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娘,齐韵确实是难得的好女子,但是,我们终归是路人而已。”博贤不再多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让博贤出来打打酱油,不然乃们就遗忘他了。
  我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每次用那个码字精灵码字我就习惯性的看字数,所以我今天决定用WORD码,然后一直码呀码,不知道码了多长时间,然后以为我码的很多了,结果一统计字数2100OMG。哈哈哈。说出来大家乐呵一下


☆、爱恨之间

  殷桃望着手中的茶杯,虽看不清细致,但盈白的杯身上泛着的点点亮光还是可以看见的,以前倒是不觉得什么,但如今看来,却有一股无法言表的激动,有多久没有见到这片天了?是不是还像往常那般的蔚蓝?
  “娘娘,快来院子里。”浣沙的声音从老远处就传来。
  “怎的毛毛躁躁的,发生什么事了?”殷桃将茶杯轻放在桌子上,疑惑的看着浣沙。
  “娘娘,您来了就知道了。”浣沙扶着殷桃迫不及待的往外走。
  直到走到一片阴凉下,浣沙才放开自己的手。
  “娘娘,这是小允子给您做的秋千,他见娘娘爱在这院子坐着,怕时间久了您觉得厌烦。”
  殷桃没有说话,只是欣喜的坐在秋千之上。小允子这一举动,让她突然想起了小六子,也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了。
  “娘娘,以后闲暇时候了就来这歇着,保准心情都变好了。”浣沙在后面有一下没一下的推着殷桃。
  从那日起,殷桃每日有事没事就去秋千上坐着,欢喜之情溢于言表,颐和轩内的大大小小都围在一旁,有的观景,有的赏花,虽然人多却一点都不嘈杂。
  “皇上,今年的选秀又耽搁了?”郭太后这几日来见君安见的勤快的很,她心知肚明想把雅妃从冷宫放出来,皇上是关键,只要他高兴了,那这事就不是大事。奈何两人一向没有什么话题,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隔层肚皮隔层山。
  “这事,就先放放罢。”君安破天荒的没有冷言相向。
  “放放也好,国家大事要紧,你也要注意身子,别太操劳了。”郭太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君安有些错愕的抬头看了一眼郭太后,今儿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什么时候她也会替自己着想了。从某些方面看来,她也并非那冷酷无情之人。起码她原意为了郭雅做出些牺牲。
  其实从头想想,他与郭太后并未曾结下什么梁子,只是他一向憎恶那些整日沉醉在尔虞我诈之中的女子,特别是在惠柔皇后离世之后,他更是容不下勾心斗角的人,当初念在她除了殷蓉,他便将她留在了宫内,可能是当时年少,也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那时的他只觉得快慰,并未想过以后的大小事宜。如今看来,这当真不是明智之举。
  “那哀家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了。”郭太后朝君安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这些事也是急不得的,只要雅儿还留着一条命,那便不算急迫。
  想起年少的时光免不了有殷桃的影子浮现出来,这次自己禁了她的足不知她做何感想,他现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护她,只能出此下策,不然魏子婉那边寻衅滋事定是少不
  了的,她眼睛好时那便没什么,关键是现在她患有眼疾,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管她怨不怨恨自己,她安全就好,君安叹了口气,看着这明媚的天儿,突然想到处走走。
  他只身一人漫无目的在这皇宫中交错的长廊中走着,渐渐的,出口少了,到最后就只剩唯一的一条出路,他顺着这条路往前走,走到尽头,一抬眼,颐和轩三个大字龙飞凤舞的映在眼前。
  院子里的奴才眼尖看见了皇上,刚想通传,君安扬手示意他们不要出声,接着自己便向内阁走了进去。
  一进门,不属于香料中任何一种的花香扑鼻而来,满屋子都是静雅之气,一如此时正侧卧在软塌上闭目养神的殷桃。
  浣沙端着放有小点心的盘子刚迈入门槛便看到了正中央的君安,她心里一惊,手中的盘子险些掉在地上。
  顾不上其他,浣沙慌忙跪下准备行礼,君安挥了挥手,示意她先下去,她这才忐忑不安的退下了。
  站在离殷桃不远处,君安看着一脸平静的她。
  见她没有丝毫要睁开眼睛的征兆,他也就放心大胆的任由自己打量她,阳光将她的睫毛镀上了一层金色,他不想承认可却不得不承认,每一次见到她,他都不愿挪开自己的目光。一样的鼻子,一样的嘴巴,可为何每次看都好像与上次不一样了。
  似是感受到了那道专注的目光,殷桃微微皱了皱眉头,忽然,鼻尖传来一阵熟悉的香气。她猛然睁开眼睛,阳光刺进眼里,她反射性的遮住这强烈的光线,就是这细微的动作,让君安心里一阵雀跃,这是不是意味着她能见到点东西了。
  初始,殷桃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她好像看到了那一抹明黄,在这皇宫之内,那种颜色只能为那一个人所用,难道是自己瞧错了?
  见她陷入沉思,君安唯恐被她瞧见,稍微往旁边撤了一步,本来殷桃已经快说服自己,但君安的走动倒是让她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她调整好自己的神色,端端正正的坐好,看不都看君安一眼,就好似他真的不在她面前,而她还是真的看不见一般。
  “浣沙,沏壶茶。”她的声音里有着刻意压下去其他情绪的异样。
  浣沙把茶壶放在殷桃手边,分别给君安和殷桃倒了杯茶,顺势偷看了眼君安的脸色。这才匆忙退下,把这屋子留给了二人。
  即使殷桃面上静定如常,可握紧茶杯的手还是微微泄漏了她的别扭之意。君安知道她想必已经发现了自己,可她如若不愿承认,那就两个人一起演戏好了。
  果然,一整个下午,两个人都没有出声,殷桃更是看都向他所在的方向看一眼。
  君安苦笑,所幸今日没有什么大
  事,不然他真心跟她耗不起。
  或许是烦了,又或许是这气氛太过压抑,殷桃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起了丝变化。
  “浣沙。”她开口轻唤,可变态不见浣沙的回应。“浣沙?”她又唤了声。
  “娘娘,浣沙姐姐她在厨房准备晚膳。”亦盼小声说道,再见到君安看着自己,更是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什么时辰了?竟要用膳了?”殷桃有些诧异,难不成她当真这么生生的坐了一个下午?
  “回娘娘,酉时了。”
  殷桃摸了摸手边的茶壶,已经凉透了。
  “亦盼,把茶续上。”
  “是。”亦盼赶紧跑了过来,端起茶壶便往厨房跑去。
  殷桃假装不经意,向门口的方向望去,余光中,那抹身影依旧坐在软塌之上。远处,是亦盼跌跌撞撞的身影。
  就在距离君安不远处,亦盼被脚下卷起的红毯子绊了个踉跄,整个人失去平衡向君安倒去。
  那一刻的殷桃脑子还在一片空白的状态,可身子却已经脱离了大脑的控制,等她反应过来时,手上已经传来一阵热辣感。
  “皇上饶命,娘娘饶命。”见自己闯了大祸,亦盼惊恐的跪在地上。
  “先去拿药。”君安拉过殷桃红肿的手,顾不上生气。
  感受到手上传来了属于君安的温度,殷桃试着将自己的手收回来。无奈君安打定主意不放手,她只能开口道。
  “皇上,臣妾自己来就好。”
  君安没有出声搭理她,只是熟练的将药涂在她被开水烫的红肿的地方,眉头几乎皱到了一起。
  “皇上。”见他不松手,殷桃的声音添上些许的局促。
  “不要乱动。”君安不耐烦了,惩罚似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疼得殷桃倒吸一口冷气。
  知道做的再多也只是无用功,殷桃索性不再挣扎,任由君安将自己的手包扎好。
  见她安分下来,君安不禁轻轻一笑。看来这个女人还是学的乖的,还知道会痛,看样子是比以前要进步了。
  亦盼苦着一张脸站在一旁看着君安给殷桃上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今儿这篓子是捅大了,指不定一会有什么惩罚呢,自己当真是笨手笨脚的,以后还是乖乖的去厨房帮忙就好,这些细活就交给浣沙姐姐来做,省的哪日自己铸成打错,到那时就晚了。
  殷桃不知是不是自己心理的作用,这药上手之后那阵火辣的刺痛感果然是减轻不少,她悻悻的抽回自己的手,等着君安开口。
  “眼睛能瞧见了?”君安看着她。
  “只能瞧个大概,细致的东西还是看不清。”事到如今,殷桃只有如实回答。
  “启禀皇上,娘娘,晚膳准备好了,可以用了。”浣沙走了进来。
  闻听此言,君安扬起一边嘴角,斜眼看着身旁面部有些僵硬的殷桃,他想看看她会如何做。
  “皇上,想必苏公公也已经为皇上准备好了晚膳,那臣妾就不多留了。”
  纵然是知道她不会挽留自己,可也没想过她居然这般直接,这让他多多少少失了些颜面。
  君安有些无奈的看了眼殷桃,再看了眼瞪大眼睛的宫婢,奴才。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他转身离去。
  “娘娘,您。”见君安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野当中,浣沙有些急了。
  “浣沙,用膳吧。”知道浣沙是想让自己将君安留下来,殷桃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做多纠缠。
  “唉。”浣沙轻轻的叹了口气,娘娘若是固执起来,皇上也拿她没办法。
  作者有话要说:啊,桃子的眼睛快要好了,唉,真心不容易啊。看了这章,我发现,他俩的互动好像挺少的哈乃们有木有觉得啊
  ps:看到妹纸们的评论和收藏我好开心啊,可是我一开心就掉收藏所以我决定,还是低调的开心吧


☆、雅妃有孕

  “这三副药吃完后,娘娘的眼睛也差不多恢复了。”胡太医仔细的查看了殷桃的脉象,又瞧了瞧殷桃的眼睛,然后说道。
  “有劳胡太医了。”殷桃微微朝他点了点头。
  “娘娘言重了,这是微臣职责所在,娘娘早日恢复,微臣这心里也亮堂。”将药方开好后,胡太医便请安告退了。
  听说自己眼睛就要恢复了,殷桃心里感叹万分,想到重见光明的日子就要到来,她竟不知该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虽然已经习惯了黑暗,可她更向往的还是光明,这是人本能的反应罢。
  永和宫内
  郭雅看着摆在面前的午膳,只觉得一阵反胃感传来,自从来到这冷宫,她一餐饱饭都没吃过,每次都是莲竹等人先将好的菜色挑走,剩余的残羹冷炙才留给她,这还要说是她们心情好,如若赶上她们心情烦躁,那饿个一顿两顿的也不是没有过。
  对富贵的向往让她学聪明了许多,现下的她,不管莲竹怎的欺辱她,她都可以置之不理,甚至讨好她,久而久之,其他的宫女也就对她不再感兴趣。
  “怎么?嫌弃?”莲竹看着雅妃的面色,语气里有些不满。
  “怎的会嫌弃?可能是近日这天气忽冷忽热有些着凉罢了。”雅妃急忙扬起一张笑脸,每日夜里的时候她不止一次想过,自己堂堂一朝之妃,现如今竟落得个讨好奴婢的下场,这口气一直堵在她胸口,闷的她几乎窒息。
  “那最好,如若娘娘当真嫌弃这饭菜,那便饿着,听闻,人在极饿的时候才会知道这饭菜的美味,娘娘不妨一试。”莲竹的声音不无讽刺。
  雅妃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