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3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回娘娘的话,已经打点了,苏公公也是聪明之人,自然知道娘娘是什么意思。”亦盼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心中像是有一块石头落地一般,殷桃点了点头,心里有些复杂,为了重登凤位,她也必须要取悦皇上,尽管她心里都对自己不屑。
  晚膳后,苏静海照常托着放有各宫娘娘的牌子的银盘走了进来。
  皇上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刚要抬手让苏静海退下去之时,突然见到了一个名字。那是他很久都未曾见过的名字。
  他抬
  眼看了看苏静海,苏静海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心里也有丝紧张,将头又低下了些,手也不自觉的晃了一下。聪明如皇上又怎会不知道这其中的种种事由。
  果然,修长的手指,几乎没有犹豫的将写着“安嫔”的牌子翻了过去。
  他也想看看,为了浣沙,除了利用自己,她还会怎么做。而自己对她的底线又在哪里。
  见皇上翻了牌子,苏静海急忙退了下去,走到门外,这才松了一口气,就像刚经历了生死大劫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这卷的桃子就会像变了个人一样乃们不要太吃惊哈下章可能会有些肉渣渣哦~~~小H怡情,大H伤身啊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好看我这良苦的用心,啧啧啧哇咔咔咔【贼笑着望着你们


☆、断情断肠

  “娘娘,养心殿那边传话来,让娘娘准备准备,一会便来接娘娘去伺候皇上。”亦盼几步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对着泰然自若坐在铜镜前梳妆的殷桃说道。
  听了亦盼的话,殷桃就好似没有这回事般,边悠闲的梳着自己的长发,边继续盯着铜镜中的自己。轻声开口道:“我这妆容如何?”漫不经心的样子好似将所有事都置之度外。
  “回娘娘的话,这妆容虽然淡雅但却难掩娘娘自身的美貌。”亦盼如实回答。
  听了亦盼的话,殷桃但笑不语,只是看了看这屋内,似是透过这屋子又看到了另一处景象。
  从颐和轩到养心殿,路程并不长,可在这期间,殷桃还是想了很多很多。
  “娘娘,请。”养心殿门前,苏静海将殷桃让了进去。
  初进养心殿时,殷桃首先看到的便是专心致志看着奏折的君安,她在原地站了一会,苏静海看了他们二人一眼,没有出声,知趣的退了下去。
  殷桃并没有急着走进去,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最后感受一次这片刻的静谧。
  这养心殿虽大,可却没有一丝杂音,偶然有夜风吹过,将飘摇的树枝的影子映在窗上,乍一看去,那树就好似在做着激烈的挣扎般。
  “你来了。”君安的视线没有离开奏折,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语气还是万年不变的冰霜。
  “嗯。”殷桃只以单音回答了他的问题。
  君安倒是不惊讶她如此的态度,将奏折放到了一边,缓步走到殷桃的面前,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如他所想,面上是一派倨傲,望向他的眼中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娇羞。
  “你想报仇吗?”他不经意的扫了她一眼,也不知道此时自己的心里应该做何感想。
  “既然知道,为何还要点明?”听到他的问话,殷桃只是笑,一直笑,迎向君安的目光,也不躲闪。
  君安的表情有些复杂,将殷桃打横抱了起来,往床榻边上走去。
  殷桃在他的怀里,一抬头就看到了他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当下就鬼使神差的吻了上去。
  没有料到殷桃会有如此的举动,君安的手臂收紧了些,呼吸也微微有些急促。
  “今夜,我只想与你做一次真正的夫妻,哪怕你唾弃我,恨我入骨。”殷桃沉声开口,“这也算是我对自己多年执念的一个交待和了结,明日朱曦初生,当第一丝光线照在这大地之上,便是你我彻底决裂之时,届时,你我只是仇人,再无其他情愫。你知我恨你,就如你恨我一般。”
  心,像被一只手猛然揪紧一般,君安突然觉得这养心殿头一次如此之冷,这感觉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殷桃
  看到了他额角的青筋,也看到了他紧咬的牙关,她抬手抚上他的额,想将那抹悲伤和愤怒抹平。
  感受着额头上的温度,君安将心中的异样压了下去,猛然抓住她的手置于头顶,牢牢的固定住,接着便将她压在身下,对准她的樱唇吻了下去。
  殷桃感受的到,他的狂野比以往来的更甚,不多时,嘴里便有腥甜的味道弥漫开来,她平静的承受着身上的狂风暴雨。
  这次她只想随着她的感觉走,费力的将手解放了出来,环绕上君安的颈项,微启朱唇,与君安交缠在了一起。
  抬手将他的衣衫褪去,看着面前的男子精壮的胸膛,纤纤玉指描摹着他每一丝纹理,继而慢慢的向下探了去,直到碰到了属于男性的坚硬,她知道自己触摸到的是什么,突然之间有些害羞起来,脸上燃起一片红晕,连忙欲将手收回,得知她的想法,君安扣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她动弹半分。
  握紧她的手,指引着她,告诉她,自己此时是多需要她 。
  感受到手中的灼热愈发的壮大,殷桃将脸转到一旁,不再看他的表情,似是故意与她作对般,君安将她的脸板正,不让她去逃避。
  床幔轻轻垂下,遮掩住了一室的旖旎。
  “娘娘,喝药吧。”宫婢手中端着散发着浓郁药香的褐色汤药,看着卧于床榻之上的人影。
  榻上之人闻言,透过床幔将药碗拿了进来,费力的坐起身,将汤药一饮而尽。
  “拿水来。”她的声音有些嘶哑,痛苦的皱起眉头,不耐烦的说着。
  婢女听闻,急忙转身去倒水。
  她是这段日子刚来伺候贵妃娘娘的,同她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两名宫女,把她们调来的原因她不清楚,只知道这宫内的公公说娘娘身边缺了人手,至于之前伺候娘娘的婢女,谁都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
  其实她一直觉得娘娘很神秘,因为自从她来之后,一直没有见过她的面,日常起居也是隔着这一层纱,由于是刚来的,贵妃娘娘的脾气她还没有摸透,摸索过程中,也总是惹得她不高兴,因为这,没少受罚,可是光听娘娘的声音,一定也是个美人胚子,怎的这脾气如此暴躁,让大家素日里谁都不敢在她身前做多停留。
  “把们关严实些,这大冷天的你们是要冻死本宫吗?”刚将手中的水饮下,魏子婉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
  这时,正巧有风吹来,将本就虚掩着的门又吹开了些,凉风吹入室内,将轻薄的床幔微微撩起了一丝缝隙,宫婢抬头不经意的朝纱帐之内瞧了一眼,这一眼,当时让她的面部僵硬了起来。
  位于榻上之人确实如她所想般,皮肤细腻白皙,只是那本应白嫩的
  脸上,此时却布满星星点点的红斑,让人看了不禁头皮发麻。
  她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说!你看到了什么?”魏子婉自知现如今的样貌被宫婢瞧了去,急忙将床幔拉严,声音急促且异常阴冷。
  “回,回娘娘的话,奴婢,奴婢什么也没瞧见。”宫女跪在地上,心提了起来,生怕魏子婉杀她灭口。
  “你确定什么都没瞧见?”魏子婉的声音提高了些许,语气里满是怀疑,其实,她并没有看见方才那宫婢到底看没看清自己的脸,只是见她如此慌张,心里也跟着慌了起来。
  已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到异样了,依稀记得的就是被殷桃推入水后转醒的没几日,只是当自己意识到问题严重时,脸上已有脓水流出来,当她终于鼓足勇气看着铜镜时,竟被镜子里自己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恶心的一整日都没有用膳。
  她不敢找太医,怕此事传出去对自己不利,只有托人捎信给爹爹,把情况说明,让他差人去找了些有名的大夫,开了些草药捎进宫来,一日服三副,用了将近半年,这脓疮才逐渐消去,慢慢的就变成这点点的红斑。
  她知道,此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如若传出去了还指不定出什么乱子,可在她身边伺候的那几个宫女都已经看到她的容貌,如若直接让人杀了倒也省事,可她又想着,她们毕竟跟在了自己身边多年,但若是把她们遣出宫,难免她们有人为了钱财倒戈,这要是让殷桃知道了自己的处境,日子保准不平静,思前想后,索性差人将她们关进了一处较为隐秘的密室里,这下,不用了结她们,自己也可以高枕无忧,不必担惊受怕的度日了。
  “娘娘,奴婢真心没瞧见。”不敢抬头,婢女只是一味的重复着口中的话。
  本来魏子婉还有几分疑惑,但看着婢女的表现,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来人。”魏子婉皱起眉头,死死的盯着瑟瑟发抖的宫女。
  她话音刚落,便有个内竖走了进来。
  “奴才在,娘娘有什么吩咐?”
  “把那个婢女解决了,做的干净点。”她压低声音。
  内竖闻言,也只是微微挑了一下眉毛,眼中闪着嗜血的光芒,面上一派淡然,并没有过多的惊讶,看样子,这样的事在她这宫中也没少发生,他们已经手到擒来了。
  婢女眼中满是惊恐,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在低声商讨什么,心里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她不想死,她家里还有老老小小等着她养活,如若她死了,家里的人就没有活路了,求生的欲望让她顾不得太多,趁着他们不备,婢女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跑。
  “快将那个贱人逮住,莫
  要让她跑了!快去!”魏子婉看着那道跌跌撞撞的人影,心里满是焦急。
  “站住!”身后传来众多脚步声,婢女一刻都不敢放松,意念支撑着让她必须继续往前跑。
  她边跑边回头张望,眼见身后的人影越来越近,她只得再加快自己的脚步,跑到拐角处时,与另一道身影撞了个满怀。
  “你是哪宫的宫女?怎的如此冒失?”殷桃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人,看这样子跟亦盼的年纪相仿。
  “求娘娘救救奴婢,奴婢不想死。”她不顾身份拉着殷桃的衣衫下摆,脸上满是哀求。
  “奴才参见娘娘。”一路追赶而来的内竖见到殷桃,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
  “哦?你们这是做什么?一群人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宫婢?让旁人看了去像什么话?”殷桃认识面前的这个内竖,那是魏子婉宫里的,再看看跪在另一边的婢女,想着她方才说的话,心里便有了些许的猜测,或许,她是知道魏子婉的什么秘密。
  “回娘娘的话,这个宫婢笨手笨脚,惹恼了贵妃主子,教训了她几句居然给娘娘甩了脸子瞧,娘娘一气之下要惩罚她,她便胆大妄为,一路逃了出来。”内竖说的一板一眼,似是事实本就如此一样。
  “说到婉贵妃,本宫当真好些日子没瞧见了,不知她过的如何,不如,本宫去瞧瞧她。”殷桃说着就作势往咸福宫方向走。
  “启禀娘娘,贵妃娘娘今日身子不适,已下了命令,不见客的。”内竖急忙开口说道。
  “是吗?那本宫也就不去叨扰了,改日贵妃身子好些了,本宫再前去探望吧。 不过,这话说回来了,本宫这身边刚巧缺几个婢女,瞧这丫头挺有眼缘,便跟你们主子要了,至于刑罚,本宫自会替你们主子出这口气。”见内竖挡在自己身前,殷桃更加确定了许久未见的魏子婉定是有什么事了,假意开口朝他要了这个宫婢。
  “回娘娘的话,这宫婢是主子的心头肉,奴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