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3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谎郾阒羌壑盗堑模渲懈环盒┩夥钡南∑嫖锸拢率翘焐先思洌淮艘患
  “皇上驾到!”许久未曾听过的通传声在宫门外响起,给这本就不平静的日子里更添一丝喧嚣,这声音听在殷桃耳朵里格外刺耳。
  “臣妾恭迎皇上。”她屈身行礼,没有那一刻,心是如此平静。
  “嗯。”君安应了一声,趁着她低头行礼之际多打量了她两眼,不知怎的,君安觉得如今的她于自己而言是那么陌生,教他险些不敢认他。
  殷桃起身后,侧身让出了道路,君安便走了进去。
  坐在椅子上亦是变态无语。猛然间发现,原来除去仇恨,他们之间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事。
  见他不说话,殷桃也只是静静的立在一旁,并没有打算开口的意思,就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再一次的通传声响起。
  竟是同样许久未见的郭太后和郭雅。一些日子不见,郭雅的身子丰盈了不少,但也并未怀有身孕而觉得臃肿。
  无意间看到了她隆起的肚子,殷桃下意识的看了君安一眼,只见君安正皱着眉头,面色有一丝不自然。她扬起嘴角笑了笑,像从未发生过什么一般,吩咐下人给郭太后和郭雅倒了茶水。
  “安嫔,哀家听说今儿是你寿辰,哀家也没什么好东西送你,这是哀家一直没舍得用的一套首饰,便赏给你,安嫔莫要嫌弃啊。”话落郭太后看了眼郭雅。郭雅便乖巧的递上手中的盒子。
  殷桃谢过太后后,便双手接过盒子,看也没看一眼便让浣沙拿下去了。
  “难得今日皇上与太后不嫌弃,一同聚首这颐和轩,再加上雅妃娘娘怀有龙裔,臣妾也一直没有机会去探望,不如就借臣妾这事,留下一起用膳吧。”殷桃扫视了她们一眼,嘴角一直挂着得宜的笑容。
  一直在一旁没有出声的雅妃默默看着眼前这一切,经过这段时间姑母的教导,她早已学会了把自己的情绪掩在心底,论心机她是及不上殷桃,可那又如何,如今
  这孩子也快出生了,皇上就算不晋封她的妃位也不会再这样让她无名无份下去,到那时,天时,地利,人和,她看殷桃还拿什么嚣张,想着,心里又得意起来,只是面上依旧一派从容。
  君安见雅妃默不出声,并没有因她的改变而感到欣慰,反而嗅出了一些不同于往常的味道,今日他倒是要看看,她们的花样,到底要怎么玩。
  作者有话要说:啊。到这里为止,这卷就结束了,要开始下卷啦~乃们猜猜下卷会发生神马?答对的可以免费获得我的烈火红唇吻一枚。哈哈哈哈【仰天长笑】


☆、枕干之雠(一)

  浣沙和亦盼等人在厨房里忙的热火朝天,虽是不愿太后和雅妃今儿聚在这,可这毕竟是娘娘亲自开口挽留的,再加上这是自己与娘娘过的第一个寿辰,这菜肴自然是要加倍用心准备,这忙活着也就忘了还有太后等人这事。
  雅妃体贴的给众人倒了杯茶水,殷桃一直笑而不语,她看的出来,在太后这些日子的教导下,她定是学聪明了不少,如若真如她面上所表现出来的样子还好,但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假象更多,这心中不自觉的生出了几丝警惕之心,毕竟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面对这样的人。
  没一会,这菜肴便备齐了,众人围在桌前,雅妃举起手中的茶杯笑道:“今儿是姐姐的寿辰,妹妹特意前来拜望,过去都是妹妹妇人之心,开罪了姐姐,这便以水代酒,向姐姐陪个不是,还望姐姐别跟妹妹计较。”她绝口不提自己有身孕的事,把杯中水一饮而尽。
  她这一番话倒叫殷桃想起了以前的魏子婉,那时,她好似也说过类似的话。
  殷桃笑了笑,也抬起了杯子,“雅妃娘娘这是说的哪里话,如今你身怀龙裔,行事却依然如此低调,这叫臣妾好生惭愧,过去的事,臣妾早已忘怀了。”
  听到殷桃提到雅妃有孕,君安的身子僵了一下,他现在虽是膝下无子,可他却并未着急,这次雅妃再次有孕,实在在他预料范围之外,前一次他便滑过她的胎,如今,他却再也下不去手,那毕竟是他的骨肉,他收紧了双拳。
  今儿这氛围实在是微妙的打紧,浣沙站在一旁观察着她们的一举一动,身上惊出一身冷汗,生怕她们言语不和,但所幸这一餐饭用下来没有出什么事情。
  眼见这午膳用完了,太后与郭雅起身“安嫔,哀家这也不再打扰了,你便好生休息罢,雅儿,走吧,今儿安嫔定还有其他事宜。”太后说完便走到了前头,身旁搀扶着的是步速缓慢的郭雅,而郭雅的身后,则是心里稍微松口气的殷桃,君安一直坐在原位,并没有起身相送,显然他还有事要与殷桃说。
  浣沙紧紧的跟在殷桃身边,生怕有什么事情发生,她今日就是难以心安,果然,就在雅妃要迈出门槛的时候,猛地向前扑去,浣沙心里凉了一下,血液如数倒回到血管里,她苍白着一张脸,往左挪了一步,不动声色的挡在了殷桃身前。
  “啊!”雅妃一声惨叫,跌坐在地上,鲜血自下/身流了出来。
  闻听声音,君安匆忙跑了出来,映入眼帘的便是大量涌出的鲜血和雅妃苍白的面孔,这一瞬间,他的大脑已完全停止运转,首先的想法竟是他该怎样将殷桃从这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
  一直在
  一旁的太后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她颤抖着手去拉雅妃,“雅儿,你怎么了?太医!太医呢!”她再不顾太后的形象怒吼道。
  “皇上,姐姐她,一定不是故意的,这一切都是臣妾自己不小心,莫要怪罪姐姐。”逐渐陷入昏迷状态的雅妃还在喃喃自语,只是周围的人却一个字都没听清。
  “皇上饶命!太后饶命!”浣沙双膝一软,跪了下去。“都是奴婢该死,没有看清雅妃娘娘,这才酿成大错!求皇上惩罚惩罚奴婢!”
  君安知道此时的自己太过自私,当他看清浣沙跪在地上磕头谢罪时,居然松了一口气。
  这眼前发生的变故太快,殷桃一时之间竟没能反应过来。直到太医匆匆赶来,仔细的瞧了雅妃的当前的状况,告诉大家这保了雅妃便不能保龙种,保了龙种便不能保雅妃之后,意识才如数回到她的脑海当中。
  陷入昏迷的雅妃,因疼痛而微微皱紧眉头,怕是她自己都没想到,现在会落得这般的下场,这孩子定是保不住了。
  “皇上饶命!太后饶命!”浣沙还在原地拼命的磕着头,一如当初殷桃与博贤私自出逃时那般。殷桃也跪在一边。
  “这不关浣沙的事,求皇上和太后惩罚臣妾,饶过浣沙。”殷桃像是魂魄被抽走般,双目无神,如今的她只想护浣沙周全,不愿她为自己的而献出年轻的生命,谋害龙裔只有死罪一条,他先前放了自己,并不代表这次会放了浣沙,只有她来顶罪,才能免浣沙一死,这条命对于她来说本也是可有可无,她并不珍视它,如若能用它换得浣沙的余生,她便毫不犹豫。
  “放肆!你们当这是儿戏吗?谋害龙裔这罪名你们担当的起吗?”太后嘶哑着声音将浣沙和殷桃推到一旁:“皇上,雅儿这是第二次怀有龙裔,如若这次再保不住,说不定她这辈子都无法做一个娘亲,哀家定不能让雅儿蒙受这不白之冤,这事定要还雅儿一个公道!”说完便不顾众人在场,跌跌撞撞的往屋内跑去,想看看雅妃现在如何了。
  “把浣沙押下去,朕亲自审问。”君安冷着一张脸,让人把浣沙带了下去。
  “不!”殷桃哭着拉住君安的下摆。“皇上,不要,是臣妾,都是臣妾做的!不关浣沙的事!皇上!”
  “把安嫔拉走!看好!”君安狠着心拂袖而去,对身后殷桃撕心裂肺的哭声充耳不闻,他知她的苦处,可谁又知道他此时的矛盾?这件事,如若不交出去一个人,定是无法平息,而他知道,他必然不会将她交出去,就算今日浣沙不出来认罪,他照样会另找一个人顶替,只是,今日,浣沙在众目睽睽之下认了罪,这罪名他再无法替她
  开脱。
  殷桃挣扎着,想逃脱出众人的禁锢,可最后还是难敌众人之力,被关在了暗阁之中。
  君安看着面前面色已恢复如常的浣沙。
  “浣沙,今日,幸好有你。”他的面色有丝愧疚,浣沙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空旷的屋内,只有君安与她两个人,她再无顾虑。
  “皇上定是知道娘娘的心意,今日浣沙能替娘娘一死已是无上的光荣,往后的日子,娘娘便是独自一人活在世上,浣沙别无他求,只求皇上网开一面,好生照顾着娘娘,其实娘娘她是个很脆弱的人,自娘娘出宫之日到今日起,浣沙几乎未曾离开过娘娘身边,如今,浣沙走了,娘娘必然会颓然一阵子,所以,届时,不管娘娘如何说、如何做,都望皇上莫要怪罪娘娘。”她平静的说完这些话,虽然知道,就算自己不说,皇上也会如此做,可她就是觉得她说了这才能安心的走。
  “好。”君安转过身,不再看浣沙,他怕他再看下去,心中愈发的难受。“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奴婢斗胆请求皇上,最后见娘娘一面。”
  砸碎了内阁的所有东西的殷桃,终是等到了皇上让她去见浣沙的口谕,当她赶到的时候,浣沙已喝下了君安备给她的毒酒,已经奄奄一息。
  “浣沙!浣沙!你怎么这么傻!”殷桃一把搂过浣沙,双唇颤抖着。
  “娘娘,您,您来了。”歇了好一会,浣沙才能说出一句话。“浣沙,这便先走一步了,以后,再也再也无法伴在娘娘,左右。”她吃力的抬起手,似是想握住殷桃的手。
  “浣沙,别说了,别说了!”殷桃搂着她不让她再说下去。“你会好的,你一定会好的!浣沙!都怪我!都怪我!”殷桃泣不成声。
  “娘娘,皇上,皇上他其实其实是爱你的您不知道,在您看不见的那些日子里,皇上经常来探望您,只不过从不让我们说其实他恨的是他自己,并不是娘娘,您是知道的对吗?”不理会殷桃的哭闹,浣沙继续说道:“你当初陷入昏迷,是皇上日夜守在榻边不眠不休,所以,娘娘,您要答应浣沙,好好的活着,别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浣沙,不值得您那样做,忘了浣沙好好生活”话语刚落,手便无力的垂下,往日里灵动的大眼睛再也无法睁开。
  “浣沙,你累了吗?”殷桃将头埋在浣沙颈窝,感受着她身子上的余温。“浣沙,睡罢!过不了多久,我便去找你,你要等我,如若有谁欺负了你,记住他的模样,我定会替你讨伐回来,你一定要等我。”殷桃没有了方才的悲恸,她只是静静
  的抱着尸骨未寒的浣沙,泪水滴在地面上,滴答的声音奏响了人间最凄凉的乐章。
  浣沙,安心的睡罢,黄泉路上走慢些,一定要等着我,我很快,便会去找你。
  整个大殿一片静谧,在殷桃的怀中,浣沙终是渐渐冰冷,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滴,只是嘴角的笑,深深刺痛了殷桃,曾几何时,这张笑脸陪着她走过了无数日夜,而如今,这张笑脸,她再也见不到了,那今日便让她看个够吧。      
  作者有话要说:555~不知菇凉们看到这是什么感想有木有哭啊反正我这心里好难过你们会不会让我去找浣沙


☆、枕干之雠(二)

  墨君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