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3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若当年他能再忍耐一下,就能将萧家堡抢到手里,说到底,还是他当年定力不够啊。
  
  “也罢,先不要动他们了。给萧家堡传信,让萧安来见我。”
  
  事情已经过去,就是後悔也於事无济。他必须抓住这一次机会,他也只剩下这一次机会了。
  
  他要萧家堡,皇帝是不会作壁上观,不会眼睁睁看他得到萧家堡。
  
  他需要的不仅是萧家堡,还有运气。先皇就是靠运气才成为嫡长子,才成为九五之尊。皇帝的运气比他也多了那麽一点,不过,皇帝给了他机会。若他们身份调换,他是绝不会容许诚王一脉存在的。
  
  “不管你是真的有妇人之仁,还是故意放纵,我都要尽力搏一搏。胜了,我取你而代之,败了,不过是一死罢了。”




74

  “诚王要见我。”一收到消息,萧安没有立刻动身去见诚王,而是先告诉了朱玉和石静他们。
  
  “诚王要见你!”石静激动的大声问道:“他有没有说在哪里见你?”
  
  石头离开他的日子,他总是会做噩梦,梦到石头一身血淋漓的躺在地上,而他怎麽跑也不能跑到他跟前,只能远远的看著,绝望的喊著他的名字。
  
  “没有说。”诚王只说让他出堡,在某一个地方会有人带他去见诚王。诚王很谨慎,不肯将他的狡兔三窟露出来。
  
  石静担心石头,他也担心。因为诚王的手上不仅有一个石头,还有那个人。他迫切的想知道,他们怎样了?受了多少苦楚?
  
  这些日子以来,石静根本没有休息好,人清减了不少不说,就是脸上也挂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看就是没有睡好。
  
  “你去见诚王,不管他要什麽,你都不要答应,就说要跟小潜商量。”朱玉来到萧家堡以後,石静的情况有了好转,但还是不十分明显。
  
  “我速去速回,你们不要担心。”
  
  “石头会平安的回到你身边,不要怕,石静。”等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朱玉才安抚了焦急不安的石静。
  
  “我不怕,我不怕。”石静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有似乎是在告诉朱玉,而他的手则紧紧的揪住了朱玉的衣袖。
  
  前来接引萧安去见诚王的,是给‘石静’下药,折磨石头的那个说话嘶哑的男人。
  
  萧安一看到他,不由的就是一怔。他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但是却隐隐感到有一丝的熟悉。
  
  他就多看了这个男人几眼,而男人却懒得将视线透过来,只叫他跟自己走。
  
  “诚王在哪里?”跟著男人走了很久,却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萧安站住了,不客气的问道:“若诚王没有诚意,我就回去了。”
  
  他的眼光一直在盯著这个男人看,目光里带著探究。男人易了容,一眼看去,就跟路上随便的路人甲没有什麽区别。但,萧安却止不住心头那一点的疑惑。
  
  他,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吗?
  
  若真的见过,是否就能找到其他线索了呢?
  
  “就在前面。”嘶哑男人不耐烦的说道,他不愿意做这个接引人,却是被诚王命令前来。他宁肯独自呆在一个角落里,做一尊不言不语不动弹的人偶。
  
  他觉得诚王有点小题大做,即使萧安会武功,还有武功不俗。但,若派其他的侍卫来,一样能将萧安引过去,而不会为萧安所擒拿住。
  
  他们手里不是有人质吗?萧家堡的人在乎那个人质,就必须乖乖跟上来。
  
  “还有多远?”萧安有意多跟这个男人说话,想在记忆里寻找一丝蛛丝马迹。但,有点难。
  
  只靠仅有的那一点的熟悉,是无法找出有用的线索的。
  
  “不想见王爷,就不要跟过来。”男人发火了,他讨厌被一直盯著看:“收起你的眼光,不要盯著我看,我讨厌你。”
  
  萧安将视线移开了,他放弃了,因为根本找不到线索。他现在,甚至有刚刚那一丝熟悉感是不是他的错觉。
  
  两个人不再说话,只管闷著头走路。男人的脚步加快了,跟萧安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他的厌恶和排斥很明显,萧安也就不会再跟上去。
  
  左转右拐间,男人停在一处北方城里,很寻常的富户居住的庭院前。是三进三出的院落,看起来不显眼,却又藏著奢华。
  
  “去禀报王爷,萧安来了。”敲开门,男人就将萧安扔给了一个门子,他的身影很快没入转角。




74

  “诚王要见我。”一收到消息,萧安没有立刻动身去见诚王,而是先告诉了朱玉和石静他们。
  
  “诚王要见你!”石静激动的大声问道:“他有没有说在哪里见你?”
  
  石头离开他的日子,他总是会做噩梦,梦到石头一身血淋漓的躺在地上,而他怎麽跑也不能跑到他跟前,只能远远的看著,绝望的喊著他的名字。
  
  “没有说。”诚王只说让他出堡,在某一个地方会有人带他去见诚王。诚王很谨慎,不肯将他的狡兔三窟露出来。
  
  石静担心石头,他也担心。因为诚王的手上不仅有一个石头,还有那个人。他迫切的想知道,他们怎样了?受了多少苦楚?
  
  这些日子以来,石静根本没有休息好,人清减了不少不说,就是脸上也挂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看就是没有睡好。
  
  “你去见诚王,不管他要什麽,你都不要答应,就说要跟小潜商量。”朱玉来到萧家堡以後,石静的情况有了好转,但还是不十分明显。
  
  “我速去速回,你们不要担心。”
  
  “石头会平安的回到你身边,不要怕,石静。”等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朱玉才安抚了焦急不安的石静。
  
  “我不怕,我不怕。”石静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有似乎是在告诉朱玉,而他的手则紧紧的揪住了朱玉的衣袖。
  
  前来接引萧安去见诚王的,是给‘石静’下药,折磨石头的那个说话嘶哑的男人。
  
  萧安一看到他,不由的就是一怔。他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但是却隐隐感到有一丝的熟悉。
  
  他就多看了这个男人几眼,而男人却懒得将视线透过来,只叫他跟自己走。
  
  “诚王在哪里?”跟著男人走了很久,却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萧安站住了,不客气的问道:“若诚王没有诚意,我就回去了。”
  
  他的眼光一直在盯著这个男人看,目光里带著探究。男人易了容,一眼看去,就跟路上随便的路人甲没有什麽区别。但,萧安却止不住心头那一点的疑惑。
  
  他,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吗?
  
  若真的见过,是否就能找到其他线索了呢?
  
  “就在前面。”嘶哑男人不耐烦的说道,他不愿意做这个接引人,却是被诚王命令前来。他宁肯独自呆在一个角落里,做一尊不言不语不动弹的人偶。
  
  他觉得诚王有点小题大做,即使萧安会武功,还有武功不俗。但,若派其他的侍卫来,一样能将萧安引过去,而不会为萧安所擒拿住。
  
  他们手里不是有人质吗?萧家堡的人在乎那个人质,就必须乖乖跟上来。
  
  “还有多远?”萧安有意多跟这个男人说话,想在记忆里寻找一丝蛛丝马迹。但,有点难。
  
  只靠仅有的那一点的熟悉,是无法找出有用的线索的。
  
  “不想见王爷,就不要跟过来。”男人发火了,他讨厌被一直盯著看:“收起你的眼光,不要盯著我看,我讨厌你。”
  
  萧安将视线移开了,他放弃了,因为根本找不到线索。他现在,甚至有刚刚那一丝熟悉感是不是他的错觉。
  
  两个人不再说话,只管闷著头走路。男人的脚步加快了,跟萧安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他的厌恶和排斥很明显,萧安也就不会再跟上去。
  
  左转右拐间,男人停在一处北方城里,很寻常的富户居住的庭院前。是三进三出的院落,看起来不显眼,却又藏著奢华。
  
  “去禀报王爷,萧安来了。”敲开门,男人就将萧安扔给了一个门子,他的身影很快没入转角。




75

  “叫他进来。”诚王在书房里吩咐。
  
  书房的门打开了,坐在里面的诚王就露在萧安面前,他又是一怔。
  
  诚王,怎麽跟他曾经见过的不一样了。
  
  有哪里变化过了?萧安的眼光,飞快的沿著诚王的五官轮廓睃了一眼。
  
  他知道了,诚王的脸有了变化,不再是他们记忆里当初的那个模样。
  
  萧家堡发生变故,他们都记住了,诚王那张俊美却似地狱修罗的脸。
  
  但,萧安觉得,假如萧潜他们在这里,也会跟他一样感到惊讶。诚王一开始就不是诚实的,他易了容。
  
  诚王虚情假意,毁了他们长大的萧家堡,毁了他们的父母亲人。
  
  这人,要杀了他,必须的!
  
  萧安极力克制著自己内心的愤怒和杀意,但他的双目却迅速的闪过一抹深沈到极点的杀意。
  
  “进来吧。”诚王竟然对他笑了一下,很和善的微笑。
  
  他看著萧安,仿佛看著自己的子侄一样。
  
  萧安皱皱眉,诚王的眼光,以及他的微笑都让萧安感到不舒服,虽然诚王的这份微笑,这份和善不是伪善的。
  
  带著深深的厌恶,萧安走了进去,书房的门在他背上悄然关闭,他很想也有什麽东西来隔绝诚王看著他的眼光。
  
  那里面带著算计,是他不明所以的算计!
  
  “坐。”诚王又给了他一抹和善的微笑,指了指他左下方的一张椅子。
  
  “我要见‘石静’和石头。”此时,萧安开门见山的要求道,没有在诚王面前叫一声石伯父。
  
  诚王发觉了‘石静’不是本人,这是毋庸置疑的,萧安也懒得跟他兜圈子。
  
  “你见了我,就没有什麽想说的吗?”诚王却摆明了,不跟他谈‘石静’和石头,而是要跟他说点别的。
  
  “没有。”萧安没有跟他虚以委蛇的兴致,不管看到诚王他有什麽感觉,他都不想跟诚王说,他下意识的抵触心中的感觉。
  
  “你不用急著否认,我跟你大有渊源。”诚王是不肯放过萧安,一定要让他愈发的抵触和厌恶。
  
  “我现在不想杀你。”萧安的声音冰冷,犹如出鞘的锋利宝剑。
  
  “你不能杀我,我是你的舅父,是你嫡亲的舅父。”诚王笑的恶毒,仿佛非常乐意见到萧安变脸。
  
  “你对我动杀意,那就是不孝,我的外甥,哈哈”
  
  “我是萧安,是萧家堡的二公子,而且我娘出身平民,没有身为皇家人的兄长,你认错人了。”萧安心底的那份感觉变成了现实,他震惊,却没有变了颜色。
  
  或许他的生母跟诚王有很远的关系,但,不可能是诚王的嫡亲,因为他的生母若是青国高贵的郡主,又怎麽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和气度呢?
  
  “萧安,你也可以叫我一声伯父。”诚王恶毒的微笑里,添加了一抹别有意味,他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