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5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方面,博贤从来都未曾含糊过,也反对不将话挑明,他的声音很轻,有些失落,“对于你,我会好好的对待,若是你不嫌弃,我也可以娶你,毕竟”博贤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我不是来向你乞讨什么,那日是我心思不正,也是我自轻自贱,但我不会用那件事情来胁迫你,那都是我自愿的,我也从未后悔,若是你娶了一个不爱的人而我嫁了个不爱我的人,那便是一辈子的折磨。”齐韵虽是眼圈带泪,可字字坚定无比,只是心里的痛苦,别人是没法感同身受的。
  “我出去走走。”博贤叹了一口气,往门外走去。
  这几日,殷桃日日照顾着君安,不敢合眼,有几次走路险些跌倒,君安无奈之余心里也暗自欣喜,只是面上依旧没表现出来罢。
  “来,喝点鸡汤。”殷桃将汤碗端到君安面前,舀起一匙吹凉些递到君安的嘴边。
  君安没有说话,只是顺从的张开了嘴,现下的他连喘气都不敢大口喘,一不小心便牵动了伤口,有时疼的忍不住,他就示意殷桃出去将他自己关在屋里。起初殷桃不肯,可见他疼的脸色惨白却依旧硬撑着,也只好出去等他调整过后再进屋。
  几日下来,殷桃已经瘦了一圈,神色也憔悴不少,君安看着殷桃的倦色,“去歇会吧,我自己也可以的。”
  “不碍事,你便好好将养着,身子骨好了才能早日回宫,不然路上颠簸,不宜伤处。”殷桃看了眼君安的左边身子,挤出一抹笑容。
  君安突然就想起来小时候了,那时是因为殷桃要去摘一颗果子,当时他们年岁都不大,三个人当中也就君安
  会些三脚猫的功夫,便自告奋勇爬到树上去摘,结果一个不留神便从树梢摔了下来,在榻上养了好一段时间,每日殷桃都会跑到他榻前哭,埋怨着他,因为此事殷贤贵妃如何惩罚她,她受了气便到君安那去撒气,君安每次都是笑着任她发泄。
  小时候的回忆竟然如此之多,多的不经意间就会溢出来,而如今一转眼,殷桃已经可以将他照顾的好好的,再不像小时候那样边哭边打他,或许是这些年自己待她太过刻薄才导致她成如今这副老成的样子罢,还不知如若现在补救可还来得及。曾经他以为的仇恨,早已在她一次次的离开中烟消云散,从她第一次中毒起,他便知道了,若是她能活,他什么都可以忘记。
  殷桃见君安盯着自己晃神,轻咳了一声,有些尴尬。
  “不喝了。”君安也有些脸红,“你去歇歇。”
  “好。”殷桃也觉得眼下不适合再在这待下去,起身就要走。
  “你去哪歇着?”君安见她的动作急忙坐起身,牵动了全身的伤口,他不自觉的痛呼出声。
  将汤碗放下,殷桃手忙脚乱的扶他躺好,“我去隔壁的屋子,你也好好躺着。”她的语气里有责备之意,怪他的不加小心。
  “就在这歇着。”君安缓了一会,才低声说道。殷桃看的出来,他正在忍着疼痛。
  殷桃盯着君安看了良久,才无奈的道:“好。”
  “姐姐不是来信说去几日便会回来?可这都过去那么多天了,怎的还不见踪影?”殷桃走之后,张悦日日闷在屋里,不愿出去。
  “主子,既然娘娘说了,那便是快回来了,主子再耐心等等。”一直跟在身边伺候的宫女在她身旁轻轻摇着扇子,为张悦驱赶热气。
  “你说,不会是路上出了什么事罢?”张悦猛然坐直身子,“呸呸呸!乱说什么呢!皇上与姐姐吉人自有天相。”说到最后,她自己啐了几口。
  张悦闷在椅子上,想着这些日子她们走后,这宫里就成了婉贵妃的天下,每日各宫妃嫔都要去她宫内请安,头几日还好,说了些宫中的规矩,可后面这些时日却愈发的严格,这也不许,那也不许,有些妃嫔无意冲撞了她,还被她好一顿教训,张悦深深觉得,若是殷桃再不回来,这宫中便真心待不下去了。
  “姐姐,快些回来吧。”张悦的眼里满是期望的光,看着教人心生不忍。
  君安整日躺在床榻上,感觉日子愈发的无趣,“苏静海,准备准备马车,明日就往回走。”
  正在倒水的苏静海闻言急忙跪在地上:“皇上,万万不可啊!皇上的伤还没养好,怎能经得起舟车劳顿。”
  “朕这伤早已无碍
  ,只是胡太医说的严重罢了,朕的身子朕自己知道,你便照着我的话办。”君安的口气异常的强硬。苏静海没有办法只得先应承下来,出门便去找殷桃了。
  “德妃娘娘,您看此事”
  “劳烦苏公公了,本宫去劝劝。”殷桃皱了皱眉,他怎的这么拿自己的身子不当回事。
  “哎!”苏静海高兴的应了声,“如今啊,除了娘娘,没人能劝的动皇上了。”
  “伤势如何了?”殷桃一进门就看见君安看着屋顶不知在想些什么。
  听到殷桃的声音,君安侧头看了她一眼,“是苏静海要你来的?”虽是疑问,可君安的口气满是笃定。
  殷桃也没有否认,“若是你这个样子回宫,势必会让朝中大臣不安。你也知道魏右相的那点小心思。”
  “这人生地不熟,我想回去。”不管殷桃如何劝说,君安都执意要回宫。
  殷桃不接君安的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你做什么?”君安被她盯得有些不自然。
  “皇上可是觉得无趣了?”等到君安不说话了,殷桃才忍着笑问。
  这下换君安不吭声了,“我再歇一会,你先出去罢。”他费力的将身子转了过去,不再看殷桃。
  “那回宫的事?”
  “再议。”
  “那皇上就先歇着罢。臣妾去街上逛逛,这见天儿不出屋,确是烦闷。”殷桃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君安闻言气的坐起身子,被伤口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那日殷桃果然如她所说,去街上逛了一整日,买了些当地有名的小吃和糕点,她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亦盼在一旁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回到客栈时,君安还在独自生着闷气,殷桃将糕点放到他的面前,他看也不看一眼。
  “皇上,动气对伤处无益,多吃些糕点好的兴许快些。”殷桃一脸的正色,“当然,臣妾说的这些,前提自然是皇上想要快些将身子养好。”
  “我不吃。”君安的语气有些生硬,显然是尚处于气愤中。
  “如此美味的糕点,皇上不吃当真可惜,那皇上就好生的养着,臣妾将糕点那些给苏公公与胡太医。”
  一直背对着殷桃的君安听到了越来越远的脚步声。
  “慢着!”君安急呼出声,“把糕点放在那里,想走你自己走便好。”
  众人在逾城耽搁了两个月,君安才能下地走动,伴着动作的幅度,伤口虽还是会隐隐作痛,可这已是君安可以承受的范围,平日里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明真相的人根本看不出他曾受过伤,自小他便这样,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忍着。
  走在
  返程的路上,君安一扫前些日子低迷情绪,虽是想在外面再多待一些时日,可转念一想到胡太医日日叮嘱他要在榻上将养尚不能走动,他便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只想快些回到宫中,那样,他就不用再面对胡太医了。
  殷桃离开逾城之前,又给张悦捎去了信,告知她这两日便能回到宫中。她能想到这些日子她有多无趣,届时看到信,一定会满是期待的罢。
  因着回去的路,都是乘着马车,比来时要快上许多,张悦接到信没几日,便看到了殷桃的身影。
  “姐姐!你可算回来了!”老远的,殷桃就看到了张悦飞奔过来的身影,“下次不许再走这么长时间了!就算要走,也要将亦盼留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嘤嘤嘤···说不定一会还一更~妹纸们别等,明儿看也行········【爬去码字···


☆、接近尾声(一)

  “你是想我了还是想红纱肉了?”殷桃笑着问她。
  张悦的脸瞬时变得通红,“都想,都想。”她讪讪的说道。
  那是她隔了近三个月,头一次吃到红烧肉,几乎将整个盘子的肉都吃光了,之后还意犹未尽的看着亦盼,“亦盼,其实你做的桂花糕也好吃。”
  那日,张悦在交泰殿吃的异常满足,亦盼一直在身旁给她倒着水,怕她噎着,殷桃也轻拍着她的背脊,“慢些吃,没人跟你抢。”她无奈的叹了口气。
  “姐姐,你们去了这么些时日,都发生什么有趣的事了?不然怎的会耽搁了这么些时日。”张悦吃着桂花糕,看着在一旁有一下没一下饮着茶的殷桃。
  “哪里有什么有趣的事。”殷桃看着张悦笑如弯月的眼睛,“对了,我给你带了一件不起眼的小物事。”殷桃突然想起来七夕前夕,她买的那条手链。“这是当时看着好看便买下来了,倒是不值钱。”她将手链放到张悦的手里。
  张悦看着做工精细的链子,笑的都看不见眼睛了,“依我看,这链子分明很值钱,谢谢姐姐!”她急忙将链子带了上,“你看,是不是很好看。”
  君安回到养心殿,胡太医将他身上的药换好之后又做了一番叮嘱这才退下,君安看着这熟悉的地方,心里总算是亮堂了不少,君尚一得知君安回宫的消息便急忙赶了来。
  “路上怎的耽误了这么些时日?可是发生了什么?”君安从他的语气里不难听出关心之意。
  “没什么,只是觉得沿途的景色不错,在路上游玩耽搁了。”君安低头笑了笑,轻描淡写的一笔将此事带过。
  “那逾城离这并不远,风景再好也不见得耽搁这么久,四弟,你还是如实说了罢!可是遇上了什么事?”平日里君尚虽是好说话,可只要涉及到自己这弟弟,他绝不含糊。
  君安见此事瞒不过去,只好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下。
  “那现在伤势如何?给我看看。”君尚听后脸色极其难看。
  “早已无大碍了,三哥怎的没把三嫂带来?”为了不让君尚继续担心,君安转移了话题。
  果然,君尚的脸立马红了,“她不方便进宫。”
  “三哥怎的舍得让美人独守空房?快些回去陪三嫂。”君安下起了逐客令,其实他只是怕君尚执意要看他的伤处罢了。
  魏子婉一听说皇上回来了,也压制不住心里的欣喜,匆忙往养心殿赶,这么些日子没见了,她心里自然是想极了皇上,以往虽是皇上不召见自己,可自己总是可以去求见皇上的,再不济,远远的瞧上一眼也可,这些日子他离了宫,自己就算是想瞧都找不着地方。
  “皇上这些日子舟车劳顿定是累坏了罢?”看着面前日思夜想的人,魏子婉的眼睛竟有些湿意,“皇上消瘦了许多。”
  君安扯起嘴角笑了笑,一时也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皇上中午可否到臣妾宫中用膳?臣妾想亲自做些小菜给皇上尝尝。”魏子婉此话倒是出自与真心,她爱面前的男子,见他照出宫之前消瘦不少,心里自然是疼惜,但对于自己的邀请,她并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君安本想一口拒绝,可一看到魏子婉那微红的双眼之后,心便软了一下,点头应允了。
  魏子婉见君安应了她,高兴的行了个礼,急忙退下去准备菜肴了。
  “姐姐,你不知道,你们不在的这几日,当真是苦了悦儿了,日日要去咸福宫给婉贵妃请安。”张悦将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