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2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爹,爹,你怎麽了?”石头这才发现‘石静’软软的靠在一旁,困顿,萎靡。
  
  “不要紧,睡一觉就好了。”‘石静’勉强说完,就一头扎进了梦乡里。
  
  石头紧张兮兮的看了好一会,看他是真的睡著了,随之也瘫倒在角落里,蜷缩起身子,在背对著‘萧潜’的地方,悄悄的握住了右手。
  
  里面有石静给他的毒药,是时候用到它了吗?
  
  ‘萧潜’自负於即将得到萧家堡而得意,又自信石头被吓住了,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萧家堡的金山银山,他早就想纳入囊中,可是一再的失利,当年也不过只抢了萧家堡一部分财富,他蛰伏了这麽多年,等待的也无非就是这次的出击。
  
  只要萧家堡在手,他就能向龙椅上的那个人挑战,那人不配做一国之君!
  
  他不服,他一点也不服,他的父王跟先皇都是青国皇族嫡裔一脉,都是皇後的嫡子,不同的是一个是嫡长子,一个是嫡次子。
  
  他父王是皇子里有名的‘贤王’,先皇论文论武都不及他,就因为他父王是嫡次子,才让一无是处的平庸嫡长子成了先皇,他父王只能出京就藩,做小小的藩王,他也只能做藩王世子。
  
  他们一家人窝在那一方小小封地里,而先皇却君临天下,连带著他的皇子们也一个个意气风发。
  
  父王碍於兄弟亲情,从没有跟先皇争夺过,但母妃却日日在他耳边说,父王当年做错了,就该争到底,哪怕输了,也不会如此窝囊的活著。
  
  他认同母妃的话,才会处心积虑的敛财,练私家军队,而今眼看著大业将成,他怎麽能不激动!
  
  只要一切顺利,他就能用萧家堡的金山银山,为自己问鼎龙椅而铺平道路。到那时,他也会封赏萧家,怎麽说也是他利用了萧家,会让人过继给萧家,为萧家留下一支血脉。




62

  熊熊大火在燃烧,别院上的半边天都火光被映红了,在距离别院约莫有一百米的草地上,突然的被掀开了四四方方一块,一个身影艰难的从洞里爬了出来。
  
  这个从火里逃出来的人,就是被‘萧潜’踢了一脚的木头厨子,他爬出洞口已是艰难无比,直接仰躺到草地上。
  
  如果不是‘萧潜’过於自负,留下几个尾巴在四周转悠一圈的话,木头厨子即使有命逃出火海,也没命走出去。
  
  仰望著火光晃动的夜空,木头厨子摸出怀中的一管竹笛,放在唇边吹了两下,不见竹笛发出声音,木头厨子却是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不一刻,一条黑影迅捷的从远方掠过来,赶到了木头厨子前面,快速的将一颗疗伤的药丸塞到他的嘴里,关切问道:“头,你怎样,还好吗?”
  
  “嘿嘿,不好,很不好咳咳”木头厨子嘿嘿笑了两声,吐出一口淤血。
  
  “头,刚才我看了一遍,附近没有尾巴留下,你现在不能移动,安心养伤吧。堡主和二公子那边都安排好了,咱们不用急著回去。”黑影又给木头厨子塞了一口药丸,还扶了他一下,让他能躺的舒服一点。
  
  “那个人武功套路阴狠,你传信回去让堡主和二公子小心为上。”勉强说完这一句,木头厨子顿时跌入了昏迷中。
  
  天狼教
  
  “嗯,这的确是咱们乌家的传家之宝。”天狼教教主接过那块玉牌,仔细的打量了青竹一番,让他都有点坐立不安的时候,才将玉牌抛给了乌涯。
  
  紧接著他又说出了,一句冲击力巨大的话:“谁有这块玉牌,就是咱们乌家男儿的伴侣。”
  
  “伴侣!”青竹和乌涯齐声惊呼,而後两人互看了一眼,又齐声对教主说道:“我不要!他只是好兄弟!”
  
  “这个我做不了主。”教主为难的看著他们二人:“这是你爹亲手交给,他所认定的你的伴侣的。虽然我是一家之主,但我还是要听你爹的话的。”
  
  “我爹,你不是我爹吗?”乌涯紧盯著教主的脸,他们两个有七八成肖似,而且不是他说,自己是他的儿子麽?怎麽现在又告诉他,你不是我的儿子。
  
  “我是你父亲,你爹最近几年有事,才没有在天狼教里。”教主怔了一下,才说道:“难道,我没有对你说过吗?”
  
  “你当然没有说过,你说我是你儿子,我叫你爹,你也没有不答应。”乌涯不知要怎麽说了,最初看著他这个父亲是很严肃的那一种人,但是被他哭的伤心的模样给破坏了几分严肃,现在再看竟然还有点迷糊,真是让他无语。
  
  “啊,那可能是我看你醒来,太高兴了,就忘了。”教主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将眼光从乌涯身上移开了。
  
  “父亲,我和青竹只是好兄弟,我们不可能成为对方的伴侣。”无语之余,乌涯再三强调。
  
  “可是,他是你爹给你选的。”教主的声音,在乌涯的眼光下消音了。
  
  “父亲,你是一家之主,我的婚事你也能做主。那我拜托你,让我自己选择自己的伴侣,好吗?”其他的他都能答应,惟独伴侣这件事不能马虎。他跟青竹彼此无意,如果他们有可能,早在还没有穿来之前就在一起了。
  
  而不是,在这里被他的父亲和爹乌龙的凑成一对,对他,对青竹都不好。
  
  “不行!”教主摇头:“你爹说,我不听他的,就会将我踢出卧房。什麽事我都能答应你,惟独这件事我不能答应。”
  
  “好吧,等见到了我爹,我跟他说。”乌涯退而求其次,跟教主说不通,只能去跟他从未谋面的爹来说。
  
  “也好。”
  
  “父亲,国师跟皇後为什麽要让青竹来咱们天狼教呢?”自己的终身大事解决了一半,乌涯将话题转到了这个上面。
  
  “一是让我看看他给你选的伴侣,另一个就是让他来咱们天狼教解毒。”教主看著青竹的细长凤目里有几许凝重,再眼光转到乌涯那边後,又说:“那是你爹,不要国师国师的喊得那麽生疏。”
  
  “我爹,我爹是国师!”乌涯彻底呆住了,原来他也逃不开那个命运吗?
  
  “是啊,我不是说过,这是你爹亲手交给青竹的吗?”
  
  乌涯感到心中犹如波涛汹涌,几十层楼高的浪花狠狠的拍在他的头上,将他瞬间就给淹没了。
  
  莫名穿来异世,莫名成为新的乌涯,有了新的家人,而最让他震撼的是他,跟青竹竟然都有可能是男人生子。
  
  这是怎样诡异的人生啊,而他竟然没有因此而无法承受,该说他神经粗,还是他承受能力高呢?!
  
  “乌涯,原来咱们是一样的啊。”旁边青竹低声喃喃,原来他不是一个,还有一个乌涯。




63

  “你忘了咱们三兄弟的巧合吗?”乌涯也喃喃。
  
  “是啊,有可能石头也不例外哪。”也好,也好,他们三兄弟这算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
  
  “父亲,你说青竹中毒了,这又是怎麽一回事?”频频受到冲击之後,乌涯发现他的承受力也是蹭蹭的飞速增长中。
  
  “是由於皇帝的原因。”教主的话让乌涯和青竹都惊讶的抬起了头,他们以为青竹会中毒,应该是後宫的妃嫔所为,怎麽竟然是皇帝做的吗?
  
  “嗨,皇家无亲情。”乌涯拍了拍青竹的肩膀,青竹点点头:“我明白。”
  
  “你们想错了,不是皇帝下的毒,他也是被别人下的毒。青竹,你只是无辜受了牵连。”教主看他们两个脸色急变,就知他们误会了皇帝,急忙澄清道。
  
  “当初皇帝也不知道自己中毒了,还是在你出生之後,他才知道的。他身上的毒,过到了你们几个皇子身上,而你中毒最深。”
  
  “这是什麽毒,这麽霸道?找到下毒的人了吗?”皇帝也不是好当的,被人下了毒都不曾察觉。
  
  “找到了下毒的人,但是那人吞金自尽了,就断了一切线索。”说来说去,都是龙椅惹的祸。当年给皇帝下毒的,除了跟他争皇位的有子妃嫔,在宫外也有帮手,可惜到事发,皇帝和皇太後也仅仅处置了几个妃嫔。
  
  “为什麽青竹中毒深呢?父亲,是他的体质不同吗?”乌涯和青竹都想到,是不是因为他是男人所生这上面了。
  
  “不是,因为他是唯一跟皇帝有过肌肤之亲的人所生的孩子,才会是几个皇子中毒最深的那一个。”教主不认为自己说了多麽了不得的话,但是听在乌涯和青竹的耳朵里,却只感到再次被海浪狠狠拍了一次。
  
  “什麽唯一的肌肤之亲?如果是唯一的,那几个皇子是怎麽出生的?”青竹心中万马奔腾,怎麽也无法平静下来。皇帝是如此专情的人吗?他不是拥有许多女人吗?
  
  “皇家有不用肌肤之亲,也能生孩子的方法。皇帝在跟皇太後拉锯了很久後,他们母子才勉强达成了一致,他给那几个宫妃孩子,但是不会宠幸她们。可以给她们尊荣,但是不能超越皇後一分一毫。”
  
  教主平平静静的讲述著,仿佛这是多麽平常的事而已。
  
  但是乌涯和青竹却不这麽认为:“即使皇太後同意了,皇帝的妃嫔会答应吗?”
  
  她们进宫是为了得到皇帝的宠爱,不可能回答应一直过孤枕独眠的日子吧。
  
  “她们不答应也要答应,她们进宫为的就是荣华富贵,这些皇帝都给了她们,还多给了她们一个皇子,她们还想多要求什麽。”教主优美薄唇一撇,浮现一抹讥诮的笑意:“她们会答应,还有一个原因,是她们不相信皇帝会一直爱著皇後,她们有信心从皇後那里抢回皇帝的心,一天,两天不能。时间长了,就有可能。”
  
  “她们失算了。”乌涯露出跟教主一模一样,毫无二致的讥笑。
  
  “嗯。”教主唇边笑意加深,看著跟自己一起笑的讥诮的乌涯。
  
  “乌涯,我感到过去的二十几年,都没有这些天过的刺激。”真是震惊一个接一个,让他目不暇接啊。
  
  “青竹,乌涯,我知道,你们很可能无法接受。但是,你们的确是我们的孩子。”有些话,现在还不能对他们讲,教主只能藏在心底。
  
  “十六年来,皇帝一直很内疚,觉得对不起你们父子。也是由於这个原因,他跟皇後没有再要第二个皇子。”
  
  “我不会恨他,也不会不认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消化。”青竹认真的说道,虽然很难想象,但是他们不会不认在这个时空的亲人,哪怕双亲都是男人,他们也会接受的,就是需要接受的时间。
  
  “慢慢来,我们不著急。走吧,先给你解毒。”教主也不强求,反正他们的儿子回来了,就不会再离开了。
  
  在青竹解毒的时候,教主让乌涯立即赶去萧家堡:“你的另一个兄弟,石头有危险。”
  
  “什麽危险?!”听说石头有危险,乌涯急急追问。




64

  “有人觊觎萧家堡,想要除去萧潜三兄弟,还有石头父子。”
  
  萧家堡多年前的那一场惨事,教主没有亲身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