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只想你幸福。”只要小石头幸福了,他也就幸福了,这就是为人父的小小心愿。
  
  “爹,我会试著跟他好好相处,而且我也会找到属於我的幸福。”石头抱住石静,话里有话的说道。
  
  他可以跟萧潜好好相处,看看能不能发展出好哥们的友情,然後跟他分开,去寻找各自的幸福。




09

  入夜後,一行人在一家大客栈住下。做了一天的马车,石头迫不及待的从马车里跳了下来,再不下来走走,他真的会受不了的。
  
  “小石头,你怎麽了?”石静急忙凑过来,看石头抖手抖脚的。
  
  “爹,我只是坐太久的马车,坐累了,活动活动手脚。”石头说著,在原地跳了几下,扭扭脖子,伸伸胳膊。
  
  “大哥,小石头很好玩啊。”萧安走到看著石头活动的萧潜身边,笑著说道。
  
  石头给他的感觉很奇怪,好像有什麽笼罩在石头的身上,让他看起来有些说不清楚。
  
  “这是天性使然吧。”萧潜说,目中掠过一丝黯然,如果萧崎也像石头这样活泼就好了。
  
  “大哥,我想,等小石头到了北方,说不定能让小弟有所改变。”萧安猜到了萧潜的心思,脑海里自动浮现了萧崎的身影,他脸上的笑容里就参入了一丝的苦涩。
  
  萧崎如果也能像石头一样能跑能跳,就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了。他还记得,小时候的萧崎可是最爱登高爬坡,怎麽也闲不下来的人。
  
  如果不是有那一场大变故,萧崎就不会为了不让他们担忧,而逼迫自己强颜欢笑,在背著他们的时候偷偷哭泣了。
  
  萧潜将视线从石头身上移开,但愿萧崎能感染到石头的活泼,能分享到石头的欢乐。
  
  这家大客栈是萧潜他们来往南北方,经常入住的客栈。萧潜和萧安一人一间,石静跟石头两人住了一间。
  
  “萧大哥。”石榴也分到一间,不过那间房距离萧潜的房间不近,石榴就找了过来,想要跟石静和石头换一换,但是她还没有到萧潜面前,就被萧安拦了下来,三两句就打发了她。
  
  石静一沾床就睡著了,看得出他不惯长途跋涉,只做了一天的马车,脸上就露出了疲倦之色。
  
  石头也真的累了,但他就是睡不著,躺在床上瞪住床顶,双眼睁得大大的,一眨也不眨。
  
  他不清楚石静所说的奇迹,就是觉得心里不好受,有想要流泪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回去,如果回不去了,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他的心就会难受的一抽一抽的。
  
  在这里,他一无是处,简直就是两眼一抹黑。他只认识石静,萧潜,萧安等寥寥几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怎样的世界里,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也仅仅知道这好像是所谓的古代。
  
  在马车里他跟石静说的那些话,现在想来太理所当然,还有点好笑。如果离开了萧潜,他又能靠什麽来生活呢?
  
  “啊,好烦啊”石头喊,从床上做了起来,两手揪著头发满脸苦恼。
  
  在石头烦恼不已,无法入眠之时,窗外忽的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石头一抬头,就看到鬼祟晃动的影子。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的确是两道鬼祟的身影,正凑到他们的房门前,似乎是想要做什麽?
  
  “都睡著了吗?”一个声音问。
  
  “都睡著了。”另一个声音回答:“今夜下的药很猛,他们就是不想睡,也的睡。”
  
  “那就好,快点开门,做了这一票咱们就不用再开店了,这可是一头肥羊,宰了,够咱们弟兄吃一辈子了。”还是先头那个声音说道,隐隐的有止不住的兴奋。
  
  这家是黑店,一个念头冲进石头的脑海里,他吓了一跳。
  
  萧潜不是说这家客栈是可靠的吗,怎麽成了一家黑店,而且听这两个人所说的,好像是专门冲著萧潜来的。




10

  石头顾不得多想,回头用力推了推熟睡的石静,却怎麽也推不醒他。又凑到他耳边,低低唤了他几声,还是得不到一丝的回应。
  
  他才猛然想起,他晚饭几乎没有吃,就是说石静中了传说里的迷药?!不知萧潜他们有没有中迷药,能不能及时赶过来。
  
  虽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但是石头听得出,门外那两个匪徒话里的杀意。面对这样穷凶极恶的匪徒,他要怎麽做?!
  
  来不及多想,他就看到明晃晃的刀尖由门缝外伸入,就要无声无息的挑开门栓。急切间,石头一把将石静拖下床,塞到了床底下,他也跟著爬了进去。
  
  门被悄然推开了,两个鬼祟的身影走进来,拎著两把明晃晃的大刀,他们身材魁梧,不要说一个石头,就是加上石静,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石头在床下屏气吞声,盯著两个匪徒的一举一动,只盼著不会被他们发现,躲在床下的两个人。
  
  明晃晃的大刀狠狠的砍在床上,只砍到了软绵绵的被褥,匪徒们立即发觉房里的人不见了:“没有人!”
  
  “怎麽会!”另一人不相信的低喝:“我还从没有失手过,一定是他们没有在这个屋子里睡觉。该死的,那个女人骗了咱们!”
  
  “她没有骗咱们,你摸摸,被褥里还是热乎乎的,有人在这里睡过。”一只手伸进被窝里,又拿了出去。
  
  “还不快找,他们逃不远的。快去看窗户是不是开著,可不能让肥羊逃了。”
  
  两个匪徒的交谈,让躲在床下的石头心里一阵阵发紧,那两人已经开始在屋子里搜寻了,迟早会找到床下。
  
  怎麽办?石头望著暂时从床前走开的人,一咬牙,将石静往里面再推了推,他蹑手蹑脚的从床下爬出来。抄起距离他最近的椅子,用力的敲向走在最後面的那个匪徒的脑袋。
  
  不管了,能挡一时是一时,剩下的就寄望於萧潜没有中招,能在最短时间里赶过来。
  
  呆呆的看著面前的匪徒,石头手里还抄著椅子扶手,他没有想到匪徒的脑袋很硬,即使被他砸中了,也流血了,但他就是没有倒下来。
  
  “小子,敢暗算本大爷,你是活的不耐烦了!”石头砸了匪徒脑袋一下,也将他自己暴露在匪徒的眼前。
  
  头上流血的匪徒举刀就砍过来,石头下意识的又随手抓了一把椅子,向这个匪徒掷过去。椅子在半空中被劈成两半,另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接著劈下来,石头已经无路可退,也没有能抵挡的东西。
  
  他什麽也不能做,只能睁著清亮的眼睛,眼睁睁看著那把大刀劈头而来,他甚至能感觉到锋利的刀锋的森冷,随之脑海里只余一片空白。
  
  砍到他鼻尖的大刀被撞开了,两个匪徒扑通一声瘫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匪徒身後,站著的是萧潜。他终於赶来了,在千钧一发的当口。
  
  “小石头!”萧潜一个箭步跨过来,石头呆呆的站著,看不清眼前的萧潜,也听不清他的呼唤,只模模糊糊听到一个声音回荡在耳边,焦急,充满自责。
  
  “小石头!”萧潜握住了石头的肩膀,急急的呼唤著,心中大为自责,他竟然会著了这不入流的伎俩,没有及时发现这家客栈里的不对劲。
  
  又熟悉又陌生的温暖传递过来,石头的小身板摇晃了两下,就软绵绵的倒了下去,直接倒入萧潜的怀里。
  
  刚才,他以为,自己就要被杀了,当时没有感觉,现在才感到了後怕。




11

  萧安随後赶来了,点亮了房里的蜡烛,照亮了他和萧潜自责的脸,也照亮了瘫软在萧潜怀里的小石头。
  
  “小石头?喂,小石头”萧潜一把扶住石头,看他脸色苍白,双眸无神,呆呆愣愣的没有反应,忙抬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颊,柔声唤道。
  
  “我没有死,我还活著吗?”好一会,石头才清醒过来,他一把抓住萧潜的大手,急急的想要证明什麽。
  
  “你还活著,活的好好的。”萧潜回答,心头窜过一阵刺痛,都是他的失误,才导致了小石头陷入危难,他差一点就要失去小石头了。
  
  “我好怕,真的好怕。”石头余悸犹存,诉说著自己的害怕。他之前的生活平顺,无风无浪。但是刚刚穿越过来,就遇到了匪徒的劫杀,让他受了不小的惊讶。
  
  到现在,他的两条腿还在发抖,没有站立的力气。如果不是萧潜及时赶来,他现在就会在阎罗殿了吧,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再穿回去,石头苦中作乐的想,也刻意让自己忘记刚才的危险。
  
  “不要怕,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下次不会了。”萧潜搂著他,轻轻的拍著他的背。他在生气,很生气,竟然有人胆敢冒犯到萧家的头上,冒犯到他的小石头身上,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活的不耐烦了。
  
  “对了,爹,我爹还在床底下。”石头忽的想起,被他藏在床底的石静,就要从萧潜怀里挣出去。
  
  萧安先他一步,将石静从床下拖了出来:“大哥,还是不要给伯父吃解药了,不让他知道今夜的事,还有小石头差点遇险的事,对他,对小石头都好。”
  
  “小石头,你受伤了。”安顿好石静,萧安一扭头,就看到石头胸口正中的那道伤痕,在烛光里,那道还在流血的伤痕,看起来显得很骇人,都将白色睡衣周遭浸湿了。
  
  “小石头,你受伤了!”萧潜的声音变大了,夹杂著无边的怒气,他竟然让小石头受伤了!他答应了石静的事,没有做到,心中更是自责万分。
  
  “我,我不记得,有被刀砍中过。”石头呐呐,直到现在,直到萧安喊出来,他才感到疼痛。低头,看一眼那道长长的伤口,他才感觉到又累,又痛:“可能那个时候被砍到的。”
  
  是那个时候吧,他手里的椅子被劈成两半,也顺带被在胸前砍了一刀。
  
  “萧安,你跟伯父睡一间,我带小石头去我那儿睡。将这家客栈清理干净,将那些人渣送去该去的地方。”萧潜打横抱起石头,一边对萧安吩咐,一边抱著他走向自己的房间。
  
  “萧大哥,不是你的错,你不要生气了,谁也想不到这是家黑店。”石头感觉到萧潜的怒气,但是却没有感到丝毫害怕,萧潜身上的内疚和自责都快将他自己淹没了,而怒火也是对他自己而起吧。
  
  “小石头,你不要说了,是我的错。”萧潜的怒气的确是来自他自己,气他没有保护好小石头,连累他住到黑店里又受了伤。而小石头对他没有丝毫的怨言,没有责怪他的识人不明。
  
  石头干脆闭上嘴巴,现在他说什麽,萧潜都不会听进去,只会一味的认为自己错了。也是,萧潜这可是年年打雁,偏偏被雁啄了眼,会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




12

  “大哥,我问清楚了,他们是专门打听了咱们的行程,才将这家客栈变成黑店的,是但冲著咱们萧家而来。这两个人渣会找上小石头和伯父,是因为石榴那女人。”
  
  萧安都查清楚了,石榴说她只是小妾,而石头才是正主。为了取信匪徒,石榴还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