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4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们是活生生的人,虽然这里的亲人为了他们而将他们送过去,但他们在那里有亲人,有家,不能用一句你们是我们的孩子就能抵消的。
  
  来时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那都不是虚假的,都是真实的,是不能被抹杀的。
  
  “他们已经得到消息了,在送你们过去的时候,若不是那里有人接持,我也不敢送你们过去。”
  
  为了将他们三人安排的周全,朱玉不知寻了多少地方,却都不合适,而那时若他不早作决定,三人皆会大为凶险。
  
  “你们能回来,并且能回来的早,是我们不敢想的。而你们回来了,曾经接持你们过去的人,必定会告知你们在那里的家人,让他们不要担忧。这事是我的错,未能保你们周全,又伤了爱护你们的家人的心,是我对不住他们。”
  
  他不是要利用现代的乌家,青家和石家,石头三人在这三家对三家也有好处,也有为三家挡去灾劫之意,他们三人是注定要回来的,朱玉是不可能借三家富贵长寿的子弟,那样会让石头三人折福。
  
  “你们已经应了在那里的劫难,才能回来这里。”
  
  “爹,不是您的错,是儿子的错,却让您一个人来承担。”朱玉为了救他们,这是做下了逆天之事,其中的凶险即使乌涯不曾看到,也能预料到,不可能是朱玉说的这样轻描淡写。
  
  他是不欲让他们得知此事的凶险,才有意不肯说出全部实情,只是为了他们的平安康健,这拳拳慈父之心,他们怎能让他一人承担逆天之事。
  
  “也有我的错。”石头也走过来,站到乌涯身边,诚心诚意说道。他和乌涯要跪下去,被朱玉阻止了。
  
  “也有我们的错。”石静和裴蜻也异口同声说道,其中裴蜻的声音更大,他心头的自责和悔恨几乎要湮没了他。
  
  他险些就要失去跟石静的爱情结晶,险些就要失去相爱的伴侣。
  
  “多谢,朱兄护他们周全。”裴蜻深深的作了一揖,朱玉闪开了:“不用谢,这是我应当做的,义不容辞。”
  
  “不,没有朱兄,就没有静和石头父子的今天,也就没有我裴蜻的今天!朱兄,你当的我这一礼。”
  
  “父亲,爹,玉伯父,该用早餐了。”萧潜一直在旁听著,心惊於其中的一波三折,并有後怕。
  
  若石头不能回来,他又去哪里找他最爱的这人。朱玉有些话没有说出来,但萧潜从他话中听出了一线端倪,若石头他们不能回来,那先前支撑他们的那一魂就会烟消云散。
  
  他紧随裴蜻之後,也深深拜谢了朱玉,随後邀他们去用早餐。
  
  “我正好饿了,走,咱们去吃早餐,不要再让过去的往事纠结於心了。”
  
  大厅里的众人相视一笑,对,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他们只要看著将来就好。
  
  用过早餐,朱玉和乌涯先一步离开,萧潜和石头随後要踏上旅途。
  
  但在他们出发之前,裴家那边来了个不愉快的插曲。
  
  “裴家家主要见我?要见小潜?他来做什麽,不见,不见,不见!”裴蜻冷著一张脸,连说三个不见。
  
  “父亲,叫他进来吧,有什麽事咱们先解决了,我和石头也好放心出门。”萧潜安抚了裴蜻的怒意,命人叫裴家家主进来,没有客气的说一个请字,他已懒得对裴家人客气。
  
  裴家家主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他比裴蜻还要愤怒,看到萧潜也没有好脸色,更直接视石静和石头於无物。
  
  “裴蜻,萧潜,你们要给裴家一个交代,要给我一个交代!”
  
  萧潜简直要笑出来了,裴家家主凭什麽要他们给他交代,难道就仅凭裴蜻是裴家人吗!但,裴蜻已经跟裴家脱离了关系,被裴家给赶了出来!
  
  “交代,你要什麽交代?”裴蜻也被气笑了,裴家对不起他,对不起他的伴侣,对不起他的孩子,到如今却要他给一个交代,还这麽的理直气壮!真是可笑之极,可笑之极!
  
  “让裴家三女为萧潜的平妻,跟他平起平坐,并且他日所生子女入萧家族谱,为嫡子嫡女,享受继承萧家堡的权力。”裴家家主狮子大开口,还一副我已经很委屈了的模样。
  
  “你们若是不答应,裴家从此跟萧家断绝往来,并且不再支持萧家为北地霸主。我裴家虽然低萧家一头,但实力是放在那里的,你们可不要给脸不要脸。必要裴家家主的女儿,单要这个被裴家和石家都驱逐了的人!”
  
  裴家家主大喇喇的用手指著石头,一脸的不屑和蔑视,萧家堡的堡主夫人除了他的女儿,其他人都没有资格!
  
  只要萧潜答应了,将来他的女儿,还有她的子女可就是北地的霸主了,到那时,裴家也能多分一杯羹。
  
  “做梦!”萧潜和裴蜻一起冷斥,一人一掌拍了出去,一人一剑削了过去,就听得裴家家主一声凄厉的哀嚎,他胸前中了一掌,指著石头的那根手指也被削了下来。
  
  “收起你的痴心妄想,若要靠你裴家支持,我才能做北地霸主,那岂不是个笑话!”裴家家主连滚了几圈才停下来,萧潜追过去,一脚踩在他的胸口,让他肋骨又断了几根,痛的他说不出话来,眼里也有了恐惧。
  
  “我萧潜要怎样的伴侣,萧家堡要怎样的堡主夫人,都是我自己的事,哪里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你是个什麽东西,不过就是靠著裴家先前的积累才在外面耀武扬威,若没有了裴家,你就什麽也不是!滚!”
  
  裴家家主踉跄著起身,虽然他不说话,但他一双细长的眼,可是牢牢盯住裴蜻和萧潜,流泻出无比的恶毒来。
  
  “你不用这麽看著我们,你若是不识趣,我们不介意让裴家从北地消失,彻底的消失!”裴蜻冷冷瞪了回去,若论起来他才应该是裴家的家主,就因为他爱上了石静,便被裴家其他几房联手封了起来,将本属於他们一家的财富抢了过去。
  
  但,裴家在那几房的手上,非但没有壮大,反而一年不如一年,现在已然有了败落的迹象,不过是裴家强撑著罢了。
  
  知道裴蜻和萧潜说的是实话,裴家家主只能含恨离开,他以为裴蜻身为裴家人会有所顾忌,他以为萧潜为了北地霸主的地位也会有所顾忌,才会那样理直气壮的要东要西,但现在他知道了,他什麽也得不到!
  
  “裴家嚣张不了多久了,有他们在只会败落的更快。”裴蜻没有丝毫维护裴家的意思,也没有丝毫要让裴家起死回生的意思,裴家先伤害了他,那他就不会再为裴家奋斗。
  
  “就让他们再得意几天吧。”萧潜跟裴蜻一起冷笑,这让裴蜻又多喜欢了萧潜一分:“好了,裴家的事解决了,你们出发吧,不要让一只老鼠坏了你们的好心情。”




84

  “萧兄,恭喜。”一个长身玉立男子,拱手向萧潜和石头道喜,此男子容貌俊秀,带著南方特有的温润气质,真是人如美玉光耀璀璨。
  
  萧潜和石头从萧家堡出发,一路向南,在优哉游哉的看沿途的美景之余,也会到各地萧家堡属下的产业里巡查一番。
  
  就这样,他们一路走,一路行,遇到喜欢的地方,还会多盘旋几日,才会继续向南走。
  
  途中巧遇了南方大家柳氏的少主柳彦,他们二人既是南北各地的霸主,也是推心置腹的好友。
  
  萧潜跟石头成婚,柳彦没有来得及参加,那时他正在海上,目的是沿海各国的贸易往来,其中有柳家六成的本钱,有萧家堡四成的本钱。
  
  从海外归来,柳彦连家门都没有进,只安排了下属回去复命,就带著给萧潜的贺礼北上。
  
  “柳兄,同喜。”萧潜也不跟柳彦客套,柳彦说的真心,他回的也真心。
  
  实是柳彦不是孤身一人,他是柳氏的少主,身边自然是左围右绕婢仆良多,但能走在他身边的人从前没有。
  
  现在却有一个人,跟柳彦不离左右,看他不像是柳家人,容貌不十分像青国之人,年纪跟柳彦差不多大小。
  
  柳彦是玉,这人就是风,是温和的风,跟柳彦站在一起,就是一对辉映无双的璧人。
  
  石头看看对面的柳彦和如风男子,再扭头看看萧潜,不用比,他还是四人中各自最矮的那一个。
  
  他和柳彦都是南方男儿,虽然柳彦比他大几岁,但他的个子就是再往上蹿一截,也不会比柳彦高。
  
  “都说一江水养两样人,我现在相信了。萧大哥,我看我再怎麽努力,也长高不了多少。”
  
  “这是由於咱们体质不同的缘故。”柳彦笑著说道,又指著身边的男人为他二人介绍:“这是和岚,他幼时出了事故,不能说话,他能看懂唇语。”
  
  和岚向他们两人点点头,石头在心里喟叹,这麽好的一个人竟然不能说话,真可惜。
  
  想著,他走上前,站到和岚对面:“你好,我是石头。”
  
  他心里说著可惜,脸上,眼里没有带出一丝来,和岚没有自哀自怨,他是一个坚强的人,将同情怜悯放在他身上,那是对他的侮辱。
  
  而且,刚才石头也看到了,和岚在柳彦手上写了几个字,说明和岚知道他与众不同的体质。
  
  这也是後来朱玉告诉他们的,世上有男人生子,而他,青竹就属於其中之一。
  
  “你好,我是和岚。”和岚的唇一张一合,虽然不能吐出声音,但石头能看得懂。
  
  萧潜和石头要游山玩水,柳彦说他也正好有几天清闲的日子,就索性跟他们作伴,石头跟他们一见如故,没有丝毫的疏离之感。
  
  有了柳彦和和岚的加入,人多了,旅途也变得热闹了。
  
  但,他们的旅途在一个月後被一个消息给打断了,对萧潜来说这是个好消息,对石头来说惊吓比惊喜更多。
  
  他,他,他知道他体质特殊,却不知道这麽快就有了消息。
  
  “啊这是真的吗?不可能这麽快吧?”石头一脸的雾煞煞,瞪圆了眼睛紧盯著和岚,恨不得他摇头说不。
  
  他是有心理准备,但,但,这个消息来得太快,让他受了不小的冲击。
  
  “是真的。”和岚收回放在石头手腕上的手,石头个性爽朗,一天到晚活泼的很。偏这几天他没有精神,总是懒懒的哪里也不想去,连一根小指头都不愿动弹。
  
  萧潜想请大夫过来,柳彦说请什麽大夫啊,咱家和岚就有一手精妙的医术,请外面的大夫,还不如让和岚来看诊呢。
  
  然後和岚就来了,然後就是这个让石头惊吓,让萧潜惊喜的好消息了。
  
  “你们要赶回北地,萧兄,你就陪著石头,我叫柳家的马车过来,送你们回北地。你们成婚我没有赶上,等你们儿子出生的时候,我一定到。”
  
  柳彦是地主,他在听到这个消息後,就赶紧的为他们安排了舒适的,适合长途旅行的马车。
  
  萧潜没有推辞,他是回家心切,恨不得现在就在萧家堡里,跟柳彦告辞之後,带著石头踏上回家的漫漫长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