175以上。比他还要高,那他都可以去打篮球了。
  
  “因为他喜欢你啊。”石静回答,这回轮到石头发呆了:“他喜欢我?”
  
  虽然他猜想萧潜只喜欢男人,但是他有可能喜欢一个痴儿吗?不,他反而觉得萧潜真的另有目的。
  
  “嗯,他就是喜欢你。”石静肯定的点头:“小潜,见到刚出生的你,就喜欢上你了。”
  
  那时候他正伤心呢,伤心著小石头不能叫他一声爹,萧潜就进来了,只看了一眼他怀里的小石头,就说他喜欢小石头,将来要迎娶小石头。
  
  萧潜的神情非常真诚,石静就认定了,萧潜是真的喜欢他的小石头。
  
  石头不知道要怎麽形容现在的心情,风中凌乱,震惊,都不足以形容他内心的澎湃巨浪。果然是另有目的啊,萧潜怎麽可能一眼就喜欢上一个婴儿呢?
  
  “小石头,等你明天见了小潜,就知道他是个好人了。”
  
  “哦。”石头呆呆的点头:“我要去睡了,爹,你也睡吧。”
  
  他梦游一样飘到床前,躺到床上,拉过棉被盖住了自己的脸。我还能回去吗?




05

  “石头,恭喜,恭喜,你桃花开了。”逆光里站著两个他所熟悉的身影,一个是青竹,另一个是乌涯。
  
  “恭喜你个大头,你桃花才开了!”石头跳过去,用力的瞧了一下乌涯的头:“这样的桃花我不要啊!”
  
  吼著,石头猛的张开了眼睛,就被眼前忽然放大的脸给吓了一跳。他吞咽了一口唾沫,呐呐喊道:“爹。”
  
  他还是不能适应,他来到了这里,有了一个爹。
  
  “小石头,快起来,小潜来迎亲了。”石静笑著将他拉出温暖的被窝,推到了一旁等著的小厮那里。
  
  被动的穿上大红嫁衣,在小厮将一样东西拿出来之後,石头终於要反抗了:“爹,我不要盖这个!”
  
  那是一块鲜豔的红盖头,火红的颜色好像是燃烧的火焰,很美,但是石头看了只觉得很刺眼。他是男人好不好,被逼嫁已经很凄惨了,现在还要他盖这个东西,真是令他很不爽啊。
  
  “小石头,你不盖不行。这个要等著小潜给你掀开,来,爹给你盖上。”石静接过红盖头,石头只能默默在心里流著眼泪,让石静给他盖上了。
  
  还好,还好,青竹跟乌涯那两个家夥不在这里,不然,他会成为他们很久的笑料。
  
  前来迎亲的不是萧潜,而是萧安。对於此,石家二老爷没有意见,因为萧安带来了,让他合不拢嘴的好消息。
  
  本来他还在想,要怎麽做,才能将自己的女儿塞给萧潜做妾。想不到啊,萧潜却主动来要求,说为了不让石头在萧家孤单,让石榴跟著嫁过去。
  
  石家二老爷高兴了,石榴却不高兴了。原本她对能做萧潜的妾室,还是很高兴的。但是现在看萧潜主动了,她又不满意了。
  
  “爹,你去跟萧大哥说,就说我不要做小妾,我要做他的正妻。”石榴不肯上妆,将捧来粉色喜服的丫头推到一旁。
  
  “笨蛋。”石家二老爷气的吹胡子瞪眼,为了石榴的不知趣:“萧潜是巨商,他能做出尔反尔的事吗?你嫁过去,虽然说是做妾,但只要你能讨他欢心,日後生下一二八女,你就是不能取代那个傻子,也能成为他的平妻。到那时,荣华富贵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是,女儿觉得不甘心。”石榴咕哝,如果不是石头打小跟萧大哥定亲,现在萧大哥迎娶的就会是她,怎麽著也轮不到那个傻子。
  
  “有什麽可不甘心的,等你成了萧家女主人的那一天,那傻子还不是任凭你处置。或是打,或是杀,或是卖,你都能出今天的恶气。你呀,不要得陇望蜀斤斤计较了。如果为此失了萧潜的欢心,你我岂不是得不偿失。”
  
  一时得不到不要紧,只要日後得到了,忍了这一时之气又有什麽关系。石家二老爷相信,石榴会想通的。
  
  “爹,女儿明白了,女儿会高高兴兴的嫁过去。”
  
  “这就好,这就好。”
  
  石头不高兴的坐进了花轿里,石榴高高兴兴的被塞到後面的那一顶小轿里。石家二老爷笑呵呵的目送花轿走远,一脸的自以为是萧潜老丈人的得意模样。
  
  石静跟著迎亲队伍去萧家精舍,他也没有阻拦。现在让他们父子高兴了,将来有的他们父子哭的时候。可是,他却不知道,他心中的傻子已经不傻了。
  
  他和石榴的美梦,很快就会破灭,哭的可不是石静父子,而是他们自己个。




06

  花轿摇摇晃晃的来到萧家精舍前,那里停著一辆马车,还有一队准备出行的人们。
  
  石头是第一次坐轿,当花轿停下後,他头有点晕,还有点找不著北的感觉。花轿让他失去了方向感,变成了一只无头的苍蝇,迷迷蒙蒙。
  
  花轿停下来,石头心中大感庆幸,不用一直体验脚不著地,那真是太好了。他都迫不及待,想要自己冲花轿里跳出来了。
  
  “大哥,我把小石头,还有伯父接回来了。”花轿旁边的男子,声音柔和,令人听了如沐春风,也让石头晕乎乎的脑袋似乎找到了一线清明。
  
  有谁走过来,这就是要娶他的萧潜吗?石头隔著红盖头,仍然可以感觉到,那一道有点冷,又有点关心意味的视线。
  
  他真的不是天生喜欢男人啊,那就是另有原因了,才会跟‘石头’定下婚约。
  
  一只修长的手掀开轿帘,握住石头的小手,真的是小手。石头现在才发现,跟伸过来的手掌相比,他的手短了有一大截。
  
  萧潜的大手还很有力,石头向里抽了抽手,几乎是在做无用功,他的小手还紧握在那手掌里。
  
  我不习惯,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握住手啊,石头在心里哀嚎,却又不能硬来。到现在,他头上还顶著痴儿这个名词哪。
  
  等石头被牵出了花轿,他更是一下子就呆住了。萧潜异常高大,石头是黯然流泪在心里,跟这个男人相比,他真的变成了纤弱美少年。
  
  心情不好的他,用飘得跟男人走向一旁的马车,在男人停下来後,他还是脚下不停,直直的一头栽在了男人的身上。
  
  身後传来一声惊呼,是他爹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