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2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殷桃一身白衣站在他的前方,一动不动的望着他。不发一语,只是默默相望。
  “你。”君安率先开口打破了沉寂。
  “你可曾后悔?”殷桃突然开口问到。
  君安有一瞬间的失神。他不知她为何要这样问,更不知她所问何事,因为,这一生,让他后悔的事实在太多太多。
  记忆里最后一个画面,是鲜血染红了殷桃素净的衣衫,她的手里握着一把匕首,滴滴鲜血自上面缓缓淌下,那是来自于殷桃体内的血。
  他猛然惊醒,坐在这无边无际的黑夜里,再不能入睡。 
  


☆、打入冷宫

  作者有话要说:收藏君~点击君~你们在哪里
  四周安静的有些不像话,外面微弱的光亮透过窗子打在了地上,折射出了树枝随风飘摇的影子,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方才的梦境还回荡在他的脑海里,好似真实发生过的一般,殷桃的笑,殷桃的悲伤,他通通收入眼底,原来她的笑是那样的撩人心弦。
  披上衣衫,他走出门外,想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
  “皇上?这才三更天,您怎么起来了?”在外面守夜的苏静海听到开门的动静立马睡意全无。
  “朕出去走走,你休息罢。”君安把苏静海留在身后,只身一人往外走去。
  不知为何,君安总觉得夜晚的天空要比白昼时美上许多,也许是因为漫天的繁星璀璨,也许是因为白色月光的皎洁,总之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静静的,让他不愿出声打破这份安静,也不愿荒废这难得的闲暇时刻。
  他负手立在湖边,任凭晚风带起他的衣衫下摆也无动于衷,现下,只有这微凉的清风才能将他吹醒,让他忘却那些时光都无法掩埋的前尘往事。
  “浣沙,去歇了吧,太晚了,别硬撑着了,就算是神仙挨着熬夜也扛不住啊。”殷桃再一次开口要浣沙去歇息。
  “娘娘,您都不知道,这几日浣沙闷坏了,浣沙真心不累,再让浣沙陪娘娘一会罢。”浣沙哀求道。
  “要不你扶我起来走走。”殷桃把手伸向浣沙,试图坐起身来,总这么躺着也不是办法,好几日未曾下榻,估计她都不会走路了。 
  “娘娘您身子还弱,不能随意走动,还是好生在榻上再歇息个一日两日的。”浣沙急忙扶好殷桃,生怕动了她的伤口处。
  “我也不是那柔弱之人,现下双目本就失明,如若再一天天睡在这榻上浪费光阴,我这还不如未曾醒来,起码那样你让我歇个十天半月的也不成什么问题不是。”殷桃笑道。
  浣沙在一旁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只得悻悻的扶着她站了起来。
  好几日未曾走动,如今这站起来倒是有些不适应了,不知该先迈哪只脚,总觉得全身上下没有对劲的地方。殷桃微微皱了皱眉头,试探着自己摸索着道路前行。
  “娘娘,浣沙扶您。”见她摇摇欲坠的,浣沙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处。
  “我自己来,无妨。”殷桃轻轻推开浣沙伸向她的手,抬起双臂向前慢慢走着。
  她不说对这颐和轩的布置了如指掌,但起码也算是知晓个大概,可往日里几步的道路,今日却走的格外艰辛。
  原来,人在视觉受阻时竟然是寸步难行。一分神,手碰倒了什么东西,那物事应声而裂,在殷桃脚边炸开,溅了一地的碎片。
  “娘娘,您不要紧吧。”
  浣沙急忙拉过殷桃,审视着她身上有没有伤口。
  “不打紧,回头让人把那摊收拾了。小心着点。”殷桃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不知做何感想。她一直认为她自己很坚强,坚强到失去了所有东西也不会影响到她。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这只少了一样她便寸步难行。
  花瓶的破碎声惊醒了其她的宫婢,她们纷纷跑了进来查看情况。见到殷桃只着中衣略有些茫然的站在地上。
  “奴婢参加娘娘。”她们赶紧福身行礼。
  “都起来退下吧。”殷桃深吸了口气,闭上双眼,似是在调节自己的心态。
  听她如此说,众宫女都悄悄的退下了;不敢再多做一刻耽搁,只剩一个宫婢匆匆将地上的残骸收拾好。
  “娘娘,还是去歇着罢。”浣沙缓步上前扶住了状似无助的殷桃。
  “不,我还要再走走。”殷桃的语气坚定。她怎会被这种小事难倒,一次走不成功就两次,两次不成就三次,只要下到功夫了还怕不能走路?
  “娘娘。”浣沙的语气有了一丝焦急,她知道娘娘倔强和不服输的脾气,可这节骨眼上也不是置气的时候啊。
  不顾浣沙的阻拦,殷桃漫无目的的在这屋内来来回回的走着,不停的摔倒再不停的爬起来,并且不让浣沙上前一步。浣沙着急却也只能在一旁干掉泪。
  没一会,殷桃身上就青一片紫一片的,绝好的容颜也未能幸免。她依然不知疲倦。就这么走着,练着,直到外面渐渐传来噪杂的声音,她知道,这是早上了,原来不知不觉中,她竟走了一夜。而浣沙就在一旁陪了她一夜。
  “浣沙?”她轻轻开口。
  “娘娘,浣沙在。”满面倦色的浣沙急忙应道,怕殷桃因找不着她而着急。
  “这天儿都亮了,夜里你怎的不提醒我,现下累坏了吧?”殷桃的语气有些责怪,她一只手撑在案上,另一只手抬起来拭了拭额角的汗水。“快去睡一会,今儿就别伺候我了,不是还有其他人呢?”
  “娘娘,浣沙不累。”看着殷桃手臂上和下颔边显而易见的淤青,浣沙的心疼了起来。
  “我让你去睡你便去睡,莫要再逞强。”殷桃的态度强硬了起来,她知道如若她一再轻声细语,浣沙是不会离去的。
  “娘娘。”浣沙开口央求。
  殷桃转过身背对着她,不再出声。浣沙向其他人交待了几句这才退了下去。
  “娘娘,奴婢伺候您洗漱更衣。”一个怯懦的声音在门口处响起,不难听出声音主人的紧张和恐慌。
  殷桃点了点头。接着便听到铜盆被放置在架子上的声音,然后便是一双小手轻
  轻撩起她的秀发。
  宫女望着手里的乌黑长发,心中一直有些慌乱,她从未与娘娘这般近距离的接触过,虽是颐和轩的宫女,可每日也只是远远的望着她罢了。
  她是刚进宫不久的奴婢,从未伺候过任何主子,手上的活难免有些生疏,再加上紧张,就更加不知轻重起来,越告诉自己不要紧张就越是抑制不住的哆嗦,最后干脆跪在了地上。 
  “娘娘,奴婢实在笨拙,求娘娘不要怪罪。”她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 
  “起来罢。今年多大了?”为了打消她的紧张,殷桃主动与她闲聊起来。
  “回娘娘的话,奴婢今年十四了。”停滞了一下,宫女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殷桃虽是眼睛暂时失明了,可那股气势却依然未曾减退,所以与她说话,她几乎是大气都不敢喘。
  “叫什么名字?” 殷桃尽量将声音放轻柔,从面前人的声音中,她便听的出来,她一定还是个懵懂的姑娘。
  “回娘娘,奴婢名叫亦盼。”
  “亦盼?当真是不错的名字。”殷桃笑了,亦盼有些许的失神。
  “奴婢上头还有三个哥哥,所以爹娘就盼着能生个女娃。这才给奴婢起了这个名字。” 攀谈中,亦盼不再似当初那般拘谨。手上的动作也麻利了起来。没一会殷桃就换回了往日的装束,凌人的气质更加明显。
  “去领赏吧。”
  “是,谢娘娘。”亦盼退下了。
  “皇上驾到。”洪亮的声音响起在长春宫外。
  雅妃慌忙的在原地跪接君安的到来。
  “臣妾/奴婢。参见皇上。”
  “起来吧。你们先退下。”君安示意一旁的宫女先行退下。这空荡的宫殿里就只剩他与骨瘦如柴的雅妃。
  君安先是打量了一眼四周,满地都是花瓶的碎片,看样子这宫里能搬得动的物事几乎全被她用来出气了。 
  这几日她过的人不人鬼不鬼,宫内一片凌乱。像是荒废已久的冷宫一般。宫女在一边打扫,她便在一边继续摔砸,砸到最后宫女已经不愿再搭理她,反正现下看来,她断然不会再得宠了,这后宫的女人如若不得宠,那生活便比死还艰难,无论是嫔还是妃,哪怕是皇后,没有帝王的宠爱也都只是躯壳罢了。 
  “皇上,您是来还臣妾清白的吗?您终于相信臣妾了?”见宫女都出去后,雅妃不顾礼节一把抓过君安的手。
  “放肆。”君安没有丝毫怜惜之情的甩开她,“朕没把你的双眼挖出来便是念了旧情,你莫要再抱着什么希望。”
  听君安如此说,雅妃的表情一下变得呆滞,现如今的她就如同一个疯子一般,喜怒
  无常。长春宫内的下人们能躲则躲,万不会出现在她身旁。
  “依朕看,现下你也不便再在这长春宫居住,收拾一下,今日便去永和宫偏殿罢。”说着便起身要走。
  “皇上,臣妾是冤枉的啊,皇上明察啊。”雅妃撕心裂肺的哭声在这殿内十分慎人。这宫内谁不知那永和宫偏殿就是冷宫,今日如若她当真去了那宫里,便是永无翻身之日了。别说那毒不是她下的,那就算是她干的,在这等时刻也绝不能承认。 
  “去罢,或许那里更适合你。”不再理会她的哭闹,君安毅然朝外走了出去。
  早在当日他便知道这次的事情有些蹊跷,退一步来讲,如若这毒当真是雅妃下的,但以殷桃那性子,如若她不想,那碗药她绝不会喝下去。她的目的也不过如此,那么他满足她便是。


☆、苦不堪言

  作者有话要说:在没有乃们支持滴日子里,我已经感脚不会再爱了
  雅妃在地上跌坐良久,最后还是宫女将她扶起,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便半强迫性的将她架往永和宫偏殿。一路上,雅妃目光呆滞,似是被人施以摄魂术控制住了魂魄般。身旁过路的宫婢内竖都忍不住驻足偷偷观望,脸上没有一丝怜悯,反倒幸灾乐祸的意味居多。
  将她带到宫门口之后,左侧的宫女用力一推将她推进殿门内,似是怕沾染到晦气般,雅妃进去之后,那两名宫女急忙离开了,连头都没回一下。
  雅妃站在院子里,怀里紧紧抱着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包袱,那里面是些碎银子和她的换洗衣物,这可以说是她的全部家当,正在洗衣的宫女见这永和宫又进来一个人,不管她是什么身份,一拥而上便将她的包袱抢了去。
  从来没有见过这场面的雅妃慌了起来,本能的和宫女们撕扯着试图夺回自己的包袱。
  “滚开。”一个宫女满脸不耐烦。“不管你以前是何身份,既然来到这了,那么你便是个宫女,甚至连宫女都不如,如若想过点消停日子就放老实点,眼睛尖点,别那么不识趣。”
  “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跟本宫如此说话?当心本宫哪日出去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雅妃恨恨的瞪着那个为首的宫女。
  “呦?原来还是位娘娘啊。”那个宫女推开围在她周围的人缓步向雅妃走去,朝着雅妃不屑的笑道:“娘娘,在这里您还端着您那娘娘架子?我看你是皮痒了。”说到最后,像是失去了耐心般,一把拉过雅妃本就稍显凌乱的秀发。
  “贱婢!等来日本宫定叫你尝尝死的滋味。”在这等狼狈的时刻,雅妃还试图拿出自己的气势,想要镇压住这些宫女。没想到换来的却是更多的拳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