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2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爹,你和萧大哥在说什麽。我只听到你是说自己不称职,自己没用,其他的没用听到。”他刚刚赶到,也就听到了石静自责的那些话语。
  
  “没说什麽?没说什麽?”石静一时庆幸石头没有听到,一时又害怕他追问,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又是自责,又是恐惧的。
  
  “爹,我从不後悔成为你的儿子,你做的很好。在我的心里,你是最好的爹。”这是石头的心里话,虽然莫名其妙穿越了,但是他不後悔认下石静这个爹。
  
  “小石头,呜呜,小石头”石静一把抓住石头的手,呜呜咽咽的流下眼泪来。
  
  石头和萧潜没有劝说,现在让石静哭出来,才是最好的减压方式,让他能将积压在心头的自责和恐惧都化作泪水流出来,他就会不纠结了吧。




48

  好生的哭过一场,石静的心情平静了很多,也不再纠结於那个人以及过去的那些事。神情变得开朗了许多,比之前爱说也爱笑了许多。
  
  这样开朗没有心事缠身的石静,让石头暗自放下心来。更加坚定了他,不去追问过去发生了什麽的念头,只要他们父子能快乐的生活,有些人有些事抛诸脑後也好。
  
  萧家堡这些日子笑声不断,其中有萧崎能正常行走的原因,他院子里的小厮丫头也换了一批,虽然不是很多话,但也不会像之前那般静默。
  
  不再枯坐涛院里,石头也拉著萧崎到那一处悠闲所在去过几次,他骑马,萧崎跟石静是坐车。
  
  欢乐的日子就这样平静的淌过,但是在平静里还隐约有著一层不寻常。只是萧潜和萧安瞒的紧,没有让石头他们涉及。他们将一切都担了下来,将平静快乐留给了石头三人。
  
  这一天,石头跟萧崎说好要骑马去小湖边,石静说昨天睡得迟了,今天就不跟他们出去了。
  
  萧潜给萧崎跳的是那一匹黑马,性子温驯,跑动间好像一道黑色的闪电。萧崎就依著石头所说,叫他的坐骑为闪电。
  
  石头先出了萧家堡,就看到站在火云和闪电前面的萧潜。初升的朝阳在萧潜身後,罩上一圈金黄的晕轮,庄严又威武。
  
  在现代,石头没有动心的人。莫名穿越时空,缩水为新鲜美少年。在尚未搞清楚状况下,就‘嫁’入了萧家堡,有了一个从不曾想过与之共度一生的同性伴侣,成为了狼王的另一半。
  
  萧潜英挺卓绝、伟岸出色,即使他也同样是个男人,也为他而心动了。从小到大,他身边陪著的最多的一直是乌涯和青竹,因为某个原因不曾在异性堆中打过滚,没有沾染到一片红花。
  
  他们三人都是一样,也都说缘分未到。可是当缘分到了时,却是在这个异时空里。遇见了有缘人。萧潜的存在让他心慌,萧潜的眼光让他心悸,倘若是在现代,他会自然而然的接受,会想要靠近萧潜,想要碰触萧潜,甚至想要跟他交心。
  
  但是,在这里他必须时时警醒,不让自己再多放一分的热情下去,不能泥足深陷,不能害了萧潜。
  
  无数的不能,让他怯而止步,让他黯然神伤。让他自欺欺人,说萧潜是好兄弟,是跟乌涯和青竹一样的好兄弟,但是明明是不一样的,他能感觉到兄弟和动心之人的不同,却必须压抑下来
  
  “石头。”萧潜看过来,眼光柔和,目露笑意。
  
  “萧大哥。”告诫自己将眼光从萧潜身上移开,石头迎著他走过去:“早啊,你今天有空吗?”
  
  “今天不行。”萧潜摇头,看著石头走近,他的神色愈发柔和。石头的邀约他很动心,只是他有不得不推却的原因。
  
  “我们今天不跑,只慢慢走过去。”火云看到石头过来,兴奋的将大脑袋伸到他的怀中,得了他几下轻抚,才在萧潜带著点嫉妒的眼光里拿开来。
  
  “待会,我叫人送你们过去。”萧潜很想伸手,在石头的头上摸一摸。也想将石头藏起来,只做他一人的可爱的小猫咪。他羡慕著可以亲近石头的火云,羡慕著可以跟石头一起去湖边的萧崎。
  
  “好。”石头仰起头,给了萧潜一抹大大的笑脸,将所有微妙的心情都藏在心底。
  
  “石头。”萧崎的身影出现,虽然他走的很稳,但是他的心情很急,在他美丽的小脸上都显露出来了。
  
  “大哥,你也在啊。”直到走到萧潜面前,萧崎才看到了他的存在。他的眼光刚刚一直黏在闪电身上,除了石头其他人都没有被他看在眼里。
  
  “不要著急。”萧潜温言说道,摸了摸萧崎的头,感受著跟摸石头脑袋不同的感觉。他其实,最想摸的是石头的脑袋。
  
  “嗯。”萧崎点头,小脸因为激动和兴奋而涨得通红。
  
  亲自扶石头和萧崎上了马背,然後才交给了两名稳妥的马童,让他们牵著马去湖边小木屋。
  
  “萧大哥,晚上见”
  
  “大哥,晚上见”石头和萧崎从马背上回过头来,冲著萧崎摇了摇手,石头摇的很大力,萧崎摇的激动。
  
  “晚上见。”萧潜也摇摇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著他们的身影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
  
  “大哥,石头对你不是无动於衷,你也不能著急。”萧安最後出现,轻轻在旁边说了一句。
  
  “有消息了吗?”萧潜转身,脸上的表情已经转变过来。只有萧家堡安全了,只有解决了他们跟那人的恩怨,他们所在意的人才能安全,才能过上真正的平静快乐的生活。
  
  “有消息了。”萧安压低了声音,他们走的很快,很快就走进了萧家堡内。
  
  “都有什麽消息。”书房里只有萧潜和萧安,其他的人都被远远的支开了,有他们信任的心腹守在外面。
  
  “有两个消息,一个是关於那个人的,一个是关於青竹的。”萧安拿了两个密封竹筒,上面都有萧家堡的印记,里面分别装著两份消息。
  
  “先说跟青竹有关的那份消息。”
  
  “皇帝封赏了有皇子的几位妃子,而皇後现在不在坤宁宫里。”萧安拆开了其中一个竹筒,看了上面的内容後,对萧潜说道。
  
  这是什麽信号?封赏妃嫔虽说不是大事,但是其中有一位可是皇贵妃,要是再封赏有加的话,那还有什麽可以封赏给她的,那就是坤宁宫的位子了。
  
  可是皇帝跟皇後虽然不合,这些年来也没有动他的念头,为什麽偏偏在这个时候动手呢?
  
  是因为皇後是个男人?不,萧潜和萧安都不认为是这个原因。
  
  倘若青竹不是石头的兄弟,他们就不会知道当今的皇後,主理後宫的据说风华绝代的那位,竟然是个男人。
  
  这可是皇朝的秘辛,皇後是个男人这件事要是传扬出去,将会引起多麽大的震荡,不用想也能知道。




49

  还有,为什麽皇後是个男人?!皇帝又为什麽让一个男人入宫?!
  
  当今青国的皇後出身大家,父兄乃是青国镇守南疆的异姓王,还是世袭罔替的那一种。皇後入宫这麽多年来,一直没有被人看穿起男子身份,这其中若是没有皇帝的默许和掩护,是不可能如此顺利的。
  
  皇帝虽然是嫡子,又一出生就被册立为太子,但是他不是一帆风顺的。在他还是太子时,身边不仅有虎视眈眈的兄弟,宫里还有虎视眈眈的妃嫔。
  
  还是当今的太後,先前的皇後为他定下南疆王的郡主之後,他的太子之位才稳固了。
  
  “皇後是南疆王的儿子,南疆王根本没有女儿。当年的那位‘郡主’,就是现在的皇後吧,只是为什麽南疆王要以儿子充作女儿呢?”萧潜和萧安同时想到了,关於南疆王家族的传闻。
  
  历代南疆王家族就没有出过郡主,历来全是清一水的男儿郎。至於这位‘郡主’的出现,那只能用巧合,或是天意来解释了。
  
  毕竟南疆王不会无缘无故的,将自己的儿子扮作女儿,并且还将他送入了後宫里。
  
  “大哥,难道皇帝是对南疆王有了猜忌,想要铲除南疆王还有皇後吗?”
  
  皇帝依靠南疆王才坐稳了皇位,现在他反过来要拿南疆王和皇後开刀了吗?只是皇帝要对南疆王和皇後下手,就不怕南疆王杀入京都吗?
  
  萧安敢肯定,青国最强大的军队,是隶属於南疆王的军队,青国其他军队都挡不住南疆王的大军。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萧潜也想到了,但是他还有不同的想法:“要是青竹不提国师,皇帝有可能是动了杀心。但是涉及到国师,皇帝的意图就很难猜了。”
  
  “大哥,咱们该怎麽办?”
  
  “先跟天狼教打好关系,抛出点鱼饵把那个人钓出来。”不管皇帝要做什麽,有关青竹的消息并没有传扬出来,可能说明皇帝想保住这个儿子,想将他放逐到民间。
  
  那青竹就是安全的,他安全了,石头和乌涯也才会安全,他们才能毫无顾忌的去对付那个人。
  
  “那我先将鱼饵放出去。”萧安笑笑,笑意不达他桃花眼眼底:“那个人藏了这麽久,也该露面了。”
  
  
  夜深了,湖边小木屋周遭一片静谧,偶有微风拂过,沙沙作响,也不会惊扰了屋子里人的好梦正酣。
  
  一个身影迅捷的,悄无声息的飞掠而来,恰似凌波微步嗖忽即到跟前,停在了石头所住的那一间窗户外。
  
  来人是萧潜,他在窗外看了一会,才从窗户跳了进去,来到卧榻前。石头睡得正香,头下枕著一个枕头,怀里抱著一个枕头,蜷缩在卧榻上,犹如一只睡在火炉旁的小猫,闲适,舒坦。
  
  悄然上塌,在不惊动石头的情况下,萧潜将他抱在了怀里,接著如水月光凝望著他的脸。
  
  从不知道爱一个人,能爱的如此之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句话他方才理解了其中的意味。
  
  他不在身边,总觉得缺少了什麽。此刻,只有将他抱在怀里,才能让心得到安宁,才能让怀中不再空虚。
  
  低头,眷恋的在他额上轻啄,心中喟然长叹,陷得越深,心中的患得患失越深。所以,他才会在深夜不顾一切的赶来,只想看他一眼。
  
  “喜欢你啊,我该拿你怎麽办呢?”低低轻喃,不能传入沈睡的石头心中,只能飘散在静谧的空气里。
  
  睁开眼睛,石头怔了一下,眨巴了眨巴眼睛,才确定了屋子里只有他一人。
  
  “咦,难道昨夜我做梦了吗?怎麽会梦到萧大哥?”不解的挠了一下小脑袋,石头自言自语著。
  
  “石头,吃早饭了。”萧崎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吃了早饭,咱们该回去了。”
  
  石头飞快的冲到门口:“小崎,昨夜没有人来吧?”
  
  “没有。”萧崎摇头,他昨夜睡得很好,一觉就到天亮了。就是有人来了,他也不会发觉的。
  
  “啊,可能真是我在做梦了。”石头很快的抛开了这个疑惑,只不过来这里住宿一夜,这里又是萧家堡的产业,萧大哥不可能回放心不下,那就是他在做梦了,一定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