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2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娘娘,伤口要不要紧?”仔细的包扎过后,浣沙轻轻的将殷桃的手放在了她的膝盖上。
  “这眼睛不灵光确是耽误事。”殷桃轻轻的叹了口气。如若这眼睛还是好的那么今日便不会受这冤枉伤了。
  “娘娘,会好的,胡太医说了,只要余毒解清了眼睛就好了,依浣沙看啊,也快了。”听不得殷桃自怨自艾,浣沙起身给殷桃倒了杯茶水。
  “皇上驾到!”
  突然,通传声自外传进来,直教殷桃拿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滚烫的茶水溅到了手上。殷桃把被子放下,欲起身行礼。
  “你不方便,以后都免礼吧,太后那也不用去了,我跟她说便是。”虽是关心的话,可低沉的声音依旧不带有丝毫感情。
  “臣妾,谢皇上。”听他如此说,殷桃可谓是百感交集,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君安坐在殷桃的对面,细细的审视着面前人的脸庞,几日不见她又消瘦了不少,视线落在了殷桃交缠在一起的手上。
  眉头不由得皱在了一起,她怎么随时都是一身伤?
  变态不见君安说话,殷桃逐渐的烦躁起来,如今她眼不能看,一切都靠听觉,可偏偏他一句话不说,这份安静这让她不适应起来。
  “皇上,听闻近日朝中政事紧迫,如若没事请皇上回吧,国家大事要紧。” 她的声音异常冷淡,话毕顿了一下,似是自己都没料到有一日她也会这般同他说话。
  连日的疲劳本就使得他满面倦色,这几日边关战事连连忙的他焦头烂额,今日一得空便到了她这颐和轩来,虽然他不知他为何要到这来,可是往这门前一站,他的烦躁竟莫名的被抚平了。
  坐在椅子上一时也是思绪万千,思考良久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正待他要起身离去,便见殷桃冷着脸下了逐客令。说起来,这段时日以来,这是她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
  “看来你是不欢迎我了?”君安微扬下颔,眉头轻轻上挑,有些不敢置信。
  放眼这皇宫,恐怕只有她不讨好他了。笑容中带有些许的牵强,没有再等殷桃作答,君安转身离开了。
  “一会让人送几瓶创伤膏来。”走到门口,君安对苏静海说道。
  “是。”
  君安走后,殷桃松了一口气。
  “娘娘,怎的把皇上赶走了?”一直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的浣沙心里又一次替他们感到惋惜。
  皇上眼中的疼惜被他刻意的隐瞒了,娘娘看不到、感受不到,那是因为当局者迷,可她这个旁观者确是一清二楚,奈何皇上和娘娘的心气都高,谁都不肯先认输,她便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彼此伤害,这到底是何苦?
  “不遵从自己心意的事,做了也是勉强。”殷桃没有再多说话。
  浣沙知道,娘娘一定是误会了,以为她生病这些日子,皇上未曾来探视过她,她满肚子的苦水无处诉说。先不说皇上日夜守护在娘娘身旁,就算真如娘娘所想,皇上从未来见过她,可如若不爱又怎会心生怨恨?
  “浣沙,扶我去院子里走走,这眼睛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我总不能一直靠着你的搀扶。”
  平复了心中的复杂情绪,殷桃慢慢的向外摸索出去,这么长时间她早已习惯了黑暗,醒着的时候是黑的,睡着的时候还是黑的,黑暗已经如影随形,她也越来越不想抵抗。
  外面的景色一如既往的好,在这个院子里,她一遍遍的走着,就像当初在屋内摸索一样,每当烦躁的时候,总会感到清风拂过,似是在鼓励她,也似在安抚她。
  一次次,一遍遍,一回回。殷桃走的越发顺当,只不过身上的伤也随着进步越来越多,她从来都不怕疼,只怕自己成了一个废人。
  “娘娘,方才苏静海苏公公派人来送了几瓶上好的创伤膏,说是皇上吩咐的。”亦盼从颐和轩外走了进来,手里捧着几个白色的小瓷瓶。
  闻言浣沙看了殷桃一眼,但见殷桃的面色明显僵了一下。
  “先送回屋子里吧。”她淡淡的说道。
  亦盼有些不解,得此圣宠,如若换成别的宫的娘娘应该早就乐的合不拢嘴了,怎的自家主子非但没有动容,反而面色搀着一丝痛苦?
  那日殷桃只是拼命的继续走着,一直走到夕阳西下,回屋后也只字未提那些创伤膏。
  可是那日晚上,殷桃头一次睡的那么踏实。
  养心殿内
  夜深了,君安坐在案前还是没有丝毫睡意,国事、家事,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里过了一遍。
  谈到国事,他上不愧于天,下不愧于地,中间不愧于百姓,只要是他能做的他都亲力亲为、尽心尽力。可谈到家事呢?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母后,没有能力去爱自己所爱之人,更没有处理好他这个后宫。
  每日朝堂之上,总是有那么几个大臣会谈起立后之事,他不想立后,因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况且,在他
  的心中,皇后人选只有那么一个人,一个自己现在欲恨不忍欲爱不能的人,现在的他越来越茫然,有时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做什么。
  他来这人世走一遭,到底图个什么?他身处帝王之位,到底想要什么?要江山?还是要一段刻苦铭心的爱恋?
  缘起缘灭,只在一念之间,他可以断了所有退路,却唯独断不了她。这就是他的劫,穷其一生都无法化解。 
  作者有话要说:24章小改了一下。
  啊,我终于可以恢复更新了,最近这两章都是酱油章。
  首先感谢妹纸们的不离不弃【泪目】
  我还想说,乃们看我那血腥的收藏有木有一种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脚
  菇凉们,我尊滴不弃坑,不太监,不烂尾,所以不要大意的收了我吧其乐无穷啊我需要你们啊【此处省略十万字】
  十一过后,不出意外的话,君安、殷桃、博贤和君尚的人设就新鲜出炉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分享哈。【矮油,好期待】


☆、意外坠河

  近日的湖水愈发的清凉,君安有时批阅奏折累了便会在湖边站一会,清清脑子,微风袭来,湖面的平静随之打破,染起星星点点的波纹,倒映在湖中的影子也微微颤动起来,望着湖水中自己的倒影,君安不禁叹了口气,他自己都觉得他陌生了。
  站了片刻,君安心里突然烦躁起来,再清凉的湖水也无法洗涤他烦乱的心绪。
  潇洒的转身离开,那抹身影挺拔依旧,只是细看之下,些许的孤独依然萦绕在周身。
  殷桃每日都坚持着在院子里走上几个时辰,赶上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在院外走走,熟悉熟悉黑暗中自己宫殿外围的环境。
  一切都仿佛同以前一样,一切又仿佛与以前有着天差地别,在她看来,看不见的时候,这鸟儿的叫声更清脆,和煦的春风也更柔和了。这些都是以前未曾注意到的。
  殷桃嘴角轻轻上扬,浣沙虽只是在一旁看着,也能感受到自家主子由内而外的高兴之气。
  “娘娘,今儿怎的如此开心?”她终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今儿莫名的就开心,这还有原因?”殷桃有些哭笑不得。
  浣沙也笑了,主子开心就好,何必问那么多。
  “呦,姐姐怎的出来了?这要是磕着碰着可怎的是好!”魏子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她的话音刚落殷桃便感觉到一双柔若无骨的手搀起了自己的手臂。
  “多谢婉贵妃的美意,臣妾实在担当不起。”殷桃皱着眉想抽出自己的手臂。
  “按理说我还得叫你一声姐姐,所以呀,姐姐就别嫌弃妹妹了,今儿妹妹是特意来看望姐姐的。”魏子婉紧紧拉着殷桃不放手。
  “这话从何说起?臣妾只是个嫔,怎能劳烦贵妃的大驾。”殷桃的面无表情,无事献殷勤,非奸即诈,更何况这人是她魏子婉。谁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浣沙,今儿我也累了,扶我回去罢。”殷桃微一用力抽出自己的手臂。
  “是,娘娘。”浣沙听话的上前欲扶住殷桃,她原本就提防着魏子婉和雅妃等人来谋害殷桃,如今雅妃被打入冷宫,这魏子婉还说不定有什么花样呢。
  “姐姐请留步。”魏子婉挡在她们身前。“我知道我以前与姐姐有些误会,今儿我来到这颐和轩就是诚心诚意想与姐姐和好的,难道姐姐听不出我的真诚?”
  “既然如此那就请娘娘让开罢,今儿我确实是疲了,娘娘怎的好强人所难?”殷桃的面上风淡云清,内心里却已是焦躁到极点。
  “若是姐姐累了,那便让妹妹扶你回去罢,姐姐莫要嫌弃妹妹啊。”魏子婉的语气里满是真诚,似是以前与殷桃结下梁子的是另一个人般。
  殷桃推脱不过,就只好由着她搀扶着自己往轩内走去。
  “今儿这景色真不错呢,姐姐时常出来走走定对那眼疾有益处。”一路上,魏子婉不停的同殷桃说着话,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会错以为两个人是真正的姐妹情深。
  而殷桃却只是点头,示意她自己听到了,没有做多答话,魏子婉也不羞不恼,没事人似的自顾自说着。
  “姐姐小心。”快进门时,她出声提醒殷桃抬脚迈过门槛。
  快到用晚膳时,魏子婉才借口离去,浣沙假意的留了她在这用膳,魏子婉只是笑笑,最终还是没有留下。
  见她走后,浣沙忍不住嘀咕到:“婉贵妃今儿怎么这么奇怪?她这么做是何用意?”
  “不管她是何用意,我们静观其变就好,何必花多余的心思在她身上?”她太了解魏子婉了,无利不起早,如今她主动与自己示好,必然是有什么目的。这后宫的女人可怜之处就在于此,任何一个人都是她们的敌人。
  “娘娘说的是,浣沙这就去准备晚膳。”浣沙笑着往厨房走去。
  魏子婉轻抚琴弦,琴音高亢,诉说着主人此时内心的不平静。如今她也是没法子了,自己好几日未曾见到皇上,前去找他也被苏静海拦在门外,皇上和殷桃之间的情愫她是知道的,皇上虽是对她怨恨可爱意却更甚,尽管他极力隐藏极力控制也还是被她察觉了,如今只有离间她二人的关系自己才有可能占上一席之地,不然后位她定是无望了。
  接连几日,魏子婉日日登门拜访殷桃,有时会带点自己亲手做的小点心,语气日渐真诚,演技也愈发纯熟。只不过因着对魏子婉的了解,无论她如何乖巧,殷桃都只是冷着脸对她,没有一丝动容。
  “姐姐,刚才来的路上,我见那湖水清凌凌的,甚是好看,不如我们去湖边吧,姐姐虽然看不见,可人往那一站立马就精神了,那股气息当真沁人心脾。”魏子婉一脸欢喜,对着殷桃热络的就像自家亲姐姐般。
  “那湖水澄澈便是用来观赏的,如今我这眼睛也望不了,去那有何意义?” 殷桃泼了魏子婉一盆冷水。
  魏子婉咬紧牙关,气的浑身直发抖,那股怒气似要喷发而出,她何时这般对人低声下气过,她殷桃当真把自己当成使唤丫鬟了!
  “姐姐,妹妹也是好心,你这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了。”魏子婉面色有些冷了下来。
  殷桃暗自冷笑,终于是露出马脚了,这就不耐烦了吗。
  “既然贵妃娘娘如此说了,再不去倒是说不过去了,浣沙,就依婉贵妃的,这便去湖边罢。”殷桃笑了笑,开口说道。
  见殷桃应了自己,魏子婉
  的面色这才缓了下来,不然她堂堂贵妃以后还怎么做人,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