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为什麽要这麽说?”石头不解,他为什麽要为了萧潜的疏忽而生气呢?
  
  “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和小崎遇到危险,我会先顾小崎,而不是”
  
  而不是你,萧潜的眼光里浮现出歉疚,他不想对石头有所隐瞒,更不想在遇到假想中的危险时,而看到石头受伤的表情。
  
  “我不会生气。”石头肯定的说,如果是他,也会先顾萧崎。不是因为他坡脚,而是他比萧崎看起来更强壮一些。
  
  但,可喜可贺的是,不管是以什麽为前提,萧潜和石头都达成了共识。就算是他们会错了意,也不妨碍他们视萧崎为先的意愿。




18

  “我可以睡了吗?”石头已经困得要睁不开眼睛了,他一直在强撑著听萧潜说话。那是他感觉到,萧潜对萧崎的重视,那是哥哥对弟弟的爱护,他才认真倾听的。
  
  “睡吧。”萧潜一伸手,就接住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石头,他的双眸都阖上了,却还在努力认真的倾听著,这让萧潜感动,也让他内疚。
  
  他应该等石头睡醒了再说,而不是在他累得想扑在床上时说。
  
  “哦。”石头就那麽睡在萧潜的怀里,他想睡的地方是床上,但萧潜的胸膛好像也不错。嗯,没有很硬很硬的肌肉,软硬适中,很适合当枕头。
  
  萧潜看到石头嘴角那一闪而逝的笑意,虽然不知道他为什麽笑,但他也跟著笑了一下。
  
  就托起石头,带著他躺到床上,他不困,却不想放手。
  
  萧安送石静到竹院後,就赶去见萧崎。石头和他的会面很愉快,身为旁观者的他们也是愉快的,为了他和石头的愉快相处。
  
  “怎麽样,小石头跟伯父很好相处吧。”萧安跟萧潜一样的心思,他们在外面打拼,给萧崎安稳顺遂的生活。现在,又多了两个人,石头和石静。
  
  不是因为萧崎的残疾,而是萧崎不适合在商场里拼杀,那会让他拼的尸骨无存。
  
  萧崎虽然不善於经商,但他有他的兴趣和爱好,那也是他的专长。萧潜和萧安都没有,想要扼杀这份兴趣和爱好的意思。
  
  相反,他们鼓励萧崎,不让他的天分埋没,而专心致志在所好里的他,没有自卑,只有自信。
  
  就像现在,萧崎身上笼罩著一层淡淡的光华,那是他天分绽放的光华。
  
  萧崎的喜好是作画,他也有作画的天分,可以说是个天才。在萧潜和萧安的鼓励下,在他们的操作下,萧崎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没有刻意的炒作,就是将萧崎的画作放到画坊去,在他们意料之中的大受欢迎,这也给了萧崎信心,才让他没有完全的否定自己,将自己关在一方小天地里。
  
  每年萧潜和萧安都会抽出时间,带萧崎在北方四处走走,一方面让他散心,另一方面就是让他游历,开拓视野,欣赏美景,使他的作画更上一层楼。
  
  萧崎最擅长的是人物,其次是花鸟风景,而他的画作大部分都是花鸟和风景,唯二的两张人物画,就是萧潜和萧崎了。
  
  而今天在他见到石头和石静後,竟然又一次画起了人物画,画作里的人就是石静父子。
  
  “我喜欢石头,喜欢伯父。”萧崎放下画笔,因为喜欢所以他才想作画。
  
  “可是你在担忧?”萧安看到他脸上的一抹忧虑,萧崎肯为石头和石静作画,就是说他已经接受了他们为萧家人。
  
  他曾经说过,他只为家人作画,那些前来萧家做客的千金,没有谁得到过这样的荣幸,而石头和石静得到了。如果那些千金知道了,一定会又妒又恨吧。
  
  “大哥喜欢石头,可是石头好像不喜欢大哥,不是大哥的那种喜欢。”萧崎犹豫了一下,才说道。
  
  石头对萧潜的那种喜欢,跟对他的喜欢是一样的,是属於朋友的喜欢,而不是作为堡主夫人的那种喜欢。
  
  这是他所担忧的,也是他感到失落的,石头不愿意做萧家人,不愿意跟他成为一家人。
  
  “石头不想做萧家堡的堡主夫人。”萧崎很苦恼,如果石头意志坚定,那麽大哥会不会放他离开,然後重新迎娶一个陌生的人呢?
  
  “我不愿意其他人做萧家堡的堡主夫人。”石头是唯一让他喜欢并接受的人,他实在是厌恶极了,被人同情和怜悯著。
  
  “石头不愿意做堡主夫人吗?”萧安惊讶,他跟萧潜好像都忽略了石头的想法。
  
  因为在他们心里,石头就是萧潜的伴侣,就是萧家堡的堡主夫人,他们这种笃定,来自石静当初的提议,就是萧潜和石头的婚约。
  
  可是,萧崎却说,石头不愿意,这实在是出乎他和萧潜的意料,这是他们从没有想过的事。

作家的话:
新年快乐,求票票啊,O(∩_∩)O




19

  萧潜跟石头在一起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吧,他们是有婚约的。即使之前萧潜对石头没有所谓的‘爱’,也没有因此而悔婚。那,石头就不能离开萧潜吧,不是这样吗?
  
  “我想,是的。”石头看大哥的目光,跟大哥看石头的目光是不一样的。
  
  “不要担心。”迎著萧崎担忧的眼光,萧安揉了揉他的头顶:“大哥的好不只我们看得到,石头也能看得到,只要他跟大哥相处一段日子,他会喜欢上大哥。”
  
  只要石头一天还挂著‘堡主夫人’的头衔,萧潜一定不会让其他人夺走石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要知道,萧潜可是很霸道的一个人。
  
  “会吗?”
  
  “会。”萧安肯定的点头,待会他要去提醒大哥,不能让外人有机会靠近石头。
  
  萧潜是萧家的大当家,是他跟萧崎的大哥,他的幸福就是他们的幸福,而他的幸福是绝对不容许被破坏的。
  
  “小崎在担心吗?”被从卧房里叫出来,萧潜听了萧安的话,回头望了一眼卧房的方向,再转头时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小崎喜欢石头,他害怕石头被外人抢走。其实,大哥,我也在担心。”萧安仔细看了萧潜的神情,发现果然如萧崎所说,他对石头是不一样的。
  
  虽然这个变化还不算很明显,但,萧潜是明显动心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他和萧崎都十分赞成,前提是要杜绝隐患。
  
  “石头不会被外人抢走!”萧潜坚决说道,他的怀抱不想因为失去石头,而再度变得空荡荡的。只是分开了一会,他就觉得怀中空虚,心中也是空虚的。
  
  “我不会关住石头,你们也不要有这个念头。”如果要靠著关住石头强留下他的话,那他就是彻彻底底的失败,石静也会带石头离开!
  
  “大哥,对不起,我不该动这个念头。”萧安忙道歉,是的,就在刚才他想的是,将石头禁锢在萧家堡里,不让他跟外人接触。
  
  但,这是不现实的,不要说石静会反对,石头会反对,就是大哥也会反对,因为他们自己还千方百计的想让萧崎走出去。
  
  “你是为了我好。”萧潜没有责怪萧安,因为他们是兄弟,所以萧安才会紧张,不安,害怕他会失去幸福。
  
  石头是他的幸福吗?答案早已铭刻在心头,是那麽的清晰明了!
  
  “我没有想到会对你有兄弟之外的感情,我没有想到我是这麽高兴的迎娶了你,我更没有想到我也害怕失去。”
  
  回到卧房,萧潜凝视著石头安静的睡脸,心中涌上一股难言情潮。有那麽多的没有想到,但他却不抵触这些没有想到,反而很高兴,发作内心的高兴。
  
  修长大手轻轻的沿著石头的五官游走,用他的心来描绘面前精致柔和的五官线条,萧潜开始正视他心中的那份特殊情感。
  
  “你会喜欢我,对吗?”萧潜竟然感到一丝的不自信,不由的自嘲一笑,收回了流连在石头脸上的手。
  
  “没有想到,我,萧潜有一天竟然也会不安,不自信,石头,你是第一个让我尝到不安,不自信的人,也将会是最後一个让我不安,不自信的人。”
  
  睡梦里的石头听不到萧潜的话,也看不到萧潜的表情,他只是翻了个身,小脑袋在枕头上蹭了蹭,嘟哝了一句,又继续睡了。
  
  他梦到,乌涯跟青竹也掉落到这个时空里,他就笑了。
  
  “你梦到了谁?又为了谁而笑呢?”萧潜看到石头嘴角那一抹欢喜的笑意,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握紧了手心。

作家的话:
求票票,求票票,O(∩_∩)O




20

  “啊,睡了一觉,睡饱了,也睡舒坦了”石头不知萧潜的纠结,睁开眼睛後伸了伸懒腰,才从暖呼呼的被窝里钻了出来。
  
  他还在地上跳了几下,一觉睡醒,又解乏,又神清气爽,就是有点饿了。石头揉著小肚子,在心里想。
  
  “睡好了吗?睡好了,咱们去用餐,要吃晚饭了。”萧潜就守在旁边,看石头懒洋洋的从被窝里爬出来,又揉著小肚子的可爱模样,不由柔和了五官线条。
  
  “好啊,对了,我去叫爹一起吃饭。”石头一听说要吃饭,拔腿就向外冲去,萧潜不说还好,一说他就觉得更饿了。
  
  萧潜跟在他身後,先去竹院请了石静,再一起赶往用餐的偏厅。石头个头有点矮,萧潜有意配合著他的步伐,放慢了脚步,不让他小跑著紧追慢赶。
  
  偌大的偏厅中央,摆著一张圆桌,上头排满了山珍海味,有南方的佳肴,也有北方的美味。看的石头直流口水,脚步不觉走快了。
  
  石静坐到上首右方的位子上,萧潜和石头奉陪在两侧,接下来就是萧安和萧崎。
  
  “很饿吗?”在石头坐下的当口,萧潜在他耳边低喃,石头一看到这桌美味佳肴,不仅双眼放光,就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饿,很饿,非常饿。”石头嘟哝,双眼放到北方的美味上。
  
  “伯父,您和小石头都是南方人,千里迢迢来到咱们北方,大哥怕你们吃不惯,咱们这里的饭菜,就从南方挖来手艺绝佳的厨子。如果你们喜欢吃什麽,就告诉厨房的管事,尽管让他们做来吃。”
  
  萧安笑著解释了,为什麽桌子上南北风味荟萃,是为了石静和石头的饮食习惯,才专门聘请南方厨子,并且在接风宴上让萧家堡的厨子和南方的厨子都做了拿手好菜。
  
  “我不挑食。”石头不能说,我喜欢北方菜,因为我这个来自现代的灵魂是北方人。他现在的身体从小在南方长大,想必吃惯了南方的饭菜,而石头即使是魂穿,喜欢的却是北方菜。
  
  “我也不挑食,随意就好。”石静也跟著说道,在十六岁之前,他是在锦衣玉食里长大,後来的三年在北方行商,衣食上也是很精致的。
  
  就是在他返回南方石家後,由於带著石头,由於他拒绝了联姻,才被剥夺了继承权,被赶到偏僻院落,也是由此石家才逐渐的没落,在石家二老爷的手里。
  
  石家二老爷跟石静是兄弟,却不是嫡亲的兄弟,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向来就不亲,在他掌权後,更是为了打压石静而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