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1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谁手下留情,哀家第一个治他的罪,狠狠的打!”
  最后,殷桃从刑凳上下来的时候,已经分不清是哪里痛了,全身血肉模糊的一片,动都不敢动一下。
  “今儿,哀家只是给你们长长记性,下次如若还这般屋里放肆,便不只是这杖刑了。”见殷桃趴在地上不敢轻易动弹,她心里多多少少感到些痛快。
  “太后对臣妾的疼爱,臣妾定铭记于心,来日必定好好报答。”血色流尽的清秀小脸上,痛苦被压在桀骜的倔强之下。
  你们欠我的,我势必讨回来,谁也别想逃离,跪在地上,殷桃双手握成拳状。
  


☆、栽赃嫁祸

  太后走后,殷桃吃力的从地上站起身来,疼的不敢站直身子,咬着牙一步一步往颐和轩内走去,鲜血沿着她的足迹,那么的触目惊心。
  “娘娘,奴婢这就去找药,您先忍忍。”浣沙的疼并不比殷桃少,今儿太后摆明就是来寻晦气的,自家主子何时受过这等刑罚。
  “先把自己的伤涂上药。”殷桃把头埋在臂弯里,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浣沙和其他下人用最麻利的速度处理好自己的伤势,便一步一挪的凑到榻边给殷桃上药。鲜血已经将衣衫和伤口粘在一起,尽管浣沙已经极力将自己的动作放轻柔,殷桃也还是避免不了的呻。吟了一声。最后,万般无奈之下,浣沙只好取来了剪刀,小心翼翼的把亵裤剪下来。那片血淋淋的伤口便呈现在了她的眼前。
  那些人究竟下了多狠的手,竟把主子打的皮开肉绽,她们虽然痛,但也不外乎就是伤到骨头而已,而殷桃却鲜血直流。再也不忍心看下去,浣沙嚎啕出声,身子哭的抖了起来。
  “浣沙,哭什么?”殷桃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出这一句话。
  手里还拿着药的浣沙哭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要放任你家主子死还是现下就上药?” 殷桃紧揪着身下的被子看着满脸眼泪的浣沙。
  “呸呸呸,娘娘您,您净说些不吉利的话。”浣沙的声音哽咽的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把药粉细细的洒在了殷桃的伤处,浣沙又吩咐人其他人打了些温水来,把殷桃身上其它被血染红的地方擦拭了一遍,这才给她盖好被子,静静的守在一旁。
  “浣沙,疼吗?”没来由的,殷桃突然开口问到。
  “娘娘。”这不说还好,一说这眼泪又止不住了。
  “把眼泪擦干,记得今日的疼痛。”妩媚的眸子闪烁着淡然和坚定。
  郭太后坐在软塌之上,外头的风和日丽并没有吸引她的目光,她的心里还想着今早殷桃冲着她的那抹冷笑,那是跟殷蓉如出一辙的笑,笑的她胆战心惊。
  “皇上驾到。”内竖的通传声在殿外响起。
  “皇上今日怎有空到哀家这来?”看着迈步而来的身影,郭太后整理了下仪容,。
  “朕听说太后今日去了颐和轩?”刚站稳身形,君安便开门见山的问到。
  “哦?那想必皇上是听说哀家责罚安嫔的事了?”没有正面回答君安的问题,郭太后低头抚着手上的佛珠。
  见她如此,君安倒也不急着问了。张口慢悠悠的说道。
  “难不成这事朕还不能知道了?”
  “皇帝这是说的哪里话?”郭太后气的气都喘不顺。“是这安嫔实在是太无法无天
  ,竟然视皇家的威严如儿戏,身为一个嫔妃,晚上不在寝宫就寝,却偏要跑到外面去逛,哀家还不能管管吗?”郭太后此番话说的大义凛然。君安看在眼里竟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一笑,倒把郭太后笑的颜面荡然无存。
  “太后说的是,做的更对。朕这后宫早就该整治整治了。”说完便潇洒的转身离开了。
  独留慈宁宫内的太后还在猜测着他最后一句话所想表达的意思。
  雅妃在宫内听说今早殷桃受了杖刑,兴高采烈的吩咐宫女给自己上了妆,孤身带上了几副药引子便往颐和轩走去。
  “安嫔,本宫听闻你受了刑罚,怎么样?感觉如何?”雅妃站在殷桃榻边冷嘲热讽的说道。
  “改日雅妃试试便知道了。”殷桃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见这样的时候殷桃还是如此藐视她,她最初的幸灾乐祸马上被怒气所取代。在殷桃的身旁来回踱了两步,假意身形不稳,整个人便朝殷桃扑去,双手不骗不正,刚好按在了殷桃还未结痂的伤口之上。
  殷桃的黛眉骤然皱紧,指甲扣进肉里。
  “呦,安嫔,本宫当真不是有心的,快让我瞧瞧,呀!伤口又流血了,你看,都是本宫这笨手笨脚的,害的安嫔又受了皮肉之苦。”雅妃急忙站起身子,一双眼睛里更是闪着无辜。“来人呐,把本宫特意给安嫔带来的药煎上,那可是皇上赏赐给本宫的上好的良药,今儿本宫是特意给安嫔送来的。”
  殷桃疼的说不出话来,只以眼直直的看着像小丑跳梁一般的雅妃。
  看见殷桃无法才说出一句话,雅妃心满意足的坐在椅子上随手翻起殷桃素日里看的书本。
  “安嫔真是好兴致,平时竟看书消遣时光,这些书本里的意思你能参得透吗?”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对殷桃的轻视。
  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殷桃再次开口道。
  “说到这书,臣妾还当真参不透,《尚书。太甲》里有一句话臣妾一直无法理解,不知雅妃可曾听过。”
  “安嫔说来听听,本宫对这《尚书。太甲》倒是略知一二,说不定本宫还能为安嫔解解疑惑。”放下手中的书,雅妃眼里的不屑更加肆无忌惮的蔓延开来。
  “那还望雅妃赐教了。这“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的含义,臣妾至今都没有参透,不知雅妃可否能解呢?” 微微扬起嘴角,殷桃笑望着脸色突然变得难看的雅妃。
  这时,浣沙端着汤药走了进来。
  “哼,本宫看你是先把身子养好再来研究这些吧。”说着便欲起身离开。
  “浣沙,你不知道我向来惧怕这苦味吗?”殷桃大声呵斥着浣沙,一扬手把
  药碗打翻在地,汤药溅到了殷桃身上。
  浣沙慌忙的伸手想将殷桃身上的污渍擦拭干净,殷桃一把抢过浣沙的手帕,自己擦了起来,擦完之后,把手帕递回到浣沙手上,暗地里握了下她的手。
  雅妃停下了脚步。
  “安嫔怎的这般矫情,本宫今日便来治治你这怕苦的毛病,再去煎一碗汤药,本宫亲自监督安嫔把药喝了。”雅妃趾高气昂的说道。
  殷桃笑了,闭目养起神来。
  浣沙看了殷桃一眼便跑去小厨房,颤抖着打开手中的帕子,一个小纸包跃然于手上。
  浣沙再次端着药进来时,雅妃脸上已经满是不耐烦。
  “本宫说你们一个个手脚就不能快点!磨磨蹭蹭的!你们主子怎么养了你们这么一帮没用的狗东西。”说到最后,雅妃瞟了浣沙一眼。
  浣沙把药端到殷桃跟前。
  “等一下,试过药了吗?”雅妃阻止到。“先试药,免得日后有什么问题怪到本宫头上。”
  浣沙拿过银簪,沾了些汤药,过了一会,银簪还是原先的颜色。
  “伺候你们主子喝了吧,动作快点,本宫哪有那么多闲工夫来看你们主仆情深?”
  “臣妾看今日雅妃这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呀?”殷桃冷冷的说道。“臣妾说了不喝,那便一定不会喝。”
  “是吗?本宫倒不信这个邪了,浣沙,把药拿给本宫,本宫亲自喂安嫔。”
  “是。”浣沙乖巧的把药碗递给了雅妃。
  “张嘴。”雅妃舀起了一汤匙药送到殷桃嘴边。
  殷桃此时倒是没有再三推阻,张口便把药喝了下去。
  “皇上驾到。”
  听到君安来了,雅妃把药碗放到了一旁的矮凳上,急忙起身迎接。
  “臣妾/奴婢,参见皇上。”
  “都起来吧。”皇上径自往里走去。
  “你怎么在这?”他看着雅妃,面上有丝疑惑。
  因着刚才逼殷桃喝药,雅妃心里还是有些心虚的。
  “回皇上,臣妾,臣妾只是来探望安嫔。”
  “爱妃和安嫔的关系竟好到如此地步?朕甚感欣慰。”若有所思的看了雅妃一眼。
  殷桃只感觉到五脏六腑都似火般燃烧起来,努力的压下那一阵阵涌上来的腥甜。
  “安嫔,你怎的如此放肆?见了皇上竟不行礼?”雅妃借机又参了殷桃一本。
  殷桃一张嘴,一股鲜血便顺着嘴角留了出来,紧接着殷桃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便软在了榻上。
  这突来的变故让满屋的人都措手不及。
  “宣太医,快。”君安慌乱的大声喝到。
  “郭雅,你方才做了什么?”他伸手提起
  跌坐在地的雅妃。“回答朕的话!”
  雅妃颤抖着毫无血色的嘴唇,抖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狠狠的把雅妃甩在地上,眼睛突然扫到了榻旁的矮凳,上面的汤药还在冒着丝丝热气。
  随着君安的目光,雅妃也看向那碗药。
  “皇上,不是臣妾,臣妾什么都没有做?”她慌乱的解释道。
  君安不再看她,转而望向同样面无血色的浣沙。
  “浣沙,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汤药又是从哪来的?”
  “回皇上的话,方才雅妃娘娘一直让安嫔娘娘喝药,说是对身子骨的伤有好处,接着娘娘便这样了。”
  “皇上,那药是您赏赐给臣妾的,臣妾是一番好意才给安嫔送来的,望皇上明察,再说,再说方才是试过药了的。”雅妃哭花了脸上精致的妆容。
  “试过药了?”君安依旧不看雅妃,直接问浣沙。
  “奴婢把药端进来时确实是试过的,簪子颜色没有变化,不知为何雅妃娘娘在喂过药之后安嫔娘娘就,就。”说到最后浣沙再也说不下去了。
  “贱人!你胡说,本宫没有投毒!那药明明是没有毒的,你们主仆二人为何要陷害本宫!”雅妃将浣沙推到在地,一个巴掌就裹了过去。
  “放肆!把雅妃带下去,没有朕的命令,谁都不许踏进长春宫。” 君安轻轻扶起殷桃,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冷冷的吩咐道,那声音更是将雅妃本就几乎停止跳动的心冷冷冻住。
  作者有话要说:妹纸们~~开学快乐~哈哈哈~~【捂脸】


☆、见血封喉

  “皇上,臣妾是冤枉的。”临走时雅妃凄厉的声音还在屋内回荡,声声诉说着主人的冤屈。
  “胡太医,她怎么样?”不理会雅妃,君安双手不自觉的握紧,一向风淡云清的脸上有些微微的慌张,他看着正在看诊的胡太医问到。
  “回皇上的话,安嫔娘娘中的是见血封喉的毒,现下情况危急,还望皇上暂且回避。”
  胡太医的话使君安的身体明显的震了一下,显然他是知道见血封喉的,以往狩猎的时候,王公大臣们便将此药涂于箭头,被射杀到的猎物往往没一会便奄奄一息。如今这药居然被投在殷桃身上,这叫他怎能不吃惊。
  “不管怎样,朕要她活着。”君安定定的看了一眼殷桃,便转身到外厅候着,不敢再耽搁一刻功夫,即使他极力隐藏着自己的关心和在乎,但那眼里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哀伤也透漏出了他此时的心情,往常坚毅的目光现下也蒙上了一丝忧愁。
  恍惚中,殷桃看到了一丝光亮在引着她往前走,不远处一位衣着得体的女子在朝自己微笑,似小时候那般,每当自己做错事情,姑母都会那样笑着,过后便给她讲此事该如何处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