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4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萧潜没有推辞,他是回家心切,恨不得现在就在萧家堡里,跟柳彦告辞之後,带著石头踏上回家的漫漫长途。
  
  一路上晚起早歇,不叫石头累著,在路上的时间非一日,都说回程快,但萧潜却觉得回家的路很长,比他们去南方的路要长的多。
  
  萧家堡里众人已得到了消息,也忙忙的准备起来,又时时派人去打探,看他们走到哪里了。
  
  当柳家的马车出现在萧家堡大门前,早就等在门边的石静,噌的一下子就跳上了马车:“石头,石头!”
  
  “爹。”石头乍见到石静,不由的脸红了一红,眼光更是向石静的肚子看去,他曾经就是在那里孕育的吗?
  
  “石头,你怎麽了?”
  
  “啊,没什麽,就是有点被惊吓到了。”
  
  萧潜小心扶著石头下了马车,跟众人相见後一起进了萧家堡。石头也从此过上了被围追堵截好生补养的日子。
  
  “萧大哥,停!”石头伸手,让端著补汤的萧潜停在他三步之前,一脸苦色的望著他。
  
  “石头,这是父亲亲自配的方子,爹爹亲自熬得补汤,就一盅。”
  
  萧潜是左右为难,石头被裴蜻围追堵截,他是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只能每天苦哈哈的追在石头身後,裴蜻说了,石头不喝补汤,他可是不依的。
  
  “萧大哥,我还要喝多久?”石头也不想萧潜为难,接过了那一盅补汤,一口喝尽,急忙塞回他的手里。
  
  “父亲说,要喝到你生产的时候。”萧潜苦笑连连。
  
  “萧大哥,你告诉父亲和爹爹,就说,我要去”
  
  “石头,你哪里也去不了,不只是你,就是我也被禁足了。”
  
  “我不管了,不答应我,我要离家出走走走走走”
  
  最终,石头也没有离开萧家堡一步,裴蜻也做出了让步,不让他天天和补汤,只十天半月喝两次。
  
  “我真的不想喝了。”石头长叹,一边的萧琦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他正要说话,猛不丁的听到石头喊了一声痛,抱著肚子就弯下腰去。
  
  “裴伯父,裴伯父,石伯父,石伯父”萧琦吓了一跳,一跃而起,大喊著向外冲去。
  
  一阵荒马乱之後,石头被萧潜抱进了准备好的产厅里,他被裴蜻关在了门外。
  
  “你进来也不顶事,反而会害石头分心,还是在外面等著吧。”裴蜻看著慌张的到惧怕的萧潜,毫不客气的将他拒之门外。
  
  和岚做为裴蜻的助手跟他进了产厅,另外还有石静。
  
  萧潜在门外等的焦急,来来回回不停的走著走著,还频频的看向紧闭的房门。
  
  “不要著急,不要著急,有裴伯父,还有和岚,石头一定能平安的。”柳彦安慰的话,根本传不到萧潜的耳朵里,他正在为听到石头偶尔传出来的一声痛苦呻吟而焦急、恐惧。
  
  生子如此凶险,他不想失去石头,也不要失去石头!
  
  “不会有事的。”柳彦的声音,清晰地响彻在萧潜的耳边,他怔怔的呆了片刻,才猛醒过来:“对,石头不会有事!”
  
  萧潜不知等了多久,他根本不记得时间,直到他听到两声婴儿的啼哭声,整个人紧绷的神经才蓦地放松下来,人也踉跄了一下,向後靠到了廊柱上。
  
  “石头,石头,他怎样了?!”看到裴蜻他走出了,萧潜箭一般直冲过去,紧张的问道。
  
  “石头很好,他这是累了,睡著了。”裴蜻看萧潜紧张石头,脸上也露出笑模样:“石头好,你们的孩子也好,是双胞胎,你进去看看吧。”
  
  裴蜻的话音未落,萧潜已经在他们面前消失了身影。
  
  “萧大哥。”让萧潜僵住身形的不是别人,正是醒著的石头,他不解的看著仿佛被定住了身形的萧潜,喊了他一声。
  
  “父亲说,你睡了。”萧潜的声音机械,向前移动的脚步也很机械,几乎是同手同脚的走到石头身边,抬手摸到石头的脸上:“石头,你还好吗?”
  
  “我很好,父亲说,我吃了的补汤起了作用,你瞧,我精神著哪,你不要担心。”石头抬手,握住了萧潜修长的手指,对他笑了笑。
  
  萧潜猛地将他抱在怀里,小心翼翼,仿佛他是易碎的瓷器唯恐碰碎了他。
  
  “我很好,我很好,萧大哥。”石头回抱住他,用力的,告诉他,自己很好,没有因此而耗尽全身的力气。
  
  萧潜久久没有说话,石头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他人软软的滑了下来,他急忙喊道:“萧大哥!父亲,父亲!”
  
  等裴蜻进来,只瞧了一眼,说:“他是紧张到精疲力尽了,让他睡一觉就好。”
  
  石头的手被萧潜握的紧紧的,他左边是萧潜,右边是两个孩子,看看左边,看看右边,石头的心中充满满足、喜悦和幸福。
  
  没有回来之前,他不知道自己的爱人在这里,他不知道会身材大大缩水,他不知道会遇到萧潜,跟他两情相悦。
  
  事实真是奇妙,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峰回路转,让你遇到该遇到的人,让你找到能心安的故乡,也能得到幸福。
  
  而幸福现在就握在他们的手里,我得到了幸福,幸福就在我的手中。
  
          END




乌涯

  “石头,你桃花开了,不过要小心,不要摔跤呐”
  
  乌涯觉不会想到,他刚刚说给石头听了,下一刻,他的脚下先打滑了,他是以脸朝下的姿势摔下去的。
  
  喝多了的他,连自救也不成,挥舞间,只抓住身旁青竹的手,然後他就什麽都不知道了。
  
  一睁眼,头顶是透明的,一扭头,左右也是透明的,而身下自然也是透明的,还有点冷。
  
  什麽也来不及想,他下意识的就是一个翻身,从不知什麽做的床上滚下去,无数的透明的,冰冷的锥形体刺到他身後的床上。
  
  然後,他就一直滚啊滚的,滚出了那一方透明、空旷的小天地,滚到一个有著一头银白色长发,俊美精致的不似凡人的男人面前。
  
  乌涯正要问,这是哪里?却猛地睁大了眼睛,这俊美精致的仿佛是冰雕一般的男人哭了,他的嘴巴张的大大的,都能装下一颗鸵鸟蛋了。
  
  这男人怎麽会哭啊?他不应该是冷酷的,无情的麽?
  
  震惊到无语的乌涯,身边是齐刷刷跪倒的身穿白衣的人们,耳边回荡著:“恭喜少主,贺喜少主,少主神功大成!”
  
  是不是还差一句,那就是神功大成,一统江湖!
  
  乌涯迷迷糊糊的想著,被流眼泪的男人抱在了怀里:“乌涯,你可回来了”
  
  什麽什麽?乌涯更迷糊了,他不认识这个人啊?为什麽这个人会用如此温柔的慈父的口吻对他说话?
  
  接下来,乌涯被带到了一处庭院里,俊美男人说是他父亲,这里是天狼教,他是天狼教的少主。
  
  看著铜镜里的人,乌涯才知道他穿越了,俯身到一个也叫乌涯的少年身上。
  
  这个身体有著跟天狼教教主一样的银发,也有跟天狼教教主七八成相似的脸,还有多出来的几十年的内力,他在眨眼间成为了一流的高手。
  
  他不仅成高手了,他还有了一个父亲和一个爹,没错,他是男人所生,并且他父亲说,他将来的伴侣也会是男人。
  
  对此,他不抵触。
  
  因为他们三人从小到大被人骚扰无数次,其中有男有女,尤其是女人居多,看他们,就好像在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似地,让他们厌恶,无形中也让他们敬谢不敏。
  
  不过,若真的要男的伴侣,乌涯也想,他也要跟他父亲说清楚,他要两情相悦,不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在这之前,他也要去寻找石头和青竹的下落,他能穿越过来,说不定他们也能,他们虽然不是三胞胎,却胜似三胞胎。
  
  而且,乌涯还抱著他们有一天会回去的念头,他们不属於这里啊,能穿越过来只是个意外吧。
  
  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他下了天狼教直接一路向北。
  
  在跟石头重逢的那一刻,他想,青竹一定也来了,必定在某一处。
  
  石头跟他想的一样,他们要找齐三兄弟,然後寻找回去的路。
  
  可是世事无常,在萧家堡他见到了一个坚强的少年,石头的伴侣萧潜的弟弟萧崎。
  
  他为萧崎治好了伤脚,他以为这只是个插曲,却不知一切自有注定。
  
  找到了石头,不久後又跟青竹相遇,他是从皇宫里逃出来的,他们三人相聚还没有来得及欢喜,就被告知要将青竹送到天狼教,青竹身上的毒不能再拖。
  
  等他返回萧家堡,却是石头和萧潜被诚王抓走。
  
  他见到了他的生身之父朱玉,石伯父消失十六年的伴侣裴蜻也回来了。
  
  解决了诚王,救回了石头和萧潜,他和朱玉父子两人又将青竹送回皇宫。
  
  他没有跟朱玉回天狼教,虽然他们父子十六年没有相见,但他的父亲和爹爹在十六年里也是聚少离多,现在他就不做电灯泡了。
  
  他先去了一趟萧家堡,到了那里就没有再出去,因为石头有孕,他也是第一次见男人生子,也担心石头,就留了下来。
  
  萧潜说为他重新安排院落,他说不用麻烦,我住涛院吧。
  
  石头和萧潜的双生子满月过後,他跟萧崎一前一後离开了萧家堡,他继续在青国游山玩水。
  
  在他有些厌倦了一个人时,他见到了萧崎。
  
  那天他上了酒楼二楼,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坐在窗前,正望著窗外的少年,淡然,优雅,仿佛是风,又仿佛是水。
  
  那一刻,他知道他的心动了,为萧崎而动。
  
  明了了自己的心意,他就不会刻意回避,想一想,跟萧崎共度一生也不错。
  
  他向萧崎表白了心意,也看到萧崎对他不是完全的无动於衷,却是似乎有所顾忌。
  
  他没问,想了一夜,终於想通了其中的关节,他直接找上了萧崎:“我爱你,我愿意跟你一起共度人生。哪怕咱们不会有子嗣,我也不会後悔。而且,若是你愿意,石头和青竹的孩子都是咱们的孩子。”
  
  他没有立即让萧崎也表态,而是陪著他继续向前走。
  
  一路上,遇到硬凑到萧崎身边的苍蝇,他统统拍之;遇到跟萧崎投缘的画者,他会默默站在一旁,看他们交流,从不去惊扰,也从不会露出嫉妒的表情。
  
  正如,他每日练剑,萧崎在旁边默默观看一样,他们懂彼此,不用刻意去交流。
  
  当萧崎跟画者告别,回到他身边,对他微微一笑,他心中涌上的是无限的满足和幸福。
  
  他想,吾心安处是故乡,他心安之人是萧崎。
  
  他和萧崎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也不会有什麽阻力,父亲和爹爹没有反对。
  
  裴伯父悄悄将他叫到一旁说,若是他们想,也可以有他们自己的孩子。
  
  他不想让萧崎逆天生子,但萧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