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3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见过安妃娘娘。”她低垂着的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头上的步摇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晃,发出细微的碰撞声,殷桃没有出声,她便保持一个姿势动也不动。
  “起来吧。”见她的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殷桃才开口叫她起来。
  “是,谢安妃娘娘。”她的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最近这身子怎么样?有没有好些了?这宫里缺不缺什么?需要什么就尽管开口,本宫赏你。”殷桃品着手中的茶,刚喝了一口便皱着眉头将茶如数吐了出来。“你这是什么茶?”
  “回娘娘,这茶是前些日子太后赏的毛尖。”郭雅的面色终于有些细微的变化,语气中也多了些急躁。
  殷桃知道她爱慕虚荣,最听不得别人说她不好,今天她来这本也不是说好话给她听的。
  “原来是太后赏的,你这的茶就只有毛尖?”殷桃笑的风淡云清,嘴角虽是微扬,可不屑之意让人一眼就瞧了出来。
  “是。”别说是郭雅这么自负的人,就算是寻常的妃嫔听到这么带有歧义的一句话,脸色也早就冷下来了。
  “刚好,本宫那还有皇上昨儿刚赏的西湖龙井,让你也尝尝鲜,这茶品,本宫一向没有什么研究,留在本宫那,扔了也是浪费了,不如赏给你。”殷桃看了看郭雅,视线一路向下,落到了她的肚子上,脸上的笑意加深。
  “不知娘娘此次来可是有什么事?”郭雅努力让自己不去看殷桃的笑容,心里早已是翻江倒海的怒火。
  “本宫方才不是说了,是特意来看看你的,本宫看今儿这天儿还不错,不如我们出去走走,总是待在这屋子里,对身子可不好呢。”殷桃作势要拉郭雅起身。
  郭雅的身子有些僵硬,望了望外面的天,又看了看门口,站在那里的奴才就连呼吸都带着阵
  阵哈气,虽是没有出去,可她却已经感受到了那股寒意一般,安妃这分明就是故意的,如若自己与她出去,这身子说不准就落下什么毛病,如若不出去她便得告知她自己刚滑了胎,身子没养好,这样可能会避过这一次,可届时她又指不定怎么羞辱自己,于她来说,宁愿跟她出去受寒风刺骨,也不愿让她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请娘娘稍作等候,容我多添件衣裳。”思考了良久,她还是决定与殷桃一起出去。
  亦盼拉开了距离,一直跟在殷桃和郭雅的身后。
  刚开始的时候,郭雅还镇定自若,可没走多久,她的步伐就有些酿跄了,看得出是身子不适,本就不丰盈的身子因着这段时间的双重折磨更显瘦弱,如今看去已是弱不禁风。
  “呦,这是怎么了?”纵然是早已看见身边的人步伐凌乱,殷桃也好似没看见般,自顾自的走着,直到郭雅的体力已经明显不知,她这才仿若刚看到般,急忙伸手将她搀扶住,面上满是关心。“呀,你瞧本宫这记性,你刚滑了胎怎能出来受这风寒?你怎的不早跟本宫说?本宫这记性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殷桃语含责备,在外人听来是真心实意的关心。
  “快些将你们主子扶回去,别忘了去找太医,就说是本宫让去看的,不然,那些太医势力的很,眼见雅妃无名无份,定是不会搭理她。”殷桃招招手将跟在身后的宫女叫了过来,又好意的叮嘱了一番这才离去。
  郭雅回到长春宫后,将被子裹在了自己身上,裹得紧紧的,可是就算是这样还是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
  太医是多久来的她已经无暇顾及了,他诊过脉之后在耳边说了些什么她也没有听清,那声音忽远忽近,听的实在不耐烦。
  殷桃没有急着回宫,只是在这皇宫内走着,亦盼在一旁搀扶着她,不时的帮她把衣领拉好,免得寒风灌进去。
  “人这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她看着远处发呆,心里没有丝毫的羞辱郭雅之后的快感。
  “娘娘,虽然亦盼不知道人活这一辈子是为了什么,但亦盼知道,总不能枉费此生,要对得起自己,这人做了坏事,本就应该受到些相应的惩罚,这老天爷都看着呢。”亦盼有些义愤填膺,虽是娘娘行事却有些不得当之处,可她知道娘娘并不是那无缘无故就会践踏人尊严的人。
  “你说的也对。”听了亦盼的话,殷桃松了一口气,“既然今儿都出来了,便再去咸福宫看看。”
  “娘娘,您有些时日没见到贵妃娘娘了,想必皇上也是许久都未曾见了。”亦盼看着殷桃,笑了笑。
  听出了亦盼话中的意思,殷桃犹豫了一下,最终
  还是改变了脚下的方向,往养心殿走去。
  君安正把玩着手中的暖炉,听见苏静海说殷桃求见时,险些让暖炉自手中滑落。他坐正了身子,又恢复了往日里那个冷酷无情的墨君安。
  “让她进来。”
  “臣妾参见皇上。”殷桃进屋后先是给君安行了一礼,脸上是如后宫妃嫔见到他时所展露出来的笑容,只是,君安却并未从这笑容之中读到多少真意。
  “起来吧。”君安将头稍微往旁边侧了侧,不愿直视她。她一定不知道这是她头一次主动来找他,她更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
  “皇上,臣妾有好些时日未曾见过婉贵妃了,今儿本想着去探望探望她,可走到半路却想起来,皇上想必也是许久未曾与娘娘相见了,这便来邀请皇上一道去看看。”
  一直看向一旁的君安终是肯看着殷桃了,他紧紧的盯着殷桃的眼睛,殷桃不自在的将脸撇开。
  半晌,他终于开口,“好,那便一起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浣沙这个人她吧哈哈哈哈哈,你们猜猜她有什么故事。


☆、阴谋。阴谋

  去往咸福宫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更多的是不知道该讲些什么,反正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此时的魏子婉还安然的坐于床榻之上,看着手中那段日子皇上赏的首饰,脸上一派悠然,似是又回到了那些皇上日日相伴的日子,哪怕他是因为不想让自己去找殷桃的麻烦才做出那些举动,那她也认了,总归是跟他独处了那么久,不能不说是意外收获。
  “娘娘!皇上和安妃往这边来了。”有下人慌张跑进来,跪在魏子婉面前。
  一改方才的淡然,魏子婉猛然站起身,双手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脸颊。
  “皇上来了?怎么办,怎么办!”她急的方寸大乱,脸上这红斑遮也遮不住,她恐的浑身直抖,本来自己就不受宠,如若被皇上看到了如今这模样,怕是以后都不会再来了,一定是殷桃那个贱人挑唆的,不然皇上怎的会来。
  “贵妃娘娘这是不将皇上放在眼里吗?为何不出来迎驾?”一进宫门一股浓郁的中药味便飘散而来,殷桃笃定了自己的想法,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反正今儿要不就是她出来让大家见上一眼,要不就是在君安面前丢丑。
  “安妃说的有理,怎的?难不成是朕最近没来看望贵妃,贵妃生朕的气了?”君安与殷桃一唱一和。
  虽是隔着一层纱帐,他们仍能清晰的看到魏子婉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臣妾不敢,臣妾只是最近身子不适,怕将这不详之气过给了皇上,还望皇上莫要怪罪。”魏子婉找了个听起来冠冕堂皇的理由。
  “爱妃身子不适,朕就更要见见爱妃的面,不然朕这心里也是惶惶不可终日。”皇上说着便往纱帐的方向走去。
  “皇上,不要过来!”听着皇上的脚步声逐渐接近,魏子婉惊恐出声,紧紧的拉紧纱帐的缝隙,说什么也不肯放手,眼中的绝望愈发的明显,往日里面上的平静早已不复存在,有的只是对面前身影的深深恐惧。
  “皇上,贵妃可能当真是不愿相见,望皇上网开一面。”殷桃也站在魏子婉的立场说话,这让本已接近崩溃边缘的魏子婉看到了一丝光亮。
  君安看了殷桃一眼。“朕只不过要看看贵妃罢了,你们两个这样一唱一和做什么?”说着再没有耐心,一把掀开面前的纱帐。
  魏子婉见敌不过君安的力气,急忙把脸埋进臂弯里,嘴里不清不楚的说着什么,活了这么些年,恐怕今儿是她头一次这么狼狈,想想以前,哪次与皇上相见时不是端庄大方?如今可真所谓是颜面尽失。
  “把脸抬起来。”君安俯视着魏子婉,冷声命令道。
  殷桃就只在后面看着,不
  说话亦没有什么动作,魏子婉如风中落叶般抖得不成样子的身子落入她的眼帘,她只是扬起一抹轻笑。
  “不行,臣妾不能。”魏子婉说什么也不肯抬起头,紧紧的抱着肩膀低声啜泣。
  本来君安也没有要怪罪她的意思,但见她如此执拗,心里的火也冒了出来,他不屑亲自动手将她的手拉开,只是斜眼看着她。
  “你就好好的在这待着,那张脸永远也不要露出来。没有朕的命令你一步也不许出咸福宫!”说罢就拂袖而去,腰间的玉佩像是响应主人的怒气一般,随着君安的动作碰撞出声。
  君安走后,殷桃缓步上前,看着泪水自魏子婉的指缝间滑落。
  “贵妃娘娘,你何必如此不开窍呢?这下好了,皇上将你幽禁咸福宫中,这结果娘娘可还满意?”她伸手理着魏子婉的有些凌乱的发丝。
  “你别以为本宫不知道这是你的主意。”魏子婉的声音不清不楚的,但在殷桃听来还是清晰异常。
  “怎么会是臣妾的主意,臣妾又怎么能够左右得了皇上。”殷桃的声音波澜不兴,“对了,今儿臣妾来还有另一件事相求,就是娘娘宫里那个宫女,臣妾就要了,反正娘娘这宫里人手也够了,好了,臣妾这先告退了,娘娘好生休息。”将魏子婉的乌黑长发理顺,殷桃起身便走了。
  “娘娘请留步。”还未曾走出正门口,便听身后有声音传来。
  殷桃回头一看,是魏子婉身边的宫女,“你有什么事吗?”
  “回娘娘的话,贵妃娘娘的脸上满布红斑,是药物所致,有让这红斑越来越严重的药,也有让这红斑逐渐消失的药。”宫女没再往下说,看了看殷桃的面色。
  “亦盼,赏。”殷桃回过了身子继续往外走,“这么久了,那红斑怕是也与贵妃有了感情,怎能轻易就让她们轻易分开?”
  宫女心领神会,握紧了手中的银子,压低声音与亦盼说到:“当心浣沙。”
  交泰殿内的浣沙今日总是心神不宁,做事也心不在焉的,擦个桌子也是擦着擦着就愣神了,满腹心事的样子。
  殷桃和浣沙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里时,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娘娘,您们回来了?”浣沙急忙放下手中活迎了过去,递上了暖炉。
  “嗯。”殷桃只是应了一声就进屋了,亦盼不着痕迹的看了浣沙一眼,只见她的面色略有些慌乱,似是在担心着什么。
  “浣沙。”她开口轻唤。
  “啊?”浣沙却像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一般,浑身抖了一下。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的怪怪的。”
  “没有,就是担心你们来着,我没事。”
  浣沙说完就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不敢再与亦盼对视。
  看着那步伐凌乱的背影,亦盼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亦盼,你还愣在门口做什么?还嫌不冷啊。”殷桃在里面换着亦盼。
  “冷啊,都冷死奴婢了。”说着还倒吸了一口冷气,滑稽的模样将殷桃逗笑了。
  “看来啊,你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