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1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远远的,看见了朝这边来的明黄色身影,她不只要皇后之位,她更要那个有着冷酷眉眼的男子的全部爱恋。匆忙整理了一下仪容,雅妃等着给君安行礼。
  君安一打眼便看到了精心打扮过的雅妃,心里升起一股不耐,这都什么时辰了,为何她还守在这?这几日自己本就身心疲惫,根本没有别的心情,后宫诸多嫔妃偏就她最张扬,最爱自作聪明。她那点小心思他又岂会不知道。
  “臣妾见过皇上。”雅妃笑意盈盈的俯身行礼。
  “嗯。”君安淡淡的应了一声。
  他冷淡的态度雅妃已习以为常。
  “这些时日不见,皇上消瘦了许多,路上舟车劳顿当真是万分幸苦,臣妾今晚定要好好伺候伺候皇上。”说着便挽上君安的手臂。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略微弯曲的手臂根本不敢伸直。
  “不必了,你回去吧。”他推开了雅妃径自往殿内走去。
  雅妃所有的委屈瞬间都涌了出来,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为何总是不招皇上待见,从殷桃出宫那日起,皇上便再也没有传过哪位嫔妃侍寝。这其中到底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原由?敢情以前翻牌子侍寝都是做戏给那个贱人看的吗?雅妃恨得咬牙切齿,此刻她倒是希望殷桃没有被废,因为那样她便可以亲手了断她 。
  “此消息可准确?”婉贵妃坐直了身板望向来传话的奴才。
  此次出行殷桃居然陪伴君驾?这叫她们这些素日里在皇上眼前打转的嫔妃们颜面何存?没想到她那狐媚子功夫不减当年。人不在宫内却处处能听闻她的消息。真教她好生憎恨。
  “本宫听说昨个雅妃又去养心殿了?”婉贵妃微抬下颔,面上一片倨傲中带着丝不怀好意。“看来她倒是积极,像这样的事情岂能允许她不知道?”
  宫婢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便转身出去了。
  “娘娘,奴婢今日无意中听闻了一件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长春宫的宫女低眉顺目的立在雅妃身前。
  “什么事情?”雅妃看着她。
  “今儿奴婢听其他宫的宫女说,皇上此次出巡是皇后娘娘伴驾。”这个宫婢是宫内老人了,提到殷桃还是习惯性的以皇后代之。浑然不觉自己犯了大忌,触了雅妃的霉头。
  “你方才称呼那个贱人什么?”雅妃本就不佳的心情此时更加沉到低谷。“皇后娘娘
  ?哼,皇后之位只能是本宫的!看在你有功的份上,本宫今日暂且饶你一命,来人,把这个贱婢给本宫拖下去掌嘴。”
  “奴婢谢娘娘不杀之恩!”宫女紧忙跪下磕头。
  雅妃再也坐不住了,如若早知道有今日,那当时自己哪怕是吃尽千辛万苦也要跟皇上一起去的,怎能平白让那个贱人钻了空子。
  她心里隐隐不安起来,皇上莫要哪日随便寻个由子把她带回宫内,到那是才是真心的万万不妙啊。
  博贤和殷桃坐在院中闲聊。午后的阳光打在身上,连着人都懒惰起来,一种昏昏而睡的疲惫感油然而生。
  “可曾到了什么有趣的地方?”博贤看着几乎要入睡的殷桃,。
  “哪里有什么有趣的地方,倒是险些迷路。”现在想想那日真心觉得恐慌,如若当时他没及时赶来,如今又会是怎样一副光景。自己是否还在这乱世中存活。
  有些事情,从降临在这人世便是注定好的,想改也改不了。只能顺着它一路走下去。
  “迷路?这从何说起?”博贤眼里难得的闪过一丝好奇。
  殷桃微微笑了笑,把当日所发生之事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面色如常,话语之间,种种往事尽消云烟。只有博贤知道,那些已发生的却过去了的往事真的可以当作从未存在吗?如今自己要如何做,才能得到自己所想的结局?
  “皇上手臂上的伤可有好些了?”魏子婉端着亲自熬得汤药来给君安请安。
  她听闻了君安受伤的这件事,特意赶早起身熬的。
  “爱妃的消息倒是灵通。”正在批阅奏折的君安没有抬头。
  “皇上说笑了,臣妾只是关心皇上的安危。”婉贵妃依旧满面笑容,没有把君安的冷漠和调侃放在心上。“皇上,先来把这汤药喝了吧,如若凉了,这药效便淡了。”
  这次君安没有拒绝。
  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从心底抵触与别的女子的纠缠和接触。
  他这是干什么?在为她守身吗?心里不由觉得一阵好笑。前些时日一闪而过的想法也愈发强烈,几乎强烈到不容他欺骗自己,不容他忽视。
  见君安盯着碗陷入沉思,魏子婉心生一股怒气,她知道他现下一定是想起了关于那个贱人的一些事情。
  “皇上整日操劳这些琐事定是辛苦坏了,臣妾本是没有见识的妇人,也帮不上皇上什么,就只能给皇上垂垂肩、揉揉腿,让皇上好好舒坦舒坦罢。”她打断了君安的思绪。尽显女子的娇柔,光是听那软声细语都让人忍不住骨头一酥。
  “爱妃的美意朕心领了,今日朕还有未处理完的事情,你便先退下吧。”君安不为所动,接着拿
  起了刚刚未批阅完的奏折。
  魏子婉见状虽心里不舒服,但也只能忍气吞声,她知现下万不可轻举妄动,皇上有本事把殷桃逐出宫,便一定有办法让她再度入宫,这点她是深信不疑的。所以行了个礼便转身款款离去。
  “苏静海。”
  见魏子婉出去后,君安把站在门口的候着的苏静海叫了进来。
  “更衣,朕要出宫。”
  拓郡王府
  君安这一辈的众多兄弟,除去君尚,其余的基本都已成亲,个别的已经承欢膝下。
  君安坐在拓郡王府,看着依偎在他怀里的彦景。
  彦景是拓郡王的长子,今年正值孩提。素日里也粘君安粘的打紧,君安刚回来便来看望他,足以见君安对他也同样喜爱。
  “皇叔,你怎么那么长时间没有来看景儿?”彦景的小嘴撅起,稚嫩的脸上满是委屈。
  “景儿!休得无理!”听到君拓严厉的声音,景儿的眼泪掉落下来,乖乖的从君安身上爬下去了。
  “大哥,无妨,景儿年龄尚小。”君安抚着景儿小小的脑袋,温和的说到。
  “听闻皇上身上负伤,现下可还严重?”
  君拓在他们几个皇子中排行老大,比君安整整大了八岁,打君安记事起,君拓便是一副严肃的嘴脸,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未曾改变。
  “已经没有大碍了,大哥,今日我来便是想带彦景出去游玩,不知大哥是否信得过君安。”
  “皇上这是说的哪里话!”君拓爽朗一笑,“景儿深得皇上的宠爱是这孩子多福。”
  “皇叔要带景儿去哪里啊?”彦景迷茫着一张小脸。
  “到了景儿便知道了。”
  殷桃今天心情异常好,索性唤喜儿备笔备墨,准备画幅丹青,好些时日未曾动笔,不知如今是否退步了。
  “主子今儿气色真好!”喜儿站在殷桃身边笑的眼如弯月,说她没出息也成,说她见识短也成,总之只要主子好她就打心眼里高兴。
  “主子,府上来了两位客人。”小六子在门口小声说到。
  “哪里的客人?”殷桃放下手中的笔,疑惑的前往正屋。
  彦景在屋内跑出跑进的,没个消停时候。一不留神撞上了正往前屋来的殷桃。
  他抬头望向面前的人。
  “你是谁啊?”他奶声奶气的问到。
  殷桃第一眼见他直觉有些面熟,正疑惑着这是哪家的孩子走错人家了。
  便紧听听另一道成熟男子的声音响起。
  “他是彦景。”
  听见了君安的声音,殷桃下意识的望向了他的手臂,看情形已基本痊愈。
  也罢,后宫佳丽三千,又岂
  会照顾的不周全。她自嘲的摇了摇头,嗤笑自己多余的关心。
  作者有话要说:大七友情赞助彦景人设一枚,好喜欢,谢谢大七。


☆、千方百计(二)

  “姨娘,以后你可以到府上找景儿玩吗?”彦景看着面前的殷桃。
  在府里君拓从不允许他跟其他人玩耍,只一心要他用功念书,所以别看他年岁不大,可比照起同样大的孩提,可是算见多识广呢,但别人家的孩子享受过的东西,他自然也是一样都没享受过的。这才多大的孩子,倒是难为他了。
  今儿彦景是头一次玩的这么开心,临了很是舍不得这个陪他玩了将近四个时辰的姨娘。
  “彦景听话,日后姨娘有空便去看望你。”殷桃笑着摸了摸眼睛白皙的小脸蛋。
  君安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算是告别,便领着彦景走了。
  “景儿,方才的那位姨娘你喜欢吗?”回去的路上,君安问着东瞅西看的彦景。
  “喜欢,那位姨娘温柔又漂亮,还陪景儿玩,在府上阿玛不允许景儿和其他人玩。”到底是小孩子,说到玩耍,小眼睛里直冒亮光。
  “那以后皇叔有空便带景儿来跟姨娘玩好不好?”
  听到以后都可以来殷桃府上玩耍,彦景猛点了几下头。
  殷桃感觉到了君安对她的态度的变化,虽是照以往一样冷淡,可话语之间倒是没有了早些年的冷嘲热讽,突然又想起了那个夜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她原本也不是一个锱铢必较的女子,有些时候心胸甚至比一般男子来的还要豁达。如若他愿意放开那些仇恨,她必定也不会摆出敌对的立场。
  “大哥留步。”君拓把君安送到了郡王府外。
  “景儿,皇叔这便回宫了,如若哪日还想找姨娘玩,便进宫来跟皇叔说。”他抚了抚彦景的头顶。
  自那日起,彦景便天天央求着君拓要他带着他进宫,孩童便是这样,当他心里一旦惦记着什么,便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阿玛,景儿想去见皇叔。”
  这天,彦景再次拉住君拓的衣袖开口。
  君拓不解的看着彦景,这孩子接连几日都要见皇上,问他什么他也不说,只一个劲嚷嚷着有事跟皇叔说。他倒真的是不明白他们叔侄之间到底有什么不能让旁人知晓的秘密。
  “皇叔,我们去找姨娘吧。”如愿以偿看见君安的彦景压低声音小声的说道,好像生怕被别人听去一样。
  看着彦景紧张兮兮的神情,君安忍不住笑了。看来殷桃和这孩子倒是很投缘。
  李玉刚刚从丽景轩出来,一抬头便看到前方颀长挺拔的身影,那人不是皇上是谁,只是他身边的孩童是谁家的?他们又要去哪里?
  虽然急迫的想得到君安的注意,可她知道大呼小叫是万万不能的。
  款款的走了几步,身形一歪,整个人便摔在了地上,宫女们
  见自家主子摔倒在地,赶忙手忙脚乱的扶起她。
  前面的君安听到响动,转回头望了一□后,只见一个人影跌坐在地上,看样子是伤到脚了。
  他皱着眉头向人群走去。
  众人见到皇上急忙行礼。
  “出了什么事?”他语气颇为冷漠,淡淡的扫了一眼地上的妙龄女子便不再出声。
  玉贵人在婢女的搀扶下站起了身。
  “回皇上的话,是嫔妾自己不小心伤到了脚。”李玉娇滴滴的说道,羞的连头都不敢抬一般。
  “伤的很严重吗?”君安略微打量了一下她的面色,并未见异常,这些小把戏她们要耍到什么时候?脸上的不屑之色微微显露。
  而聪明如李玉又怎会忽略他的那抹神情,暗自握紧手里的丝帕,面上却依然盈盈带笑。
  “皇叔,我们快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