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2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啊,可能真是我在做梦了。”石头很快的抛开了这个疑惑,只不过来这里住宿一夜,这里又是萧家堡的产业,萧大哥不可能回放心不下,那就是他在做梦了,一定是!






50

  “今天的早饭真是丰盛啊?”这里不比萧家堡,一应的饮食上也就图个好吃,简单省事,也是休闲的意思。
  
  可是今天早上的早餐却超出过去许多,并且摆满了藤木桌。上面有各色的点心,水果。天气渐渐热了,主食是面条凉面,荤素搭配的卤料,以及四样小菜和一道酸酸甜甜的汤。
  
  “这些是给我们两个人吃的吗?”看到丰盛的早饭,石头忽然想难道萧潜真的过来了,昨夜不是梦!
  
  虽然看著都是小碟,但是加在一起数量可不少,大约有三十多碟。早饭色香味齐全,看著就令人食指大动,恨不得立即大快朵颐。
  
  “这些都是从堡内送来的吗?”萧崎抓了一个婢仆问道。
  
  “是,都是一早送来的。”
  
  “是大哥来了,还是二哥来了?”萧崎又问。
  
  “是堡主亲自来了。”
  
  “什麽时候来的?”石头一听是萧潜来了,猛的向这个婢仆看过来。
  
  “今儿一早赶过来的。”婢仆也感到奇怪,不知石头为什麽追问他们过来的时间。
  
  “萧大哥,怎麽不在?”那就是做梦了?是做梦吗?
  
  “堡主去,堡主。”婢仆刚要说什麽,那边萧潜已经从木屋後面的树林里转了过来,这边萧崎和石头也看到了他。
  
  “大哥,你怎麽有空来了?”萧崎惊喜的问道,石头的视线定定的放在萧潜的身上,发觉心底有著不能忽视的欣喜。
  
  “我来看你们住的习惯不习惯?”萧潜迎著石头隐藏著欣喜的眼光,一丝窃喜飞快一闪而逝。石头对他的兄弟情,在悄然发生变化吗?
  
  “习惯,很习惯。”萧崎从没有露出过如此阳光灿烂的笑脸,这让他的小脸都笼上了一层明亮光晕,看著就好像是从里到外彻底的重生了一样。
  
  石头在一旁看著他们兄弟两个,也为他们打心里高兴。萧潜从今後就不会再内疚万分,而萧崎也不会再认为是自己拖累了萧潜和萧安了吧,这是最好的结果。
  
  萧崎改变了,重生了,萧潜和萧安也能改变,也能重生
  
  真好,真好。石头的唇角向上勾起,捏起一块削了皮,切成块的水果放进嘴里,现在这种感觉,就好像嘴里的水果,甜滋滋的,一直甜到心里去。
  
  萧潜不能待太久,三人一起吃过早饭,连两句话都没有说,萧潜就要立即赶回去了。他的眼光留恋的在石头脸上停留了一会,才带著两个婢仆离开了。
  
  石头和萧崎下午也会返回萧家堡,虽然他们想在这里多待几天,但是有人却偏要来破坏。
  
  最近有鬼鬼祟祟之徒,偷偷在萧家堡外面徘徊,本著要引蛇出洞的念头,萧潜和萧安才容忍了这些人。
  
  不过,他们一致认为石头和萧崎要尽快赶回来,还是在萧家堡里安全。萧家堡已经今非昔比,当年那一场惨事过後,萧家堡内外都清理过了,并且还加强了守卫的力量。
  
  可以说,倘若当年来犯的那人再过来,不仅不能撼动萧家堡一分一毫,他,还有他带来的人都将会有来无回。




51

  “萧大哥,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吗?”回到萧家堡,石头也感到了那种外松内紧的紧张氛围,就主动找到书房,找上了萧潜和萧安。
  
  他想,有些事或许萧潜和萧安不适合出面,而他却是合适的那一个。
  
  “有。”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萧潜才点了头,萧安是没有异议的。萧潜想到了,他也想到了,要对付那个人,他们的确不是合适的人。
  
  他们想迷惑那个人,进而让那个人自投罗网。而这件事萧家堡上上下下,无论是谁都无法令那人上钩。因为萧家堡的严密,还有婢仆的忠心,是人尽皆知的。
  
  虽然这让萧家堡无懈可击,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也是让他们颇感到棘手的一面。因为他们找不出,一个能出面做事的人。
  
  “萧家堡家大业大,世代积累的财富令人眼红,除了那些明面上的产业,暗处还有被外人传说的金山银山,是真正的金山银山。”萧安强调,但是他跟萧潜没有得意,就是因为这些财富,他们的亲人才会被害,萧家才会被谋算。
  
  有了萧潜和萧安的努力,再加上暗处的财富,萧家堡才能很快的重新崛起,重新成为北方的霸主。
  
  “难道曾经谋算过萧家堡的人,现在又要出手了吗?”
  
  过去那段艰辛的日子,萧潜只是一句话就带过了。但是看看萧崎的脚伤,看看萧潜和萧安所散发出来的孤单寂寞,却不肯轻易让人走近的疏离冷漠,就能知道当初他们受了多少苦,就能知道他们怎样披荆斩棘才走到今天。
  
  难怪爹爹说,想要让萧潜他们得到幸福,想看到他们能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可是,要是不能复仇,不能将谋算萧家堡,谋害他们亲人的人抓住,他们是无法放下心上和身上的担子,就无法真正的笑出来吧。
  
  “嗯,那个人又按耐不住,想要蠢蠢欲动了。”萧潜和萧安面容沈静,脸上没有喜怒哀乐,但是他们眼底的怒火,却显示了他们不平静的内心。
  
  当年他们只报了一半的仇,一来是那个人的身份特殊,二来那个人早就安排好了替罪羊,才让他逃过了他们的复仇。
  
  虽然很愤怒,但是他们忍耐了下来。只要那个人贪心不改,只要那个人一心巴望著青国皇位,他们就有大仇得报的那一天!
  
  而这一天他们等待多时,那人已经忍不住内心的蠢动了,因为萧家堡有多少财富,他知道,才会更加的迫不及待,想要将萧家堡的所有都抢过去。
  
  “我们的仇人曾经是萧家堡的朋友,父亲和母亲以诚相待,让他看到了萧家堡有多麽有钱,才惹来了他的贪婪和谋算。当年他失败了一次,但是他一直是不甘心的。”
  
  萧潜慢慢述说著,萧安的拳头紧紧攥起:“有谁能想到和善亲切的面具下,是贪婪狠毒的狼子野心呢?!我们都被他骗了,父亲和母亲到死都不能相信,是他在谋算。”
  
  那个他们唤一声‘叔叔’的人,那个总是一脸和善的人,没有人能预料到他突然的变脸,有和善的菩萨变成了凶残的修罗!
  
  用烈火和鲜血让他们知道了什麽叫伪善!知道了什麽叫冷血无情的毒蛇!更叫他们知道了亲人被害的锥心蚀骨之痛!
  
  “看到萧家堡重新站稳在北方站稳,他怎麽能再坐得住,不将萧家堡的一切都抢过去,他是万万不会甘心的。更何况,他眼里除了那把金光闪闪的椅子,看不到其他。只要有了萧家堡的金山银山,他就不愁不能跟皇帝直接对上。”
  
  “那个人的野心很大啊,但是皇帝会眼睁睁看著他来谋夺萧家堡吗?皇帝应该最看重那把金光闪闪的椅子,不可能容许被他人觊觎啊?”
  
  萧家堡现在不仅是他和石静寄居的地方,而是他们的家,是他在这个时空里唯一的家。
  
  现在有人谋算他的家,其中还牵连了石头。虽然不知道皇帝对石头如何,但石头毕竟挂著太子的头衔,说什麽他也不能让那个人得逞!而且,皇帝不可能纵容那个人,以致养虎为患吧!
  
  “皇帝不会坐视不理,但是皇帝同样也需要证据才能处置那个人。”萧安松开攥紧的手,深深的呼吸了几下:“那个人的身份特殊,皇帝不能不谨慎从事,而咱们要做的就是给皇帝送上证据,让他能同意咱们报仇雪恨!”
  
  “萧大哥,萧二哥,你们说,让我怎麽做。”石头伸出手,握住了萧潜放在书案上的大手。萧潜的手有点凉,他的手温暖正好。
  
  “石头,要委屈你了。”萧潜反握住石头的手,郑重对他说道:“不是让你做饵,就是需要你假扮先前的痴儿模样,来迷惑那个人,将他想要的送给他。”




52

  北方霸主萧潜迎娶一个痴儿为正室,早已经传遍了青国上上下下,惹来一番沸沸扬扬的谈论。
  
  有的人赞他重情重义,即使明知遵守婚约,有可能让萧家堡後继无人,也不肯轻易毁约,做食言而肥之事。坚持迎娶痴儿做堡主夫人,不愧是北方霸主。
  
  也有人说萧潜是故意的,对他的所作所为嗤之以鼻。有谁不知北方和南方豪商,乃至是王公贵族都欲与之联姻。
  
  沽名钓誉的萧潜为了自身的利益,故意将痴儿推上堡主夫人那个位子,是为了求一个平衡。
  
  正室的位子只有一个,萧潜不管给谁都会惹来其他人的妒恨和不满。那麽干脆让一个不能生儿育女的痴儿占据这个烫手山芋,他再给那些一心要嫁入萧家堡的女子们平妻之位。
  
  这样一来,萧潜最为头疼的事就解决了。那些有要求的家族,将家族里的女孩送来做平妻,也不用顾忌上头的痴儿正室。
  
  萧潜谁也不用得罪,就得来了一石好几鸟的好处,真不愧是北方的霸主,青国最大的商人。
  
  “他们说大哥是商人,骨子里脱不了商人逐利的贪婪本性。还说大哥必定不会优待你,等风头过後,人们不再谈论你,他就会郑重迎娶那些早就定好的女子进萧家堡。”
  
  萧安冷笑,寒霜凝结在他的桃花眼里,冷的没有丝毫温度:“到那时,大哥会将你抛诸脑後。若大哥有一分善心,你还能衣食无忧,却是粗衣陋食。若大哥冷血无情,不消说你定会吃不饱穿不暖,甚至会被大哥灭口。”
  
  “他们都是这麽传的吗?”石头一脸的惊讶,他没有想到萧潜跟他的婚事,竟然会有这样的不能置信的传闻。
  
  “还有许多更难听的,更过分的。有人已经就此事下了赌注,在赌你什麽时候会被大哥赶出萧家堡。”萧安嘴边的冷笑加深,所以他们才考虑了让石头加入计划的可能。
  
  因为有这些传闻,石头跟萧潜真正的关系,就不会引人注目。石头才会是安全的,但是也要以防万一。
  
  那个人心狠手辣,即使他认定石头对萧潜来说可有可无,也会从石头身上得到想要的後,对他下杀手。
  
  “荒谬!荒谬!真是太荒谬了!”石头一连说了三个荒谬,眼里也没有了温度:“萧大哥,萧二哥,这些传言什麽时候才能过去?”
  
  那些嫉妒萧潜能迅速重新支起萧家堡的人,在背後竟然如此诋毁他,真是无耻之极。
  
  “萧大哥,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相信你,我们都相信你。”萧潜倘若真是无情无义,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取消婚约,也能不用让他人发现,而让他跟石静两人消失匿迹。
  
  说萧潜用大张旗鼓的将他娶回萧家堡,用来安抚那些想要嫁给他的千金们人,才是无稽之谈!萧潜根本不用那麽做,他也没必要那麽做!
  
  他是萧潜,是北方的狼王,怎麽可能会为了那些千金而如此贬低自己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