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到他们抓周的那一天,抓周的现场放到了青家,三个漂亮的小娃娃,穿著一模一样的宝宝装,被放到了那一张专为抓周而准备的大桌子上。
  
  三人先是坐在一堆,彼此互相看看,张开无齿粉嫩小嘴呵呵笑了笑,就分别向三个方向爬去。
  
  青竹抓的是一方古印,那是乌家老爷子拿出来的,是他收藏中最为喜欢的一件。青竹将这方古印抓在手里,高高举起,向著三家人‘依依呀呀’的叫著。
  
  乌涯抓到的是一把古剑,是石家世代相传下来的传家之宝,乌涯一拿到那把古剑,就紧紧的抱在怀里,不肯放松。
  
  大有古剑在手,万事足的架势,让旁边看著的三家人笑的合不拢嘴。
  
  然後他们就都齐刷刷看向石头,小石头那时东爬爬,西爬爬,却没有拿起一样东西。直到青竹和乌涯抓走自己喜欢的,他才慢吞吞爬到了大桌子最左边,慢吞吞的拿起了青家大夫人亲手做的玩偶一只白白的肥肥的小羊羔。
  
  拿到小羊羔,石头直接塞到了小嘴里,用力的咬啊咬的。
  
  “哈哈,看来,就属我家的小石头最为偷懒,是个小贪吃鬼呢。”石家大当家哈哈笑著,将用力咬著小羊羔的小石头抱了起来。
  
  小石头不知道大当家为什麽笑,但是他也跟著笑了,笑的两眼弯弯犹如月牙,满足的不得了。
  
  “再然後,我们就长大了。”彼时,说这话的青竹正站在,青家高大树木粗壮的枝桠上。
  
  石头和乌涯一左一右分别站在他两旁,皎洁的月光从夜空里洒落,挥洒出如水的银色,带著微微的凉意,也为青家的後花园涂抹上一层光华。
  
  青家今夜有个晚宴,三个已经十来岁的小男童,却偷偷的从晚宴里溜了出来,跑到了他们平常玩耍、嬉戏的地方。
  
  他们手脚灵活,身子敏捷,一个接一个的爬到了高高的大树上,藏身在枝桠间。
  
  三个的功课都不错,三家大人也给了他们相对的自由,没有将他们完全的拘在做不完的功课里,让他们能有自己自由!翔的时间和天空。
  
  他们之所以从晚宴上偷偷溜出来,是因为被人纠缠太过,跟三家有来往的家族里,有惊奇於他们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孩子们,只要他们来了,就会围拢在三人身边,一遍又一遍的追问那是巧合,还是奇迹?
  
  “咱们怎麽知道,那是巧合还是奇迹?”乌涯骑在枝桠上,背靠著身後的大树,颇为烦恼的说道:“那时咱们还只是嗷嗷待哺的小奶娃,怎麽会知道咱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
  
  被纠缠的厉害了,他们就不肯再乖乖的让人围观。於是,落跑就成了常事,也造成了他们三人关系的特别亲近,跟其他人的有所不同。
  
  三家人却没有因此而刻意的隔开他们,这不是他们三人有意造成的,是被他人的围观,纠缠造成的,没有必要让他们三人为了他人而改正。
  
  就这样,他们从幼稚园到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都是一路相伴,让外人即使想靠近,也不能插到他们中间,只能做旁观者。
  
  “等他们长大了,如果他们仍然无法接受其他人,该怎麽办?”
  
  “等他们长大了再说吧,到那时就不会有人再纠缠於他们出生的巧合了吧。现在他们还小,不要给他们压力,如果适得其反,就不好了。”
  
  三家人没有想到,不只是出生的巧合,将来还会有另一个巧合,足以改变他们三人命运的巧合就在前方等待著。




番外:三人的青梅竹马

  青家,乌家,石家三家世代交好,又是同城居住,三姓子弟来往密切,简直到了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的地步。
  
  到了石头,青竹和乌涯这一代,却是出了一件奇事,三个孩子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那时间可真是分秒不差。
  
  三个粉嫩嫩的小娃娃,包裹在繈褓里,被抱到三家大当家面前。呵,不管是个头大小,胖瘦,竟然都是一模一样。
  
  听护士说,三个孩子出生时称重,也是一般的斤两,都是六斤八两。
  
  三家更是啧啧称奇,还有人开玩笑说,说不定,这三个孩子知道咱们三家世代睦邻友好,就约好一起出生,要做一辈子的兄弟。
  
  这些话,在他们长大成人的日子里,也时不时的会听到。他们也感到惊奇,却没有多大的惊讶,因为自从长大後,三个人的身高,胖瘦,体重什麽的都有了变化,没有了刚出生时的巧合。
  
  在繈褓里他们好吃好喝,到满月宴时三家离得近,就索性将满月宴办到一起,三家人的亲朋好友人数可不少,齐聚到一起热热闹闹的为这三小家夥办了满月宴。
  
  到他们抓周的那一天,抓周的现场放到了青家,三个漂亮的小娃娃,穿著一模一样的宝宝装,被放到了那一张专为抓周而准备的大桌子上。
  
  三人先是坐在一堆,彼此互相看看,张开无齿粉嫩小嘴呵呵笑了笑,就分别向三个方向爬去。
  
  青竹抓的是一方古印,那是乌家老爷子拿出来的,是他收藏中最为喜欢的一件。青竹将这方古印抓在手里,高高举起,向著三家人‘依依呀呀’的叫著。
  
  乌涯抓到的是一把古剑,是石家世代相传下来的传家之宝,乌涯一拿到那把古剑,就紧紧的抱在怀里,不肯放松。
  
  大有古剑在手,万事足的架势,让旁边看著的三家人笑的合不拢嘴。
  
  然後他们就都齐刷刷看向石头,小石头那时东爬爬,西爬爬,却没有拿起一样东西。直到青竹和乌涯抓走自己喜欢的,他才慢吞吞爬到了大桌子最左边,慢吞吞的拿起了青家大夫人亲手做的玩偶一只白白的肥肥的小羊羔。
  
  拿到小羊羔,石头直接塞到了小嘴里,用力的咬啊咬的。
  
  “哈哈,看来,就属我家的小石头最为偷懒,是个小贪吃鬼呢。”石家大当家哈哈笑著,将用力咬著小羊羔的小石头抱了起来。
  
  小石头不知道大当家为什麽笑,但是他也跟著笑了,笑的两眼弯弯犹如月牙,满足的不得了。
  
  “再然後,我们就长大了。”彼时,说这话的青竹正站在,青家高大树木粗壮的枝桠上。
  
  石头和乌涯一左一右分别站在他两旁,皎洁的月光从夜空里洒落,挥洒出如水的银色,带著微微的凉意,也为青家的後花园涂抹上一层光华。
  
  青家今夜有个晚宴,三个已经十来岁的小男童,却偷偷的从晚宴里溜了出来,跑到了他们平常玩耍、嬉戏的地方。
  
  他们手脚灵活,身子敏捷,一个接一个的爬到了高高的大树上,藏身在枝桠间。
  
  三个的功课都不错,三家大人也给了他们相对的自由,没有将他们完全的拘在做不完的功课里,让他们能有自己自由!翔的时间和天空。
  
  他们之所以从晚宴上偷偷溜出来,是因为被人纠缠太过,跟三家有来往的家族里,有惊奇於他们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孩子们,只要他们来了,就会围拢在三人身边,一遍又一遍的追问那是巧合,还是奇迹?
  
  “咱们怎麽知道,那是巧合还是奇迹?”乌涯骑在枝桠上,背靠著身後的大树,颇为烦恼的说道:“那时咱们还只是嗷嗷待哺的小奶娃,怎麽会知道咱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
  
  被纠缠的厉害了,他们就不肯再乖乖的让人围观。於是,落跑就成了常事,也造成了他们三人关系的特别亲近,跟其他人的有所不同。
  
  三家人却没有因此而刻意的隔开他们,这不是他们三人有意造成的,是被他人的围观,纠缠造成的,没有必要让他们三人为了他人而改正。
  
  就这样,他们从幼稚园到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都是一路相伴,让外人即使想靠近,也不能插到他们中间,只能做旁观者。
  
  “等他们长大了,如果他们仍然无法接受其他人,该怎麽办?”
  
  “等他们长大了再说吧,到那时就不会有人再纠缠於他们出生的巧合了吧。现在他们还小,不要给他们压力,如果适得其反,就不好了。”
  
  三家人没有想到,不只是出生的巧合,将来还会有另一个巧合,足以改变他们三人命运的巧合就在前方等待著。




23

  “哎,萧大哥,你要带我去哪里?”萧潜没有带他回房,而是抱起他跃上了高高的屋顶,直接躺在了屋顶上。
  
  由於萧潜自动的作为肉垫垫在了下方,身下的人厚实又不全是硬邦邦的肌肉,萧潜的身材有看头,肌肤又有弹性,躺在上面的石头只有一个感觉舒适又舒服。
  
  就是萧潜带他来的地点不对,现在他们应该在房间里,而不是在屋顶上。要知道,除了他们这里,其他人都已经进入梦乡了。
  
  “我和二弟小弟经常到屋顶上看星星,在我们最艰难时。”萧潜的呼吸吹拂在石头耳际,他的话回荡在石头耳边,就连胸膛的震动都传到了石头的身上。
  
  在最开始时没有人肯伸出援手,也没有人能伸出援手,两个半大少年,加上一个幼童,没有谁可以依靠,没有谁能相信,他们能依靠,能相信的唯有自己。
  
  那一段岁月虽然过去了,但却在他们骨子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永远不会磨灭。那时候虽然磨难多过顺遂,但却给他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他们三兄弟没有被打垮,没有因此而一蹶不振,他们拼出了一条金光大道,让萧家再度崛起,屹立在北方的大地上。
  
  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但他们没有叫一声苦,喊一声累,就连右脚受创的萧崎,也将到嘴边的痛苦呻吟咽了下去,不肯给他们添一点的麻烦。
  
  石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著。从他的方向看去,满天的星子闪烁著璀璨的光芒,就好像是丝绸上点缀了无数的宝石,又好像是大海折射出来的点点阳光。
  
  他想不出什麽话能安慰萧潜,而且萧潜他们也不需要安慰,他只是想要一个倾听者,听他讲那已经过去的事。
  
  这些过去埋在他内心最深处,平日里都被他牢牢的锁住,今夜是第一次对人说起吧。
  
  “我那时就想,有朝一日一定要让谁来陪我看星星。”萧潜的头埋在石头的肩上,跟他一起看著夜空里的星子,沐浴在如水的夜色里。
  
  是不是身边有了陪著自己看星星的人,所以那如水的夜色不再凉薄,反而带了点点的温情。
  
  张臂牢牢的拥住了石头,这个让他不再空虚的人,他说什麽也不会放手的。即使他对他不是喜欢,萧潜的眼神在这一瞬间黯淡下去。
  
  他能看得清石头看他的眼光,里面有崇拜,有尊敬,有视他为兄的喜欢,但是唯独没有他想要的这种喜欢。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的心里也会装进去一个人,不管是男还是女,他都从没有想过。
  
  但是突然的石头就撞进了他的心里,让他再也不能忽视,再也不能忘却。萧潜很自然的接受了,没有一丝的想要挣脱,这名为石头的情丝缠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