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1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芗岛蟮难凵袢窭ㄊ幼殴男腥恕!!!!!P【坡サ穆ザィ睾ザ茏徘褂倘缫蛔鸬裣瘢诘仁┤挡拿睢!!J奔湟环忠幻氲牧魇拧!!W厶焐党痢!!
  “老板,结账!”一个瘦小的青年拿着菜单走近。。。施鹊伯感受到身后的人步履轻飘,似是练家子,顿时提高警惕。。。
  “一共是一百三”青年的声音浑厚有力。。。
  施鹊伯笑了笑:“你们这里的菜做的不错。。。”
  “谢谢,我们老板很喜欢钻研吃的东西,您喜欢就好。。。”青年不卑不亢。。。
  老板娘是一个漂亮性感的女人:“这位先生,很幸运,您成为了我们这个小店的第一百个客人,这是您的礼品。。。”老板娘冲抬头看她的施鹊伯抛了一个媚眼,暗暗摸了摸腰间的三菱刀,妩媚不减。。。
  接过‘礼物’施鹊伯微微一笑:“我真的很幸运。。。”袖口中的微射冰刺已经在手中不停的旋转了。。。
  老板娘放下轻抚腰间的纤手,微笑着点了点头,走进后厨,对着厨师冷冷开口:“密切监视外面那个男子。”厨师领命而去。。。
  ‘嘭’一记闷响,青年额头一个血窟窿倒在了血泊之中,老板娘拿出怀里的手枪:“该死。。。”
  枪战立刻席卷了整个街道,人们惊叫着躲进自己的店铺,扒开门缝窗户看着外面‘乒乓叮当’的血流事件。。。三分钟后,至少十辆警车把这家小酒楼团团围住。老板娘卡住这家酒楼的真正老板,冷冷的注视着所有的警察。。。
  “瑶三菱,我劝你缴械投降,放了酒楼的老板。。。”带队的警司端着手中的枪,试图‘唤醒’瑶三菱。。。
  “放屁!”快速一枪打向警司,理他最近的施鹊伯闪身扑到警司,那枚子弹射中他的右臂,趁此时机,楼顶的池亥东扣动扳机,瑶三菱倒在血泊之中。。。。
  “我没事,我真没事,苗警司,你不用大惊小怪。。。”施鹊伯胡乱的包扎了下,不再理会身后感激涕零的苗警司,对身后的雷临说:“你去开车,爷爷说今天有要紧的事要我回家。。。”
  马路站在门口不住往山下的马路张望,身后是喋喋不休的老陈和柯柯:“鹊咧~一定是和美女约会去了,很有可能会是凌末哦~如果你不成为我表嫂,最有可能的就是她了呢~她那么~漂亮,还知书达理,聪明绝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重要的啊,是对表哥始终如一,不像某人,都已经嫁给人家了,见到别的帅哥还挪不动步,更可恨的是把他最亲最亲的人差点给气死了。。。”扔给柯柯一个卫生球,马路继续选择沉默,脑海里却不听话的闪现施鹊伯对凌末的温柔和好,心里的酸泡泡不停的冒不停的冒。。。
  “老公!!!!”远远的,马路飞奔向施鹊伯的跑车。。。
  “臭丫头,看车啦。。。真是的,跟那个白痴月缨淳果然是死党!月缨淳(小淳)”还没有下车,就能听见雷临的咆哮声。。。
  一把抱住高大的施鹊伯的腰,马路把脸贴着宽大的胸膛:“我好想好想你哦,今天他们都欺负我,我都乖乖的不说话。。。”再一次,马路违背自己的良心。。。
  右臂的疼痛丝丝入骨,施鹊伯的脸色无恙:“我饿了。。。”
  “我去做。。。”一溜烟,马路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第四章(5)大闹擎天
  日近黄昏,马路坐在大门外,像等待情人一样等着邮递员,她那封‘亲亲帝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啊~’:“难道炎天海那小子骗老娘?!不对啊?名单都下来了,全市第一名的成绩还考不上吗?!”马路认真的琢磨着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咳咳咳。。。。”戳了戳拐棍,施功渊看着幽深干净的道路:“通知书到了?”
  马路尴尬的找着措辞,都怪她昨天把话说得太满了:“已经送来了。。。但是是送到了我爸妈呢。。。对,就是送那去了。。。”
  “是厚?!那我给亲家打个电话,顺便让我这个老头子也高兴高兴,然后开个庆功会,把。。。。”
  “额。。。爷爷。。。你公司具体在什么位置。。。我闲的没事很想要去转转。。。”马路马上转变态度,乖巧的挽着施功渊的胳膊。。。
  “明天你和我一起坐车去就好。。。对了,一定要记得带上施鹊伯。。。”施功渊得逞的样子表露无遗。。。
  马路咬着牙‘恭敬’的目送施功渊离开。。。
  洗完澡,马路趴在床上琢磨着‘通知书’的事情:“老公,全市第一名哎,怎么可能没有被录取咧?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你说是不是?”半天没有人回应,马路摸了摸自己的旁边,发现空无一物。。。
  那副画已经不在了,施鹊伯知道,是被柯柯藏起来了,抚摸着残留的痕迹,心中的痛绵绵长长。窗外的野茉莉已经凋零,却依然让人有种残香余留的幻觉。
  天气已经转冷,尤其是深夜,那种凉已经越发的浓烈了,马路赤着足静静的看着忧伤的施鹊伯,指上的婚戒突然间滑落,滑到了施鹊伯同样赤着的脚下。。。
  从自己的世界拉回神,施鹊伯头也不回的说:“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快速的捡起落了的婚戒,马路语气轻快的说:“爷爷明天要我们一起去公司,我特意来告诉。。。”
  马路矮了施鹊伯一头,她挨着他很近,近到他能听见她的心跳声,是那么急促,马路是希望他答应的:“我明天有事,转告爷爷。。。”绕过马路,施鹊伯躺在卧室的沙发上,独自睡去。。。
  仔细的看了看那个因为长时间挂着相片而留下印记的地方,学着施鹊伯的样子,温柔的抚摸。马路拿起电话:“老陈,我是马路,我房间的墙上有些脏,明天你帮忙粉刷一下,谢谢。。。”放下电话,马路走至窗前,想起来她曾经踩到那株野茉莉,施鹊伯发怒的脸,缓缓的关上窗户:“我不管你是谁,以前发生过什么,现在,施鹊伯是我的。。。”
  今天,马路特意在柯柯的帮忙下稍稍打扮了下,陪同施功渊,向‘擎天’进军。。。
  “哇!!!!施老头,你的公司好大哦~”马路趴在车窗上,惊呼‘擎天’大楼的宏伟和高耸。。。。穿着西装的中年美男子为施功渊和马路打开车门:“董事长,少夫人。。。”
  马路点了点头,继续观摩着,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雨鹤迎了出来:“董事长,少夫人,你们来了。。。”
  马路一拍雨鹤的肩膀:“鹤老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爷爷的,让自己的孙子天天跑去我哪里蹭饭,吃完还带打包的,害我和鹊都不能单独相处,大灯泡!”
  雨鹤尴尬的笑了笑:“少夫人,这里是公司,这个问题我们回头再说。。。”
  “这么严重的问题,怎么可以回头再说,我跟你讲。。。。炎天海?!”马路揪着穿着西装,人模狗样在和前台小姐有说有笑的俊朗青年炎天海同志:“你这个骗子!我的通知书呢?!啊?!你这个花蝴蝶,跟马道那个白痴男有一拼,身边。。。呜呜呜。。。”
  炎天海一把捂住马路的嘴,拖着她走到一边:“小点声,我好不容易进来的,一会被你搞砸了。。。”马路点了点头,炎天海不放心的放开手:“招蜂引蝶,下半身思考,色相。。。呜呜呜。。。”
  “保安?!保安?!”反应过来的雨鹤大呼保安。。。
  “鹤叔?”保安队长是一个胖胖的年轻人。。。
  “把那个挟持少夫人的男的给我抓起来,丢出去。。。”。。
  “不不不。。。误会误会。。。纯属误会。。。我。。。我。。。”炎天海抓紧放开马路,摆着手想要表明自己的意图:“我们是同学,刚刚我们闹着玩咧,闹着玩,马路,帮我说说话。。。”
  马路看着施功渊铁青的脸,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温柔滴挽着施功渊的胳膊:“爷爷,我发誓,我和炎同学只是逗着玩。。。呵呵呵。。。”
  没有比此刻,炎天海更感激马路,就差跪在地上给她磕头了。。。
  会议已经开了五个多小时了,马路打着瞌睡,睡眼朦胧的看着台上喋喋不休的四眼,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低着头撇了撇嘴:“毫无新意。。。固步自封。。。”
  “哦,少夫人有什么好的建议?”台上的四眼耳朵相当的尖。。。
  “呵呵,没有没有,你继续继续。。。”干笑两声,马路夸张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又过去不知道多长时间,马路的头越来越沉重:“废话连篇。。。没有几句是实用的。。。”
  “看来少夫人真的有比我更好的想法。”又是那个耳朵尖的四眼。。。
  “真没什么想法,继续哈,继续。。。”托着自己千斤重的脑袋,马路含糊的说。。。
  施功渊笑看着马路,她说出了他一直不曾说出的想法。。。
                  第四章(6)大闹擎天·2
  会议终于在马路的热烈期盼中结束了!
  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无趣的跟在施功渊的身后,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打招呼。。。
  “这是业务部的秦经理,才三十岁出头,年轻有为。。。”马路抬起沉重的眼皮,淡淡瞄了一眼,又是一个四眼田鸡,还是干瘦干瘦的四眼田鸡。。。
  “这是财务部的尚经理,是我们公司的元老级人物,做事认真负责。。。。”一听‘元老’这个词,马路干脆连眼皮都懒得抬了,轻轻点了点头,眼睛看向了外面和漂亮女助理相谈甚欢的炎天海,‘这个喜欢招蜂引蝶的男人!’
  “这是设计部的欧阳,设计部可是我们公司的中流砥柱,而欧阳就是这根中流砥柱的强大支撑。。。”‘设计部!’应该不错吧?!满怀希冀的马路在抬头的刹那,又失望的垂下肩膀,对,蛮年轻,长的也蛮不错,就是母的。。。
  。。。。。。。。。。。。。。。。。。。。
  “哎!!!!”一声长叹,马路无视餐厅里所有人的注目,兀自剃着牙齿,和身上一套粉红色的淑女装及其的不相称。。。
  施功渊尴尬的笑了笑,轻咳了一声:“麻烦你也注意点,这里大小也算是高级餐厅。”天知道,他是多么的想要装作不认识她~“下午我要去广盛集团,你和我一起去。。。”
  马路身子突然僵硬,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呲牙咧嘴:“爷爷,我不行了不行了,肚子好痛哦~”
  施功渊依旧津津有味的吃着面前的食物,对马路夸张的动作视若无睹,这点小伎俩,骗不过他。。。“会不会是冰棍吃太多了,我回头让老陈把家里的冰棍全部丢掉。。。”
  ‘痛苦’的看着‘无情’的施功渊,马路的脸色越发的铁青苍白,额头的汗珠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擦了擦嘴角,老鹤去结账,施功渊暗暗思忖‘到底该不该相信咧?!’可是看马路的样子不像装的:“我叫老鹤从你去医院!”
  “不用了,您不是着急去广盛集团吗?我趴一会就好了。。。”
  “不行!我叫老鹤送你去医院!”施功渊确定马路的确不是装的。。。
  “真的不用,我可能真的是冰棍吃多了,趴一会就好,您快去吧。。。”伸过手腕:“您看,都已经12:30了。。。”施功渊一看马路的手表,差点从位置上跳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