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挑开她的衣裳,略微粗糙的手指顺着她的弧度缓缓向下,而她的反应从来都叫他满意。
  殷桃侧过脸,泪水终于落下,衣衫尽褪的她感受到丝丝凉意,微微蜷起了身子。
  借着微弱的光亮,君安细细打量起面前的殷桃来。
  润白紧致的肌肤丝滑如玉,两点粉红如冰山雪莲般绽放在胸部的最高点,因着空气的寒冷,已傲然挺立。
  顺着不盈一握的纤细腰杆便来到了女子最为娇羞的府邸。嫩粉的颜色充分的展示了它的美好。
  惩罚般的,君安低头轻轻咬住了她的茱萸,因着吃痛,殷桃的双手紧紧抓着君安光滑的肩膀。忍不住嘤咛出声。
  君安并不热衷于这种事,但碰到殷桃,那便颠覆了他的所有。
  像是惩罚不够,他的手摸索到洞边,向幽深处探去。
  殷桃僵直着身子,感受着体内他的侵入,紧张促使她依旧狠狠抓着君安,指甲已经嵌进君安的肩膀里,微微的血丝在白皙的身子上格外刺眼。
  吻住她的朱唇,舌尖灵活的纠缠住她的与他共舞。
  手指在她体内进进出出,如入无人之境,他一向是强势的。
  殷桃直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好像有异物流出。这样的认知让她心生羞愧。
  察觉到手中的湿润,君安邪笑着望向闭紧双眼,黛眉紧皱的殷桃。
  这次破天荒的没有羞辱她。
  殷桃知道,自己身子的反应意味着她全盘皆输。而最大的赢家从来都非君安莫属。
  空气不再寒冷,身子慢慢热了起来,男性的坚硬来到花园外,代替着手指继续刚才未完的动作。
  无法承受他的热情,殷桃的长腿不自觉的缠在君安腰间。
  君安冲刺着,律动着。一次次将两人带到欢愉的高峰。
  芙蓉暖帐,徒留一室怅惘。
  殷桃一次次转醒又一次次昏厥,如一朵罂粟,一次次在君安身下开放。
  也许,今生,他们便再也无法割舍对方。无法停止伤害,也无法停止相爱。
  作者有话要说:写的我腰酸背痛,你们不收藏我的话,那你们多过意不去啊。


☆、心急若狂

  天刚蒙蒙亮,君安已经醒来,身边的殷桃还在沉浸在梦乡。
  这是这一路来他第一次细细的打量她。跟他印象中的她比起来,现如今的她更为倔强。即使睡着,两道黛眉也没有舒展开,像是有愁不完的烦心事般。
  君安起身穿戴整齐后便出去了,他前脚刚走,后脚殷桃略带疲倦的双眸便睁了开来,身子像要散了架般。
  想起昨夜春宵,殷桃本就皱起的眉又紧了几分。现下这算是怎么回事?两人没有夫妻之名却行了数次夫妻之实。最让她无法理解的是昨夜的自己居然会有那等反应。如今所发生的一切,快要把她逼进深渊,永生永世无法得到解脱。这次逼她的不是那个有着冷酷的笑和孤傲的身影的男子,而是她自己最真实的心意。
  双腿传来的酸软感迫的她站立不稳,勉强稳住身形,一步一步往门口挪去,抬脚,落地,便再也不受控制的向地上倒去,手边没有什么可以相扶的物事,万般无奈,殷桃只能认命。闭紧双眼,等着疼痛的袭来。
  一股陌生又熟悉的带着阴郁气息的清香在周围飘散开来,殷桃直觉手臂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拉住,微一用力,她便转变了方向,扑向来人怀中。
  君安把手里拿着的活血化瘀的药膏扔给殷桃。
  “拿去擦。”面上是和用意不符的厌烦。
  殷桃接过药膏,脸有些发烫。努力保持镇定,看也不看他一眼便转身回房了。
  大热的天,百姓们的热情却格外的高涨,能让家人重新吃上粮食就是他们的希望和坚持下去的动力,连日来的干旱已经让全城百姓叫苦连天,有的人家甚至连水都喝不上,听闻前些日子皇上给他们拨的灾款已经到了,如今他们只要安心的努力的修建水渠便可。大家心里都亮堂起来。
  没有惊动各位官员,君安独自前往百姓的劳作地点。
  前的场景让他深深的感受到了百姓们对重建家园的积极和对生活美好的向往。
  他走过去,身影淹没在人群中。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伯拉过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又准备继续未完成的动作。
  “老伯,我来吧。”君安从他手里接过锄头。
  “小兄弟,这活你可干不了!老人家谢谢你了。”老者慈祥的笑着拒绝了君安的好意,面前的少年白白净净的怎么看也不像是干这种活的人。
  君安没说话,眼里闪烁着的固执让老者不得不把手中的锄头递给他。
  他一下又一下的朝地上刨去,动作稍微有些笨重。毕竟从小养尊处优的他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此类农活。
  “小兄弟,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本地人啊。”老伯席地而坐,
  看着埋头干活的君安。
  “我是来此地走访亲戚。”声音里有丝局促,他从来不屑说谎。如今倒是破例了。
  “老伯,这里总是这个样子吗?”君安随口问到。
  “是啊,这地方景色好是好,就是逢夏必旱,往年倒是还好些,可今年却。”说到最后老伯也说不下去了。这些日子以来,有的人家都是靠去外地乞讨来度日的。
  “当地的官府有没有想过补救的办法?”他的声音微微扬了起来。手也不由自主的握紧了锄杆。
  “知府大人常常用自己的俸禄为百姓救急,可是一人的俸禄岂能顾得上全城百姓?他也有一家老小要养啊。幸好前几日皇上开库拨了灾款分发下来,百姓这才能安心的干活。不必终日惶恐,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了。”老者的话,让君安松了口气。如若这的知府是个不入流的狗官,他绝不会留他性命继续祸国殃民。
  “大胆刁民!”一声爆喝从远处传来。
  君安闻声抬头朝远处望去,一群大臣浩浩荡荡而来,出声的便是户部尚书张祥。
  “你好大的胆子,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你可知道你面前的人是谁!”张翔来到老者面前怒目圆睁。
  当地百姓哪见过这等阵势,只知道这些都是大官,保不齐都是皇上面前的红人,自己不过一介草民,万不能出了差错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当下都哆哆嗦嗦的跪了下去。
  “够了!”君安出声阻止了他。
  “皇”张祥刚想开口请罪,便被身边的同僚以手肘轻推了一下,示意他不要御前失言。皇上此次微服本意便是不愿造成百姓的恐慌。
  殷桃走在街上,可能因着大家都去劳作,所以整条街都是空荡荡的,空气中飘过阵阵颓败之味。跟她如今的心境不谋而合。
  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前方的路途一片渺茫,她甚至想就如此一直走下去,走到凡尘的尽头,看看那里是不是也像这般充满着无法诉说的悲伤。
  一双小手拉住她衣衫的后摆。
  她转回身,看见身后是一个不及她腰部的囡囡。粉红的衣衫,玛瑙般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此时她正仰着挂满泪痕的小脸看着她。
  她心里的某一处瞬间变得柔软,她的笑容,如六月的暖阳。
  “你爹娘呢?”蹲□,把囡囡拉到自己身前。
  “姐姐,爹爹和娘亲不见了,玉柔找不到爹娘了。”说着小脸埋在她胸前哭的愈发厉害。
  “玉柔可记得自己家在何处?”殷桃当下也犯了难,自己本就是人生地不熟,可眼下这般情况又不能撇下她。况且女儿走失,不知她爹娘此刻有多着急,突然就记起自
  己小时在宫中走失时姑姑的心急。估计她的爹娘现在已经焦头烂额了吧。
  “玉柔只记得在城东面,玉柔记得家里的屋舍。”
  “姐姐带你去找爹娘。”说着便把她抱在怀里,往东面走去。
  回到客栈的君安发现没有了殷桃的身影,心里逐渐恐慌起来。
  她去哪了?发生了什么事?他乱的一丝头绪都抓不住。失去了往常异于常人的冷静和判断力。
  不知走了多久,街道两旁人烟逐渐稀少起来。殷桃心里有些许来自因对周围环境不熟悉所产生的恐慌。
  “姐姐。玉柔看见了!”怀里的小人儿举起胖乎乎的小手兴奋的指着前方。“姐姐,那就是玉柔的家!”
  朝她所指的方向望去。一排参差不齐的土房立在勉强称作是街道的小路的两旁,几乎让殷桃有种房屋随风飘摇的错觉。他们就是住那样的屋舍吗?
  不自觉的抱紧了怀中的玉柔,心里的怜惜越来越浓,她还这么小,却过着这样的日子。
  “爹!娘!”玉柔稚嫩的声音响起,几乎是同一时间,房门被人猛的拉开,随即一个女人的身影冲了出来。
  “娘!”玉柔张开小手扑向她。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玉柔的小脸上多了几道鲜红的印子。好不容易止住的泪珠又一颗颗滚落下来。
  女人打完之后便心疼的一把抱住她,母女两人哭成一团。
  “你知不知道爹娘到处在找你!”
  “玉柔错了,娘!”年纪虽小,但她出奇的懂事。“娘,是姐姐把玉柔送回来的。”她指了指站在一旁的殷桃。
  “妹子!谢谢你把我家玉柔送回来!姐姐给你跪下了!”说着便跪下给殷桃磕了几个响头。
  殷桃急忙扶起她,虽然她以前过着这样的生活,但并不代表她喜欢那般。
  “姐姐,快快请起!这可当真是折杀妹妹了。”
  一番客套之后,殷桃便要告辞。玉柔的娘,千留万留非要薄酒素菜以表谢意。
  无法推辞那股子盛情,殷桃只得留下。却不知,此时城内的君安,几乎失去理智。
  


☆、千刀万剐

  准备饭菜的功夫,殷桃与玉柔的娘亲闲聊了起来。
  玉柔的娘姓柳,全名柳香。虽已为人。妻为人娘,但风韵犹存,看的出来是个美人。
  “妹子,这乡野人家也没什么好菜来招待你,你多担待点啊!”饭桌上,柳香一个劲的往殷桃碗里夹菜。“今天玉柔要不是遇上了你,现下还不知会怎样!”
  “姐姐客气了,况且玉柔这孩子机灵的打紧,我们很是投缘呢。”
  一餐饭下来,玉柔的娘一直表达着自己最诚挚的谢意。
  临走时,玉柔一家非要把殷桃送到城门口。
  “殷桃姑娘,这天色已经不早了,况且这回城的中途要路过一片荒郊野地,你一个姑娘家我们实在是不放心呐!”玉柔的爹脸憋的通红,才说出来一句话。他实在不善与人沟通。
  “殷桃谢过大哥大姐的好意,这天色还算不上太晚,实在不必挂念,今日一餐本就叨扰了,实在不好意思再厚颜麻烦。大哥大姐请留步”
  “姨娘,你还会来看玉柔吗?”玉柔紧紧拉着殷桃的手不肯放开,似是怕这一放开再见就不知何时了。
  听见玉柔如此问,殷桃的面色有些僵硬,她从不开口许诺做不到的事,可是看着玉柔那张充满着盈盈期盼的小脸又不忍伤害她。
  “玉柔,姨娘的家乡在很远的地方,以后玉柔快些长大,去找姨娘好吗?”
  玉柔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依依不舍的放开拉着殷桃袖子的手。
  “大哥大姐你们快回去吧!殷桃这便走了。”挥了挥手,殷桃的身影渐行渐远。
  茫茫夜色,繁星初挂,殷桃独自走在回城的路上。
  夜幕下的景色更加宁静,偶尔从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犬吠,再往前行一段路程,道两旁几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