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3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世人都知萧家堡富可敌国,但是没有人知道,萧家堡训练出来的暗部才是最强大,最可怕的力量。
  
  他血洗萧家堡,为的就是逼迫萧潜他们尽可能的训练出更多的暗部。只要他能拥有,青国最精锐的军队也不在话下。
  
  “你真无耻!”
  
  “胜者为王。而且,除了我,没有人有资格坐上那把椅子。接连两个皇帝都是庸君,才会让青国只能守成,不能进取。”
  
  “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
  
  “只要我胜出了,就能改变他们的想法。”
  
  “我要见石头。”跟诚王是说不通的,因为诚王眼里只有皇位,他的野心太大,甚至不惜将青国拉入战火连绵中。
  
  “来人。”诚王唤,嘶哑男人走进来。
  
  “他要见石头,你带他过去。”
  
  萧安刚要起身,不防嘶哑男人一掌拍在了他的肩头,一股阴寒之气顺著男人的手进入他的肩头,他半边身子登时便像被冰封住了似地。
  
  “跟我来。”嘶哑男人转身就走,萧安跟了上去,诚王的声音紧追其後:“告诉萧安,我的耐心有限。”
  
  “他们就在里面。”嘶哑男人停在了柴房前,一脚踢开了房门:“进去吧,只有一刻锺的时间。”
  
  萧安一步跨了进去,但是他迟迟不敢走到‘石静’和石头身边。
  
  “萧二哥。”石头抬了一下头,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诚王说,我爹是他的亲弟弟。”萧安终於迈开了脚步,一步一步挪到了他们面前,他飞快的说出这句话,就低下了头。
  
  “那你还是萧二哥吗?”石头问,‘石静’没有说话。
  
  “是,我永远是萧安。”
  
  “萧安只是萧家堡的二公子。”‘石静’的话不高,却让萧安在一瞬间红了眼眶:“我回去了,他要萧家堡所有的暗部。”
  
  “他要,就给他。”
  
  
  “石头他们暂时是安全的。”
  
  “那就好。”石静长吁了一口气,紧接著又问道:“小安,你有心事?”
  
  “我爹是诚王的弟弟。”萧安没有打算隐瞒他们,在诚王说出那一番话後,即使他不情愿也被打上了烙印。
  
  “小安,不要放在心上。你是小安,就是小安。”没有人露出厌恶和怨恨,没有人因为他身上流有那样的血脉而疏远他。
  
  “你爹不告诉你,是不想让你有负担。他既然进了萧家堡,就已经自动放弃了他的身份,放弃了‘青’这个姓氏。他没有做任何对不起萧家堡的事,并且还为了萧家堡牺牲了自己,你应该为他骄傲,而不是自我厌弃。”
  
  萧安猛地合上眼,心中的那点冰冷瞬时化成了水,从他眼角流了下来:“我不会再厌弃自己。”




77

  他没有理由再自我厌弃,因为他没有被厌弃,没有被驱逐。
  
  “诚王要萧家堡的所有暗部,我问过大哥的意见,他说给。”
  
  “假扮我的是小潜吗?”石静惊讶的问道,而後又说:“我说,这些日子一直没有见过他。”
  
  “大哥将石头交给谁都不放心,他只有自己保护石头才放心。”萧潜说过,石头是他的伴侣,他不保护又能交给谁来保护。
  
  “小潜不能带石头回来,有什麽原因?”朱玉问,以萧潜的能力,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受困在诚王那里。
  
  “诚王用毒,大哥和石头都中招了。”不然,他和石头早就从容脱身了。
  
  “我去裴家走一遭。”朱玉说这句话,是看著石静说的。
  
  “你去吧。”为了萧潜和石头,石静已经不介意,朱玉去裴家,找上那个人了。
  
  是夜,月明星稀,如水月华洒落人间,不是夜探的好时机。
  
  朱玉没有穿夜行衣,仍旧是他平日的衣著,他只随手将几颗类似小石子的东西抛到地上,那些小石子飞快的没入泥土里。
  
  俄顷,夜空中便有了阴云,将皎洁的月,还有星子都遮挡住,登时便没有了如水月华,萧家堡所在方圆几百里都成了暗夜。
  
  “石静,你有话要跟他说吗?”朱玉在出发之前,问道。
  
  “没有。”石静回答的干脆利落,自从十六年前那人说不再见之後,他和石头都跟那人没有了关系。
  
  朱玉身形动了,飘然婉约,恰似上好轻纱在风中掠过,转眼间就在他们面前消失了身影。
  
  裴家,六进六出的大宅子,裴家的当家人住在主宅里,他的妻妾在後宅。
  
  朱玉直接找上了裴蜻,他也只看了一眼,什麽也没有说,什麽也没有做,就又返回了萧家堡。
  
  “没有见到他吗?”石静他们惊讶於朱玉的迅速,朱玉是一个人去的裴家,又是一个人回来的。
  
  “我没有见到裴蜻。”朱玉说,他说这句话时,是看著石静说的。
  
  石静猛地一震,急急问道:“朱玉,你看出了什麽?”
  
  是吗?是他心中所想的那样吗?裴蜻,并没有抛弃他们?!
  
  “裴蜻不是原来的裴蜻!”不用多看,只一眼,朱玉就能确定,裴家的当家人,根本不是十六年前跟石静相爱的裴蜻,而是假冒的。
  
  “说不再见的不是裴蜻,将我赶出南方的也不是裴蜻?”
  
  “看来是。裴家趁你虚弱,趁机离间了你们。”若不是石静那时身体有异,又怎会错认自己的伴侣。
  
  “裴家真卑鄙!”萧琦是才得知石静跟裴家的纠葛,裴家拆散了裴蜻和石静,让他们一个黯然神伤离开,一个却不知所踪。
  
  “再找其他人恐怕来不及。”萧安担忧的说道,诚王的耐心就快告罄了,他们必须尽快才行。
  
  “不,我能找到裴蜻,我能!”石静急急的说著,急急的在自己随身携带的香囊里掏著,但是他越急,越是无法拿出来。
  
  “不要慌。”朱玉赶来,接过那只香囊,里面有一只小小的竹笛,约莫一寸来长。
  
  “吹响这个,就能找到裴蜻。”当年石静黯然离开,却没有丢下裴蜻交给他用作联络的竹笛,想不到十六年後竹笛派上了用场。
  
  朱玉将竹笛放在唇边,吹了一下,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他又将竹笛还给了石静。
  
  “等著吧。”他说。
  
  同一时间,裴家最隐蔽的密室,被封在冰棺里的人猛地睁开了眼睛。
  
  裴家现在的当家人也动了,他带著裴家所有的好手赶去了密室,要拦截住那要苏醒的人。
  
  当他们感到密室的时候,就听到从里面传出砰然巨响,密室的门在他们眼前炸开,有躲闪不及的被砸中了,哀嚎著摔在地上。
  
  一个人缓缓的走了出来,站到了当家人的面前。
  
  “裴蜻,回去,不许你离开密室!”当家人厉声喝道。
  
  “你们休想再封住我。”裴蜻冷冷说道,一步步逼近当家人:“滚开!”
  
  “裴蜻,你若走出密室,就再也不是裴家人了!”当家人妄图以此来威胁裴蜻,他不屑的冷笑著:“哈哈,我早就不想做裴家人了,我要离开裴家,我要去见我的伴侣,去见我的孩子!”
  
  他从没有做过对不起裴家的事,但裴家却强行拆散了他跟石静:“我为裴家做了许多,裴家却不能容忍我的伴侣,还有我的孩子,这样的裴家,我不要!”
  
  “拦住他,不许他离开,快,拦住他!”当家人叫嚣著,但他却悄悄後退了,因为他害怕,害怕裴蜻用毒,虽然裴蜻从没有对裴家人出手过。
  
  “你们拦不住我,我不会再心软。”裴蜻说著,身形如影快速从他们中间穿过,凡是要拦截他的人,都毫无例外的被他毒趴下了。
  
  出了裴家,裴蜻一边向萧家堡的方向掠过去,一边发出一声长啸。
  
  石静,对不起,我来了




78

  久别重逢的欣喜、激动,还来不及消化,裴蜻就要面对另一个事实。他和石静的儿子被抓走,被下毒折磨。
  
  “是诚王抓走了小石头。”朱玉在旁边说道。
  
  “诚王还没有伏诛吗?”在他被裴家人欺骗,封住之时,诚王已经被皇帝下令削去爵位,并押送京都麽?
  
  为什麽皇帝没有杀了诚王,反而放他出来再度为祸萧家堡!
  
  “老诚王毕竟是皇帝的嫡亲叔父,皇帝怎麽著也要卖他一个面子。而且,那时若杀了诚王,就不能斩草除根了。诚王狡兔三窟,皇帝若是下令杀他,青国会起乱子,皇帝也只能放了他。”
  
  当年皇帝刚刚登基,还立足未稳,老诚王那时羽翼丰满,皇帝若跟诚王正面对上,即使他最後能胜出,青国的元气也会大伤,皇帝是不能冒险一试的。
  
  “给我说一说,小石头现在的情况。”
  
  萧安将他看到的萧潜和石头的情况说了一遍,裴蜻听後久久不语,当他终於开口时,却是让萧安和萧琦回去休息。
  
  “萧安有些不妥,他是一个人去见诚王的吗?”萧安和萧琦不知道,当他们离开後,裴蜻所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针对他而发。
  
  “他一个人去的,诚王对他做了什麽?”
  
  “他给萧安下了毒,还是需要特定人心血才能解的毒,我只能缓解而不能替他彻底解毒。若没有特定人的心血,萧安他会从内部一点点被毒燃烧腐蚀,遭受难以忍受痛苦。”
  
  看到萧安的时候,裴蜻就看出来他中毒了,还看出他中的是什麽毒。但,他没有说。
  
  因为说了也是白说,若萧安知道他中了无解之毒,乱了心神的话,他就会提前毒发,就会提前承受无尽的折磨和痛苦。
  
  “诚王真是畜生不如!”
  
  诚王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放过萧安,即使他说萧安是他的嫡亲侄子,他还是对萧安起了杀心。引萧安过去不过是个他放的烟雾,目的就是要给萧安下毒。
  
  “能神不知鬼不觉给萧安下毒的,应该是跟著诚王的那个败类,我会设法抓住他,用他的心血来救萧安。”
  
  “我也要跟皇帝联络一下,计划需要更改。”诚王要萧家堡的暗部,而不是萧家堡的金山银山,皇帝之前的部署就需要改动一下,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给萧安下了毒吗?”诚王问,站在他面前的嘶哑男人。
  
  “是,用的是我自己的心血。”嘶哑男人冷冷说道,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眼里犹如死水一般无澜。
  
  “这次不管是否会成功,我都会让你跟他见面,让你们一家团圆。”
  
  “多谢主人。”嘶哑男人此时才有了表情,激动的跪在诚王脚下,他,他终於要见到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了,他们都等待的太久了。
  
  “好了,你下去吧。”诚王挥手,嘶哑男人走了出去,他没有看到,在他身後,诚王厌恶到极点,恶毒到极点的目光。
  
  “想一家团圆,那是不可能的事。”诚王看著关闭的房门,冷冷笑了:“不听话的人,就该死,不管他是我的兄弟,还是我的侄子,都该死!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