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萧家堡多年前的那一场惨事,教主没有亲身经历,但是他曾经听说过。那是在萧潜和萧安三兄弟有能力复仇之时,他们找上了国师。
  
  因为他们要对付的,是青国的皇家人,不能不通过国师,让青国的皇帝知道。
  
  那时青国皇帝也在找机会,打击有野心的诚王。萧潜和萧安将证据呈上去,他就默许了他们的复仇行动。
  
  并且他还掺了一脚,逼迫老诚王将现任诚王除名,驱赶。
  
  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现任诚王虽然成了丧家之犬,还是逃得了一条性命。背地里老诚王仍然没有放弃他,还在暗中支持他。
  
  皇帝是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的,想彻底解除隐患,那就需要将老诚王也连根拔起。
  
  老诚王处置起来不棘手,虽然他後来後悔没有夺嫡,但是他夺嫡的念头不大。唯有被驱逐的诚王,才是最为棘手的一个。
  
  他身边有一个出身江湖名门的败类,为了诚王身边的一个婢女,就叛出了家门,心甘情愿堕落为诚王的走狗,为他训练身边的侍卫,以及为他制毒。
  
  那败类是个天才,不管是在武学上,还是在用毒上都是一流的。而能对付他的人,当今世上只有一人。
  
  “父亲,可是有什麽为难吗?”乌涯看教主说到这里,似乎有难言之隐,神色不由更加焦虑。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赶回石头身边,他在後悔,若他跟青竹能迟来天狼教几天,是否就能力保石头不涉入危险呢?
  
  “我所说的那人,跟石头有莫大的关系。只可惜,那人我们很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了,而且其中也牵扯到诚王。”教主按住了焦虑的乌涯,让他不要急躁:“这些说来话长,我就不说了。等将来,我再说给你听。你也不要自责,你要是在萧家堡多待几天,青竹就危险了。而且,你也不能预料到石头会有危险。”
  
  “我该坚持让石头一起到天狼教来。”乌涯握紧腰间的剑柄,宝剑发出一声锐利鸣响,那是他愤怒的心在呐喊。
  
  “你爹说,这是无法避免的。就像我们当初,不得不将你们送到异世一样。”若他们有法子改变命运,怎麽会让自己的孩子昏睡十六年?
  
  乌涯蓦地神色一凝,为什麽教主会这麽说?他的话大有深意,难道他们三人的穿越不简单吗?
  
  “你去吧,先救石头要紧。”教主却不欲多说,反倒是催促起乌涯来。
  
  “父亲,青竹就拜托您了。”乌涯深深的一躬身,他有很多疑问,可是却不是问出来的时候。
  
  “他在这里是安全的,那些人的手还伸不到天狼教来。”
  
  “父亲,多谢您。”乌涯恭敬拜别,教主望著他匆匆离开的背影,脸上现出一抹凄苦:“我们是亲父子,哪里用得著你来谢我。”
  
  说著,他面色一转,专为凌厉:“诚王,裴家,当年你们谋害我们的儿子,害的我们父子分离十六载,这个仇我们会一分一分向你们讨回来!”

65

  “停车!”在距离萧家堡不到一百米的地方,‘萧潜’突然叫停了,马车急停,石头和石静因为没有准备,一头撞到了车厢上。
  
  在回萧家堡的路上,石头和‘石静’吃的不多,他们都表现的没有什麽胃口,尤其是‘石静’,几乎都吃不下饭去,需要石头一口一口喂给他。
  
  为了更好的控制他们,在饮食中加有暂时的解药,他们不用天天吃加了料的饭菜。可是那毒造成的後遗症还在,石头和‘石静’又瘦了一圈,才停止了消瘦的迹象。
  
  石头哎呦了一声,从厚厚的垫子里爬起来,看准了‘萧潜’就向他扑过去:“萧大哥,好疼,好疼啊!”
  
  “石头,坐好。”‘萧潜’一手架住石头的胳膊,不让他扑到怀里来,一手在车厢壁上敲击了几下。
  
  石头注意到马车掉头了,心里咯!了一下,脑筋急速运转起来,莫非假萧潜发现了他在演戏吗?
  
  他们本来做好了圈套,等著这个男人上钩,但是他不肯咬饵,该怎麽办呢?
  
  不容石头多想,心随意转之间,他猛的向前摔倒,看那趋势,就要狠狠的撞到车门上,如果没有人阻止,他就能撞开车门,从已经开始奔跑的马车上甩下去。
  
  ‘萧潜’动了,用最快的速度抓住石头的腰带,将他捞了过来,耐心告罄的他不由分说的点了石头的昏穴,将他甩在一旁,跟昏迷的‘石静’作伴。
  
  “主人。”马车外,一个粗哑男音传进来。
  
  “萧家堡有诈,回去。”‘萧潜’冷声吩咐,马车前进的速度加快了数倍,很快的就将萧家堡甩在了後面。
  
  “你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呢?”‘萧潜’冷冷说著,修长大手放到了石头的脖子上,缓慢的摩挲了几下:“如果是有意的,你还真是大胆呢,不怕被甩出去,摔断你的脖子吗?”
  
  手下的肌肤细腻柔滑,却又是非常的脆弱,仿佛他轻轻一扭,就能扭断。不过,这人还有用,还不是他下手的时候。
  
  “哼,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都休想对我耍花招!”‘萧潜’收回了自己的手,阴冷的细长双目,有意无意向昏迷的‘石静’那边扫了一眼。
  
  “等你没有用了,我会把你送到一好地方,在那里你是傻子也无妨,只要你有这张漂亮的脸蛋,还有让人爱不释手的身体就可以了。”
  
  他故意一个字一个字,缓慢的吐出来,眼角的余光一直在观察著‘石静’。没有动静,他说了这一番话,‘石静’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
  
  但是,他没有大意,伸手飞速的在‘石静’的身上点了几下,用他的独门武功点了‘石静’的穴道,让他即使有武功在身,也不能动武。
  
  “主人,有尾巴缀在後面。”那粗哑声音又响起来,‘萧潜’噌的一下子闪出了马车。
  
  昏迷的‘石静’这才动了,一点一点的攥紧了拳头,狠狠的扣住掌心。他必须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才能忍得住不一掌劈过去,将‘萧潜’立毙当场的熊熊怒火!
  
  不能冲动,不能冲动,必须忍耐,忍耐
  
  他几乎要咬碎了银牙,将满腔的怒火压在腹中。只为,不能让‘萧潜’发现什麽异样。
  
  片刻後,‘萧潜’又返回了车厢里,他仍然先往‘石静’那里看过去,很好,没有任何些微的变化。
  
  “二少爷,那人射了一封信过来。说如果我们继续跟著,就要对石老爷和堡主夫人不客气了。”
  
  跟在马车後的,是萧家堡最精锐的侍卫,他们负责守株待兔,等‘萧潜’进了埋伏,再合围。
  
  可是,让他们想不到的事发生了,眼看著那人就要进入他们布下的陷阱,却又从容逃开了。几乎就是擦著陷阱的边逃开的,没有一丝的迟疑。
  
  当机立断,负责的侍卫队长,带著两名侍卫尾随在其後,想伺机救下‘石静’和石头,却是无功而返。
  
  “发出消息,就说鱼儿不要钩。”萧安立即安排下来,握皱了那张信纸。
  
  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啊!他们精心准备了一切,到头来,却是没有用上,真是让人怒火填膺啊!
  
  ‘石静’和石头在诚王的手上,他现在是投鼠忌器,只能忍下心头的一口恶气,再另寻其他方法

作家的话:
感冒了,浑身不舒服,嗓子也疼。




66

  压著‘石静’和石头的马车进了一家几进几出的深宅,剥下画皮的‘萧潜’再没有半点的温柔,一手将‘石静’扔下马车,让他的手下将他拖到柴房关起来。
  
  一手扯起石头的衣领,拖著他进了房间里,随手将他一抛,让他撞到了门框,也解开了他的穴道。
  
  石头哎呦了一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处陌生的,富丽堂皇的屋子里。空气中,弥漫著奢华的熏香,害的他连打了两个喷嚏,这香味太浓郁了。
  
  好一会,石头才发觉自己面前,那一双华丽的锦履,虽然这个人的脸,跟萧潜一模一样。但是,他还是露出了马脚。
  
  萧潜虽然有钱,但是他的衣著饮食上,却不是极尽奢华。像这种一看,就非常昂贵的锦履,萧潜是不会穿的。
  
  眨了眨眼睛,石头才慢慢抬起头,将自己脸上的表情调整到恰到好处,对上了上方面无表情的‘萧潜’的那一双冷冰冰的眼睛。
  
  穿帮了?还是这人不想再假扮萧潜了呢?
  
  屋子里只有他跟‘萧潜’两个人,不知‘石静’被带去了什麽地方?或是,他已经遭遇了不测吗?
  
  一方面担忧‘石静’的安危,一方面石头猜可能已经穿帮了,就没有再演戏。只是不动声色的跟这人对视著,静观事态的发展。
  
  从这人命令掉头的那一刻起,事情就已经起了变化,向著他们所不能预知的方向发展。那麽,就不用再跟这人虚以委蛇了。
  
  这里是这人的巢穴之一吗?没有当场格杀自己,是为了要自己做人质,来换取萧家堡的金山银山。
  
  只要一想到,会成为这人威胁萧潜和萧安的棋子,石头就忍不住想要用上,石静给他的毒药。
  
  可是,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单单控制住他还不够,他不知道‘石静’在哪里?也没有把握,跟虚弱的几乎走不动路的‘石静’,顺利的从这里逃脱。
  
  “不假扮傻子了吗?”诚王居高临下的望著石头,他已经没有耐心对石头温柔。在想到,可能陷入萧潜布下的陷阱时,他已想到他能假扮‘萧潜’。萧潜也可以,让人假扮石家父子。
  
  而当他看到石头清亮的,但不是单纯到幼稚的双眼,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他被萧潜愚弄了,被萧潜弄来的假石静父子愚弄了。他以为一切尽在鼓掌中,想不到却是被萧潜反将了一军。
  
  “怎麽不说话?”诚王的右脚动了一下,堪堪的停在石头的鼻尖上:“萧潜给了你们什麽好处,让你们假扮石家父子。看来,是我低估了石家父子在萧潜心里的分量,才会被他给摆了一道。”
  
  他算准了萧潜有情有义,即使送出石家父子,也不会是真的要摆脱、抛弃他们。但是,他没有算到的是,萧潜对石家父子的重视,竟然不肯让他们冒险。
  
  认为自己被愚弄了的诚王,浑身的杀意是不加掩饰的,如果他手里有真的人质,还能威胁萧潜。如果他手里只有赝品,那就一点用处也没有了。



67

  石头呆了一下,这人竟然以为他也是假扮的吗?虽然萧潜和萧安也提议让人假扮他,是他坚持要自己做诱饵。
  
  他初到萧家堡,堡里的人跟他都不熟,是无法演出他身为痴儿时的模样。
  
  可是,他没有想到,萧潜和萧安也没有想到,想要抢夺萧家堡的男人,竟然会将他认成赝品。
  
  要提前用到那毒药了吗?眼前男人已经起了杀心,不,不能。只要这个男人不出手,他就不能用毒。
  
  一言不发的从地上爬起来,石头直接席地而坐:“你说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