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樱考热凰宰约何薨胨壳榉郑约河衷诳嗫嘀粗攀裁矗
  再次望向君安时,眼里已是一片平静,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就好像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君安感受到了她的疏离,却没有开口。她的性子他多少还是了解些的。现下想跟他划清界限,只怕有些晚了。
  想过千种万种他的反应,却唯独没想过他这般平静,刚累积起来的气势随着时间一丝一丝全部流走。
  “皇上又是来羞辱民女的?”极力掩饰好内心的颤抖,语调尽量放平缓,不让他听出来一点异样。
  “皇后就这般喜欢明知故问吗?”君安嗤笑出声,原来他们之间也可以如此这般。
  慈宁宫
  “雅儿,最近见了皇上的面没有?”软塌之上,太后望着面前的雅妃。
  “姑妈,雅儿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皇上了,每每都是朝堂之上远远望一眼。”雅妃声音满是无奈。
  自除夕至今日,整整两个月的光景,她却连皇上的身边都没挨过。宫里的奴才们私底下议论纷纷,让她的颜面荡然无存。
  “没用的东西!”太后声色俱厉。“你看看你现在这副德行,活像个怨妇,如若哀家是个男人都不愿见你,更何况是皇上!”
  “姑妈!”本来不得面见天颜便一肚子委屈,想找太后来诉诉苦,反而被骂的体无完肤,而且还是当着众多下人的面,这让她情何以堪。
  “好了好了,哀家知道你的委屈,改日有空哀家去跟皇上说道说道,你暂且回去听信,不要来吵哀家了。”说着便起身向床榻走去。
  说是这么说,自己虽身处这太后之位不假,可人微言轻,到时见不见的了皇上的面还是一说呢。
  这个雅儿啊,真是让她头疼,自小就让她宠的不成样子,没有那副胸襟却偏爱耍些心机,结果哪次输的不是她?输了却不吸取教训,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
  那殷桃是个什么角色?手段远在她之上,但她却偏偏在老虎嘴上拔毛,这次是那个未出世的孩子救了她一命,如若没有那个孩子,皇上指不定扯个什么
  由头就治了她的罪。当下怕也是身首异处了。
  她甚至开始质疑自己,扶她上位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国家如若有了她这般的一国之母,也快亡国在即了。
  婉贵妃看着远处雅妃的背影。嘴角满是不屑的笑。
  哼,不得圣宠跑去找太后想办法吗?不愧是姑侄两个,果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娘娘,依奴婢看,那雅妃怕是永无翻身之日了,宫中人都知道,太后只是空有其名,这后宫早晚是娘娘您的天下。”说话的是跟在婉贵妃身边几年的婢女,深知在如何时候该如何说才能讨得自己主子欢心。
  果不其然,婉贵妃扬起唇角,“回宫后去小得子那领赏。”
  


☆、自食其果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还有一更哦~
  早霞满布蔚蓝的天空,似脸庞染上一抹忧愁,晨间的清风徐徐行走在尚在清冷中的大街小巷,诏告着人们,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虫鸣鸟叫好不欢快。
  睡梦中的殷桃微微伸展酸痛的身子,后背便撞进一个温暖的胸膛,她心一惊,瞌睡全无,慌忙起身欲逃离那个让她心乱的怀抱。
  一只手揽住她不盈一握的纤腰,稍一用力她又跌回到最初的地方,匆忙中打量了身上的衣着,登时松了一口气,还好没发生什么,只不过她昨夜明明是坐在椅子上,怎的这一睁眼便歇在这榻上了?
  不是不知道这是身后人所为,只是心里着实好奇,恨她入骨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兴致来顾及她。
  “怎么?享受过后就不认账了吗?”男性低沉略带沙哑的嗓音贴着她响起。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边。
  殷桃身子瞬间就如被人拉紧线的木偶般僵硬,她抑制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君安很满意她如此的反应,背对着他的殷桃没有见到那如昙花一现般的笑容绽放在他的脸上。
  “皇上!”她急急的开口唤道,试图挣扎开他的禁锢,这样的场景让她无法适应。
  君安得知她的意图后,双臂遂又收紧几分,几乎不留一丝缝隙。越是她不想做的偏就越是他乐此不疲要做的。
  “君安。”他开口纠正她对自己的称呼。
  “皇上”这两个字实在是太过疏远,而他并不打算要这份疏远。
  殷桃紧咬朱唇不肯开口,于她而言,皇上就是皇上,切不可直呼名讳乱了纲常和规矩。
  “看来你是不愿意离开我的怀抱了,那便再歇一会吧。”说着顺势拉过被子欲盖在身上。
  “君安!”情急之下她出声唤道,也顾不得什么忌讳不忌讳了。
  腰身上的力道消失了,殷桃急忙起身站到地上。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好状态,再望向君安时,已恢复如常,一如从前在宫里那般,比起陌生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喜儿端着铜盆站在门外,听着屋里传出细微的声响,只道是主子起床了,当下便轻叩门扉。
  “主子,喜儿进来伺候您更衣梳洗。”
  君安坐起身子,薄唇勾起一抹冷笑。他倒要看看她要怎么收场。
  半饷,喜儿得不到回答,有些焦急起来,顾不上许多,忙用手肘撞开朱砂色的门扉。
  她进去的时候,君安正在慢条斯理的往身上套着衣服,旁若无人的样子仿佛身在自己家中一般。平淡之中透着一股华贵之气。
  “主子,这。”喜儿欲言又止,她自知这不是她所能应付的场面,面前
  的男子虽衣着平常,可举手投足间无不扬洒着优雅之气,与王公子的俊美不同,面前的人更为硬朗。她自小被卖为婢,阅人无数,一眼便知君安的身份非富即贵,人的气质和本性是最难隐藏的。
  “你先下去罢。”殷桃微微敛起黛眉。
  喜儿把铜盆轻轻安置在架子上,便倒退出去了。
  看着殷桃从容不迫的看着自己,君安稍感意外,经过殷桃身旁,没有丝毫留恋的大步朝门外走去。
  望着渐行渐远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视野中,殷桃腿一软险些跌倒在地。
  他始终是那么的盛气凌人,即使失败却一样是以胜利者的姿态,让人不由怀疑这胜局可是他有意相让。
  “臣妾参见皇上!”雅妃已经守在君安寝殿的门口几个时辰了。
  “嗯,起来吧。”君安目不斜视,看都不看雅妃一眼。
  “皇上!臣妾许久没见您了,今儿午膳就在臣妾那里用吧。”雅妃莲步上前拉着君安的袖子。
  “你差人准备吧。”清冷的声调,淡淡的语气。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他已经有些抗拒与别人的肢体接触。
  “是,臣妾这就回去差人准备。”雅妃妩媚一笑,旋即转身回宫了。
  “一会皇上过来用膳,一个个都给我放机灵点。”回到宫内的雅妃面上那还有那丝温婉,抬着下颚趾高气昂的吩咐着宫里的下人,颇有扬眉吐气之意。
  得知皇上要来,众人哪敢怠慢,赶紧四下分散开来,打扫的打扫,准备菜肴的准备菜肴。
  这顿午膳可是废了雅妃不少的心思。
  宫内的、民间的,菜色样样俱全。
  淮扬菜蟹粉狮子头、浙菜东坡肉、湘菜东安子鸡、一品官燕、慧仁米粥、白扒广肚菊花里脊山珍刺五加清炸鹌鹑红烧赤贝、应时水果拼盘等等。
  午时一刻,君安的身影出现在长春宫外。
  “皇上驾到!”通报声似在告示着宫内人皇上来了长春宫般,响彻每个角落,回音经久不绝。
  “臣妾恭迎皇上。”雅妃立在人群最前头。满心的欢喜溢于形色。
  “平身。”君安迈入正殿,稳坐桌前,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竟觉没有胃口。
  “皇上,快些尝尝,这些菜肴都是臣妾特意吩咐他们做的。”雅妃殷勤的为君安布菜,在一旁忙的不亦乐乎。
  皇上许久未曾来过,宫里早已流言蜚语,今儿好不容易把他请来,必然是要多下些功夫留住他。滑了一个孩子,她再求一个便是,左右她还年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忙活了半天却见他几乎没有动筷子。
  雅妃心下一
  沉,今儿这菜肴是她亲自在小厨房监工的,可谓是色香味样样具到,怎的还不合他的胃口?
  手里不停搅拌着薏仁米粥,献宝似的端到君安面前。
  “皇上尝尝这薏仁粥,对身子骨可是好的很呢。”
  “朕一向不好粥品,不如雅妃替朕吃了吧。”君安突然开口。
  雅妃的手停在半空中。
  本也只是不好这口,可君安见她面色刹那变得凝重。
  莫非是皇上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可能的,这媚药无色无味,是她在厨房就加好了的,绝不会有异样的地方。
  雅妃的心慌乱不止,如若被皇上知道自己在粥里下了药,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君安冷眼看着雅妃脸色逐渐变得难看,本来只是随口一说,可眼下看来,这粥里应是有些特殊的食材吧。没想到她当真如此大胆,动起了这等脑筋。
  笑着从雅妃手上接过碗。
  “既然爱妃喜欢这粥,不如朕来喂你,就当作是答谢爱妃刚刚那么辛苦的给朕布菜。”君安风淡云清的说着 ,好似真的感谢雅妃一般。可语气里的不容置疑却让人不敢忽视。
  雅妃呆愣在原地,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君安故意忽略雅妃面上的为难,自然的舀起一勺粥递到她的唇畔。
  见她不肯张口,君安也不着急,继续保持着这个动作。
  “爱妃不愿?”
  “臣妾不敢!”她忙跪下请罪。
  “爱妃这是干什么?只不过是一碗粥而已,难不成要拂了朕的面子?”
  “回皇上,臣妾只是今儿身子突然有些不适,难免食不知味,并无意冒犯。”头上的步摇好像知晓了主人的惧意,随着雅妃的动作微微晃了一下。
  “起来吧。朕记得刚刚爱妃说过,这粥对身子骨好,更何况爱妃身子不适,不宜进些大鱼大肉,这清粥小菜正好。”
  听他如此说,雅妃知道如若再不喝下这碗粥,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了。这才不情愿的张口一勺一勺吞下,味同嚼蜡。
  最后一口吃完,君安放下手中的碗。
  “这粥可还合口味?”他把玩着手上的扳指,双眸微微眯起。
  “回皇上,这粥当真唯美。”雅妃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殷桃微微皱眉,放下手中的佛经。
  脑海里还回想着刚刚自己怎么也参不透的那一段。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心不变,万物皆不变。”她反复念叨着这句话。
  婉贵妃看着满园的春色,今儿难得她心
  情好来这御花园赏花,没想到竟看到雅妃那个蠢女人,好兴致登时去了一半。
  但见她满面潮红,似是极力隐忍着什么,便随意问到“妹妹这是怎么了?”只当是打个招呼。
  再不济她也是个贵妃,品级位于她之上,这该有的礼节怎能忘却。何况她一向都不把雅妃放在眼里,对于她,魏子婉心里只有不屑。
  雅妃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一句话没说就掉头走了,步伐微有些踉跄,没有了往日里的一步三摇。
  婉贵妃见她如此无礼,不怒反笑,一向温婉的笑容里染上了些嗜血的残忍。。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雅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