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2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溪蜿蜒清澈,两棵小树上吊着一张床,马道磕着瓜子,皱着眉头不耐烦的踹了踹柯柯:“哎,我说天才,还没想出来,宝藏在什么地方呢吧~”
  白了一眼马道:“我就是想出来了,也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呀?~”马道受伤的捂住胸口:“难道你不爱我了吗~还是你想吃独食?!”
  再次白了他一眼“你没听路路说吗?如果是两个人挖咧,就一辈子会在一起的,我那么讨厌你,为什么还要和你一辈子在一起啊~”
  “哎呀,你听她放~胡说呢~”看见柯柯阴沉的脸,马道硬生生的把后面的‘屁’给吞了进去:“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宝藏~”
  “我找到宝藏了!!!!哈哈哈!!!施功渊那个老头没骗我!!哈哈!!”马路的大叫声无疑是平地一声雷,瞬间,所有的寻宝人归队~
  雨鹤藏在礁石后,一拍大腿:“哎呀!快快快,告诉董事长,这个荒岛上真有宝藏~”
  地洞里金灿灿的箱子足足有十二个,还有各种古董珠宝,字画书籍。马路脑袋上全是树叶,脸上的泥土和灰尘混凝着某人过分激动的鼻涕和口水。身上破破烂烂的都是洞,此时此刻她是那么的感谢那只丑丑的黑熊。事情是这样的:
  月缨淳和雷临走后,马路蹲在地上,低着头琢磨怎样才能找到宝藏,突然发现谁拍她的肩膀,她头也不回不耐烦的说:“别动~”
  那个谁又拍了她一下
  “别动!行不行!~”马路气恼的一转身,一只丑丑的黑熊呲着黄牙怒视着她,马路一声尖叫:“啊!!!!熊哥,我错了,您自己玩,我先走了!!”
  熊虽然笨拙,但是步子很大,马路在树林里上蹿下跳,黑熊在后面紧追不舍,二十分钟后,马路‘咚’的掉进了一个黑黑的地洞里,身下被咯得生疼:“奶奶的,痛死我了~我告诉我老公,埋了你”马路从身底下拿出那块咯了她的‘石头’。被一束金光闪了眼睛,三分钟后,马路傻傻的回过神,对着洞口的黑熊傻笑:“好像金元宝哦~”
  许久,马路爆发出一声大吼:“我发财了!宝藏!!施功渊那个老头没骗我!!!哈哈哈哈!!”
  马道柏濯和炎天海谄媚的走近:“马路,我们关系那么铁~你看这宝藏~”
  “想都不要想!”毫不犹豫
  雨抻岚咳嗽一声:“路路,今天晚上,你是抱着鹊咧还是抱着这些金银珠宝?~”
  “我抱着珠宝~”此话一出,别说施鹊伯自己,其他人也不禁同情的看着施鹊伯‘你真是娶了一个好老婆~’
  马道眼睛滴溜溜一转,转身揽住柯柯的肩膀:“亲爱的,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走,我带你去~”头也不回,那一箱箱金银珠宝一眼都没看~
  “你?”柯柯质疑的看着马道
  “我们晚上再过来~”马道伏在柯柯的耳朵旁轻声说~
  “濯,岚,我也发现一个好玩的地方”使了个眼色,池亥东、雨抻岚和柏濯走出地洞
  雷临试探性的看向月缨淳:“那个,月缨淳,我们发现好地方了吗?”
  一摇头,月缨淳向趴在箱子上的马路伸出了芊芊玉手:“还钱吧~”
  “什么钱?~”
  “你忘啦?~我和齐彬在一起的时候,某人离家出走恬不知耻的在我家住了三天,那么大的一个电灯泡,害的我和齐彬两个人还得跑到公园里,差点被人当做小流氓给抓起来”
  “齐彬是谁?!”雷临冷着那张俊脸,抓着月缨淳的肩膀:“说!齐彬是谁?你还有这么一段辉煌灿烂的往事?~”
  “是谁管你屁事?!马路,你说,住宿费、名誉费、妨碍费、精神损失费、劳力伤神费,最最重要的是,你就住了两个晚上,扰得街坊四邻,楼上楼下不得安宁,害我被骂的狗血淋头,这还不算,隔壁赵大妈家的大母狗生宝宝的时候,你在鬼哭狼嚎些什么呀?~整整三个即将诞生的小生命,就这样扼杀在你恐怖的声音里”
  “月缨淳!!你眼里只有钱吗?!”雷临怒吼一声,可是某人依然不知所觉:“雷大少爷,你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当然不能体谅我们这些穷人家的小孩了,马路!今天如果你不还钱,我月缨淳跟你没完!!”
  马路拿出一块金元宝,咬着牙闭着眼睛递给月缨淳:“拿走吧!”
  小淳瞪大眼睛:“我受了这么大的伤害~你也太吝啬了吧~我要六箱!”
  “六箱?!月缨淳,你抢劫呢?!想要比这快多的,就踩着我的身体过去吧~”
  “你以为我不敢踩啊~雷公!给我踩死这条柏油马路!雷公?!”没有等到预想中的回复,月缨淳质疑的回头
  马路抱着金灿灿的元宝,懒洋洋的说:“早走了~”
  “走了?~”月缨淳走出地洞,马路在后面得意的大叫:“你不要你的六箱财宝了?~”
  “回来再跟你算账!”
  马路得意洋洋的亲了亲这箱又亲了亲那箱:“等你们回来,我的宝贝们早就在我的户头里了~啦啦啦啦!我成富婆啦,哈哈!!”
                  第五章(3)冒险岛的蜜月旅行
  夜色迷离,两个身形矫健的影子在月色的照耀下若隐若现穿过荆棘和礁石,立于一个地洞之外,其中一人耳朵贴近洞边,被另一人不耐烦的拉了起来:“听什么听,这么大的呼噜声方圆十里都听见了~”
  马道拍掉柯柯的手:“我这是走走形式~”
  夜色迷离,又三个身形矫健的影子在月色的照耀下若隐若现穿过荆棘和礁石,立于枯树之后,眼睛贼亮贼亮的看着地洞旁‘鬼鬼祟祟’的两个人
  为首一个斯斯文文,白白净净,嘴角的笑容似有似无,雨抻岚轻笑一声:“看来有人早我们一步啊~”
  这一位阳光帅气,打扮时尚,火红色的头发凌乱张扬,柏濯掏出兜里的两团棉花,塞到耳朵里:“马路的呼噜真经典!~”
  最后那位,气质邪魅,一双丹凤眼狭长勾人心魄,池亥东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她还真的选择了那些珠宝~”
  小山丘的后面,月缨淳整了整马路特制的‘夜行衣’,身后是满脸不耐烦的雷临:“他们动作真快呀!~哎~雷公,你能对付的了几个?~”
  仔细看了看黑暗中的两拨人:“亥东一个就够难缠的,加上柯柯,胜算不大,更何况还有柏濯他们三个实力不详的人~”
  月缨淳摆了摆手:“马道不算啊,我就能搞定!~”
  海水翻腾,夜晚的风特别的大,但是依然阻挡不了某些人的急切步伐,施功渊的小拐杖‘哒哒哒’的很有节奏,雨鹤紧跟其后,就怕施功渊摔了。走下游艇,施功渊皱着眉看着这个荒岛,质疑的看向雨鹤:“老鹤,你确定你没有听错,真的发现宝藏了?!~”
  雨鹤激动的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泪光:“董事长,我确定!~”
  待施功渊等人走远后,马路贱笑连连的从礁石后面走出来,对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得意的摆了摆手:“祝福你哦~施老头~”
  “少夫人,所有的箱子全部搬上了船,我们这样不告诉董事长真的好吗?!”说话的是个胖胖的年轻人,他担心的站在马路的身后
  “小胖,董事长常年坐在办公室里,严重缺乏运动,此次也只是多多锻炼一下,有益无害,你就不用担心了,全部责任由我承担!~”被称作小胖的年轻人还想要说些什么,被马路一拍肩膀,生生的遏制:“小胖,我从‘擎天’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保安队长,屈才了~”
  大家应该还有所印象,马路第一天去‘擎天’的时候,遇见炎天海,被老鹤叫来的保安就是这个小胖。小胖,原名鹿林,和小白的遭遇不太相似,他是被强制性改的名字~
  鹿林一听这句话,剩下的话全部梗在喉咙里,认命的越走越远,走向深渊~
  地洞内
  十二个大敞着的箱子里,十二个摇头晃脑的鬼脸木偶,众人惊魂未定,没有人的脸上或者身上是完好无损的,尤其是马道,都是月缨淳的手指甲印,一道一道跟猫抓得似的。进洞之前,有过一场恶战~
  就在大家难分上下的时候,柏濯适时的站了出来:“别打了!~既然大家都出来了,想必是谁都不会空手而回的了,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大家联手,大不了就是少分一点。”
  他的话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
  当大家怀着忐忑揣测的心理走进这个藏着宝藏的洞里的时候,进入眼帘的是一个不断重复‘马路呼噜声’的录音机。雨抻岚嘴角抽搐的拿起那个录音机,脸上的表情已经开始扭曲
  “啊啊啊!!!!”柏濯蹑手蹑脚的打开一个箱子,里面弹出一个鬼脸木偶,尖叫声响彻整个吟情岛~
  马道和月缨淳抚着额头:“这么低智能的东西也只有马路会做了~可是为什么我们忘记了马路是个什么东西?!~”
  帐篷外,一堆堆火把分外的明亮,马路烤着刚刚海浪涨潮时遗留下来的螃蟹和鱿鱼,吊床上是浅眠的施鹊伯,马路嘟嘟囔囔的对施鹊伯说:“老公,他们都好白痴哦~大晚上的不睡觉找什么宝藏~呵呵”
  施鹊伯笑了笑,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马路~
  “老公?~”在火光的映照下,施鹊伯越发的可人,马路吞了吞口水,老公比手中的鱿鱼和螃蟹看起来可口多了~马路蹑手蹑脚的爬到施鹊伯的吊床上
  炎天海悄悄的从帐篷中走了出来,刚睡觉的时候就闻到一股极度诱人的香味,促使他一直睁着眼睛,等待到现在,他的身后,一只庞大的黑熊也悄悄的从树丛中爬了出来,紧跟在炎天海的后面~(这只黑熊很有可能就是马路撞见的那只~)
  吊床承受不住超标的重量, 施鹊伯连同马路双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炎天海和黑熊嘴里的鱿鱼还没有咽下,仓皇失措的爬回了帐篷,许久后,炎天海凄惨的惊爆出震耳的尖叫声:“啊!!!!熊!!!!”
  揉了揉屁股,马路迅速的溜到了火堆旁,装模作样的烤着被偷吃了半块的鱿鱼和螃蟹,心虚的哼着‘义勇军进行曲’
  施鹊伯抚了下腰,用力的深呼吸,强压下心头喷涌而出的怒火,尽量温柔的对马路说:“你,过来过来~” 碗口大的小树已经折断,马路亦步亦趋,不敢抬头的斜睨着施鹊伯:“老公~我错了~真的错了。”
                  第五章(4)凌末出事
  “我掐死你!”第一次,施鹊伯失去‘理智’,他太纵容马路了,导致她得寸进尺~
  “救命啊!~老公疯了!~”马路围绕着帐篷和施鹊伯上演了一出猫和老鼠的游戏
  绚丽的灯光下,凌末褪去了高贵尊雅,一瞥一笑,一举手一投足,眼眸眉丝尽是妩媚。她堕落了,从施鹊伯结婚的那天开始,她便如此了。以前她是那么的痛恨堕落,如今却深陷在堕落的痛恨里‘十三年啊,施鹊伯!~你竟然能无视我十三年~这样付出是否是值得的,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吗?~’
  一杯杯艳丽的液体灌进喉咙,不远处两个淫秽的男子色迷迷的看着凌末姣好的身材,紧身的黑色露肩连衣裙,白皙光滑的皮肤,裸露在外的手臂和大腿,性感嫣红的嘴唇,迷离忧伤的眼眸
  同样的夜晚,凌末独自走在寂静暗沉的大街上,步履凌乱
  淫秽的两个男子相视一笑,加大油门,停在凌末的旁边,捂住她的嘴巴,捂住了她的仓皇和尖叫。夜晚的环城河边,茂密的林子中一声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