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4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即便是他想见殷桃也要问问门口的侍卫。”君安风淡云清的说道。
  第四日,出巡的人里,便多了殷桃,他终究是放心不下的。
  女儿家在外头走动多有不便,为了安全起见,君安让殷桃换上了男装,可即便如此,女儿家的阴柔也还是显露无疑。
  坐在马车上,殷桃照以往那般挑了个离他最远的地方,之后便一直看着前方的风景,一句话都不说,亦盼坐在车外,却一刻都不敢放松,提着一颗心听着里面的动静,生怕自家主子那倔强脾气惹得皇上不高兴。
  “此次不会乘船。”君安看了面前的殷桃良久才缓缓开口。
  殷桃初始还未能作出反应,后来一想到那次巡访民间自己所受的痛楚才理解了君安的意思,她点了点头,双手不自觉的握紧,原来他还记得。
  “就这般不想同我说话?” 见殷桃没有开口,君安有些不耐的追问道。
  “臣妾不敢。”殷桃看了一眼极力克制着脸上的落寞的君安,“皇上想说些什么?臣妾听着便是。”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俺就是瞅瞅,把专栏放这会不会多些菇凉收藏俺~俺可是能文能武昂~收了俺乃不会后悔滴~而且开新文了还会有提示呦~【魂淡,无耻!肘开····


☆、意外受伤

  七月的天儿总是闷热的,惹得人烦躁,此时的君安便是如此,方才从马车上下来,他就一句话都没说,殷桃倒不觉得他是为天气所困,而是自己一路上都没有正眼瞧过他才惹得他不快,她虽是心里有数,但也却不吭声,只是在一边看着他发脾气。
  因着天气热,苏静海叫的都是一些清爽的凉菜,皇上的饮食习惯他还是知晓的,他本就喜清淡食物,对于那些大鱼大肉倒是不怎么上心。
  既然是出门在外,那自然没有在宫里的那套说法,五个人围坐在一桌,除去殷桃,其余三人都颇为紧张,要是在宫中这般的话,自己怕是早已死过千次万次了。
  此次出巡,出城之后,几个人便是步行,除非是打听到前方是荒郊野岭才会乘车,到达此次所访的地州时,已是七夕前夕。
  逾城虽是地处边陲,可并没有君安预想中的那么衰败,虽是算不得富贵,起码淹着这街道一直往前走,街上鲜少有无家可归的人,街道两旁的房屋虽算不上富丽堂皇,可一眼望去却说不出的舒心,街上的百姓脸上个个洋溢着笑容,没有为生计所愁的面容。
  君安露出了这些天第一个笑容,苏静海等人本一直提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娘娘,明儿就是七夕了。”正在整理包袱的亦盼放下手中的活看着不远处的殷桃,笑着说道。
  正站在窗边的殷桃闻言看了眼亦盼,没有出声。
  “娘娘?明儿是七夕了。”知道殷桃故意不理自己,亦盼笑着又说了一遍,提高了自己的声量。
  “你又想说什么?”殷桃的声音里有些无奈。
  “这可不是奴婢想说什么了,明儿皇上指定会想些逗乐子的事。”亦盼一脸的坚定。
  殷桃有些哭笑不得。
  今儿一早,君安便去城中的大街小巷逛,想看看是不是整座城中都是如此的安居乐业,他本是叫着殷桃,可一出客栈门口,他又让殷桃回去了,今儿的太日实在是太过毒辣,他怕她身子不适,这比起庆元街可是要热上许多。
  胡太医和苏静海一直跟在君安身后,这城虽是看起来不大,可真要是全逛下来,竟然也是要花一整日的功夫,君安连一些比较偏僻的小巷子都未曾放过,所幸,如他期待的那般,小巷很整洁,并没有在街上乞讨的人们。
  “亦盼,我出去走走。”殷桃在窗边站着看着外面的热闹的街道。
  “娘娘,皇上临出门时特意交待让娘娘好生在这客栈待着,这若是娘娘出去了,皇上回来奴婢可怎么交待?”亦盼一脸的为难之色。“娘娘就再忍忍,皇上也快回来了,届时皇上指定会陪娘娘出去的。”
  殷桃斜眼看着亦盼,“
  我就在这附近,不会走远,更何况皇上事务繁忙,怎的会陪我出去逛逛呢?”
  “你要去哪?”君安的声音自门口传来,“我不是要你好好的待在这客栈吗?”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只是去附近走走罢了,一直待在这实在是无趣的打紧。”殷桃看了一眼君安,淡声说道。
  君安看了看外面的落日,“也罢,晚上这天儿兴许就没有白日热了。”
  一出客栈门,一股夹杂着暖阳气息的微风让殷桃烦闷的心情瞬时变得清轻松不少,街道上是不同于庆元街的景象,刚来的时候她便发现了,这街上的马车异常的多,看来,是有不少外地的人途经此城。
  路两旁尽是些精致的手编物事,殷桃随手拿起一件用大红色的绳子编成的手链,“大娘这条手链怎么卖?”
  “三文钱,姑娘,明儿就是七夕了,这手链可以让你寻的好姻缘。”卖手链的大娘见有人要买急忙介绍起来。
  殷桃见这链子做工细致,三种纹饰编在一块怕是也要废不少功夫,实在喜欢的打紧,便想着买几条,回宫也送给悦儿。
  “还喜欢什么?”君安抢在殷桃前面将链子的钱给了大娘,又问道。
  “没什么了,就随便逛逛便回去吧,今儿这一天你也累了。”殷桃看着君安脸上些许的倦意,轻声说道。
  “难得出宫,你便好好逛逛,不用顾及我。”
  殷桃感到些惊讶,他们二人原来可以如此平心静气的说话。
  当晚回去客栈,君安的食量比以往大了许多,殷桃知道他今日必定是累坏了。
  晚上刚上榻,不多时,君安均匀的呼吸声就传了来,殷桃回头看了一眼睡梦中的君安,便也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刚要入睡,君安突然就将自己搂在了怀里,嘴里还不清不楚的说些什么。
  殷桃本就不放松的身子更是僵的不敢动弹,屏住呼吸维持着最原始的姿势,她知道君安是在梦呓,她怕自己一动便将他吵醒,良久,身后没有声音了,殷桃才想从君安的怀里挣脱出去。
  “不要动。”君安的声音有些嘶哑,他睡眼朦胧的看着殷桃,然后便接着睡了过去。
  殷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第二日一早,殷桃醒来时便没有见到君安的身影,她的枕头旁放了一个玉佩,与自己除夕时送与君安的一模一样,稍有不同的便是中间的名字换成了“桃”,这是他送给自己的吗?殷桃拿着玉佩仔细的看了半天。
  君安刚从外面回来,本想进屋,前脚刚迈进门槛,一抬眼见到殷桃手中拿着的玉佩,脸色一红,看殷桃没发现自己急忙又退出去了。
  亦盼端着盆正往屋内走,被君安
  这一退,硬生生将手中的盆子给撞到了地上。
  “奴婢该死。”她急忙跪下请罪。
  “无妨。”君安有些慌乱的摆了摆手。
  殷桃听了声响,几步走到门口,一眼便看到了刚要下楼的君安。
  “皇上这是?”她看着君安越发不正常的面色开口问。
  “我去叫小二准备些菜。”君安头也不回的走了。
  “皇上,还要在这待上几日吗?”饭后,殷桃与君安走在大街上,身后跟着亦盼与苏静海。
  “这几日我们已经把城内城外逛了一遍,也得知了当地的情况,若是不出什么意外,明后天便可以往回走了。”
  这么些日子下来,君安把城内一些比较有趣的地方都记了下来,想着日后有空时便带着殷桃去转转。
  原本平静的街道,突然响起了一阵骚动,接着便是接连的马蹄声。
  “闪开!快闪开!”身后是男子惊慌失措的声音。
  君安心一惊,回头望去,只见一匹发了狂的马朝着他们狂奔而来,马的速度太快,他已避闪不及,匆忙之中将亦是愣在原地的将殷桃一把推开,他虽是往旁边移了一步,却仍然被马狠狠的撞飞了出去,再落地时,鲜血顺着嘴角滑落开来。
  “皇上!”殷桃冲了过去,将君安的身子扶起。
  君安吃力的抬起手擦了擦嘴角,“你没事吧?”此时的他的声音有些微弱。
  “我没事我没事。”殷桃慌乱的点了点头,紧紧的抱着君安不放手。
  “娘娘,请容老奴将皇上背回客栈找胡太医!”苏静海看着浑身是血的君安心里一阵焦急,四周的百姓有反应快的跑去找了辆马车。
  “你们这是做什么。”疼得脸色苍白的君安执意要坐起来,“我只是被马撞了一下而已,何故如此大惊小怪。”他极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常一些。
  “皇上,不要乱动。”殷桃的眼圈微红,声音也有些颤抖,鲜血已将君安白色的长衫染的猩红。
  君安眼前一片模糊,他看不清此时殷桃满脸的担心,他感觉有些累,也就不再开口说话。
  四周跪了一地的百姓。
  殷桃将他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看着他明明痛苦却咬牙装作面无表情,心里更是揪在了一块,“马上就到客栈了。”她告诉君安,也是给自己定心。
  众人合力将君安抬到屋内,胡太医让众人退下,先是清理了君安头部的伤口,止血之后,紧接着查看了他的伤势。
  将君安的衣衫脱了下来,左臂到肋骨有明显的凹痕,君安整个左半边身子的骨头几乎已经多数折断,五脏怕是也受了不小的撞击,所幸皇上身子骨好,倒也不是什么
  致命的伤。
  殷桃等人站在门口等着胡太医出来将君安的情况说明,当地的官府得知此事纷纷前来客栈请罪,黑压压的跪了一片。
  殷桃已不记得是过了几个时辰,一直闭着的房门终于打了开来,殷桃将门口的胡太医推了开来,急忙跑进里屋。
  “胡太医,皇上如何了?”苏静海朝满头是汗的胡太医问道。
  “皇上龙体多处骨头折断,方才我已接上,只是这些日子,皇上必然是活动不便。”胡太医抬手擦了擦汗。
  听了他的话,苏静海也是松了一口气。
  “劳烦胡太医了。”
  “皇上。”殷桃坐在榻边看着紧皱着眉头的君安,“这几日便在这歇着,胡太医说现在你哪都去不了。”
  全身多处的疼痛让君安有些说不出话,只是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实验证明,作收涨了一个··还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按钮的作用·····


☆、逾城养伤

  齐韵看着博贤的侧脸,近日他愁眉不展,她以为是官场上的事,也就没多问,尽心尽力将府里的事都做好,现在虽是日日能相伴在博贤的身边,博贤待她也比以往要好,可她还是感觉的到两人之间淡淡的疏离。就好似现在,他不让自己做些粗活,让她有空便去街上走走,话语虽是关心之意,却丝毫没有热络的语气,一切都是淡淡的。
  “王大哥,这几日有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她将博贤手中的纸袋接了过来放到桌上。
  博贤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桌子上的纸袋道:“这是我从路上买来的桃酥,听他们说味道不错,便给你带回来些。”
  齐韵把头低了下去,“王大哥,你是不是一直在怪我?”她将这将近一个年头以来自己心中最想问的问题说了出来,虽是他将自己带在身边,可还不如不见面,这让她心里更加难受。
  博贤不再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我的心意你不是一直都懂吗?我的心里就只有她,哪怕不能与她在一起。”关于这方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