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4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反正她现在已经替浣沙报了仇,这命对于她来讲已经不重要了,等她确定了博贤过的不错,便要去陪着浣沙,只是她想,等着博贤来之前,为了避免这生活太过乏味,不如先看看她们相互的勾心斗角也好打发打发时间,如若真是有看着顺眼的说不定也会出手助她一臂之力,顺道帮君安物色个好的皇后人选,这样也不会觉得这光阴就如此虚度了。
  心里一有了盼头这日子就过的格外的快,一个月的时间,竟然一眨眼就过了,冰雪虽是还未曾溶化,可较于卯月(二月)来说,还是暖和了不少,秀女明儿就进宫了,头一次,她的心有所期待。
  “娘娘,皇上请您去御书房。”苏静海从门外走了进来,给殷桃行了一礼。
  殷桃微微皱起眉头,今儿找她,十有八九是明儿秀女的事,可这是与她商量是不是不妥呢?这选秀之事她并不想参与,只要有戏看,她便心满意足了。
  见殷桃站在原地没有动,苏静海轻咳一声将殷桃的思绪拉回。
  “苏公公可知皇上找本宫所为何事?”心里虽能猜到几分,但她还是不确定君安的想法。
  “娘娘,这奴才就不知了,不如娘娘现在便去,这样不就知道了?”苏静海没有多说什么。
  御书房
  君安手中拿着一个册子,那是今年秀女的花名册,不知怎的,他看着这簿子有些不耐烦,后宫有了这些妃嫔都已经让他很头疼了,这要是再进来些,还不知又会出什么事,所以,他找殷桃,只是想同她商量商量,哪些可取,哪些不可取,尽量减少些秀女的选入。
  “臣妾参见皇上。”他想的正入神,浑然不觉殷桃已经站在他面前良久。
  “嗯。”君安将手中的册子递给她。“这是今年秀女的花名册,你觉得哪些举足轻重,哪些无关紧要?”
  殷桃闻言轻挑了下眉,“皇上,此事找婉贵妃商议比较妥当,臣妾对此事实在没有什么见解。”
  看着殷桃一脸的漠不关心,君安将册子放下,“真不巧,我今日就想听听你这没有见解之人的见解。”
  殷桃深感
  无奈,两个人对视了半饷,殷桃才将册子拿到眼前,自己研究了起来。
  她这厢研究册子研究的入神,那厢君安看她也看的入神,只见她的眉头时而紧皱,时而舒缓,好似在考虑着什么一般,他轻笑了起来,从来不知她做起事来是这种样子。
  殷桃一页一页的看着,上面的一列列人名看的她头昏眼花,看到她认为可取的女子,便以笔在上面做个记号,一本册子看下来,竟只挑出来两位位秀女,分别是张大将军之女、兵部尚书之女,今年边关偶有战事发生,将她们选入宫为妃定是没有弊处,只是届时就要看皇上如何安抚她们。
  “看样子你是挑出来了?”见殷桃将册子合上,坐在那里发呆,君安出声问道。
  “是,臣妾无用,也只选出两位秀女罢了,其余的皇上可以再与婉贵妃商议商议。”殷桃将册子还给君安。“如若没有事,臣妾就先告退了。”
  “留下来一起用膳吧。”君安很自然的开口,连看都没看殷桃一眼,那口气轻松的就好似他们在一起用膳是天经地义之事一般。
  “皇上想必也是许久未曾见过婉贵妃了,不如叫上婉贵妃一起,前些日子她生了场急病,如今恐怕也痊愈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况且,魏宰相对这个女儿一向是宠爱有加,何不趁此机会将他收为己用,这样也为以后减去不少不必要的麻烦,皇上一定比臣妾清楚魏宰相的想法。”殷桃的话句句都说在了君安的心上。
  “那便照着你的意思办吧。”君安不甚在意。
  当殷桃的身影出现在咸福宫时,魏子婉脸上的吃惊显而易见,这才多少时日不见,她的压迫感竟然愈发的强烈了,让她有种不知将自己的眼睛往哪里的错觉。
  “婉贵妃,当真是许久不见啊。”殷桃没有想太多,主动开口。
  “你来这是有事吗?”一见到她便想到自己的脸是如何恢复的,魏子婉发觉自己面对她时竟像矮了一截般,再没有了以前剑拔弩张的情绪。
  “今儿是皇上让臣妾来的。”
  一听说皇上,魏子婉的眼里的灰败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皇上让你来的?皇上说有什么事了吗?”可能真的是太久没见皇上,魏子婉的喜悦全洋溢在了脸上。殷桃打量了她许久,有些不相信这是以前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魏子婉。
  接收到殷桃的目光,魏子婉忽的反应过来,急忙将拉住殷桃衣袖的手放开,有些尴尬的转身不再出声。
  “皇上说一会一起用膳,特意让臣妾来贵妃娘娘。”殷桃让这尴尬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强烈的感受到魏子婉的不安。
  “此话当真?”魏子婉猛然转身
  ,“皇上当真让我去?”这也不能怪她如此吃惊,因为除去去年她落水那会,皇上从未让她陪着用膳。
  “话,臣妾是带到了,去不去还要看贵妃娘娘的意愿,对了,臣妾记得以前有位贵人与贵妃娘娘要好来着,这怎的许久未曾见了?连贵妃娘娘生病她都不来探望?”
  听殷桃提起李玉,魏子婉的脸登时就冷了下来,那个女人,提起来便一肚子气,以前用着她时便日日来黏着,这会见她生病了竟像躲瘟疫一般,派人去找她都不愿来这咸福宫,藉口说她患了怪病,怕传染到自己“我与她何时有要好之说?”魏子婉颇为生气。
  殷桃本也只是随口问一下,但见魏子婉的反应,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看来,这次她脸好了之后,那李玉也不会得什么好了罢,她倒是喜闻乐见这对以往表面上好的不得了的姐妹互相残杀。
  交泰殿
  “娘娘,今儿秀女就相继入宫了,皇上昨儿特意差人吩咐,让娘娘提早过去前殿呢。”亦盼将坐在榻上晃神的殷桃的思绪从沉思之中拉回来。
  “你不说,我都忘了。” 殷桃轻轻的晃了晃尚有些浑沌的头,前些日子,雅妃的离世让她忘记了当日的始作俑者还有一直在身边的君安,或许也可能是她想刻意的忽略君安间接了造成了浣沙的死罢,她如今才像如梦初醒般想起自己竟处处为君安所着想?她不是应该处心积虑的杀了他吗?她在心中问着自己。
  再一抬头,亦盼已将她打扮妥当,今日这妆容不清雅亦不妖艳,在她能接受的范围之内,想必亦盼也是想着将她打扮的出彩一些,不被那些新人比下去罢了。
  亦盼搀着殷桃往前殿走,离得老远便看到前面黑压压的一片人影,这让她心里不禁有些感触,这些女子拼了命的想进这皇宫,整日想着如何得圣宠、享荣华,却浑然不知,能走到最后的也不过是最有利用价值的那个罢了,说穿了,这选秀就是在选棋子罢了。
  众秀女站在殿门外议论纷纷,虽然声音不大,可人数却多,这众多的声音掺杂在一起,让殷桃稍感烦躁起来。
  有眼尖的秀女看见离她们不远的殷桃,立即噤了声,拉了拉身旁方才刚熟识的女子,一个提醒一个,没一会,这门前便清静下来了,虽然众人都不知面前女子的身份,可见这穿着打扮,也不像是低位阶的嫔妃,当下便齐刷刷的行起礼来。
  殷桃抬眼看了看面前的众多女子,大致扫过去,良莠不齐,有模样和身段不错的,也有面貌不佳和身子过于丰腴的,总的看来就是两个极端。
  “娘娘,您可算来了,皇上已经在里面了,您快请吧。“苏静海看见殷桃的身
  影之后急忙跑了出来。
  秀女们虽不知殷桃是谁,可苏静海她们可是知道的,他是皇上身边的老人了,见他对面前的那位看起来也没照她们大多少的女子态度如此的恭敬,各自在心中也有了打算,届时巴结一番自然是少不了的。
  殷桃进去时,皇上和魏子婉早已经坐定,看样子是万事俱备,只等着她这个可有可无的闲人了。
  那日,君安、殷桃、魏子婉三人坐在殿内,看着殿外的秀女,三个人的心思各异。
  君安对此类事本也毫无兴致,这没看几个,他便不耐烦起来,久而久之,这烦躁就化成了阵阵的困意,似是被君安传染,连殷桃都觉困顿起来,直到被魏子婉的茶杯的落地声惊醒。
  “皇上,她。”魏子婉指着门外一脸新奇的女子。
  当君安和殷桃终于看清那人的面目时,那丝挥之不去的困意再也没有与他们纠缠。      
  作者有话要说:今儿感觉好一些了··
  这章选秀了,有新的人进宫了,后面的七章可能会轻松一些吧。啧啧···感情方面会着重加强一些。


☆、将军之女

  面前的女子眼若桃花,眉如粉黛,一双水眸之中透着一股灵动,她定定的站在那里,低眉顺目的连头也不敢抬,尽管极力克制着本身的好动性子,但还是让人一眼就识破了她的本性。
  殷桃看着这与自己有着极其相似的面孔却比自己要活泼许多的女子,心里感到一阵阵的怪异,她下意识的看了眼君安,只见此时的君安皱着眉头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人。
  “她是谁?”半饷,他开口问道。
  “回皇上的话,此秀女是张大将军的嫡女。”魏子婉知道君安和殷桃都没有细听这些秀女的家世,急忙回答道。
  君安本不想将她留下,但一听说是张大将军的嫡女,这心里便犯了难,眼光瞟向坐在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殷桃,谁知她连看都不看自己。
  “皇上,这秀女留还是不留?”魏子婉看着那排宫女惴惴不安的站在那里等着皇上的定夺。
  “留。”君安终是选择将她留了下来,那日,除去殷桃与他商议过的两个人之后,君安真的没有再选其她人。
  新入宫的两名秀女被封为贵人,张大将军的女儿全名为张悦,柳尚书的女儿全名为柳盈,倒是没有赐封号,两人分别住在乐志轩和古华轩,这选秀的事,也就这么过去了,其余的落选的秀女大多数都遣散回家了,只挑了几个模样秀气的留在了宫中。
  自从选秀过去后,君安再也没有见到殷桃的影子,也不知她是有意躲着自己还是当真有要事在身。。
  交泰殿内,殷桃坐在软塌上,脑子里想着那新进宫的两位贵人,特别是张大将军之女,那与自己如出一辙的面容,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上,瞧她那性子,也不是那计较于名分之人,或许自己可以帮她一把。
  “亦盼,去乐志轩。”她叫住正在整理床榻的亦盼。
  虽然不知道主子为何要去乐志轩,但一想到悦贵人那跟主子一模一样的容颜,她也觉得这人世当真处处都有让你意想不到的事。
  殷桃到乐志轩的时候,正巧赶上张悦去御花园赏花了,听闻说这悦贵人对花颇有研究,这大冷天儿的听下人们说御花园还有些珍贵的花草,这便去了。
  乐志轩的宫女看着面前的殷桃,连大气也不敢喘,急忙将殷桃请进轩内将茶奉上。
  殷桃不疾不徐的喝着茶,左右她也没事做,等等也无妨。
  听见张悦的笑声时殷桃已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辰,那笑声一直持续到进门。
  张悦见到在椅子之上稳坐的殷桃,来不及对那相貌做出惊讶就匆忙跑到她跟前跪下。
  “悦儿参见娘娘。”她虽是听说了这宫内一共就只有两位娘娘,可她进宫的时日尚短,
  还分不清这两位娘娘的身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