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3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会有的反应。
  
  这个人是他的生父,他不会认错。但是,乌涯心头又有疑惑,为什麽他会有如此强烈的归属感,并不是源於之前这个身体所留下来的记忆。
  
  好像自从他一出生起,冥冥中就有预感,有一天会遇到这些人,是他的亲人。
  
  “小涯,所有的前因後果,等救回小石头,我再给你们解惑。”朱玉走到乌涯面前,抬手放到他的脸颊上:“十六年了,终於把你等回来了。”
  
  乌涯被朱玉外露的激动所感染,用力的拥抱了他一下:“虽然不知道为什麽,但是我很高兴能见到您,爹。”
  
  他有一种他即使乌家的孩子,也是教主和朱玉的孩子的感觉。他不是夺了谁的身体,而是他就是谁的感觉。
  
  一切的一切,都会有他这世的亲人为他解惑,而他们也不再是异世漂泊的游子,这里也是他们的故乡。
  
  真是神奇的命运啊,石头,青竹,你们一定还不知道,我们跟这个世界有著不浅的联系。
  
  等朱玉和乌涯相认之後,石静他们才跟朱玉谈起了石头被劫持的事。
  
  “皇帝说了,不会再给诚王机会,老诚王是他的亲叔叔,他不会让老诚王绝嗣,但是不会再让老诚王一脉得权。”
  
  先皇和老诚王都顾著手足之情,但是老诚王的儿子却不肯俯身拜倒在皇帝脚下,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必须要除掉诚王的爪牙,将他斩杀,才能让其他皇家人不敢生出妄想。
  
  “爹,有其他的办法吗?一定要利用石头来达成吗?”皇帝要除掉觊觎他位置的诚王,这无可厚非,但是乌涯不想皇帝利用萧家堡的事来铲除诚王。
  
  “若有其他的办法,皇帝不会在此时出手。”除了要抢夺萧家堡,诚王让皇帝找不出其他能铲除的理由。那个人很狡猾,轻易不会露出狐狸尾巴。
  
  “小涯,不要再说了,那会造成你爹的困扰。若非必要,你爹是绝不会赞成皇帝在此时出手的。”
  
  石静跟教主,跟皇帝都不熟,但是不妨碍他跟朱玉成为好友。他相信朱玉,若不是有朱玉,十六年前他就失去石头了。
  
  根本不会在十六年後,看到他的小石头从梦里清醒过来,他也不可能熬过十六年艰难的日子。
  
  “放心吧,经此一劫,咱们的孩子都会否极泰来,不会再有磨难重重。”
  
  “嗯。”石静用力的点点头,否极泰来啊,他的小石头会幸福永远,跟小潜长长久久的。
  
  在萧家堡被一片低气压笼罩住的时候,裴家的人上门了,大喇喇说让萧潜出去迎接。
  
  “没有关系的,小安,叫他们进来也没有关系,我已经不在意了。”石静知道萧安为什麽会赶走裴家的人,是为了不让他见到裴家的人,也为了不让裴家的人见到他。
  
  如果是以前石静会为了裴家来人而惊惶,但是现在不会,他的心都系在石头身上,裴家来人只要不是那个人,他就不会有任何情绪波动。
  
  “裴家的人来了也於事无补,只会给咱们添乱,小安处理的对,让他们滚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客气了。”让人想不到的是,看著下凡谪仙似的朱玉,竟然也会横眉怒对某些人。
  
  裴家来人是一个小插曲,他们很快就将之抛诸脑後,而萧家堡的婢仆也没用将裴家来人撂下的狠话回报给他们知道。
  
  就是在这些婢仆的眼里,裴家再张扬,也不及萧家堡万分之一强。




71

  “萧潜还真沈得住气,到现在,都不曾主动想方设法跟我联络,他是不在意你会不会在我手里吃苦哪。”
  
  石头受了一场折磨後,在他刚刚睁开眼睛时,就看到屈尊降贵到柴房里的诚王,他脸上的表情是扭曲的,既有快意,又有不虞。
  
  在看到石头睁眼後,他蹲下身,轻轻的拍了拍石头的脸颊。
  
  “嘶”石头痛苦的嘶了一声,诚王的手拍在他的脸上,虽然用的力道很轻,但是他却感到犹如被万千的毒针刺到一样,针扎似的狠狠疼著。一根针不疼,千万根针凑在一起,痛的他想尖叫,却又叫不出来。
  
  “尝到苦头了吗?这还只是开始。”诚王阴测测的笑著,一边欣赏著石头的痛苦,一边叫人扣住石头的手和头,将一瓶透明的液体悉数倾倒在他的嘴里。
  
  “待会,你就会知道刚才的痛苦根本不算什麽。”将空了的瓷瓶随手一抛,诚王再一挥手,抓著石头的人就放开了他,让他摔倒在稻草上,他的身体猛地一哆嗦。
  
  不知诚王给他吃了什麽,现在他的皮肤非常脆弱,只是轻轻的碰撞,只是轻轻的摩擦,他却犹如被用刀在凌迟一般,疼的他直打哆嗦。又仿佛,有人用手一点点撕开他身上的皮肤,痛入骨髓。
  
  旁边被扯开的‘石静’,看到石头浑身哆嗦,脸上露出痛苦难当的模样。怒目圆睁,用全身的力气撞开抓著他的人,扑到了石头面前。
  
  “小石头,小石头,你哪里痛?”他的手在哆嗦著,声音也哆嗦著,恨不得对石头的痛苦以身相待。
  
  “萧潜倒是会用人,他给了你多少钱,让你不仅为他卖命,还为他的夫人卖命?”诚王阴测测的问,踢了石头一脚,看他滚了几滚,滚出‘石静’的身边。
  
  “你问他哪里痛?他痛的说不出话来,我来告诉你好了。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诺,你瞧,我只轻轻一碰,他就痛的受不了了,啊哈哈”
  
  诚王只用脚尖拨了拨石头,就见到他哆嗦的更厉害了,手也紧紧攥住了一把稻草,揉成了一团。
  
  “住手,住手,快住手!”‘石静’大喝著,怒瞪著诚王,眼角几欲迸裂开来。
  
  “你叫我住手,我就住手啊。你是什麽东西,敢命令我,嗯”诚王阴测测的哼了一声,又踢了石头一下。
  
  “你抓堡主夫人,为的不过是跟堡主讲条件,谋取最大的利益。若你手里筹码没有了,你不但得不到想要的利益,也要被萧家堡追杀到不死不休。你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吗?”
  
  ‘石静’极力克制著自己的愤怒,不再说一句住手的话。诚王这个变态,他越说‘住手’,诚王越会狠狠折磨石头。
  
  “你说错了,我折磨的越狠,萧潜才会痛痛快快的将萧家堡交出来。”诚王作势还要踢石头,‘石静’挣扎著撞了过去,诚王那一脚狠狠的踢落在了他的背上,阻止了石头再一次受折磨。
  
  “堡主要的是完好无损的堡主夫人。”‘石静’被踢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好一会,才喘息著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道。
  
  他声音平静,双目却盯著诚王的脚,克制愤怒很不容易,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砍断诚王的脚,听他痛苦的哀嚎。
  
  “完好无损,哈,这要看萧潜肯为他做到哪一步了。”诚王没有再继续折磨石头,却不肯放弃对石头的折磨:“我很有兴趣,等著萧潜拒绝,然後将这小子的手指,脚趾,一个一个砍下来,再送到萧家堡去,想必萧潜就会了解这小子的痛苦,就会痛痛快快交出萧家堡来。”
  
  “你若这麽做了,堡主会毁了萧家堡,让你什麽也得不到,他会用你折磨堡主夫人的法子,来报复你。”
  
  ‘石静’仰头,直直的望向诚王,他不再克制自己的愤怒,双目里浮上比诚王还要狠辣,还要嗜血的光芒:“而我,必将你送入地狱深渊,让你永不超生!”
  
  “看来,萧潜真是养了一群不得了的家夥啊,是我小看他了。”诚王笑了一声,笑声阴测测犹如夜枭夜啼:“来人,将他给我拖出去”


72

  两个侍卫冲过来,将‘石静’拖出柴房,一路拖到了院子里。
  
  石头趴在稻草上喘息了几下,等身上那股痛不欲生的疼痛过去,他才能抬起头,看向大开的房门。
  
  看不到‘石静’,看不到诚王,也看不到诚王助纣为虐的侍卫。但他能听到诚王变态的,犹如毒蛇吐信的声音:“你既然对萧潜这麽忠诚,那就代替他来承受我的怒火吧。”
  
  诚王站在一汪深蓝色的水池边,池中没有栽荷,也没有鱼虾养在水里。看上去,只是一个不大的水池,但是若从水面看下去,就是深不见底的犹如浓墨一般的蓝。
  
  ‘石静’被两个侍卫押著,推到了水池边。
  
  “你很忠心,我就替萧潜检查一下你的忠心究竟能到何种程度?”诚王的手放到水池上,五指张开,似乎有什麽坠落到水面上,荡起一圈圈涟漪。
  
  血腥味在空气里弥漫开来,不很浓,但却令人闻之欲呕,不知道有什麽藏在了水池里,也不知诚王每日投喂的都是什麽饵料,才能发出这样的味道。
  
  “放他下去。”诚王笑著,笑容狰狞不似人:“我养的小东西该进食了,越是忠心的家夥血肉越香啊。它们已经好几天没有进食了,也该在今天饱餐一顿了。”
  
  不是一下子将‘石静’推下去,或者将他丢进去,而是有两个侍卫,一人抓著他的一条胳膊,将他缓缓的放进了池子里。
  
  他的脚刚刚进到池水里,就感觉到有什麽迅速的缠绕上来,好像是很细很细的线状生物,一圈一圈缠到了他的腿上,并且越收越紧。
  
  尖锐的刺痛从双腿传来,好像有无数的针状的洗盘扎进了他的肌肤里,在一点一滴快速的吸取他浑身的血液。
  
  ‘石静’除了头还露在外面,从脖子往下都浸到了池水里,抓著他胳膊的两个侍卫手上戴著特殊材质做成的手套,不会像他一样被吸血。
  
  “为了他人,牺牲你自己的生命值得吗?”诚王满意的看著,‘石静’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血色迅速的从他脸色撤去,甚至隐隐有青白之色。
  
  ‘石静’抬眼扫了诚王一眼,他所受到的痛苦不比石头少,而且他还有生命危险。如果他的血液被吸光,他就会丧命在此。
  
  “看来,你还是不肯识时务啊。我有点佩服萧潜了,不知他用了什麽方法,竟然让你们这些曾经的亡命之徒为他卖命。”诚王有点恼羞成怒,他无法让石头低头,也无法让‘石静’低头。
  
  “还不够痛苦,是吗?”诚王冷笑,伸出右脚,狠狠的踩上‘石静’的头,将他的脸踩进了池水里。
  
  当他拿开脚,‘石静’抬起头,他的脸上多出了几道血痕,还往外渗出鲜血。
  
  “王爷,用这个方法对付这种硬骨头是没用的。”声音嘶哑难听的男人,看到诚王一而再,将‘石静’的头踩进水池里,却得不到他想要的,就上前说道。
  
  “哦,没用吗?”诚王收回脚:“你有办法吗?”
  
  “有。”男人凑上前,低低说了一番,诚王的脸色越来越好看,後来他还笑了出来:“嗯,不错,不错。这个法子好,很好。”
  
  ‘石静’的头微微的动了一下,诚王的笑让他感到了危险,是有关石头的危险。
  
  “将他拖上来。”诚王大声命令,‘石静’被拖出水面,他浑身上下已然被血浸透了,俨然成了一个血人。
  
  “给他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