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3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将他拖上来。”诚王大声命令,‘石静’被拖出水面,他浑身上下已然被血浸透了,俨然成了一个血人。
  
  “给他用药吧。”诚王一侧头,那嘶哑男人的小指弹了一下,一股淡淡的粉色烟雾包围了‘石静’,又快速的渗进他的身体里。
  
  “你不怕疼,不肯背叛萧潜,我就替他给你奖励,是大大的丰厚的奖励,哈哈”诚王後退了几步,嘶哑男人一向下药量大,也会常常波及到附近的人。
  
  ‘石静’在诚王的笑声里变了脸色,他感觉到了身体里起了的变化,那要燃烧他整个人,让他无法自控的变化,他也猜到了诚王的企图。
  
  若诚王此刻在他攻击范围里,他会毫不犹豫出手击杀诚王。
  
  “怎麽样?有感觉了吧。”诚王看著‘石静’挣扎,愤怒的脸,笑的更大声了:“我会给萧潜一个完整的堡主夫人,只要你能控制自己,不要要的太狠。”




72

  两个侍卫冲过来,将‘石静’拖出柴房,一路拖到了院子里。
  
  石头趴在稻草上喘息了几下,等身上那股痛不欲生的疼痛过去,他才能抬起头,看向大开的房门。
  
  看不到‘石静’,看不到诚王,也看不到诚王助纣为虐的侍卫。但他能听到诚王变态的,犹如毒蛇吐信的声音:“你既然对萧潜这麽忠诚,那就代替他来承受我的怒火吧。”
  
  诚王站在一汪深蓝色的水池边,池中没有栽荷,也没有鱼虾养在水里。看上去,只是一个不大的水池,但是若从水面看下去,就是深不见底的犹如浓墨一般的蓝。
  
  ‘石静’被两个侍卫押著,推到了水池边。
  
  “你很忠心,我就替萧潜检查一下你的忠心究竟能到何种程度?”诚王的手放到水池上,五指张开,似乎有什麽坠落到水面上,荡起一圈圈涟漪。
  
  血腥味在空气里弥漫开来,不很浓,但却令人闻之欲呕,不知道有什麽藏在了水池里,也不知诚王每日投喂的都是什麽饵料,才能发出这样的味道。
  
  “放他下去。”诚王笑著,笑容狰狞不似人:“我养的小东西该进食了,越是忠心的家夥血肉越香啊。它们已经好几天没有进食了,也该在今天饱餐一顿了。”
  
  不是一下子将‘石静’推下去,或者将他丢进去,而是有两个侍卫,一人抓著他的一条胳膊,将他缓缓的放进了池子里。
  
  他的脚刚刚进到池水里,就感觉到有什麽迅速的缠绕上来,好像是很细很细的线状生物,一圈一圈缠到了他的腿上,并且越收越紧。
  
  尖锐的刺痛从双腿传来,好像有无数的针状的洗盘扎进了他的肌肤里,在一点一滴快速的吸取他浑身的血液。
  
  ‘石静’除了头还露在外面,从脖子往下都浸到了池水里,抓著他胳膊的两个侍卫手上戴著特殊材质做成的手套,不会像他一样被吸血。
  
  “为了他人,牺牲你自己的生命值得吗?”诚王满意的看著,‘石静’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血色迅速的从他脸色撤去,甚至隐隐有青白之色。
  
  ‘石静’抬眼扫了诚王一眼,他所受到的痛苦不比石头少,而且他还有生命危险。如果他的血液被吸光,他就会丧命在此。
  
  “看来,你还是不肯识时务啊。我有点佩服萧潜了,不知他用了什麽方法,竟然让你们这些曾经的亡命之徒为他卖命。”诚王有点恼羞成怒,他无法让石头低头,也无法让‘石静’低头。
  
  “还不够痛苦,是吗?”诚王冷笑,伸出右脚,狠狠的踩上‘石静’的头,将他的脸踩进了池水里。
  
  当他拿开脚,‘石静’抬起头,他的脸上多出了几道血痕,还往外渗出鲜血。
  
  “王爷,用这个方法对付这种硬骨头是没用的。”声音嘶哑难听的男人,看到诚王一而再,将‘石静’的头踩进水池里,却得不到他想要的,就上前说道。
  
  “哦,没用吗?”诚王收回脚:“你有办法吗?”
  
  “有。”男人凑上前,低低说了一番,诚王的脸色越来越好看,後来他还笑了出来:“嗯,不错,不错。这个法子好,很好。”
  
  ‘石静’的头微微的动了一下,诚王的笑让他感到了危险,是有关石头的危险。
  
  “将他拖上来。”诚王大声命令,‘石静’被拖出水面,他浑身上下已然被血浸透了,俨然成了一个血人。
  
  “给他用药吧。”诚王一侧头,那嘶哑男人的小指弹了一下,一股淡淡的粉色烟雾包围了‘石静’,又快速的渗进他的身体里。
  
  “你不怕疼,不肯背叛萧潜,我就替他给你奖励,是大大的丰厚的奖励,哈哈”诚王後退了几步,嘶哑男人一向下药量大,也会常常波及到附近的人。
  
  ‘石静’在诚王的笑声里变了脸色,他感觉到了身体里起了的变化,那要燃烧他整个人,让他无法自控的变化,他也猜到了诚王的企图。
  
  若诚王此刻在他攻击范围里,他会毫不犹豫出手击杀诚王。
  
  “怎麽样?有感觉了吧。”诚王看著‘石静’挣扎,愤怒的脸,笑的更大声了:“我会给萧潜一个完整的堡主夫人,只要你能控制自己,不要要的太狠。”




73

  不能动气,不能动怒,不能让情绪波动剧烈,‘石静’频频在心里告诫自己。诚王的药霸道,又易燃,他浑身的血液都开始燃烧,情欲流淌在其中。
  
  他不说,不动,只静静看著眼前那方寸之地,兼将呼吸的频率降了下来,以减缓情欲之火势如燎原之意。
  
  “拖回去!”
  
  石头正望著柴房门口,‘石静’被押出去的时间不长,也不过是一盏茶长短,又被押了回来。
  
  押著‘石静’的侍卫没有进柴房,就在门口将他用力的推搡进来,距离把握的就在石头身前。
  
  “好好享受吧。”诚王的声音未落,柴房的门已被关紧。他没有立时离开,而是又站了片刻:“不管你动不动他,都会有痕迹留下。萧潜虽然看著有容人之量,但是你有自信他会不猜忌你吗?”
  
  一阵无声的空白後,诚王见‘石静’不为所动,又继续说道:“今天的事就是一根刺,会深深的刺到萧潜的心里,你自己掂量掂量。”
  
  不管诚王说什麽,‘石静’都不发一言,他是睁著眼的,看向石头的眼中情欲氤氲,不停的翻腾,似要涌出来。
  
  石头应该害怕的,被这样静静的看著,但他没有丝毫的害怕,他也静静的看著‘石静’,眼里有信任。
  
  等不到‘石静’说出,他所要的背叛萧潜的诚王,夹裹著气恼离开了。
  
  “石头,不要怕。”‘石静’唤,眼中的情欲之火虽然在熊熊燃烧,虽然犹如身处地狱深渊被火炙烤,但他已能控制住自己不兽性大发,不会狠狠扑上去。
  
  “我不怕,我不怕,你不会让自己失控的。”没有一丝颤音,石头字字清晰。
  
  “石头。”‘石静’又唤,无法表达心中的欢喜,他伸出手,想要碰触石头,却又停下来。
  
  他不敢碰触石头,唯恐给石头累累伤痕上再添青紫淤痕。现在哪怕一点的力度,都有可能让石头流血不止。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什麽都不用说。”石头却主动握住了他的手,不顾手心流下的鲜血,只想将心里话传递过去,而‘石静’也看明白了,对他笑了一下,此时一切尽在不言中。
  
  “竟然没有扑上去吗?”诚王的脸色阴晴不定,就是他,都不能保证自己被下药後,能像‘石静’这样不让自己化身成兽,这需要强大的定力,而他的定力还需要加强。
  
  若当年他能再忍耐一下,就能将萧家堡抢到手里,说到底,还是他当年定力不够啊。
  
  “也罢,先不要动他们了。给萧家堡传信,让萧安来见我。”
  
  事情已经过去,就是後悔也於事无济。他必须抓住这一次机会,他也只剩下这一次机会了。
  
  他要萧家堡,皇帝是不会作壁上观,不会眼睁睁看他得到萧家堡。
  
  他需要的不仅是萧家堡,还有运气。先皇就是靠运气才成为嫡长子,才成为九五之尊。皇帝的运气比他也多了那麽一点,不过,皇帝给了他机会。若他们身份调换,他是绝不会容许诚王一脉存在的。
  
  “不管你是真的有妇人之仁,还是故意放纵,我都要尽力搏一搏。胜了,我取你而代之,败了,不过是一死罢了。”




73

  不能动气,不能动怒,不能让情绪波动剧烈,‘石静’频频在心里告诫自己。诚王的药霸道,又易燃,他浑身的血液都开始燃烧,情欲流淌在其中。
  
  他不说,不动,只静静看著眼前那方寸之地,兼将呼吸的频率降了下来,以减缓情欲之火势如燎原之意。
  
  “拖回去!”
  
  石头正望著柴房门口,‘石静’被押出去的时间不长,也不过是一盏茶长短,又被押了回来。
  
  押著‘石静’的侍卫没有进柴房,就在门口将他用力的推搡进来,距离把握的就在石头身前。
  
  “好好享受吧。”诚王的声音未落,柴房的门已被关紧。他没有立时离开,而是又站了片刻:“不管你动不动他,都会有痕迹留下。萧潜虽然看著有容人之量,但是你有自信他会不猜忌你吗?”
  
  一阵无声的空白後,诚王见‘石静’不为所动,又继续说道:“今天的事就是一根刺,会深深的刺到萧潜的心里,你自己掂量掂量。”
  
  不管诚王说什麽,‘石静’都不发一言,他是睁著眼的,看向石头的眼中情欲氤氲,不停的翻腾,似要涌出来。
  
  石头应该害怕的,被这样静静的看著,但他没有丝毫的害怕,他也静静的看著‘石静’,眼里有信任。
  
  等不到‘石静’说出,他所要的背叛萧潜的诚王,夹裹著气恼离开了。
  
  “石头,不要怕。”‘石静’唤,眼中的情欲之火虽然在熊熊燃烧,虽然犹如身处地狱深渊被火炙烤,但他已能控制住自己不兽性大发,不会狠狠扑上去。
  
  “我不怕,我不怕,你不会让自己失控的。”没有一丝颤音,石头字字清晰。
  
  “石头。”‘石静’又唤,无法表达心中的欢喜,他伸出手,想要碰触石头,却又停下来。
  
  他不敢碰触石头,唯恐给石头累累伤痕上再添青紫淤痕。现在哪怕一点的力度,都有可能让石头流血不止。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什麽都不用说。”石头却主动握住了他的手,不顾手心流下的鲜血,只想将心里话传递过去,而‘石静’也看明白了,对他笑了一下,此时一切尽在不言中。
  
  “竟然没有扑上去吗?”诚王的脸色阴晴不定,就是他,都不能保证自己被下药後,能像‘石静’这样不让自己化身成兽,这需要强大的定力,而他的定力还需要加强。
  
  若当年他能再忍耐一下,就能将萧家堡抢到手里,说到底,还是他当年定力不够啊。
  
  “也罢,先不要动他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