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2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们也有解药,现在应该也吃了。”石静给石头整了整衣裳,凑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除了我,其他人没有这毒。解药也只有那麽几颗,够用了。就是有人中毒能苟延残喘,也配不出解药来。”
  
  “哦。”石头明白了,原来这毒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过。就算是想要配出解药,也需要时间。
  
  也就是说,只要解药在手,他就不怕萧潜所说的那个狠辣无情的人了。
  
  “爹,你在堡里要好吃好喝好睡,不要总是担心我。你给了我这麽霸道好用的东西,你就放心吧。”
  
  石头猛的抱住了石静,这一次,他主动去要求做‘饵’,他不担心有人会加害他,萧潜一定会保护他,就是放心不下石静。
  
  他们在石家是父子相依为命,从来没有分开超过一时半刻。如果他突然的离开石静,那麽石静一定会感到孤单寂寞。
  
  即使在萧家堡里衣食无忧,但是石静会有落差,会为了他暂时的离开而吃不下,睡不好。
  
  “我不担心,有小潜在,我不担心。”石静虽然这麽说著,但是他的鼻音很重,好像就快要哭出来的感觉。
  
  还没有分开,只是想著石头会暂时离开,石静就非常非常的不舍了。
  
  “爹,不要等我回来时,让我看到你变瘦了啊,你还是这个模样最好。”石头可不愿意,当他回到萧家堡时,看到一个跟他一样纤细的中年美大叔。
  
  石静还是适合现在的模样,胖乎乎的,富态可掬。
  
  “嗯,嗯,我不会让自己瘦下来的。”石静哽咽著,还是忍不住落下眼泪来。
  
  “爹,我走了。”石头再用力抱了他一下,放开了抱著他的胳膊。
  
  “哦。”石静低低应了一声,却没敢转身看著石头离开。
  
  石头出了竹院,迎面就看到‘石静’向他走来。他呆呆的站住了,呆呆的看著眼前的‘石静’。
  
  像!真像啊!石头在心里说道,不管是身材,还是五官神态,就连每一个细节都惟妙惟肖。
  
  如果不是刚刚从竹院走出来,石头还以为越走越近的‘石静’,就是他爹。
  
  “石头。”走在一旁的萧安唤道,石头才猛然回神:“啊,萧二哥。”
  
  “要出发了。”萧安说,神情凝重。
  
  “好。”石头只说了一个字,他的视线有点飘忽,没有再看‘石静’,也没有看著萧安,而是落到松院那里,他还没有跟萧潜说再见哪。
  
  “大哥有事,就不过来了。”萧安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脸上闪过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可惜石头没有捕捉到。
  
  “我知道了,萧二哥,你替我跟萧大哥说一声再见吧。”石头收回飘忽的眼神,才发现他面前除了‘石静’和萧安,还有一个婢仆打扮的青年男人。
  
  “萧二哥,他是谁?”
  
  这是一个看著很呆板的男人,五官呆板,神情呆板,动作呆板,让人一看还以为是块木头。
  
  他不仅呆板,还沈默寡言,只呆板的看了石头一眼,就垂下眼帘,不动木讷如木头。
  
  “他是大哥为你们准备的厨子,会做些北方的家常饭菜。”萧安简单说道:“你们去了别院,那里的婢仆会被遣到其他地方。”
  
  为了做得逼真,让石头能成功扮出被抛弃,被冷落的假象。别院里,为数不多的婢仆也会遣出七七八八。
  
  於是,石头就跟著‘石静’,带著这个木讷呆板的厨子,从萧家堡出发,赶往偏僻的别院里去。
  
  走出萧家堡,回头望了自他们走出後,就立即紧闭的大门一眼,石头才上了马车里。虽然知道这是演戏,但是心中的那点难过,还是不能自欺欺人的。

作家的话:
家有猫小受今天开始预售,竹子又是紧张又是欣喜又是忐忑,亲们请多多捧场啊。竹子在这里谢谢亲们了,万分的感谢啊,O(∩_∩)O




56

  不想了,什麽都不要再想了,石头仰躺下去,落入厚厚的垫子里。
  
  为了逼真,为他们准备的马车是半旧的,但是里面的铺陈却是最好的。不过都用旧的棉布做了外罩,让人一眼瞧过去,看不出里面暗藏的名堂。
  
  石头微微扭头,就看到‘石静’安静的坐在一角。他不言不语,就像是一尊泥雕木塑的人像,很容易让人就忽视过去。
  
  只看了一眼,石头就收回了视线。萧潜说让他继续做痴儿,他在适应,也在努力。
  
  但是,要怎麽演出过去的石头,怎麽扮演一个痴儿,他还真是有一两分的苦恼。
  
  “过去的我究竟是什麽样的呢?”石头喃喃。
  
  想了好一会,石头忽的侧转身,不想了,什麽都不想了。不知道过去也没有关系,他就按照自己的理解来扮演吧。
  
  放下心里疑问的石头,在马车的颠簸里渐渐的睡著了,他做了一个梦,一个遥远的快乐的梦。
  
  不出萧潜和萧安所料,在石头离开萧家堡之後,他们的马车就被人悄悄跟踪了。有几条鬼鬼祟祟的尾巴,始终在能看到马车的位置上,不紧不慢的紧跟著。
  
  日行夜宿,十一天过後,别院就近在眼前了。
  
  石头他们来别院,里面伺候的婢仆之前没有接到消息,等马车停到别院门口了,他们才急匆匆迎了出来。
  
  萧潜和萧安说别院里人少,石头从马车小窗里看过去,果然是寥寥三人,是三个中年仆妇。
  
  “石老爷和石少爷到别院暂住,你们快去收拾房间让石老爷和石少爷住下来。”呆板的木头厨子跳下马,走到三个仆妇面前。
  
  石头这才发现,这个厨子的个子很高大,之前有萧安在比著,没有这麽明显。现在当他走到三个仆妇面前,就如同高树跟矮树的区别。
  
  三个仆妇好像也没有想到,木头厨子比她们要高出许多,还因为木头厨子的高而惊得後退了几步。
  
  这也难怪,因为木头厨子除了表情呆板,身材高大之外,在他的右脸上有一道扭曲的,犹如蜈蚣的伤痕,让他看起来根本不像厨子,也不像寻常的婢仆,反倒像是穷凶极恶的人。
  
  因此三个仆妇听了木头厨子的吩咐,登时一阵风似的先刮回去了,她们脸上是明显的恐惧。
  
  “回来!”木头厨子又喊道,三个仆妇战战兢兢的停下了,却磨磨蹭蹭不敢走过来。
  
  “你们两个去收拾房间,你过来,扶石老爷和石少爷下车。”木头厨子随手一指,被他指到的两个仆妇,急忙应了一声,不等另外一个仆妇反应过来,就飞也似的跑了个没影。
  
  剩下的仆妇不得已,在木头厨子呆板的眼光下,一步一步慢吞吞挪到马车前,屈膝行了个礼,不甘不愿的说道:“石老爷,石少爷,下车吧。”
  
  她的不客气和不耐烦,木头厨子视而不见,让她胆子又变大了一点。也不站在车门前,只管站在几步远之外,瞅著就要下来的两个人。
  
  ‘石静’还没有下马车,石头先他一步跳了下去,还没有站稳,就回身对马车里的他喊道:“爹,爹,这里不好,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去,我要见萧大哥。”
  
  不用石头费心来演一个痴儿,当他从梦里醒来後,他就知道根本不用他来演,只要他想,他自身就能自动自发的表现出他的过去来。
  
  “石头,不要闹了,这里很好。”‘石静’下了马车,看了一眼偏僻的别院,才小声劝道:“你萧大哥很忙,不要去打扰他。咱们住这里,很好。”
  
  “爹,这里不好!”石头不依,就要不管不顾的跑出去:“我要找萧大哥,我要找萧大哥!”
  
  “石头!”‘石静’喊,一脸的焦急和不安。
  
  在混乱中,还是木头厨子站了出来,一把抓住石头的胳膊,任凭他怎麽挣扎,也逃不出他的钳制,一路将他抓进了别院里。
  
  留在外面的仆妇,也早趁混乱,一溜烟的跑了进去。被打发过来的这两个人,她是不会好好伺候的。
  
  ‘石静’垂著头,沈默在走在木头厨子和石头之後,三人很快的消失在别院的门口。
  
  “主子,萧潜将那两个人打发出来了,随便的丢在萧家最偏僻的别院里,只有一个厨子跟了过来。”
  
  在别院门口,看了被无情无义的萧潜利用,又狠狠抛弃了的父子两人,那跟踪的尾巴才去了某一处。
  
  “那厨子有什麽特别吗?”看不到说话的人的脸,只看到他细长惨白的手指,还有他手指上的玉扳指。说话的人是惯常高高在上的人,他的声音阴冷如蛇。
  
  “属下从没有见过那麽呆板的人,好像不是真的,像是带了面具一样。”
  
  “仔细盯著他,看看萧潜还要耍什麽花招,等看清楚了,再行动。”男人下令,这条尾巴才退了出去。




57

  天气晴好,阳光灿烂而渐趋灼热,石头坐在树荫下乘凉。
  
  金色的阳光从枝叶的缝隙中洒落下来,投射到他的身上,发丝上,映射出点点金光,闪烁不定。
  
  他维持著双手托腮的姿势已经很久了,因为他每天无所事事,除了吃法,睡觉,就是发呆。
  
  别院里人少,三个专管洒扫看门的仆妇,一个木头厨子,加上他们父子二人,也不过六个人而已。
  
  人少,别院就显得冷冷清清,可能是处在陌生冷清的环境里,石头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也变得越来越不肯动弹,总是坐在某一处发呆。
  
  懒洋洋的看著前方,石头在心里无声的叹息。他也不想坐在这里发呆,但是为了演的逼真,他只能让自己越来越沈闷。
  
  别院里除了他们,还有应该是萧潜仇人的那人派来的尾巴,将他和‘石静’在别院里的一举一动,纤毫不差的都看在了眼里。
  
  虽然石头不知道那些尾巴藏在哪里,但是凭著他的直觉,他感到了有一张无形的大网,将别院的每一个角落都笼罩的密不透风,没有一个死角。
  
  难怪萧潜会那麽担心,他们几人真的是陷入了危险里。若他演的不像,露出一丝破绽,石头敢肯定,笼罩别院的那张大网,会立时变成锋利的剑光,将他们刺穿。
  
  这些日子,石头闷闷不乐,‘石静’也跟著一起闷闷不乐,并且忧心忡忡的一病不起。石头在某一处发呆,‘石静’躺在床上发呆。
  
  别院里三个仆妇不会关心他们,都巴不得离他们越远越好,害怕跟他们扯上关系。在她们看来,石头父子早就失宠了,根本不可能回去萧家堡,只能窝在偏僻的别院里,度过他们凄惨的一生。
  
  没看见,堡主只在别院里留了小猫两三只伺候,也没有给石头父子配近身伺候的婢仆,只打发了一个木头厨子跟来别院,做出来的饭菜也是马马虎虎,一点也不精致。
  
  仆妇们的窃窃私语,石头都停在了耳朵里,不怪她们会这麽看,他们每日吃用的都不是新鲜的蔬菜,还有偶尔啃小咸菜的时候。
  
  石头在发呆,盯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