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任谁莫名其妙的穿越异界,再糊里糊涂的被送出来,也不可能知道其中的前因後果,也会是一头雾水。
  
  “我爹和国师没有说,谁要杀我,只说让我去天狼教,找天狼教的教主,将这个交给他。”
  
  青竹说著,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是一块玉牌,上面刻著小纂的天狼教三字。
  
  乌涯速度冲过来,一把抢过了青竹手里的玉牌,他望著玉牌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诧和难以置信。
  
  “乌涯,你怎麽?!”青竹呆呆看著空无一物的手掌,老天,原来乌涯也会武功吗?而且武功还很高,他都没有看到乌涯在动,他手里的玉牌就不翼而飞,出现在青竹的手里了。
  
  “萧大哥,萧二哥,我们有事要谈,请给我们独处的时间。”乌涯攥起手,将玉牌收了起来,回头向萧潜和萧安要求道。
  
  “你们谈。”萧潜和萧安自动的离开了,将空间留给刚刚团聚的三兄弟。
  
  “乌涯,你为什麽这麽大的反应?!”石头也看出乌涯的反常来了,他急忙凑过来,想要看清楚那块玉牌,可惜已经被乌涯没收了。
  
  “因为我也有一块玉牌。”看到石头和青竹脸上的不解和好奇,乌涯无奈只好将玉牌拿出来,并且贡献了他手里的那一块。
  
  “咦,是一对啊!”石头惊呼,视线落在那两块玉牌上。
  
  两块半圆形的玉牌合在一起,凑成了一个整圆。看得出,这两块玉牌出自同一块美玉,只是被一分为二,做了好些是某种信物的东西。
  
  信物!石头的脑海里猛的一亮,闪过一道了悟的火花,他不由的看看青竹,再看看乌涯,,而後在乌涯越来越古怪的神色里,失声惊呼道:“这不会是定情的信物吧!”
  
  “怎麽会?!”青竹没有想到这一层,也没有注意乌涯古怪的神色:“这只是求救的信物吧,我想,可能是当年我爹对天狼教的教主有恩,所以才会让我去天狼教求救的。”
  
  “青竹,你说的爹是皇帝吗?”有乌涯古怪的表情在前,石头不由的将事情往另一个方向想去。只是那个方向实在太过於惊世骇俗,他才会露出跟乌涯一样古怪的神情。
  
  “不是,我爹不是皇帝,他是皇後!”青竹的声音由高降低,到最後戛然而止。
  
  他也呆住了,呆呆的看看石头,再瞧瞧乌涯:“我爹是个男人,他怎麽会有我这个儿子呢?”
  
  皇帝不可能大度到,让自己的皇後跟其他女人生孩子吧!
  
  可是,那种血脉相连的亲切并不是作伪,他跟他爹不说是十足十的肖似,也有七八成相像。而且,据跟他出宫的侍卫说,剩下的三两分是遗传自皇帝。
  
  现在,问题来了,他,是怎麽出生的?!
  
  “会不会,皇後不是你爹,而是你舅舅呢?”石头脱口而出,的确,除了这个解释,没有第二个解释了吧。
  
  “我觉得不像,他就是我爹啊。”青竹立即反驳,他相信感觉是不会骗人的,那个男人不是他舅舅,真的是他爹,是他亲生的爹!
  
  “我觉得”乌涯终於开口了,而他脸上的神情由古怪变成了纠结,石头和青竹一起看向他,等著他说话。
  
  “我觉得,你可能是那个男人所生。”乌涯感到自己的话没有说服力,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但是,心中的那个直觉却是不能忽视的。
  
  “咦咦咦!”石头和青竹都失声惊呼,这世上有男人生子这种事吗?!
  
  没有吧,他们看著彼此的眼里,是满满的不置信。石头在心里还说,我只是想了一下而已,不会就成真了吧。
  
  “我是这麽认为的,因为我爹让我娶一个男人回去天狼教。”乌涯艰涩的说道,青竹猛的跳过来:“你的意思,不会是指我吧?!”
  
  “有可能。”乌涯的话音未落,青竹噌的一下跳开了:“咱们是不可能的,我可不想跟你成为夫夫。”
  
  “我也不想。”乌涯随声附和:“要是真的让我选,我宁可选萧崎,也不会选你做伴侣,我们是兄弟。”
  
  他们是好兄弟,也只能是好兄弟,不可能成为伴侣的!
  
  “先不要纠结这个,我还是无法想象,这世上真有男人生子这回事。”青竹摆摆手,只要他跟乌涯不同意,相信他们的爹也不会乱点鸳鸯谱,不会硬将他们凑在一起的。
  
  
  “大哥,皇帝有五个儿子,除了皇後所出的太子,还有一个皇贵妃,两个贵妃,一个妃所出的四个皇子。追杀石头的人,最有可能的是皇贵妃,还有卢贵妃。听说,她们两个的皇子最有贤名。”
  
  皇帝的儿子多了,争端也就来了。皇後不要说无子,就是有子,也挡不住其他妃嫔的算计。
  
  皇太後,皇帝,谁不想让这两个尊贵无比的名号落在自家的身上。妃嫔们和皇子们想更进一步,那些支持他们的大臣们也不例外。
  
  他们都想著让自家的家族,成为青国的第一世家,然後长长久久的握著权柄,长长久久的富贵下去。
  
  “有消息说,皇帝和皇後的关系紧张。”帝後不和,那些妃嫔才会有胆子光明正大的谋算皇後,谋算太子。
  
  “二弟,你查查,看这些妃嫔里有没有跟那个人联系的人?”虽然说那个人被贬为庶民,但是那个人手里的力量,仍然足以引起有野心的妃嫔和皇子大臣的注意。
  
  “好,我这就传令下去。那边,也快有消息传来了吧。”他们在离开客栈前,布下了萧家堡的眼线,已经过了这麽久,应该会有收获了。
  
  虽然收留青竹,就将萧家堡拉进夺嫡的漩涡里,但是只看在石头的份上,他们也不能束手旁观。他们没有想过利用青竹,因为他是石头的兄弟。


47

  “除了让你上天狼教,皇後和国师还说过其他的话吗?”乌涯再三追问。
  
  “没有,只是国师再三强调,一定要我去天狼教,将玉牌亲自交到教主的手里。”青竹仔细的回忆著,也只有这些叮咛。
  
  “我陪你走一遭天狼教。”乌涯决定,报出他的身份:“我是天狼教的少教主。”
  
  他们三人一个是痴儿,一个被封在冰棺里,一个真的睡了十六年,这其中究竟藏著什麽玄机,又有什麽谜底等待他们去揭开呢?
  
  青竹和皇後的身份尊贵,按说皇後不可能跟江湖上,被正道所不齿的天狼教有联系。但偏偏这事就发生了,他能肯定皇後认识他爹,也就是天狼教的教主。
  
  并且,他们的关系还很好,因为青竹手里的玉牌只有两面,不是他爹亲自送出去,皇後是不可能得到的。难道,皇後曾经是江湖人吗?
  
  “石头继续留在萧家堡。”乌涯打算速去速回,就没有让石头跟著回去。
  
  “哦,好,你们快去快回。”
  
  说走就走,乌涯当即跟萧潜告别,带著青竹急急赶赴天狼教,这边石头怀著不解和纳闷留下了。
  
  听说石头找到了第三个兄弟,而急匆匆赶过来的石静,恰恰跟他们错身而过。
  
  “小石头,找到青竹了吗?”石静跑的有点急,显得有点气喘吁吁。自从来了萧家堡,他跟石头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一大截,相对的石静的体重有增加的趋势。
  
  “爹,你不要跑这麽急。”石头扶住跑过来的石静:“青竹有事跟著乌涯回天狼教了。”
  
  “我来迟了一步啊,那下回再见他好了。”石静喘了口气,胖乎乎的脸颊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有几颗,还沿著他脸颊滚了下来。
  
  他们都相信石头做了十六年的梦,也是心疼石头比其他人要孤单寂寞,听说他有两个好兄弟,就想著让他们兄弟们多相处。谁知,石头两个兄弟这麽快就离开了。
  
  “他们很快就会回来,只是要弄清一件事。”石头看到石静眼里流露出来的可惜和遗憾,就急忙开解道。他们并不孤单,也不寂寞,只是不能宣之於口。
  
  “很快就回来吗?这就好,这就好。”石静点头,这样他就放心了。而且,石头现在不是一个人,还有小潜他们陪著他。
  
  “对了,爹,萧大哥给咱们准备了礼物,你要不要出去逛一圈。”石静来到萧家堡,就一直没有出去过。
  
  石头以为他在南方生活惯了,来到北方需要调整,才会整天待在萧家堡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那个,我还没有休息够。等以後有时间了,咱们再出去逛逛啊”石静在石头提出出去走走的建议後,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变得苍白,眼神也开始闪烁,是要逃避的模样。
  
  他随便的找了个借口,就急忙忙的从石头面前逃开了。来北方是不得已,是别无选择,但是他能选择窝在萧家堡里不外出,就不会遇见那个人,就不会有想起过去,就不会有悲伤和怨怼了。
  
  忘了,他要忘了过去的事,不想再跟那个人有什麽牵扯,更不想去挤入那个冰冷无情的家族里。
  
  望著石静一溜烟逃走的背影,石头心头浮现了一点好奇心,又在瞬间消失了。
  
  “伯父。”来找石头的萧潜,遇到了落荒而逃的石静,就停了下来。
  
  “小潜,不要让石头遇见那个人,不要让石头进入那个家族,你要答应我,一定要答应我!”
  
  石静猛的抓住萧潜的衣袖,一再的恳求和叮咛著,他说的很急很猛,以至於嘴唇都在哆嗦著。
  
  “伯父,你想起那个人了吗?还是石头问起那个人了呢?”萧潜扶著石静坐下来,他现在正在惶惶不安中,唯恐石头被那个人,被那个家族抢走。
  
  “不,石头没有问。他是个好孩子,他见我不愿意提过去的事,就从来不过问。但是我知道,要是那个人见到了石头,就一定会将石头带走,不能让他带走石头。在那个家族里,石头根本不能生存。那里吃人不吐骨头,石头不是他们的对手。”
  
  石静惶惶的说著,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多,他仿佛看到了石头被带走,被那个人和他的家族伤害,吞吃的一点骨头渣都没有剩下。
  
  “伯父,你放心,没有人能带走石头。石头是你的儿子,只是你一个人的儿子。他也是我萧潜的伴侣,更是萧家堡的堡主夫人,我绝不会让自己的伴侣被他人夺走,伤害!”
  
  萧潜的手放在石静颤抖的肩膀上,将内力缓缓输送给他,渐渐的石静不再颤抖,他惶惑的心也慢慢的平复下来。
  
  “我是个不称职的爹,小潜,我是不是很没用啊。”他保不住应得的家业,给不了石头富足的生活,还让石头被石榴欺负。要是萧潜没用来迎娶石头,他就要先被石家给吃了。
  
  “不是的,爹,你是个称职的父亲!”石头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惊吓的石静噌的一下子就蹦了起来,一脸的慌张和无措。
  
  “小石头,你都听到了吗?”只要一想到石头听到他所说的话,石静的脸色就变白一分,心中的恐惧就多添一分!
  
  “爹,你和萧大哥在说什麽。我只听到你是说自己不称职,自己没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