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3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宫婢。
  “回娘娘的话,这宫婢是主子的心头肉,奴才做不了如此大的主,还望娘娘别为难奴才。”听殷桃说要将面前这个宫女要走,内竖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听公公这意思,本宫是带不走这个宫女了?也罢,那本宫便去跟你主子亲自要人,你莫要再挡着。”殷桃绕过了他继续往前走。
  “娘娘,使不得啊娘娘,你这一去,奴才这命就保不住了。”内竖往右挪了几步,重新挡在殷桃面前。
  “你是与本宫过不去了?”殷桃的脸色冷了下来。“亦盼,你先将她带回颐和轩。”
  亦盼闻言,伸手将浑身已没有一丝力气的婢女掺了起来,内竖见她们越走越远。急忙起身欲追上去,脸上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
  这下好了,追不回来的话自己这命怕是也保不住了。
  “跪下!本宫允许你动了吗?还懂不懂规矩?”殷桃的声量徒然扬高。“小宇子,让他长长记性,省的回去惹婉贵妃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乃们发现了殷桃的称呼变了咩,哈哈哈。


☆、奴婢浣沙

  小宇子领命后,走到了跪在地上的内竖面前,两只手左右开弓,巴掌轮的震天响,那声音听在耳中直教头皮发麻,内竖只是硬生生的挺着,不多时,嘴角便有鲜血滑了下来。
  “停吧。”见内竖的脸已经一片淤青,殷桃出声制止了小宇子的动作。“回去告诉你们主子,人,本宫是要定了,如若想将人领回去,那便请贵妃娘娘移步颐和轩,本宫定亲自与她说明,或者,她不来也行,那么你便来通知本宫,届时本宫登门拜访也可,记住了吗?”
  “回娘娘的话,奴才记住了。”内竖给殷桃磕了几个头,这才转身离去。
  颐和轩内
  “你叫什么名字?今日为何会如此冒失。”殷桃看着惊魂未定的宫女,眼中的疑惑颇为浓厚。
  “回娘娘的话,奴婢名叫浣沙,是前些日子入宫来的, 被分在咸福宫伺候贵妃娘娘。”
  婢女小心翼翼的回答,生怕一个不高兴惹恼了面前的主子,如若被她送回到贵妃娘娘那里,自己这命定是不保,想着便悄悄抬眼看了一眼殷桃,只见她方才还一派淡然的脸上此时已有了不小的变化,就连这宫内的婢女一个个的脸上都有着些许惊讶。
  “你说你的名字是?”殷桃追问着,音量不知不觉中也提高不少。
  “奴婢,奴婢叫浣沙。”婢女又哆哆嗦嗦的说了一遍自己的姓名,接着就不敢再出声。
  殷桃心里有些激动,尽管她知道此浣沙非彼浣沙,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
  “起来说话。”只因她的名字,殷桃便以不忍让她一直跪着。
  “奴婢不敢,还望娘娘救救奴婢,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她”浣沙看了看其他的人,欲言又止。
  “你们先下去罢,有事我会叫你们的。”殷桃让其余人等都下去了,整个屋里就只剩她,亦盼和浣沙。“有什么事你就说罢。”
  “回娘娘的话,奴婢是前几日被调到咸福宫的,具体的因由奴婢不清楚,只是有咸福宫的公公来说,贵妃娘娘身边缺几名宫女,这便把奴婢差了去,奴婢到了咸福宫之后一直未曾见过贵妃娘娘的模样,直到今日,奴婢去送药,才瞧见,才瞧见贵妃娘娘的脸上满是红色斑点,把奴婢着实吓了一跳,贵妃娘娘继而就审问奴婢,问奴婢看清楚她的样貌没有,奴婢怕娘娘杀奴婢灭口,一直就没敢承认,娘娘恼羞成怒不知跟方才那位公公说了什么,奴婢家里还有一家老小等着奴婢的月俸,奴婢不能死啊娘娘,求您救救奴婢吧。” 浣沙有些语无伦次,只是一再的请求殷桃救她。
  其实不用她将缘由说明,光是这名字,殷桃便已经不会袖手旁观了。
  “你便在我这颐和轩待下,我定会护你周全,只是,方才你说,婉贵妃的脸怎么了?”救归救,但殷桃并没有忽略浣沙的每一句话。
  “贵妃娘娘的脸上长满了红色的斑点,不知是什么原因所导致的。”浣沙老老实实的又重复了一遍。
  殷桃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娘娘,苏公公来了。”有下人从外面跑进来禀报。
  “请进来罢。”
  “奴才参见安妃娘娘。”苏静海进来后先向殷桃行了一礼。
  “苏公公不必客气。”殷桃微微笑了笑“苏公公来可是有什么事?”
  “回娘娘,皇上说让娘娘准备准备去交泰殿住着,这颐和轩便空出来罢。”
  听了苏静海的话,殷桃突然记起了早上起身时的情景。
  床榻之上的两个人都醒着,只是谁都没有说话,就那么看着朱曦慢慢的露出头来。
  君安缓缓的起身,先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继而望了望目光直直的望着屋顶的殷桃。
  “除了身份和地位,我再无其它可给你。”
  接着,便有了安妃这号人。
  再次看了眼这颐和轩,住了也将近一年了,这里所发生的事都历历在目,就算是人搬出去了,这心还是留在这里,其实想想,现下搬出去也好,就将这颐和轩空出来,把那些记忆暂且先搁在这,封好,等有朝一日,大仇得报,再来这里缅怀过往。
  简单的收拾了些殷桃舍不得丢弃的物事,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往交泰殿走,行了几步,殷桃停下脚步再次回头看了看生活了这么久的地方,看见了苏静海正欲将大门关上。
  “等等。”她急忙开口,然后吩咐其他人先行去交泰殿打理,而她则留下来最后细细的打量了这屋子内的每一处摆设,伸手抚过了着屋内可以触碰到的一切,她真心不愿离开这屋子。
  临关门时,殷桃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好久,就在那秋千架旁,她依然能看到浣沙在朝她招手。
  “娘娘,总要向前看不是?”见她满脸的忧伤,苏静海低声劝慰。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殷桃这才转过头离开了这里。
  “你说什么?人被安嫔带走了?她好大的胆子!”魏子婉听说了整件事情后,气的眼前直冒金星。
  “安嫔娘娘还说,如若想要人便让娘娘您亲自去找她,或是她登门拜访也行。”今儿被殷桃教训了的奴才把殷桃的话一个字不落的带到。
  “贱人!她定是猜到了些什么!”魏子婉将手中的杯子摔到地上,气的呼吸不顺,胸口剧烈的起伏。“你们简直就是废物,连个小丫头都追不到!这下好了,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去领
  罚,滚!”
  内竖捂着现在还在肿着的脸悻悻的出去领罚了,他今年这是诸事不利啊!见天儿的挨罚!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在魏子婉看不到的地方,内竖狠狠的剜了魏子婉一眼。
  此时的魏子婉心没来由的慌,那个婢女定是将自己的事告诉了安嫔,她再也坐不住了,在原地走来走去,顺手拿过铜镜看了看自己脸上的斑点,近几日这红斑的颜色已经变的潜些了,可若是等它完全消下去,怕是还要等上一段时日。那个贱人如若来找麻烦她要怎么应对?她心烦意乱,将案上所有的东西全数扫到地上。
  殷桃看着这交泰殿,大是大,可总觉得这少了些人气儿,或许不只这交泰殿,整座皇宫都缺少这东西吧。
  自那日起,浣沙就留在了殷桃的身边,虽是喜欢她的名字,可这人毕竟不知根不知底,所以,有些事情,她还是交待亦盼去做,只是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才会吩咐浣沙。
  也许是因为刚入宫的缘故,又或许是整日提心吊胆怕魏子婉来找她的麻烦,浣沙的注意力总是不集中,每次殷桃都要喊她好几次她才反应过来。
  日子就这么一日日的过着,不会因为你或他而停下脚步,逐渐的,这天儿一日比一日黑的早,气候也一日比一日冷,大家都喜欢待在自己的宫中,不愿出去走动。
  “娘娘,眼见这天儿一日比一日冷了,就别在院子中站着了,回屋吧。”忙完手中事情的亦盼一回身就看到了在院中看着梅花的殷桃,手里拿着皮大氅走到她身后,细心的为她披上。
  亦盼的声音将她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回来。“亦盼,你真的长大了许多,可还记得你第一次为我梳头时的情景?”原来,她又想起来以往的旧时光。“那时的你连话都不敢跟我讲。”
  亦盼有些害羞,低着头傻笑也不说话,这副模样像极了浣沙,这让殷桃的笑变得有些牵强,可能这两日便要下雪了,天气也变得格外的冷,虽是身上披着大氅,殷桃还是不自觉的哆嗦了下,更别说一身冬装的亦盼了,两个人往殿内走了进去。
  “怎么没看见浣沙?”进屋后,殷桃没有看到浣沙的身影。
  “回娘娘的话,奴婢让浣沙去领些碳来,宫内的碳快要用完了。” 将殷桃身上的大氅拿下,亦盼递上了暖炉。
  刚坐下没一会,便看见浣沙从外面回来了,鼻尖冻的通红,除了煤炭,手里还拿着个纸包。
  “娘娘,这是上等的香料,奴婢听内务府的王公公说可以改善睡眠,这便领了些回来,味道也确实不错呢。” 她如获珍宝一般,将香料小心翼翼的放好,回头看了看殷桃的脸色。
  “好,你也有心了
  。”殷桃并没有怪她的擅作主张,左右她也是好心,自己计较那么多做什么呢,这该计较的人都还没计较呢。说到这恍然想起,这好长时间都没有见到过魏子婉和郭雅了,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别说,好些时日不见,她这还怪想她们的,正巧闲着也没事做,她们不来看她,那她便去看看她们,这姐妹情深也经不起如此淡漠啊。
  “亦盼,随我去长春宫一趟,也不知雅妃那小月子做的如何了。身子养没养好。”
  外屋传来杯子打碎的声音,亦盼闻声跑了出去,看见一脸慌张的浣沙在手忙脚乱的收拾着残渣。
  “怎的这么不上心?”亦盼虽是责备,可语气里也不乏关心。“自己小心点,别将手划伤了。”
  “是,都是我笨手笨脚的。”浣沙连头都不敢抬。
  “算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下不为例,这样的事越少发生越好,不然教别的主子看了去,又该在背后说咱主子了。”亦盼没再说什么,搀着殷桃往殿外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看见标题有木有很激动话说,刚才居然断网了我还说不然明早更吧,没想到一个小时后它就来了,真是阿弥陀佛


☆、一些教训

  殷桃和亦盼走在去长春宫的路上,她晋封为妃的消息早就在这宫中传开,因此,路过的人总会上前来给她请安,几乎每三五步,她就要停一下,明明很近的路,今儿却像走了许久一般。等两人到达长春宫时,殷桃只觉得身上都是凉意,这天儿当真是冷了,去年的这时,自己也快出宫了罢。
  那些过去的回忆,有时不期然便会跃上心头,可她再也不会如往常那样哀愁,她只会打开心中的锁,看看那里的回忆,之后便会重新落锁,就好似从未打开过一般,她已有了对今后生活的规划,怎的容许自己再为其他事所茫然。
  郭雅端坐在椅子之上,那面上是一派淡然,就好像料到她今儿会来一样。
  忌惮于上次殷桃对她的教训,这次的她虽然面上不冷不热,可行动上却丝毫未敢含糊。
  “见过安妃娘娘。”她低垂着的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头上的步摇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晃,发出细微的碰撞声,殷桃没有出声,她便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