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2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泊耸赂萌绾未砀滋
  “姑母。”她微微张口,想挨着她近一点,想让姑母带她离开,想告诉她自己对她的思念,可是不管怎样都发不出一点声音,一声声的呼唤只能咽在心底。最后,殷蓉只是挥了挥手,嘴里说着什么,殷桃没有听清,没一会她便消失的了无踪影。
  殷桃忽然觉得手上一凉,紧接着便有什么东西迅速从体内流失,不知过了多久,又仿佛置身于一片温暖的海洋,鼻尖处传来一丝丝中药的香气,她努力的想睁开眼睛,无奈眼皮似有千金重。
  胡太医抬手拭了拭额角边的汗,另一只手仍飞快的在宣纸上写着什么。
  “浣沙姑娘,劳烦你去太医局找张太医拿这几副药,回来后便把药煎上,等过了十二个时辰,娘娘从这药浴中起身,你把这药趁热喂娘娘喝了,如若服下汤药八个时辰内娘娘依旧没有转醒的迹象,那便”说到最后胡太医没有再开口。
  “是。”浣沙接过药单便冒冒失失的往太医局方向跑去,再不顾一路上身旁人的白眼和指点。
  胡太医走出内厅时,天色已经黑了。
  “怎么样?她现下如何?”见一直禁闭的门扉终于敞开,这无疑给君安的黑暗世界带来了一丝光亮。
  “启禀皇上,娘娘此次中毒量不多,微臣已尽力救治,往后就要看娘娘的造化,如若二十个时辰内娘娘转醒那便万事大吉。”
  “那如若没醒呢?”不等胡太医说完,君安便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
  “如若未醒,那怕是,怕是凶多吉少了。”思量再三,胡太医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君安许久未曾出声。胡太医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自己这年岁一大把怎的净遇上这折寿的事情,他心里忐忑不安。 
  “如若她未醒,那便是你太医局无用,既然无用朕还留着你们做什么?”说完便迈步朝内厅走去。
  听了君安的话,胡太医顿时两腿一软,身子一歪便跌坐在地上,他这般年岁已经经不住如此的风波了,娘娘,老臣与娘娘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您可千万要平安无事啊。 
  从太医院抓药回来的浣沙在小厨房煎着药,动作有些僵硬,当时她虽然不知娘娘给她的是什么药,但她直觉那绝不是寻常的药物,可却没想到是如此剧毒之药,所幸她把剂量减少了不少,不然,还不知娘娘现下会怎样。她双目无神的盯着面前跳动的火苗,现下突然觉得有些后怕,使劲吸了吸鼻子,把挂在眼角的泪痕抹去。自家主子向来是福大命大之人,一定不会有什么的,如果真的遭遇不测,那她便跟着娘娘一块去,黄泉路上也跟娘娘做伴。思及此,内心突然轻松下来。
  “皇上,皇上臣妾什么都没做啊皇上。”见君安面上透着寒意,雅妃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朕问你,你去颐和轩干什么?”
  “臣妾听闻安嫔受伤,特意去探望的,臣妾是好心啊。”
  “好心逼她喝下那碗药?”君安的音量高了起来。“如今安嫔尚在昏迷当中,日后如若她转醒那此事方可再从长计议,如若她不醒,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皇上为何不信臣妾。”不似先前的哭哭啼啼,此时的雅妃已经歇斯底里起来。
  “信与不信,三日后便知道了。”君安厌恶的瞟了哭的梨花带雨的雅妃一眼,再无留恋的离去。
  “殷桃,你个贱女人,你死了便好,你如若不死日后本宫定将你碎尸万段。”雅妃便哭着便砸碎了长春宫内一切可以破坏的物事,宫女太监纷纷躲在外面不敢进来。
  魏子婉侧卧在床榻之上,满面的春风得意,她倒是殷切盼着殷桃莫要苏醒,直接去了倒是省心了,一下子除去两个眼中钉、肉中刺却不费吹灰之力,这等好事百年也难得遇上一次啊,不过那雅妃也当真是可怜,屡次输在殷桃手中,偏又不长个记性。如若不是皇上下令不得踏进长春宫,她倒是想去看看此时雅妃的样子,是不是还似往日的那个蠢样。
  殷桃静静的睡在榻上,眉眼间是从未曾有过的平静,除了呼吸,君安实在找不到一丝属于生的气息,手是冰冷的,身子更是冰冷的,虽然他曾试着把殷桃的手握在自
  己手中,企图把热气过给她,可是不管过去了多久,她的手依旧没有丝毫暖意。 
  “歇够了吗?应该起身了吧?你以为你一直睡着我就会原谅你了吗?”君安低声说着,“你若这样就去了,我只会更恨你而已,聪明如你怎会不懂这番道理?”
  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到屋外正当值的宫女下人们耳里,闻者都各自低头暗自垂泪,她们虽不知皇上与安嫔娘娘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往,可是从皇上这两日的失魂落魄看来,他们并不像外面传的那样相互仇恨。
  这几日里,每日太医都来寻医问诊,可殷桃还是一如最初的样子,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君安更是连日里眉头都没有舒展开过,每日下了朝堂便往这颐和轩赶来。宫内似乎突然笼罩上了一丝紧张的气息,每个人都惴惴不安起来。 
  为何他的柔情不让娘娘知道?浣沙看着游走在娘娘身边的形形色色的人,唯有皇上的目光里闪着的是真实的关心,原来娘娘一直不是一个人不是吗?虽然皇上从未给过娘娘好脸色,可他却也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来保护着她,如若他们中间没有夹杂着那些沉重,是不是事情就不会至此?
  今日是第三日,君安的心里慌了起来,成败就看今日了,如若她未转醒,那他便抄了郭雅的满门,绝不留一个活口,殷桃在路上也是孤单的不是吗?
  外面的天气出奇的好,有暖暖的阳光,有微拂的清风,有相互追赶的蝴蝶,也有叮咚作响的泉水,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这美好却丝毫没有引起殷桃的兴趣,她依旧面无表情,浑身冰冷的没有温度。期间,君安好几次不安的伸手探向殷桃的鼻息,想确认她还在这人世间,还没有抛下这众人独自离去。那一丝呼吸异常微弱,但总归是有的,每每这时,君安便能稍微松一口气。
  “今儿都第三日了,颐和轩那边怎么还没有信儿?”李玉看着魏子婉,眼中满是对殷桃噩耗传来的期待。
  “慌什么?到时候有个万一自然会有人通传,你现在怎的这般沉不住气了?”魏子婉稍微有些不满,今儿一大早她便在自己眼前转过来转过去,转的她心烦意乱,如今她自己的心本就有些浮躁,教她这一转,更乱了。
  “姐姐当真不心急?如若这安嫔有个三长两短那雅妃还能活吗?那俩人都除去了,这受益最大的那便是姐姐了,到时候莫要忘了妹妹啊。” 李玉话语里的嘲讽叫魏子婉不禁皱起眉头来。 
  “玉贵人这话从何说起?”她斜眼看着李玉。
  “都是妹妹口无遮拦,姐姐千万莫要与妹妹置气,妹妹这不是在与姐姐说笑呢。”说着便以手遮口轻声笑了起来
  。现在还不到与她决裂的时候,那便先顺着她好了。李玉恨恨的想着,眼里的厌恶被她深藏。
  “皇上,用膳了。”宫女把午膳摆了满满一桌子,苏静海垂首恭敬道。
  这几日皇上几乎没有用膳,也顾不上用膳,每日的心思都让安嫔娘娘填满了,哪怕是在朝堂之上也是烦躁不安,引得大臣们哆哆嗦嗦的不敢开口说话。
  也是,眼下这般情况谁又能吃的进去,还不是味同嚼蜡,食不知味。 
  “你们用罢,不用理朕。”君安头也没回,只一心看着双目紧闭的殷桃。
  骨节分明的手已不记得是第几次的向殷桃探去。
  只是这次,动作突然就僵在那里,再也动弹不得。
  “殷桃,不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他的身子颤抖起来,殷桃的那抹呼吸早已悄然不见。


☆、劫后重生

  “殷桃,朕的耐心已经没了,你现在起来朕便不追究你什么了。”君安双目无神,使劲摇晃着已没了呼吸的殷桃,似乎觉得只要这样殷桃就可以睁开眼睛。
  屋外的浣沙听见了君安的话,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应声破裂。她跌跌撞撞的跑到殷桃身边,看着往日殷桃白里透红的脸已经逐渐发青。
  “去把太医院那群废物给朕找来。”不知是冷的还是气的,君安的声音都抖了起来。
  没一会,太医浩浩荡荡的成群而来,黑压压一片跪在君安面前。
  “看,一个一个的给朕去看。”君安指着那些太医。“今日她不醒,整个太医院都给她陪葬。” 
  直到现在,君安还是无法接受殷桃已经没有呼吸了的事实。他固执的守着自己最后的期望,在殷桃身上赌了一把。
  “殷桃。今日太医院所有太医的命都在你的手上,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君安冷冷的说着,好似面前的殷桃依然如往常那样。
  胡太医作为此次殷桃中毒事件的主治太医,自然要起个表率作用,他面色凝重的走上前,仔细观察了殷桃的脸色,现如今的他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身后事他也与内人交待清楚了,这一去便了无牵挂。
  “桃儿,不要辜负自己,好好活下去。”姑母的声音再次传来,轻柔的声音在这一片苍茫的天地间格外刺耳。
  殷桃皱着眉头,左顾右盼的找了许久都没有发现姑母的身影。
  此时的她身处一片光亮之中,身后是万丈深渊,深渊之下,汹涌的海水一阵一阵的击打着岩壁。猛然一股力量重重的推了她一下,她避闪不及,整个身子往后摔了下去。
  冷风在耳边呼啸,看着自己离悬崖之上一个模糊的身影越来越远,这下便是真正的解脱了吗?她在心底问着自己,没有一丝的惶恐不安,反倒有着与此时不相符的淡漠,仿佛下坠之人不是她般。
  “殷桃,今日手上”下坠过程中,耳边隐隐约约的响起一句又一句极力隐忍着怒气和悲伤的声音,那声音早已刻在她的脑海之中,那是属于君安的声音。
  他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他如此忧愁?在她的记忆里,他从来不属于弱者。
  “皇上,臣斗胆请皇上将娘娘的身子翻过来。”观察了良久,胡太医似乎发现了什么情况。
  君安见他一脸灰败的面上突然闪过一丝异样,心里的希冀逐渐扩大了,他慌忙将殷桃冰冷的身子翻过来,让她面朝下,趴卧与床榻之上。
  胡太医取出一根极细的银针,在殷桃的背上扎了几下。
  没过一会,君安突然感觉到手下的身子好似微微动了一下,他惊的许久未敢再
  做下一个动作,似是怕这是自己生出的错觉。
  一股深红的近乎于黑色的淤血,自殷桃口中喷出,殷桃的手动了一下。
  君安急忙将殷桃的身子轻轻的翻了过来,动作轻柔的不像话,仿佛手中抱着的是一件一不小心便会破碎的稀世珍宝。
  “唔。”殷桃发出低低的呢喃声。
  满屋的太医登时激动起来,恨不能立马返回家中给自家祖宗烧香磕头。
  浣沙在一旁再也忍不住的啜泣的起来,不知为何,方才的她很平静,平静的看着殷桃已经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平静的计划好安排好主子的后事她便去追随主子,一切的一切都无法让她再起波澜,心脏都好似不再跳动般,可是随着殷桃的面色渐渐由青色又转回苍白,她觉得自己好似也同主子一起经历的劫后重生般,心跳复苏了,阳光明媚了,百花鲜艳了,所有的事物都不再死气沉沉。
  “殷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