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哦,乌涯,哦,青竹,你们羡慕我吧,嫉妒我吧,哈哈,我可是来到了咱们最向往的广漠天地间哪,啊哈哈!
  
  “大哥,石头是怎麽了?怎麽笑的那麽张扬,那麽灿烂?”萧安推了推萧潜的胳膊,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来到陌生的北方後,没有其他情绪,只有简单的快乐。
  
  “石头,很高兴。”石静在旁笑著说道,他将石头许给萧潜是作对了,石头虽然长在南方,但他骨子里的灵魂却喜欢著北方,是因为他的缘故吗?
  
  石静脸上有一瞬的黯然,又很快的掩饰过去,石头能高兴的融入北方的生活,是他最乐於看到的。
  
  “爹,爹,你瞧,你瞧,多麽壮观,多麽漂亮的地方啊”石头高兴的在草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又蹦跳到石静面前,略略有些遗憾的说:“就是没有见到牧场,还有牛和羊。”
  
  风吹草低见牛羊,诗中是这麽描写的,但他看到的只有苍茫的天地,还有望不到头的大草原,就是缺少了作为点缀的牛和羊。




15

  “你很快就会看到。”萧潜说,牵过了石头的手,带著他走进了萧家堡里。
  
  一路走,石头一路惊叹。萧家堡的风光与石家也完全不同,就连那些停下来,站在道路两旁的丫头仆妇,还有仆役们都没有一丝相同的地方。
  
  石家的下人们穿著,不像萧家堡这麽统一,也没有萧家堡这麽层次分明,是几等就有几等的标记,男人是在腰带上做文章,女人的不同在裙底的绣花上。
  
  石头好奇的打量萧家堡,和这里的人们,而他也被人打量著。
  
  萧家堡的人都知道,堡主萧潜有婚约,还是跟一个男孩的婚约,并且为了遵守婚约和尊重这个男孩,他一直没有迎娶侧室和纳妾。
  
  今天,他们的堡主终於将堡主夫人,从南方接过来了。他们都好奇,是什麽样的男孩,让堡主会如此珍视,而拒绝了好几位才貌双全的北方千金进门。
  
  当石头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都难掩心中的惊讶,是一个很漂亮的男孩,但堡主不是会被美色所迷的人,那麽这个漂亮的堡主夫人一定有什麽地方吸引了堡主。
  
  你没有看到堡主,在看向夫人的时候,眼光是那麽的柔和,不复自身的冷傲和严厉。要知道,那几位才貌双全的北方千金前来拜访时,堡主的眼光可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只一眼,萧家堡的下人们,就知道石头才是他们的堡主夫人,那几位爱慕堡主的千金是不可能了。
  
  牵著石头的手,萧潜将他带到自己居住的松院,那是萧家堡的中心,也是萧家堡最大的一个院落。
  
  大气简朴的松院,石头一踏进去,就喜欢上了。他从萧潜的手里挣出来,拔腿从院子里跑过。
  
  萧潜宠溺的视线,随著石头移动而移动,他喜欢石头的活泼,愿意让他一直活泼下去,不会拘束他,不会让他改变这个天性。
  
  石头不用养家,就不用学著沈稳,他赚来的钱足够养活石头了,他不用为了钱而操心。
  
  刚在松院的客厅站定,萧家的小公子萧崎,跟萧安一前一後走了进来。
  
  石头看到萧崎时,看的呆住了,不是在看萧崎的脚,而是看著他的脸看迷住了。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就很漂亮了,想不到萧家还有不逊於他的人存在,也是一个男孩子。
  
  他们是一样的漂亮,就是气质有所不同,一个是鲜豔的蔷薇,一个就是清冷的梅花。石头是令人一见就心生亲近,而萧崎却是令人只敢远观,而不敢走近,唯恐被他的清冷冻住了。
  
  “好漂亮,爹爹,还有比我们更漂亮的男孩子啊。”石头扭头对石静说道,石静也连连点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萧崎,也被萧崎的美丽所迷。
  
  石头在看著萧崎,萧崎也在看著他,如果不是萧安说石头人很好,不会露出他不喜欢看的目光和表情,他是不肯过来见石头和石静父子的。
  
  那几个爱慕萧潜的北方千金,就不为萧崎所喜欢,因为她们每一次到萧家堡来,对他虽然热情,但她们眼底的同情,羡慕,嫉妒,都是他所厌恶的。
  
  那些千金羡慕嫉妒他的美丽,又同情他有残缺,为了做萧家堡的堡主夫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千般的讨好他,就为了讨他的欢心,顺便拿下萧潜。
  
  他看著石头顺眼,就直直走到他面前,看著他的双眸说:“我是萧崎,是萧潜和萧安的弟弟。”




16

  “我是石头。”石头很干脆的上前,很干脆的说道。
  
  虽然他跟萧潜按照古礼成亲了,但他可没有他就是萧家堡的堡主夫人的自觉。如果说他怎麽想,那就是他将萧潜当做了比自己大几岁的朋友。
  
  不是以他现在的身份,以他现在的身份,他跟萧潜差了有十几岁之多,而是以他在现代的年龄来算的。

  对於萧崎,石头也是以朋友的心态来对待的,萧崎是萧潜的弟弟,也算是他的朋友了吧。
  
  从萧崎走进客厅时,石头就看出来了,他的脚有残疾。如果只用平常走路速度,是看不出来的。
  
  但,如果萧崎走快了,或是迈的步伐过大,就能看出来,他的一只脚在地上拖著走。
  
  萧崎没有掩饰,石头也就没有去看他的坡脚,更没有流露出诸如同情,或者鄙视的情绪。
  
  他的坡脚不知是先天的,还是後天意外造成的,萧崎本人有著淡淡的自卑情绪,看样子是不爱说话,也不爱出门,不是喜欢宅在家里,而是被迫宅在了家里。
  
  所以,这是为什麽萧潜和萧安,有时会流露出羡慕表情的原因吧。他们也希望萧崎,能放下心中的自卑,走出萧家堡,也能像他一样快乐的说笑。
  
    
  “我要喊你大嫂吗?”萧崎问,他喜欢石头,喜欢开朗活泼的石头。
  
  他是不可能变成石头这样的人了,但不妨碍他喜欢石头,羡慕石头,却不会嫉妒石头,怨恨上苍的不公。
  
  在那次的意外里,他能活下来,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他是自卑,但却没有因此而自怨自艾,他努力的让自己活得开心。
  
  “不要。”石头直接拒绝:“我们年纪差不多大,你直接叫我石头吧。”
  
  他跟萧潜绝对会分开的,他想跟萧崎做朋友,而不是做他的大嫂。
  
  “大哥?”萧崎扭头,石头不是他的大嫂吗?大哥难道不是去南方迎娶石头吗?
  
  “小崎,你就按小石头所说的做吧。”萧潜看得出,石头现在还抵触堡主夫人这个头衔,就没有勉强他做萧崎的‘大嫂’。
  
  “石头,就是石头。”萧崎扭回头,石头连忙说道,他一个男人被叫一声‘大嫂’,可是很尴尬的。
  
  这一声‘大嫂’,萧崎还是给萧潜将来的妻子吧,他是宁愿跟萧潜做朋友,做兄弟的,而不是做‘夫妻’。
  
  两个男人在一起,他不反感,也不会认为这就是变态的,就是必须阻止的。但,他和萧潜之间没有‘爱情’,怎麽也不可能在一起吧。两个人在一起,首要条件是要相爱。即使他来到这个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重的古代,他还是坚持这一首要条件不会改变的。
  
  “石头。”萧崎顺其自然,喊了一声石头。他喜欢石头,如果石头做他的大嫂,他是不会有丝毫反对意见的。
  
  相较於那一群看到萧潜之後,恨不得扑上去将他吞下肚的北方千金,他还是愿意石头来做萧家堡的堡主夫人。




17

  跟石头互相认识之後,萧崎又去见过石静:“伯父。”
  
  石静笑眯眯的点点头,他和石头一样,跟萧崎相处态度自然,既没有故意忽视他的坡脚,也没有过多去关注他的坡脚。
  
  这样的父子俩,让萧崎一下子就接受了,与他们相处起来,就没有了生疏和隔阂,多了一分自然的亲近。
  
  看到萧崎,石头和石静和睦相处,萧潜和萧安都放下心来。石静父子将来要在萧家堡定居,如果和萧崎相处不好,也会影响到他们在萧家堡的生活。
  
  不管是萧崎,还是石静父子,都是萧潜十分重要的人,他自然是希望他们能互相接受,没有任何的隔阂,他们今後就是一家人了呢。
  
  一家人如果还见外的话,那就不是一家人了。
  
  见了萧崎,萧潜就安排石静和石头下去休息。他和萧安长长往返於南北方,又身强体壮,长途跋涉对他们没有什麽。
  
  石静年轻时也曾出来经商行走过,但後来石头出生之後,就再也没有离开过石家一步,完全的被石家圈在一方小院子里。
  
  他们走了这麽久的路,做了这麽久的马车,疲态从他们的脸上都显露出来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休息。
  
  石头就住在萧潜的松院,而石静被萧安引著前往隔壁的竹院,那里环境幽雅,安宁,石静住在那里正合适。
  
  “石头,你看到小崎的右脚了吗?”等萧崎出去後,萧潜就带石头进了他的卧房。
  
  “看到了,那是天生的,还是意外呢?”石头打了个哈欠,这个身体很弱,禁不起长途跋涉,他现在只想扑到柔软的床铺上,睡他个三天三夜。
  
  “是意外。”萧潜说这句话时,脸上掠过以一抹冷酷:“小崎的脚是意外。”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萧家是北方的巨商,也是青国的巨商,鲜少有商家能超越萧家。也是为此给萧家引来了麻烦,起因是有人觊觎萧家富可敌国的财富。
  
  为了名和利,为了富可敌国的财富,那人先是威胁萧家,继而又陷害萧家於不义,想让萧家毁於一旦。
  
  萧家不甘束手就戳,就奋起反抗,萧家的名声保住了,但萧家也元气大伤,就是萧崎也在那一场祸事里伤了脚。
  
  为了不再成为他人刀俎上的鱼肉,当萧潜成为萧家的大当家後,一方面休养生息,一方面培养了属於萧家的私人卫队,在暗中组成了一支强而有力,不容小觑的力量。
  
  “那一夜过後,我告诉自己,不能再让家人送到一丁点的伤害。”所以他才需要私人卫队,那样他才能跟朝里的权贵相抗衡。
  
  “你还是担忧萧崎,是吗?”萧崎的脚伤,是萧潜心头难消的一根尖锐的刺,他的自卑让萧潜在意,甚至痛苦。
  
  他会认为是自己不够强,才害得自己的弟弟受伤,成为了他人同情和轻视的对象。
  
  “是,小石头,我很在意小崎。”萧潜点头,不提前娶侧室纳妾,一方面是尊重石静和石头,另一方面是他不愿意,让有那样眼光的女子进萧家堡,不想给萧崎带来第二次的伤害。
  
  “这是应该的。”萧潜如果不在意萧崎,石头才觉得他是真的冷酷无情,一个连自己的弟弟都不在意的人,对其他人自然是更不会在意的,也不会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人。
  
  “如果我因此而对你有所疏忽,你会生气吗?”萧潜问的小心,石头和萧崎都是他最在意的人,是他不想忽略的人。
  
  “为什麽要这麽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