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3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奴婢原本也不愿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如若娘娘能救奴婢脱离苦海,奴婢必定死忠于娘娘。”知道殷桃的来意,婢女的心里有了一丝光亮。
  “那你便照本宫说的做,日后,本宫必定护你周全。”
  慈宁宫
  太后这几日因为郭雅的离世而急火攻心,整日卧病在床,没空去找殷桃讨说法,殷桃怕她因不能寻自己晦气而闷坏了,这便主动去到了慈宁宫探望她。
  “臣妾给太后请安。”见到了太后在床榻之上,面色异常憔悴,殷桃唯恐太后看不见她,特意到她的榻前去请安。
  “你,你来干什么?”本来在闭目养神的太后一听到殷桃的声音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气儿更是喘不均匀。
  “太后莫要激动,您忘了前不久臣妾跟您说过的话了吗?臣妾只是来告诉您一声,您忘记的事,臣妾帮您想。”殷桃慢条斯理的开口。“太后万万不要太过感激臣妾,臣妾作为晚辈,为太后做些事也是应该的,今儿瞧太后的气色不是很好,那臣妾就不叨扰了,太后娘娘要保重身体。”殷桃微笑着退下去了。
  郭太后这阵本来就心力憔悴,如今殷桃的话又让她心里提了起来。
  “快些去咸福宫,把那个宫女给哀家带回来。”
  等待的滋味总是难熬,但心里也总是抱有侥幸,直到见宫人的为难面色,太后这才彻底的瘫在榻上。
  “你又来干什么?”魏子婉斜眼看着殷桃。“又是来羞辱本宫的吗?”
  “当然不是,你这脸想不想医?如若不想医,那我便走了,正好我也懒得费这个心。”殷桃作势要往外走。
  “等等!”一听说她能治好自己的脸,魏子婉急忙唤住了她。“你怎的知道我这脸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你做的手脚?”
  殷桃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一番,“怎么?贵妃娘娘觉得我有空跟你周旋?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
  魏子婉闻言脸青一阵红
  一阵,“那你倒是说说,究竟是谁如此待我?”
  “敢问贵妃娘娘,谁又不想如此待你?”殷桃将了她一军,“不过这个人,娘娘或许真是想不到。”殷桃在她面前转了一圈,“最有可能登上后位的,除了你,还有雅妃,能帮助雅妃的人,想必就不用我多说了。”
  “她是太后啊!她怎的会做出如此之事!你就算要挑拨也要挑个靠谱点的人。”魏子婉不信殷桃的话。
  “既然不信,那就不必再浪费口舌了。”殷桃没了耐性,语气也不耐烦起来。
  魏子婉看着殷桃,以前的她虽是冷淡些,可也不至于如此易怒,她心里对殷桃更忌惮了。
  “那你有什么可以证明所言非虚?”
  “被你关起来的宫女便是最好的证据。你想好了,便差人来告诉我,反正我是不急,如若你不担心你的处境,你也大可不必着急。”
  “好,本宫就信你的话,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吧,本宫知道你定是不会白白帮本宫的。”
  “臣妾如今才知道贵妃娘娘竟是如此爽快之人。”那日,殷桃和魏子婉头一次达成共识。
  真正东窗事发是在太后的心理已经彻底被殷桃击溃之后。
  魏子婉带着宫内的两名宫女去见了皇上,将太后指使人谋害她之事如数跟君安说了出来。怕君安不信,那两名宫女还将太后与她们联系时的字条呈给了皇上。
  慈宁宫弥漫着浓郁的中药味。
  郭太后一改往日的病态,让贴身的婢女上了淡淡的妆,她好整以暇的坐在正位上,好像是在等待着谁的到来。
  “皇上驾到。”
  听到了通传的声音,郭太后竟是松了口气般,看着从门口进来的同样一派轻松的人。
  “皇上来了。”她有些使不上力气,但还是起身给君安倒了杯水。
  “太后应当知道朕此次前来是所为哪般。”欣然接过太后递来的茶,他只是将茶水放到了桌子上。“那朕也不多说了,太后年事已高,想必这宫中生活已不适合太后了,还请太后移步上清寺好生修身养性。”
  “皇上说什么就是什么罢,只是,走之前,哀家想见安妃一面,有些话想对她说。”
  “这就不必了,安妃她还有事,朕会让人将太后安全送到上清寺,其余事项,太后勿要挂心。”为了防止节外生枝,君安想也没想就拒绝了郭太后的请求。
  似是早就料到如此般,郭太后也没有再做请求,只是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衣裳,开口道。
  “她做什么你都由着她,从当初逐她出宫一直到如今,哀家不信皇上心里没有感觉,殷蓉害死了惠柔皇后,她虽是她的姑母,可这并不
  是殷桃的意愿,如若真心爱她,皇上这样做,到底是在折磨她还是折磨自己。哀家有今日的下场,哀家不恨她,这也是哀家罪有应得,这些话,本不应由哀家对你说,可既然事已至此,又有什么是过不去的,皇上在心里掂量掂量哀家的话吧。”
  殷桃站在高处,看着郭太后所乘的马车驶离宫外,在白茫茫的大地上留下了两道车辙,这是她在她生命中所存在过的痕迹,她终是没有下狠心置她于死地,虽然不知道自己日后想起会不会后悔。
  或许,当面对生离死别时,生比死更加煎熬,那么便让她在无尽的思念中度过余生吧。
  殷桃一直看着那辆马车,直到它消失在这白皑皑的飘雪之中。
  “亦盼,我们回去吧,今年也许会过一个舒心的除夕。”
  “是。”
  


☆、除夕临近

  魏子婉的脸这几日好了些,可离斑点完全淡化倒是还有一些距离,这转眼就要除夕了,估计年三十晚上也不能去跟皇上一起用膳了,这倒是便宜了其他的妃嫔。
  一想到妃嫔,殷桃的影子就不期然飘上心头,咸福宫的宫女已经全数换了个遍,那几个知情的也被殷桃打发出了宫,她现在可以说是无后顾之忧。 自己这也算欠了她一个人情,以后还真不知该怎么面对她。
  “唉。”魏子婉叹了口气,拿过铜镜又仔细照了照自己的脸,当务之急是快些让她好起来,其他的先放一旁的。
  除夕将至,皇宫内到处都是通红一片,与这满地白雪相映衬,说不来的美,殷桃这几日格外喜欢在宫内走动,也不知是因为这个景儿,还是因为不会再遇到影响自己心情的人了。
  这几日,她的心情明显好了起来,至于魏子婉那边,她现在还不想与她有什么冲突,以往她虽是处处与她作对,可毕竟没有伤害过她身边的人,说到底那也只是女人的嫉妒罢了,人要向高处走,这个道理人人都懂,她那么做也不是无法理解的,况且,明年就有秀女进宫了,留着魏子婉也还是有些用处,只是不知道,明年这宫里还会不会有自己的影子,这宫里的人们还会不会记得有她这号人。
  “姨娘!姨娘!”隐隐的,她好像听到了彦景的声音,四处看了看,终于发现有个小小的身影从假山的那边跑了过来。
  “怎的跑得这么急!”殷桃将彦景抱入怀中,将他小脸上的汗水拭干,虽是大冬天的,可由于他跑的急,还是出了一身的汗。
  “姨娘,景儿好想你,姨娘是不是不想景儿?”眼睛将头埋在了殷桃的劲窝处,声音闷闷的,一想到姨娘不喜欢他了,小手也不自觉的收紧了。
  “谁说的?姨娘这些日子有些忙,这才没有抽出空去看景儿。”殷桃笑了笑,“那景儿怎的也不进宫来看姨娘?”
  听到殷桃如此问,彦景像是怕殷桃误会他一般,急忙挺直小身子。
  “景儿来了好多次,可是每次皇叔都不让景儿见姨娘,皇叔也说姨娘忙,没空陪景儿。”
  看着彦景冻的红扑扑的小脸蛋,殷桃微微笑了笑。
  “姨娘,我们去找皇叔玩好不好?景儿也想皇叔。”见殷桃没有生自己的气,彦景又钻进殷桃的怀里。
  殷桃的动作僵了一下,然后便没再犹豫,往养心殿方向走去,对于她来说,彦景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她想让彦景快乐。
  “皇叔,皇叔。”一进门彦景就嚷了开来,“皇叔,景儿和姨娘来了。”
  原本在案前画着什么的君安听到彦景的声音,笑着起身迎了过去,从殷
  桃的手中接过彦景。
  “景儿除夕就在宫中过吧。”君安差人上了些糕点给彦景,“皇叔这里可有不少好吃的和好玩的,怎么样?”
  殷桃看着君安的样子有些想笑,他跟彦景在一起时,少了平常时候的冷漠,可以莫名的让人对他心生好感,只是这样的时候并不多见罢了。看样子,他还是比较喜欢孩子的,可为何他以前滑了郭雅的胎,如若郭雅腹中的那个孩子活下来的话,这个时候也应该也会言语了吧。
  “姨娘,皇叔答应彦景除夕的时候陪着我们了。”殷桃的思绪被彦景的新高彩烈的声音打断,她方才太过入神,没有听到他们两个到底说了什么。
  殷桃看了似笑非笑的君安一眼,不知他有何用意,只是顺着彦景的意思点了点头,君安一眼就看出来她方才根本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看着她眼中还没来及消失殆尽的迷蒙,君安的心口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撞了一下,她待自己越来越无情,可自己好像愈发的在意起她来,到底要怎样才能理清他们之间的丝丝缕缕一时成为了他心中的难题。
  殷桃一直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君安与彦景玩耍,外头艳阳高照,阳光打在白皑皑的积雪上,明晃晃的让人睁不开眼,但即使这样,君安极力一藏起来的疲惫神态还是被殷桃发现了。
  “景儿,皇叔也累了,姨娘带你去姨娘的宫中玩可好?”殷桃将玩的正高兴的彦景叫了过来,其实她也想早日离开这个地方,因为她总觉得这样的气氛不适合她与君安这样有着曲折故事的人。
  “无妨,就在这待着吧。”隐隐的能感觉到殷桃的用意,君安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
  殷桃总觉得这日子过的格外的快,一晃,明儿就是除夕了,宫外偶尔传来的炮仗声提醒着她佳节的到来,还记得去年的除夕,那是她这辈子过的最热闹的一个除夕,看着漫天的烟花,再听着响亮的炮竹声,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而在这宫内却不同,哪怕是到处张灯结彩,她也找不到当日的感觉。
  近日宫中来了许多戏子,都为着明儿的表演做准备,彦景年纪小,自然是闲不住,见天儿的跑去看人家搭台子,跟着人家摸摸这个又摸摸那个。
  那些戏子虽是自民间来,但毕竟是老江湖了,看见宫内的人不管是宫女还是妃嫔,嘴上自然都不得怠慢。
  “草民叩见娘娘。”早已从别人口中得知面前一脸清冷的女子的身份,众人见到殷桃自然是更加谨慎,生怕一个留神将命留在这宫中。
  “都起来吧。”殷桃不喜欢这样的场面,只是应了一声就往前走。
  今儿的风特别大,吹在人脸上就犹如刮骨一般,可彦景坚持
  要出来玩,殷桃也不愿拂了他的兴致。
  “小主子,你跑慢些,仔细着点,别摔着了。”亦盼跟着彦景跑上跑下,累的连气儿都喘不均匀,嘴里还得时时刻刻的叮嘱着,生怕他磕着碰着。
  殷桃只顾着在一旁看着越追越远的两个人笑,丝毫没有注意到身旁正摇摇欲坠的柱子。
  “小心。”殷桃还没反应过来就只觉得自己被人抱离原地,紧接着就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那声音确实让殷桃心里一惊。
  “草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